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4日 转载)

[现状]的哥:晚上没有生意 化妆业者:客人锐减近9成 部分酒店熄灯

[影响]扫黄或影响当地村民年终分红 市民:担忧房屋今年难以出租

[生活]媒体还原真实东莞:工人"一夫多妻"现象普遍 女工争养男友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2月12日,东莞黄江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叶锦锐,黄江镇党委副书记袁俊森到镇公安分局对扫黄专项行动进行督导,与该镇党委委员、公安分局局长邓金祥等分局领导召开座谈会。图为扫黄检查前列队。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2月12日,黄江执法人员对镇内酒店进行检查。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2月12日,东莞企石公安分局组织全体民警深入桑拿、沐足等娱乐场所严厉打击涉黄涉赌涉毒等违法犯罪活动,并通过媒体和网络向市民公布24小时举报电话,打击整治“黄赌毒”违法犯罪活动。

东莞调查: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来源: 东方早报

    在东莞扫黄后,该市不少专门为“小姐”们服务的工种也受到冲击。据悉,东莞小姐总人数大概在25万人左右,在过去20多年里,东莞GDP增速远高于全国平均值。据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东莞市GDP为5050亿元,首破5千亿大关,到2013年全国同期GDP增幅为7.7%。
    
    11日晚,东莞市常平镇某酒店的客房里,24岁的女子Airl点燃一根芙蓉王,声音沙哑地对早报记者说:“好几天没上班了,没有收入,我已经欠宾馆老板两天房费了。”在此之前,Airl在常平镇某KTV工作,在央视曝光东莞多家娱乐场所存在卖淫嫖娼等违法行为后,她工作的场所也暂停营业了。
    
    东莞扫黄背后受影响的,不仅是色情行业本身,该市与之相关的部分行业,包括不少衍生出的专门为“小姐”们服务的工种也受到冲击。此前据媒体报道,东莞色情业及其关联产业,年产值接近500亿元。早报记者在东莞色情产业最发达的常平镇采访发现:在桑拿酒店关停、性工作者失业的同时,数万名围绕“小姐”服务的首饰销售、化妆等行业生意一落千丈。 据悉,东莞本地的民营投资中60%~70%集中在酒店业和桑拿中心等地下色情相关产业,甚至有些乡镇、村集体也会建一些酒店,或自营或出租,将这些酒店的收入部分给村民进行年终分红。在此情况下,不少东莞本地人对色情行业异常宽容。色情这朵“罂粟花”在东莞已经开了20年,与当地太多人的生活息息相关,这是当地政府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东莞市纪委、市监察局昨晚通报称,央视报道中反映的拨打110举报后接处警不力等问题已初步查清。中堂、黄江10名警官严重失职,受到行政撤职等党纪政纪处分。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图为企石执法人员深入桑拿、沐足等娱乐场所进行检查。

“实在不行先回老家”
    
    “从2003年开始,东莞大大小小的扫黄行动不知道搞过多少次了,但是在春节期间这么大的行动非常少见。”一名对东莞色情行业较了解的人士告诉早报记者,现在东莞几乎所有的桑拿都关停,没有人愿意这个时候冒风险做生意。他称,目前,大约60%的“小姐”还在老家过年没回来,这些“小姐”基本被通知暂时不用来了。还有40%在东莞的,要么没有回家,要么是初六左右就陆续过来的。
    
    因为扫黄,大量的桑拿和KTV被关停,不少从业者“被失业”,Airl就是其中的一个。
    
    11日晚,早报记者在常平某酒店客房里见到Airl,身高1.73米的她身穿黑色皮草大衣、长筒黑靴,身材苗条、模样可人。“我来自惠州的农村,出来已经10年了,是家里的老三,和弟弟是龙凤胎。因为家里穷,从小就被送养出去。14岁时,初中还没读完,就跟表姐去学习茶艺……”Airl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拿着烟的手有些颤抖。
    
    学习半年后,Airl进入KTV做迎宾。她说自己十分羡慕那些可以拿小费的“公主”,因为每月能赚五六千元。“可是,我学历低、识字少,客人点菜、点歌,有些字我都不认识。后来到另一家KTV做迎宾,因为违规收了一个老板200元小费被炒鱿鱼,接下来的几年我换了好几家KTV。然后就……”说到这里Airl猛吸一口烟咳了起来。她一根接一根地抽烟,遭到“姐姐”Cece制止,Airl不耐烦地白了Cece一眼说:“烟买来不就是让抽的嘛。”
    
    Cece是常平某KTV的经理,她与Airl曾在同一个KTV工作过,因为两人有相似的被送养的经历,因此Cece将Airl当妹妹照顾。Airl平时没有什么积蓄,赚多少花多少,失业以后生活拮据,连每天100元房费都开始拖欠,Cece会给她带一些吃的,不至于让她饿着。Cece觉得现在“很难捱”,以往扫黄,有时一个星期就过去了,最多停业一个月,但这次不好说。Airl表示:“实在不行,就先回老家。”
    
    像Airl这样从农村经熟人带领前往东莞工作,然后到了桑拿中心、酒店,在东莞的地下色情行业女性从业人员中占了绝大部分。
    
    “可以说东莞80%以上的‘小姐’都是来自于农村,很多起初来东莞并不是做这个,而是在工厂上班,由于种种原因才选择做这个。”一名对东莞色情行业有所了解的人士称,在1995年这个行业刚刚起步的时候,“小姐”基本上都是“厂妹”中出来的,当时顾客主要是港商、台商和来谈生意的以及一些打工人员。最近几年“莞式服务”出名了,有不少人带老乡出来做这个,客源也不再单一,很多内地和香港等地的居民过来。
    
    东莞的色情行业发展与当地人口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有着密切联系。东莞目前有180多万的户籍人口、700多万常住人口、1200万的城市实际人口总量。大量的外来人口中,包括港商、台商,还有大量全国涌入的打工者,这让东莞形成了上至老板、企业高管,下至公司职员,乃至流水线旁的打工仔等阶层,相应的是,东莞小姐也分在高级酒店、俱乐部,休闲场所(如洗浴、桑拿等),发廊,街头巷尾这四类。小姐’总的人数大概在25万人左右,其中桑拿、酒店和休闲会所等在10万人,还有15万就是一些站街、发廊或接私活的。”该人士说。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2月11日晚,高埗公安分局全警出动,在全镇范围内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打击娱乐服务场所涉黄等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图为警方带走涉黄人员。

色情重镇常平
    
    “在东莞,色情行业排在最前面的要数常平镇,这要得益于常平镇便利的铁路交通,尤其香港客人来东莞首选常平。”一名当地人士说,因为广州至香港九龙(红磡站)铁路东莞站就设在常平镇,从香港九龙到常平只要1小时零8分钟。有些香港客人下班后直接到常平去桑拿找“小姐”,也有不少广州和深圳客人坐火车来常平。
    
    以往晚上7点后,桑拿等场所开始进入客流高峰。但是10日晚上常平镇天鹅湖路附近,虽然星级酒店和桑拿会所罗列,但十分冷清。早报记者注意到,五月花会所、天鹅湖、曼克顿等星级酒店门前鲜有人进出,博悦会所的主楼连灯都没开。早报记者向保安询问,“现在是否可以做桑拿?”有些保安满脸警惕地说“没有”,也有保安笑称:“还桑拿呢,你没看新闻?”
    
    “2月9日央视曝光前,可不是这样。”摩的司机老黄说,往常这条路上每到晚上7点以后,高级会所、星级酒店总是灯火辉煌、人来人往,有的酒店门前甚至站着四五个漂亮姑娘,公然与过路男子搭讪“帅哥,来找靓妹啊”。
    
    摩的司机刘军告诉早报记者:“现在风声紧,根本找不到桑拿场可以做‘莞式服务’,如果真想要,我倒认识几个因为场子放假在家休息的‘小姐’,看她们是否愿意出来接活。”他坦承,介绍成功“小姐”会给他提成,但是在一连打了6个电话均遭拒绝后,他选择了放弃。“实在对不起,老板,她们都害怕被查,不敢出来。”
    
    据东莞市旅游局官方网站数据显示,东莞市共有挂牌三星级以上酒店86家,其中常平就有18家。
    
    “实际上常平能够得上星级标准的酒店不下百家,但是鉴于公务消费对星级酒店非常敏感以及相关部门对星级酒店管得比较紧,因此很多达到标准的酒店都没有去申请。”常平镇某酒店负责人介绍,从现在情况来看扫黄对星级酒店经营影响不大,过年本来就是酒店的淡季,大概入住率也就三四成,至于酒店的桑拿和KTV基本都是承包的,这些场所的关停对酒店正常经营不影响。但那些专门做这方面生意的酒店,入住率估计掉得比较多。
    
    事实上,常平镇色情产业萧条的现状,基本上是扫黄风暴下东莞全市的缩影。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2月11日晚,东莞大朗执法人员对娱乐场所进行检查。

500亿,扫了谁的奶酪?
    
    在过去20多年里,东莞GDP增速远高于全国平均值。据公开数据显示,2012年东莞市GDP为5050亿元,首次突破5000亿大关,到2013年上升至5500亿,增幅达9.8%,而全国同期GDP增幅为7.7%。“在东莞的GDP中,包括了整个地下色情业和其直接、间接的关联产业,据估算有500亿元左右,这个较前几年也有增长。”一名了解东莞地下色情业的人士表示。
    
    事实上,在东莞有诸多行业与色情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除了直接与色情行业有关的从业人员外,还有数十万人从事与之相关联的行业。
    
    其中,“小姐”化妆直接涉及包括首饰销售、化妆等在内的数万人。早报记者在常平发现,不到200米的天鹅湖路两边,有10多家化妆摊档,一家店铺工作人员介绍,她们有6名化妆师,平时每天能给50-60人化妆,最低化妆收费15元,盘头15元,逢周四、周五、周六时,每天多达80个左右,而扫黄后这几天,“每天只有七八个。”她面带无奈地说。
    
    在东莞,有不少出租车、摩的司机也专门靠色情行业营生。摩的司机小马说,以前每天轻松挣200多元,主要就是拉“小姐”,她们也不讲价,都是十块八块的给。现在一天只能拉五六十元,晚上基本没什么生意。
    
    对于扫黄的后果,东莞一些小酒店的负责人也很无奈,“影响大着呢。星级酒店、高级会馆的房费贵,很多客人会带‘小姐’到我们这里来住宿,扫黄前入住率70%,但现在不到40%。每天的营收都不能保本。”江西赣州来的王先生去年租了一幢三层小楼,共30多个房间,花费近100万元装修后开始营业,去年年底正式开张,才开了两个月就遇到了扫黄。
    
    “相对其他行业,扫黄扫掉的最大一块奶酪就是酒店业。东莞的酒店可能与其他地方不同,不仅是住宿那么简单,从很多酒店建造之初就造好几层桑拿或建独立桑拿楼可见一斑,如央视曝光的厚街喜来登和黄江太子酒店。还有不少酒店,整个酒店都从事色情活动,平时正常入住的人比较少,如曝光的源丰酒店。可以说,东莞上千家酒店、桑拿,数十万间客房(桑拿房)中,有1/4与这个产业息息相关。”当地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介绍。
    
    在对东莞的投资中,大量的是港台等外地资本,本地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仅占30%。而这些民营投资中60%~70%集中在酒店业和桑拿中心等地下色情相关产业。即便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酒店业的投资上升势头还很好。还有不少本地人建房出租给外地人租住,或者租给外地人做公寓、宾馆经营。甚至有些乡镇、村集体也会建一些酒店,或租或自己经营,将这些酒店的收入部分给村民进行年终分红。
    
    在此情况下,不少东莞本地人对本应坚决抵制的色情行业,出现了异常宽容的态度。对于东莞色情产业,常平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犹犹豫豫地表示,什么事都要“一分为二”。而另一名工作人员则在电话中表示,扫黄对东莞经济的影响“不像外界说的那样严重”。而早报记者在对东莞本地人的采访中,不少人表示东莞色情产业已经这么多年了,对他们生活也没有什么影响,早就见怪不怪了。还有一些则希望扫黄早点结束,不然他们的房子都租不出去了。
    
    或许对于东莞而言,严厉打击色情行业,扫除这个黄色毒瘤是一个不需要过多讨论的话题。不过,色情这朵“罂粟花”在东莞已经开了20年,让太多人、太多产业为之上瘾,甚至渐渐迷失了自我。地方政府如何在扫黄的过程中,为这些人、这些产业戒除“毒瘾”,是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2月11日晚,大朗镇长邓卫洪带领的第二检查组对业丰、豪华、雅悦和卡尼顿等酒店的沐足、卡拉OK、桑拿休闲中心等娱乐场所进行“拉网式”清查。

链接

媒体:东莞工人“一夫多妻”普遍 女工争养男友(全文)
    
    来源: 沈阳网

央视报道东莞色情业问题后,东莞制造业也引起关注。据悉,东莞制造业中男女比例长期失调,男性工人“一夫多妻”现象很普遍。而女工们每日忍受着单调乏味工作,业余时间迫切需要一个男友带来慰藉,有些人即便得知男友脚踩几只船,也无怨无悔,甚至要加倍对男友好。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东莞石碣工业区附近,街上钟点房林立,许多工厂情侣通常临时租住解决“问题”
    
    央视9日报道东莞色情业问题,社会各界进行了汹涌讨论。东莞不仅服务业发达,也是中国乃至世界的制造中心。东莞制造行业中男女比例长期失调,男性工人“一夫多妻”现象很普遍,如果女友少于两个还会被笑话,有些人心安理得地接受女友养活。而女工们每日忍受着单调乏味工作,业余时间迫切需要一个男友带来的慰藉,有些人即便得知男友脚踩几只船,也无怨无悔,甚至要加倍对男友好。《南方都市报》2010年3月8日刊出系列文章,报道了东莞厂区里青年男女的婚恋以及性问题现状。以下为其中一篇报道《性生活是女工心中的痛》全文。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2014年2月2日,广东省东莞市,打工者在广场的长椅上休息。

厂区的“一夫多妻”现象
    
    女工小芳的男朋友有三个女朋友,并且她们彼此都知道对方的存在。
    
    她的男友是个来自四川的普通男工,名叫李兵,由于关系的复杂,小琴和“对方”的故事,我们权且让李兵代言。
    
    李兵貌不出众,在东莞务工十年。2008年一年内,李兵在东莞长安上沙科技园同时和三个女工交往并发生关系,一个同居,一个恋爱,一个情人。“她们互相都知道的。”李兵称自己对三个女孩都十分坦诚。最初李兵只有一个固定的女朋友,是名“90后”女工。交往四个月后,在2008年春节前的厂区舞会上,李兵结识了在科技园某电子厂工作的第二个女朋友,不久同居。“第三个女孩也是在附近打工,见她总是闷闷不乐的,我就去和她聊聊天,谁料她提出要和我交往。我对她说,‘我已经有两个女朋友了,不能再有第三个了,只能做情人。’她同意了。”
    
    “那段时间挺混乱的,开始时前两个女朋友还不知道,等她们慢慢察觉了,问我,我就如实说了。结果她们不但没离开我,反而对我加倍地好。”三个女孩对一个男友展开竞争,李兵记得,至少有两个女孩是想嫁给他的。在他这里,一切都自然而然,“厂区里女孩子多,离家在外都挺孤单的,我从厚街到长安工作十年了,懂女孩子心思,真的对她们都很好。”
    
    同李兵一样的男工并不少见。在记者走访的一些厂区里,男工同时与几个女工交往并发生关系被认为是件“正常的事”。在厚街白濠村,间杂林立着众多的塑胶厂、鞋厂、拉链厂,多数工人因为籍贯住在了一起。四川籍男工小林毫不避讳地对记者说,“我也就三个女朋友,很正常嘛,出来混的,谁不是这样?”在他和他相熟的四川同乡之间,这并不是秘密,“几个哥们都这样啊,‘一夫多妻’稀松平常,这个厂一个(女朋友),那个厂一个(女朋友),年轻漂亮的厂妹多得是,单纯又好把,干嘛不多要几个?谁要是只有一个女朋友,就太丢人了,会被笑话死的。”
    
    小林的逻辑是,“反正大家都年轻,还能玩几年,到了差不多的年纪,女孩子都回家结婚了,照样做良家妇女。”
    
    这个逻辑背后有这样一组数据:广东省妇女维权站东莞站调查数据显示,60.5%的女工表示在东莞务工是为了赚钱养家,多数女工未来仍会选择返乡结婚或创业。广东省妇女维权站东莞站长刘秀连常期接触各类女工,她认为,女工们普遍比较单纯,工厂里年轻人聚在一起,许多女工会很轻易地与男性交往和发生关系。但是女工同时呈现出很极端的另一面,从第一代女工延续到当今女工的传统观念是,多数人最终仍然愿意选择“知根知底”的同乡人结婚。因此女工的选择既轻易又传统,就跟“一夫多妻”的现实一样令人难解。
    
    东莞性工作者25万产值500亿,扫黄动了谁的奶酪?

2014年1月30日,广东省东莞市,年轻的打工者在长椅上晒太阳。

女工流水线赚钱“养”男友
    
    现实是男人不一定找得到工作,而女工却不可能不找男朋友。
    
    初春的一个中午,南城区赵屋街街南村一巷,来来往往的女工挂着胸卡,操着各地方言,行色匆匆。这个著名的城中村吸纳了附近某大型电子厂的数千女工及家眷,出租屋向租客开出苛刻的入住条件:该电子厂工作证及结婚证书。
    
    老李是其中的一名租客,他住在这里的理由是他的妻子是该电子厂女工。“现在房租和寄给老家的开销,全部靠她一个人,我现在是靠老婆养着。”这已经是老李在莞务工的第十个年头,由于中途返乡失去工作,从2009年末至今,老李开始陆续面试,至今仍没找到令他满意的工厂。
    
    阿义是老李的同乡,1990年生,外表俊朗。这个年轻人毫不避讳地承认,来东莞就是为了娶个媳妇回家,“你不知道吗?在我们村子里娶个媳妇要花3万的彩礼钱,这里女孩子多,不要钱。”他没找错地方。赵屋街附近的这个大型电子厂拥有2万名女工,阿义2009年末到东莞,一直没有正经地工作,却不出意料地收获了一个女友。提到女友,阿义乐滋滋地翻出钱夹里大头贴给记者看,女孩就是电子厂女工,河南人。虽然生活开销由女友负担,但阿义仍打算不久就带女友回老家结婚。
    
    这样的事例并不罕见。在东莞长安某电子厂工作的小琴,也曾以微薄的工资“养”过一个男友。小琴是重庆万州人,1984年生,2008年春节前厂区舞会上,沉默寡言的小琴结识了在超市工作的前男友,开始了没有底线的付出。超市的收入要比工厂低得多,小琴月入2000多元,十分节俭,对男友却十分大方,“只要看到他钱包里的钱少于200块,就会马上塞几百块钱进去,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却带男友去肯德基和真功夫,只要他喜欢吃,都马上买给他。”小琴说,那时她是期待嫁给这个男友的,但男方却还和其他的女孩子有来往,小琴只能不停地花钱,加倍地对他好。
    
    午后,是大批女工们回到工厂上班的时间,换上工作服、戴上帽子手套和口罩,进入生产线。该大型电子厂人事经理王某说,厂里的女工中有一半在厂外租房,多数都是已婚或同居,不少女工的确“养”着一个男友,这并不是一个贬义词。
    
    本报东莞女工生存状态调查问卷结果显示,70%以上的女工认为,女性较男性更容易找到工作;却有42.5%的女工认为,工厂管理会制约她们私生活的自由,长期呆在流水线上,也使女工很少有机会接触工厂外面的人。而在这间工厂内部,女工与男工的比例是8:2,女工甚至超过80%。王某说,“女工找不到恋爱对象,是现实的问题。说‘养’男友或许不好听,但现实是男人不一定找得到工作,而女工却不可能不找男朋友。”

那尴尬逼仄的性生活
    
    晚上没法过(性生活),只能白天喽。让另外一对出去转转,吃个饭逛个超市,剩下的两个就可以解决了。
    
    厚街镇桥头村一个不足20平米的出租屋里,挂起一块碎花布帘。在帘子的两侧,蜗居着两对20岁出头的年轻工厂情侣。
    
    星期天,美兰和男朋友一早醒来,简单梳洗了一下,对帘子另一头的情侣说,“我们出去转转,大概中午回来。”想想又补了一句,“两个小时以内不会回来。”在合租的一年时间里,两对情侣就是靠这种默契解决性生活。
    
    美兰和男朋友在厚街桥头一间工厂打工,收入不多,每月300元的房租都是压力。他们俩把原本单间的出租屋划出一半的空间,与另一对情侣合住。两对血气方刚的情侣,窘迫地开始了四人的同居生活。晚上两对情侣拉上帘子,睡在各自的床上。别说过正常的性生活,大夏天的在没空调的屋子里,两个女孩要裹得严严实实地睡觉。美兰的男朋友说,“晚上没法过(性生活),只能白天喽。让另外一对出去转转,吃个饭逛个超市,剩下的两个就可以解决了。”几个月下来,这两对年轻人都形成了一种默契,每隔两三天,他们中的一对就会主动出门,告知回来的时间,回来之前还会打电话通知对方。
    
    这种默契持续得并不久,美兰已经无法忍受,“这种合租继续下去我会疯掉的!”
    
    事实上,为了让工厂情侣不再尴尬,2005年开始就有东莞企业开设“夫妻房”宿舍,时至今日,更多的企业纷纷以“夫妻房”为筹码,缓解民工荒。陈波夫妇几个月前就住进这样的一间宿舍。
    
    “我们也曾在厂外租房住过几个月,一个月400元,二人世界当然舒服,不过一到交租就觉得心疼,后来还是搬回工厂。”“所谓‘夫妻房’,也就是一个小单间,只几平米大,以前是一间大宿舍分割出来的,有些房间顶是空的,这边说话隔壁房都能听见。就是这样一个简易的方格间,为陈波夫妇提供了一个不需要付费的私人空间。由于房间完全不隔音,夫妻生活只有处处小心,担心隔壁听见。“时间长了也就不觉得那么尴尬了,别太大动作、太过频繁就行。”
    
    然而,陈波老夫妇仍然幸运,与在莞务工的夫妻数量相比,东莞企业设置的“夫妻房”数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爱情和单纯让她们屡受伤害
    
    不足一年半的时间里,李丽恋爱三次,失恋三次,三次怀孕,三次流产。
    
    寮(liáo)步镇某厂区的李丽在东莞完成了一次痛苦的成人礼。三年前,18岁的李丽离开河南老家,跟随姑姐来到东莞,进入寮步该工厂务工。不久,单纯的李丽燃起了对爱情的憧憬,然而等待她的却是一次次的绝望。2007年至2009年间,不足一年半的时间里,李丽恋爱三次,失恋三次,三次怀孕,三次流产。
    
    2007年春,刚刚工作不久,李丽就与同厂务工的一个20岁男工陷入热恋。像所有的女孩子一样,李丽爱情充满了对花哨时装一样的好奇,并在厂区附近的出租房里,完成了她认为是爱的过程。这个时候,她甚至不知道与男性发生关系需要采取避孕措施。不久后,李丽与男友分手,同一时间,她怀孕了。“他给我200元,一个姐妹带我去一家小诊所做了(人工流产),花了60多(元),很痛。这时我恨死这个男的了。”
    
    这是李丽人生中第一恋爱,失恋的痛苦令她无暇思考悲剧的原因。在感情低落期,同厂一个质量管理组长对李丽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怀。并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使李丽再次失恋和怀孕。这次,李丽得到来自男方的2000元,躺上无痛流产的手术台。据李丽说,“组长本来已经带我回广东某市的老家了,但他的家人不同意我们交往,嫌我学历低,只是个打工的。”挫败的感情像麻药一样麻醉了她,数月后,在一个酒醉后蹦迪的夜晚,绝望的李丽与一名迪厅结识的男子发生关系,并不幸地经历又一次怀孕和流产。
    
    “李丽”们的遭遇令东莞市南城区某妇产医院的副主任医师秦文丽感叹,“这些女孩子让人心痛!”在秦文丽曾接诊的病人中,有30%以上是工厂女工,“有一些女孩子要做人流手术,白天上班不敢请假,要夜里来做。更有相当一部分女孩,怀孕4个月才来医院,这种情况需要做引产,对身体伤害很大。”
    
    本报针对女工性知识的问卷调查结果显示,有性生活的女工中,有超过10%受访女工表示从不采取避孕措施。据广东省妇女维权站的信息显示,女工未婚同居,孕后遭到抛弃占据相当高的比例,维权站站长刘秀连认为,年轻的女工单纯而缺乏自我保护意识,“她们大多率性而为,对现实缺乏考虑。”
    
    (文中受访工人皆为化名)

(Modified on 2014/2/14) (博讯 boxun.com)
182231511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东莞10警因扫黄受处分,含副局长派出所长 (图)
·天涯神帖:半年前预言东莞大扫黄 (图)
·东莞扫黄扩及全省引发关注 疑为高层清洗广东政坛 (图)
·广东东莞处分10名扫黄报警处置不力警员
·东莞扫黄,央视遭殃
·俞敏洪亚布力论坛谈东莞扫黄事件:色情业被打压后将更加兴旺 (图)
·扫黄应走出“周期律”怪圈
·《东莞扫黄或是打“虎”前奏》广泛传播有深意
·东莞扫黄誓挖保护伞,干部涉黄一律免,恐涉港警 (图)
·习近平看不起团派 扫黄矛头直指胡春华
·港媒:东莞扫黄或是高层领导主导的打虎前奏 (图)
·中国公知都啥逻辑:卖淫有功,扫黄无理?
·东莞扫黄没多大成效? 老鸨:晚点回来上班就是 (图)
·胡春华突然下重手扫黄 是别有用心 (图)
·东莞大扫黄港人大逃亡 传6退休港警被捕
·五问东莞扫黄 网络对抗央视要“东莞挺住” (图)
·东莞扫黄,习近平意在扫胡春华?
·新京报:东莞扫黄重点不在"小姐"在"大哥" (图)
·广东开展3个月扫黄 风声紧致“小姐”价格上涨
·香港警方扫黄拘捕14名内地女子
·张鸣:扫黄不能扫到百姓的床上
·目击合肥警察“扫黄”(图)
·一个公安干警的扫黄
·东莞扫黄的舆论反应警视习近平加快反贪/汉评
·俞敏洪评东莞“扫黄”:之后性产业将更兴旺 (图)
·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秦伟平:从薄熙来唱红打黑到习近平反腐扫黄
·“运动式扫黄”越扫越黄? (图)
·扫黄应重点关照政府官员们的“裆部”/郑献霖
·反贪无力!扫黄牛逼!/花月楼主
·徐迅雷:与其扫黄不如打黑
·网络扫黄抓“小”放“大”后患无穷/张樊
·讨论:中国的网络扫黄及网络审查
·刘水: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嘘,严肃点,李毅中扫黄呢!/王攀
·巴东警方出局,恩施州扫黄,湖北公安厅督办
·扫黄,我们的“小姐”也是人!/杨小云
·听“小姐”说扫黄:警察比客人难以忍受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