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男人的天堂 东莞星级酒店兴起史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2月14日 转载)
    来源:东森新闻 
    
    如果按照拥有五星级酒店数量的多少来做一个城市排行榜,那么,毫无悬念:北京、上海一定名列冠、亚军。但季军会是谁?答案也毫无悬念──东莞。
    

东莞星级酒店密度全国第一 被称『男人的天堂』
    
    根据搜狐报导,作为依靠外资带动迅速崛起的珠三角城市,东莞曾被坊间冠以『男人的天堂』。这个称谓的由来,正是因为东莞异常发达的地下色情产业,甚至在地下色情产业发展中衍生出一套『莞式服务』,一度被捧为地下色情行业的『ISO』标准。在东莞,最美的建筑是什么?不是银行,也不是政府大楼,而是星级酒店。
    
    分析指出,在东莞的投资中,大量投资是港台等外地资本,本地民营企业家的投资仅占30%。而这些民营投资中60%~70%,集中在酒店业和桑拿中心等地下色情相关产业。即便是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酒店业的投资上升势头还很好。无论官方还是民间的统计,东莞五星级酒店的密度,在大陆全国都占第一位。即便放到全球范围,五星级酒店的密度,也能排在前十。
    
    
男人的天堂 东莞星级酒店兴起史

    2012年,东莞大朗帝豪酒店桑拿部存在涉嫌卖淫嫖娼违法行为被查处,而前几天央视曝光的涉黄酒店中,也不乏喜来登大酒店这样的知名酒店。2013年,由于大陆中央『三项规定』和反腐风暴的影响,东莞酒店业收入开始下滑。2013年上半年资料显示,高档消费下降明显,五星级酒店营业额下降8%,四星级酒店营业额下降6.7%.。2013年,东莞星级饭店数量从99家降90家。
    

  『国字型大小』主导早期酒店业
    
    东莞,一个仅有2645平方公里、由32个镇(街)组成的二线城市,却形成了大陆条件最好、规模最大的酒店产业集群之一。有『大陆酒店业教父』之称的旅游管理学家魏小安曾说:『东莞酒店是大陆酒店业的一个异类、一个奇蹟』。
    
    从早期的旅店式管理,到现代酒店管理模式;从国有资本挑大樑,到95%以上都是民营资本在投资运作;从为数很少的招待所起步,到拥有星级酒店90家,其中五星级21家、四星级25家,还有10多家高星级标准的酒店正在待评星级或建设中;从在东莞开疆拓土,到不少酒店集团向外扩张……,短短30多年,东莞在酒店业领域创造了几项之最,包括『全球星级饭店密度之最』、『大陆星级饭店最多的地级市』。
    
    在东莞酒店业起步之初,仍是国有资本挑大樑。1964年建成的华侨大厦,前身是东莞市政府招待所,在2003年转制拍卖前,它隶属于东莞中旅旗下。如今已经人去楼空的华侨大厦只有5层,但已是当时东莞市区最高的地标性建筑物。东莞中旅副董事长王淦平曾这样形容华大的火爆,『如果要预订酒席,往往要提前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当时东莞市各种重要的接待会议都会选择这里。』
    
    1984年1月22日,东莞宾馆开业,打破了华侨大厦『一家独大』的垄断地位。酒店业资深人士谢先生认为,『无论从软体还是硬体上讲,东莞宾馆开创了东莞现代酒店业的先河』。『当年从装修材料到酒店用品,到办公用品直至一个胶纸座、迴纹针都是从香港进口』。谢先生1983年8月底加入东莞宾馆,算是东宾正式招的第一批员工,他告诉南都记者,『当年报考东宾堪比现在的公务员考试,先笔试后由港职经理面试。』第一批正式公开招的员工是从500多人中录取130人左右,再从中挑选6男11女,随后,送到当时深圳的第一家中外合资酒店东湖宾馆实习。
    
    东莞宾馆还是东莞首家中外合资酒店,谢先生说,『东宾当年的管理模式是从香港引进,由香港导师培训,部门经理、驻店经理都是香港酒店业前辈,现今的酒店管理模式亦同当年东宾的管理模式一脉相承,大同小异。而当年的其他酒店,如华侨大厦、凤凰酒店等都是旅店式管理。东宾之后,才有东莞山庄、东方酒店、华侨大酒店、丽晶酒店等现代酒店管理模式的出现。』
    
    如今走入东莞宾馆,其中的摆设和装潢已同一般酒楼食肆无异,略显过时,但毗邻东莞老市府的它,曾经是最高规格的政务接待场所。至今在东莞宾馆的招聘广告上,仍在诉说它那光鲜的历史,『它以优质的服务接待了李鹏、朱镕基、乔石、杨尚昆、田纪云、西哈努克亲王、挪威女首相、沙乌地阿拉伯王子、加彭总统等国家领导人和外国元首』。1985年和1986年,石龙宾馆和东莞山庄也分别建成。1989年,它们和东莞宾馆一起被国家旅游局评定为三星级旅游涉外饭店,成为东莞市第一批星级酒店,它们不约而同地都属于国有资产投资兴建的酒店。
    

  民营资本涌入
    
    莫浩棠,现任世界莞商大会会长、广东三正集团董事长。1993年,他从桥头镇镇委书记的职位激流勇退,下海经商。他选择了酒店业作为事业的起点:『(那时)我刚出来做生意,也没有什么钱,但是生意总要做起来,最开始考虑的是如何保持流动资金的问题。而酒店业的优势就在于它有一定的现金流,尽管有时候会有波动,但只要能够维持正常盈利,都有一定的资金结余,这是企业经营当中一个很重要的方面。』
    
    随著东莞经济腾飞,莫浩棠看准酒店业的巨大商机。但当时政府办的桥头莲湖度假村却在亏损,他觉得『没什么理由亏损』,并且『对改变它的亏损状况非常有信心』,当时『没有什么钱』的莫浩棠,以承包的方式迈开了试水酒店业的第一步。
    
    樟木头三正半山酒店最初是镇政府办的一个接待宾馆,从上世纪90年代初就开始设计建设,后来因一些原由,其间一度停工了四五年。在1997年前后,当地政府看到桥头莲湖度假村经营得不错,就找到莫浩棠,希望他接手投资这个酒店。莫浩棠实地察看了专案,但因为当时三正集团刚刚成立没多久,资金链面临著非常大的压力,他只能谢绝。
    
    当地政府非常看中莫浩棠经营管理酒店的能力,大胆地提议:可以采取固定回报的方式,由三正负责指导建设和后期的经营管理,资金由政府来组织筹集。随著自身实力的积累,酒店后期的扩大发展由三正陆续注入资金,最后在乡镇企业转制时,莫浩棠出资把政府的股权收购,形成了三正集团的全资酒店。
    
    和三正集团同在1995年成立的富盈集团,也是东莞酒店业的领头羊之一。该集团酒店营运总监吴俊彬告诉南都记者:『酒店一早也是在老闆的规划版图里,在上世纪90年代,富盈集团已经在莞太路厚街路段上布下进军酒店业的第一枚棋子:富盈酒店。』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兴起的制造业,带动了投资贸易风潮及会展业的勃兴,如每年仅东莞就有大型展会50多个,使得『东莞的酒店几乎没有淡季旺季之分』,让酒店业有了源源动力。此外,由于毗邻广州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得东莞酒店承接了不少广州客流,民营资本于是纷纷涌入。
    
    东莞市旅游局原局长李善奴说,『就是钱多了不知道投资哪,投资酒店业看得见,摸得著,就这么简单。』据东莞市旅游局统计,在东莞酒店产业集群中有超过400亿(以人民币计价,以下同)的民营资本投入,佔据了东莞市整个饭店投资的95%。民营资本唱主角已成为东莞酒店业的鲜明特点。
    
    东莞的巨大市场,也吸引了国际酒店管理公司纷纷进驻。2003年,国际饭店巨头喜达屋旗下品牌喜来登进驻厚街,结束了东莞没有国际饭店巨头的历史。此后,在东莞的酒店版图中,国际酒店业巨头开始佔据一席之地,如凯悦、铂尔曼、美爵、喜来登等。
    
    随著本土市场的饱和,东莞酒店集团迈出了向外扩张的步伐。据东莞市旅游局统计,目前东莞的酒店集团在外投资或接管的酒店已有近30家,其中康帝在惠州、上海已有2家酒店、嘉华也在惠州巽寮湾、惠州大亚湾投资建成了2家酒店。长安的海悦酒店更把触角延展到了长三角和内陆,在上海、苏州吴江和成都均有酒店专案。虎门豪门、常平欧亚、长安柏宁、大朗帝豪花园等酒店也都已加入『走出去』的本土酒店军团之列。
    
    短短30多年,东莞在酒店业领域创造了几项之最,包括『全球星级饭店密度之最』、『大陆星级饭店最多的地级市』。全国乡镇星级酒店的『第一家』都诞生在东莞:三星级的长安酒店、四星级的寮步金凯悦和五星级的樟木头三正半山酒店。在广州等一线城市,进酒店吃饭要排队候座,但东莞就不用。许多人享受惯了东莞酒店服务,去到大陆内地酒店都好不习惯。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72286007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天涯神帖:半年前预言东莞大扫黄 (图)
·东莞扫黄扩及全省引发关注 疑为高层清洗广东政坛 (图)
·广东东莞处分10名扫黄报警处置不力警员
·东莞扫黄,央视遭殃
·俞敏洪亚布力论坛谈东莞扫黄事件:色情业被打压后将更加兴旺 (图)
·扫黄应走出“周期律”怪圈
·《东莞扫黄或是打“虎”前奏》广泛传播有深意
·东莞扫黄誓挖保护伞,干部涉黄一律免,恐涉港警 (图)
·习近平看不起团派 扫黄矛头直指胡春华
·港媒:东莞扫黄或是高层领导主导的打虎前奏 (图)
·中国公知都啥逻辑:卖淫有功,扫黄无理?
·东莞扫黄没多大成效? 老鸨:晚点回来上班就是 (图)
·胡春华突然下重手扫黄 是别有用心 (图)
·东莞大扫黄港人大逃亡 传6退休港警被捕
·五问东莞扫黄 网络对抗央视要“东莞挺住” (图)
·东莞扫黄,习近平意在扫胡春华?
·新京报:东莞扫黄重点不在"小姐"在"大哥" (图)
·广东开展3个月扫黄 风声紧致“小姐”价格上涨
·胡春华突然下重手 东莞扫黄绝不是偶然事件
·香港警方扫黄拘捕14名内地女子
·张鸣:扫黄不能扫到百姓的床上
·目击合肥警察“扫黄”(图)
·一个公安干警的扫黄
·东莞扫黄的舆论反应警视习近平加快反贪/汉评
·俞敏洪评东莞“扫黄”:之后性产业将更兴旺 (图)
·孙宝强:民窑和官窑的区别——回应王藏整编的《网友扫黄语录》
·秦伟平:从薄熙来唱红打黑到习近平反腐扫黄
·“运动式扫黄”越扫越黄? (图)
·扫黄应重点关照政府官员们的“裆部”/郑献霖
·反贪无力!扫黄牛逼!/花月楼主
·徐迅雷:与其扫黄不如打黑
·网络扫黄抓“小”放“大”后患无穷/张樊
·讨论:中国的网络扫黄及网络审查
·刘水:手机扫黄与言论自由
·嘘,严肃点,李毅中扫黄呢!/王攀
·巴东警方出局,恩施州扫黄,湖北公安厅督办
·扫黄,我们的“小姐”也是人!/杨小云
·听“小姐”说扫黄:警察比客人难以忍受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