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红二代道歉 文革错在哪,自己又错在哪?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22日 转载)
    
    来源:名星
    
    
红二代道歉  文革错在哪,自己又错在哪?
 
    “文化大革命”中的无常感,促使陈小鲁开始思考社会制度。“现代的权力观就是要制衡,法律条文里对就是对,错就是错,以政治问题来掩盖一切是不对的。”他曾在一篇自述中表示:“我的想法是一贯的,认为应该由制度来代替领袖。”
      
    1981年,陈小鲁被委任为驻英武官助理,后升为副武官。出国前,他研读的材料还在浓墨重彩地描摹1950年代的“伦敦雾”;可当陈小鲁走下飞机,迎接他的是蔚蓝天宇和被薄雪覆盖的大片草坪。如何评价资本主义国家?他从英国国防部长坐地铁上班等大量事例中有了很多领悟。
      
    四年后陈小鲁回到中国,1986年进入了政改办,后来担任了政改研究室社会改革局局长。同事吴伟将陈称为“红二代当中的改革派”,“他直言不讳,不迴避问 题”。吴伟记得,由于陈是由总参借调来此,政改办主任曾问过陈,要不要请赵紫阳办公室出面为他给总参写封信,从副师级往上提一提?陈拒绝了,“不要给领导 和部队添麻烦”。
      
    1986年至1989年他在政改研究工作期间,结识了许多法学专家,受到影响,更加认识到了宪法对于一个国家的重要性。
      
    “六四”之后,政改办这套班子受到整肃,让陈小鲁更看清了体制是怎么回事。1992年,他终于远离体制,这样做的原因只有一个:“不再说违心的话了。”
      
    针对有人认为,要道歉也不应该是陈小鲁站出来道歉,他挑头这样做,“有点矫情”。陈小鲁说,并不是打人者才需要道歉。自己道歉,“因为我们的造反破坏了学校正常秩序,才导致了侵犯人权,践踏人格尊严的行为”。
      
    “是的,我们当时只是中学生,我们都没有资格去承担‘文革’的错误,运动来了我们是不能自主的。但运动来了你怎么表现,那是你自己的选择。”陈小鲁为此至今感到自责。
      
    到底自己在“文革”中犯了什么错误?在陈小鲁看来,这个问题紧紧连著另一个更大得多的问题:到底毛泽东、中共在“文革”中犯了什么错误?
      
    为了准备道歉会上的发言,陈小鲁查阅了中共1949年建政之后的第一部宪法。他认为自己当年违反了第89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身自由不受侵犯;任何公民,非经人民法院决定或者人民检察院批准,不受逮捕。
      
    在道歉会后,他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得更明确:将近半个世纪风风雨雨,一步步反思,“当时觉得‘文革’是政治错误,后来发现它的根本问题在于违宪。”
      
    违宪体现为“两条:一个叫造反有理。既然造反有理,谁不造反呢?那不造反就没理了。你遵守正常的秩序,你服从这样的领导,那都是没理的事。还有一个叫做群众 专政。群众专政是什么意思?就是群众想把你怎样就怎么样,可以不经任何公安的侦查、检察人员的起诉和法律的裁决。很多人就这样死于非命,或身心受到迫害和打击”。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91919700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广专访陈小鲁谈文革与红二代
·王容芬:宋彬彬等的文革道歉其实是个政治风向标 (图)
·校长怎样死的 宋彬彬参与的文革8.5事件综述
·徐友渔:国家更应该为文革道歉
·魅惑天下的道歉秀 媒体:对文革死难者的侮辱 (图)
·红卫兵宋彬彬公开道歉 打开文革罪恶潘多拉
·“文革之恶,光有个人道歉远远不够”
·美籍宋彬彬为文革道歉 实际是想给自己洗白?
·宋任穷之女为文革道歉 当年造反得力现为美籍 (图)
·红二代宋彬彬曾打死9个人? 道歉引爆文革话题 (图)
·宋彬彬向文革受伤害老师同学道歉 数度落泪 (图)
·法广专访王友琴:不反省文革历史,如何规划未来?
·历史虚无主义——庆毛诞避谈大跃进和文革
·广州现唐伯虎真迹 文革中裹雨衣掩埋幸存 (图)
·习近平在曲阜谈及文革对传统文化的戕害
·李瑞环亲制家具在广州展出 包括文革时作品 (图)
·三中全会交锋,不否定毛泽东但否定文革
·陈小鲁为文革道歉引“红二代”不满 被批不像话
·陈毅之子:消弭文革戾气树立宪法权威刻不容缓 (图)
·武汉”文革“受害者夏幼华给武汉中院院长的信 (图)
·宁波政府坚守文革错误,仍在非法关押被冤老人
·再次请求发还我家“文革产”房屋/李诗蓉 (图)
·台属、中菲混血归侨张振强“文革”遭害致死
·文革在山东机床附件厂的重演
·武汉经租房文革产2011年最后一天
·文革10年的成就空前绝后!
·资产阶级自由化——一个沿用至今的“文革”概念
·否定"文革"的摘桃派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一)/上海郑恩宠
·文革给我造成一生的惨痛/毋秀玲
·甘肃庆阳:重演“文革”闹剧——主管处长的舅舅秘密优先拿到国有资产?/肖石
·“文革”闹剧还在上演-甘肃庆阳大搞“人人过关”
·我从文革中得到什么?
·文革道歉之我见/桑潮流
·被害教师孙历生之女于小康: 呼吁北京女三中文革真相
·萧瀚:善待“文革人”道歉
·徐贲:文革忏悔“政治责任”
·对文革,永久追责
·改革领导小组:“中央文革”47年后重现?
·对文革的道歉不要变成自己的漂白剂/一地秋白
·红二代的文革忏悔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图)
·叶匡政:“文革”更需公共政治层面的反思
·史平:反省文革,自今日始!
·河南商报温江桦:“文革道歉”是面向未来的一面镜子
·冯敬兰:老三届同学会反思文革 拒绝遗忘 (图)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习总的新年礼物:习版“中央文革小组”/何岸泉 (图)
·高西庆:希望文革能够得到正确的关注
·推荐阅读寻访实录《文革受难者》 (图)
·毛与“文革”:中国政治混乱之源-写于毛冥诞120周年
·侯健羽:文革对我这个80后的影响
·从两个“刘亚洲”看文革了犹未了/张二枝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