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张赞宁:“单独二胎”政策同宪法与法律相抵触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4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民建议案
    
     “单独二胎”政策同宪法与法律相抵触,是对“非独”公民的歧视

    
    中国民主建国会会员 张赞宁(江苏南京)
    
    2013年11月15日新华社发布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该项决定提出了“废止劳动教养制度”等数十项改革措施,这无疑是一种很大的进步。但《决定》提到“启动实施一方是独生子女的夫妇可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俗称“单独二胎”政策)。从功利角度进行考量,虽然确有一定的进步和现实意义,但是从法治角度进行考量,这种政策无疑具有明显的违宪性质,即是同我国的现行宪法与法律相抵触的,并已构成了对“非独”子女(公民)的歧视。
    自1980年9月25日,中共中央发出《关于控制我国人口增长问题致全体共产党员、共青团员的公开信》起,执行一对夫妇只生一胎的“独生子女”政策,至今已有30多年了。《公开信》曾提出,30年后,当人口增长问题有所缓和,就可以采取不同的人口政策。如今30年期限已过,出于对独生子女政策所带来的“老龄化”、人口年龄“倒金字塔”结构、基因退化,以及“独生子女教育难”等社会负面问题的考虑,准生二胎的问题,早在6-7年前就已提上了各省权力机构的议事日程,全国先后有31个省,已先行放开了“双独二胎”的政策,今天又在“双独二胎”政策的基础上,决定进一步放开,实行“单独二胎”政策。
    “单独二胎”政策,表面看起来好像很合理,其实,经不起论证和推敲。现分析如下:
    首先,“单独二胎”政策是违宪和违法的。
    《中华人民共和国宪》第三十三条规定:“凡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的人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三条规定:“当事人在民事活动中的地位平等。”第十条规定:“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我国《民事诉讼法》第八条规定:“……当事人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刑事诉讼法》第六条规定:“……一切公民,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在法律面前,不允许有任何特权。”《行政诉讼法》第七条规定:“当事人在行政诉讼中的法律地位平等。”《刑法》第四条规定:“对任何人犯罪,在适用法律上一律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越法律的特权。”
    既然我国宪法和五大基本法均规定了“公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公民的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国家尊重和保障人权”,“任何公民享有宪法和法律规定的权利,同时必须履行宪法和法律规定的义务”,“在法律面前,不允许有任何特权”,那么,生育权作为公民最基本的人权,理应得到充分的平等保护。然而,“单独二胎”政策却使同属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公民,有一部分人可以生育二胎,而另一部分人却只能生育一胎。连最基本的人权──生育权都不受平等保护,明显有违宪法和法律的立法宗旨,又何以体现中国是个法治国家?
    其次,“单独二胎”政策形成了新的法律歧视。
    以上宪法与法律精神就是,“人生而平等”,即一切公民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在法律面前就是平等的。无论是独生子女(公民)还是非独生子女(公民),婚生子女子女(公民)还是非婚生子女(公民),其民事权利能力一律平等,这就是国际公认的普适价值。无论人们承认还是不承认这个普适价值观,但它已经写进了我国的宪法和法律之中。而“单独二胎”政策,则规定了一部分人可以生育二胎,另一部分人却不能生育二胎。这种公民在生育权上的不平等,不仅与我国现行的宪法与法律相抵触,而且已经在事实上,将中国公民分成了三、六、九等,从而形成了一部分人在某一方面具有优越感的特权公民,这无形中也形成了对另一部分无此特权的公民的新的法律歧视。
    再次,“单独二胎”政策有连坐之嫌。
    《决定》之所以制定“单独二胎”政策,主要是基于独生子女的父母,已经为计划生育政策做出了较大的贡献和牺牲,而非独生子女的父母则相反,可见,“单独二胎”政策的出台,是多少带有奖励和惩罚性质的一项政策。
    如果说前辈生了二胎或多胎,这也是一种过错的话,也只能是前辈人的“过错”。殊不知,其子女是无任何过错的。况且非独子女的父母还有可能已经受到过罚款、撤职、除名,甚至开除公职等不等的处罚。法律素有“一事不二罚”的规矩,而“单独二胎”政策,不仅违背了“一事不二罚”的基本法律原则,更为错误的是,这在实际上,是将非独生子女(可能还包括非婚生子女和单亲家庭子女),作为一种从娘胎里带来的“原罪”来加以惩罚,是将其父母所犯的“过错”,惩罚到了其子女的头上。这种带有“连坐”性质的政策十分不靠谱,是封建社会的余毒,是人世间最为落后、愚昧、野蛮意识形态在人头脑中的反映。
    早在去年4月,笔者就曾对“双独二胎”政策,提出过质疑,曾有位业内朋友,向我提出不同意见,认为:“公民权利平等,并不等于利益平均;对于双独公民,给予二胎优惠指标,可以看成是对当年对国家做出贡献的一种奖励,鉴于生育有年龄限制,所以这种奖励转移给下一代子女,未尝不可;适度放宽生育指标应当有所节制,否则,当年计划生育的成果将付之一炬。因此,不能将(双独二胎)看成是歧视性做法,更不意味着对未能享受政策优惠者的连坐。”这个意见很具代表性,甚至代表了体制内的主流观点。为此,不得不花点笔墨予以澄清。
    其实,这位同仁的观点是自相矛盾的。奖励与惩罚是一对矛盾的两面,既然将准生二胎,被看作是一种隔代奖励,那么,对不准生二胎的公民,自然也应当被视为是一种隔代惩罚。这不是连坐又是什么?
    这里至少有三个基本问题必须弄清楚:
    一是概念问题。生育是一项连动物都有(当然也包括人类)的一种本能,就像吃喝拉撒睡一样,如果有法律规定,一部分人每天可以拉二次屎,而另一部分人每天最多只准拉一次屎,如果说对前者是一种奖励,对后者是一种惩罚,这种奖惩制度岂不荒唐。其实,这是涉及民事权利中的身份权问题,而非与物质利益有关的“利益均衡”问题。所以,无论是“双独二胎”还是“单独二胎”,它体现的就是公民权利平等还是不平等的问题,与利益均衡风马牛不相及。显然,将“双独二胎”的法律问题,扯到“利益平均”问题上,是概念的混淆。
    二是功利与法律的关系问题。“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属于宪法规定的基本权利,在不违背法律的前提下,功利主义确有其存在的价值,但切不可因功利的需要,至宪法规定的基本人权于不顾,而去服从所谓的功利。这样的“功利”必将异化成“公害”。这种例子举不胜举,如为了搞大跃进,而不惜搞一平二调,侵犯公民权益;当下仍在进行的,以所谓“城市规划”之名,不惜强拆民房、强征耕地的做法,均是为追求功利而罔顾法律的表现;当年纳粹为了优化人类,而对“劣等民族”和残障者的屠杀,就是最为沉痛的教训。所以,当功利与人权相冲突时,应毫不犹豫地选择人权。
    三是全面放开二胎是否与计划生育政策相悖,或者会造成前段成果付之一炬的问题。所谓计划生育政策,关键在于“计划”二字,计划,计划,不可能“计划”到一胎都不生。“一对夫妇只生一胎”政策,这在全世界做得已经是最狠的了,因此,不可能永远“只生一胎”,30年后放开确有必要,这一点应当说是已达成了共识,不必再讨论了。现在需要讨论的是“准生二胎是否就不是计划生育或违背了计划生育?”答案是明确的,准生二胎本身就是计划生育,不能说放开生二胎就不是计划生育,或说是“违反了计划生育政策”,这么讲言重了。再说二胎系封顶数,是二胎内的自愿,并未强迫每对夫妇必须生二胎,因此,在实际执行中,人们仍可选择生一胎或不生,不会因此影响计划生育政策。而单独或双独二胎政策,实际上都是“只生一胎”的延续,而非真正的放开二胎。
    为此,我是提议,必须由全国人大对“单独二胎”政策进行违宪审查。如果要开放“一对夫妇可生二胎”政策的话,必须同时在全国统一实行。如果不全面放开二胎,坚持带有歧视性“单独二胎”政策的话,必将加剧旧的社会矛盾,并引发新的的社会矛盾,由此而产生的社会负效应,绝不可低估。
    
    2013年12月5日于南京西苑
    (2013年12月9日定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192306423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南1乡镇发动村民建"假坟",套财政补助
·江苏一居民建家庭光伏电站 预计年发电量4000度
·河北农民建中国好莱坞 建成8座封闭摄影棚
·南早:薄熙来被控挪用之500万元本来乃支付江泽民建别墅之用
·劲爆:薄熙来贪污的500万,是为江泽民建别墅
·武汉城管委邀请市民建言城管革命考核标准
·网民建议为即将送还的360具志愿军烈士遗骨举行国葬
·专家:国家机关法规审查应激活公民建议权
·公民到人民大会堂递交公民建议书被警方扣押
·人大代表:村民建桥梁花20万元主管部门花70万元
·孙含会投递官员公示财产公民建议书的证据
·北京孙含会分别向相关部门寄送有7033人签名的《公民建议书》
·两会间:北京访民建国门呼吁官员公开财产
·学者联署抗议中共网络封杀公民建言
·关于王登朝案应继续公开审理并追究相关违法办案人员法律责任的公民建议书
·公民建议书:王登朝案应继续公开审理
·北京叶洪霞、包龙军发起《公民建议书)公民签名踊跃
·民建海南省委:建议判处强奸幼女者死刑
·南站散发《公民建议书》,在京过年访民积极参与签名
·山东单县鹿湾村恶霸“老虎”梁建新 违法榨取村民建房款
·公民建议书/叶红霞,包金巧,杨双军 (图)
·写给天津市政府的一封公民建议函/白小玉
·关于将北京海淀法院法官游涛尽快清除出法官队伍的公民建议函
·关于特别赦免杨佳先生的公民建议书[第一至十四批签名(共2595人)]
·图片 在京访民建议“法制日”改为“访民日”或者是“伸冤日” (图)
·关于撤销国家统计局、建立国家统一估计局的公民建议书
·关于撤销国家统计局的公民建议书/杨支柱
·“两会”公民建议书/一个公民
·吁请政府修正对朝鲜政策的公民建议书/朴抱一
·强制农民建房的折腾/苏占军
·保守国家秘密法(修订草案)公民建议书/谢燕益
·关于禁绝中国监狱牢头狱霸现象之公民建议书
·关于铲除中国监狱牢头狱霸现象之公民建议书
·八公民建言书:关于实行特赦,开展新仁政的建言
·民建中央解决企业军转干部退休待遇不公问题的建议
·特赦杨佳公民建议书第五至九批签名(共2427人)
·特赦杨佳之公民建议书的第三批签名(共421公民)
·关于北京新市民居住制度改革的公民建议书 /李方平,胡星斗
·关于紧急处理“5.12大地震”相关事宜的十一点公民建议
·大地震暴露豆腐渣工程 彻查全国军民建筑保民卫国/马鼎盛
·邓复华事件起由:致民建湖北省委会的一封公开信
·民建孙文广支持民盟郭泉
·民建联刘志荣涉嫌與涉嫌從事企街的婦女封鎖廟街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