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任志强:不是领导打招呼 非把央视告上法庭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9日 转载)
    
    来源:凤凰财经    

    北京华远地产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任志强在接受《总裁在线》专访时依旧不改“大炮”本色,延续着他一贯的风格“十炮”再轰央视。他是地产界抨击政策声音最响亮的人,也是地产界最具争议性的公众人物。
    
    以下为任志强做客凤凰财经《总裁在线》的精彩观点:
    
      央视不用事实说话
    
      中央电视台水平是比较差的,最主要的是他们心不在于用事实说话,而在于借某些事物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合力避税就是把权力关进笼子
    
      既然法律上有各种各样的漏洞,所以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税务专家, 就是合理避税,就是要对抗政府的, 这些人就是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一部分。
    
      对房企的加税就是剥削消费者
    
      生产环节、交易环节或所得环节,任何给房企加的税都一定会加在房价里头,变成产品价格的一部分,最终一定是由消费者来承受的,所以任何对企业的加税都等于是对消费者的剥削。
    
      房地产商都是给消费者打工
    
      房地产商都是给消费者打工,任何一个二手房涨价过程中获利都比开发商高多了,我当时卖的华清嘉园只卖了4000多块钱一平米,现在10万块钱。
    
      买房获利的人应该感谢政府
    
      买房获利的人应该感谢的是政府,因为政府用很多错误的政策,利率政策、货币超发等,让他的价格升值那么高。如果政府不干那么多错误的话,也许他的房子赚不了这么多钱。
    
      中国的毛病是用加税解决问题
    
      中国的毛病就在于,改革过程中税是一点点往上加的,发现这么一个问题,加这么一个税,发现那么一个问题,加那么一个税。
    
      当下是税和会都多
    
      在解放初期前后,大家都说共产党的会多,国民党的税多。现在看到的是共产党的税和会都多。但现在我们的税收基数已经很大了,减税是完全具备条件和有可能的。
    
      中国媒体上下都是左派
    
      全世界都一样, 记者一定是左派,才能取得社会关注,但资本主义国家,媒体管理者是右派,所以会相对制约。但在中国,上下都是左派,就变成一边倒的宣传工具。
    
      媒体不道德受迫于生存环境
    
      媒体标题党,断章取义,不能仅仅说媒体人缺少道德,更重要是被生存环境逼迫,如果不这样就没法生存。我们很重要的是法律上缺少言论自由。如果有了言论自由,可能就用不着用标题党的方式解决问题。
    
      媒体死不认错就是无耻
    
      30%的媒体犯错可能是无耻,70%可能是无知。但是无知和无耻之间没有明确界限,无知还死不认错,就变成无耻。
    
      任志强:央视不是用事实说话而是为政治目的
    
      凤凰财经:我们先抛开他(央视)处于什么样的目的去报道这个事情,在具体的原则和方法上,他们是不是也有很大的问题?
    
      任志强:对,他们片面的和错误地去引用一些资料,甚至有的连复核都不复核,比如说他们居然会把港币和人民币的单位都搞错了,像这种错误,在中央电视台发生,还号称有那么多什么会计,注册会计师,律师在那,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看不懂?说明中央电视台水平是比较差,最主要的是他们,心不在于用事实说话,而在于借某些事物来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凤凰财经:您觉得房企漏税这个事,您有政治目的吗?
    
      任志强:房企肯定有偷税漏税,我们国家税务局在最近一篇讲话里头特别强调了,说这个问题上的不合理,包括征过头税和为了任务而调节税收征管,这是国家税务总局刚刚说的,前两天刚刚说的,那么任何地区可能都有类似的情况。税不够的时候,就过头收,税完成当年任务指标以后,就压缩一部分放到第二年收,都有。这个在税务局来说是一个潜规则,可能是满市场都知道的一种潜规则。比如说,为了地方政府向同级人大去汇报说完成了年初制定的任务指标,很可能就会或者是收过头的税,或者说完成任务就够了,剩下的税留给下一年,这都有。所以个别企业偷税漏税是可能的,但是用偷税漏税这个词呢,还是用合理避税这个词呢,或者说合法的缴纳税这个词呢,是完全不一样的。
    
      凤凰财经:那您觉得应该用哪个词?
    
      任志强:比如说我们的所得税征缴,法定日期是4月30日,那么12月份交和4月30日之前交都是合法的,你不能说它不合法。既然你税法规定了有清缴日,那就合理了,既然你规定了有结算的基本条件,那符合结算条件的时候再结算,我干吗要先缴。历史上,或者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会计,会计的产生就是为了合理避税的,你以为会计是为了让你多交税吗?你搞错了,不是为了对付政府的征税的话,可能就不会产生有会计这一说。
    
      凤凰财经:会计是?
    
      任志强:会计的天生的职责就是干这个的。
    
      凤凰财经:合理的避税。
    
      任志强:你们看看所有的教科书都是这么写的,别搞错了。既然你的法律上有各种各样的漏洞,所以才有了世界上各个国家都有的叫税务专家,税务管理,税务专家和税务管理就是合理避税,就是要对抗政府的,什么叫把权力关在笼子里,这些人就是把权力关在笼子里的一部分,你们别搞错了。
    
      凤凰财经:那我想。
    
      任志强:你们最主要的是颠倒了是非黑白,把人权放在了最低位,把国家利益放在最高位,在世界上所有国家都把人权放在第一位,人权要高于国家利益,英国的革命是怎么来的呢?是因为国王没有土地,但要在土地上收税,拥有土地的这些富人,地主,以及商人,就要跟国王去讨价还价,所以才有了税收的过程,就是要抗争,要合理地去避免,而且告诉你,没有经过我们同意,你不得收税。美国的独立怎么来的呢?美国的独立就是因为英国过多地收税,而且没有说这个税是干什么用,给谁用,所以美国才会独立。而这个之前,美国是一个国家吗?不是,它只是邦州制的一种说法,没有国家。但是他们为什么能联合起来抵抗呢?是因为英国政府过多的收税而造成的。
    
      任志强:任何对房企加税都等于剥削消费者
    
      凤凰财经:这里我想问你两个问题,具体的,一个是说,你是不是觉得中国的政府对房地产企业收的税太多了?
    
      任志强:你说错了,应该说是对消费者收的税太多了,因为房地产企业,不管是在生产环节,还是交易环节,或所得环节里头,任何的税都一定会加在房价里头,变成产品价格的一部分,最终一定是由消费者来承受的,所以任何对企业的加税都等于是对消费者的剥削。
    
      凤凰财经:可是房地产企业,你不能自己利润少一点吗?你一定要转嫁到消费者身上?
    
      任志强:如果利润要少一点的话,就没人干了,我们的利润已经很少了。
    
      凤凰财经:地产商不都是暴利吗?
    
      任志强:这是你胡说八道,媒体上瞎写的。
    
      凤凰财经:那你们利润到底有多少?
    
      任志强:我们上一次的全国经济普查报告上写的,房地产整个行业的利润率大概只有5.4到6.5之间。
    
      凤凰财经:那么少。
    
      任志强:对,所以你们都是不看土地材料,你们也不相信。
    
      凤凰财经:大家概念。
    
      任志强:幸亏我们政府这一届又开始做经济普查了,等这个经济普查数据公布完了以后,你会知道,也没多少。
    
      凤凰财经:你们都是给政府打工的。
    
      任志强:我们都是给消费者打工,同时给政府打工。
    
      凤凰财经:给哪个打的更多?
    
      任志强:如果不给消费者打工,消费者为什么二手房的利润比我们还多呢?你别搞错了,我当时卖的华清嘉园只卖了4000多块钱一平米,现在10万块钱。
    
      凤凰财经:亏死了。
    
      任志强:是二手房赚的多还是一手房赚的多,任何一个二手房的涨价过程中获利都比开发商高多了。小潘,潘石屹,那个叫建外SOHO,卖的时候才一万多块钱,现在多少钱?很显然就是给消费者打工,要不怎么叫提供商品服务呢?市场中所有的生产者一定是提供商品服务的,最后让消费者通过商品享受红利,这种红利也可能是使用的红利,也可能是赚钱的红利,都有可能。如果这个生产者不能为消费者提供红利的话,消费者为什么要去买呢?所以你们都是完全把逻辑搞错了。
    
      凤凰财经:那那些卖了房子,赚了钱的人,应该感谢开发商给他们提供了好的产品,让他们可以。
    
      任志强:不是仅仅感谢开发商,按道理说,他应该感谢的是政府,因为政府用很多错误的政策,让他的价格升值那么高。如果政府不干那么多错误的话,也许他的房子赚不了这么多钱,比如说货币政策,比如说利率政策,大量的货币超发让通胀产生,然后让房子去为抗通胀能力而升值,这都是政府坏事干多了以后造成的结果。
    
      凤凰财经:我听你的逻辑好像,大家都嚷嚷高房价怎么样不好,但其实很多人都是高房价的受益者,因为他卖房子都赚钱。
    
      任志强:高房价,应该说不好,高房价的概念是什么?高房价不是指这个绝对数高和低,而是它和市场的其他商品的比价关系是高了还是低了。如果这个房子在比价关系中是合理的,再高,它也是合理的。
    
      任志强:中国的毛病在于发现一个问题就加一个税
    
      凤凰财经:还在呼之欲出的房产税,您怎么看?
    
      任志强:房产税没有出,你又搞错了,我们没看到有出房产税这个规定。
    
      凤凰财经:是目前还没有。
    
      任志强:从来说的都是房地产税立法,你把那个地字搁哪去了。
    
      凤凰财经:这两个什么区别,您跟我讲讲。
    
      任志强:区别大多了,我们早期说的房产税,土地是不收土地出让金的,那收房产税,就应该是合理的。现在是收了土地出让金的,所以叫房地产税,和地要挂钩。房地产税最后的结果一定是把所有的税制进行调整的过程,比如说有些税要减掉了,不收了,类似于和土地相关的,包括土地使用税,耕地占用税等等,可能都会取消了。也可能连增值税都没有了,它是一个税制改革的一种方式。
    
      中国的毛病就在于,改革过程中税是一点点往上加的,发现这么一个问题,加这么一个税,发现那么一个问题,加那么一个税。所以在国外,比如在美国,在英国,在香港,在各个国家,个人所得税只有一种,只有中国,个人所得税是四个文件,而且是很不合理,相互矛盾的文件在征收,这就是因为我们改革的过程是一步一步加税加出来的。包括房地产和其他行业的税,也是这么一步一步加出来的。
    
      凤凰财经:从来没减过吗?
    
      任志强:不能说没有减过,也有减过的过程,比如说农业税就减了。
    
      凤凰财经:房地产领域的税从来没减过?
    
      任志强:房地产税在某一个时段里头也减过交易税费,比如说朱镕基在亚洲金融危机的那一段时间里头,增值税出台以后,政府五年没收,后来好几年才陆陆续续征收的。比如说在最困难的一段时间,为了促进房地产业,把契约税也减免了,这都有。政府减免,不等于最终减免了,可能是阶段性的为了调控经济的发展和平衡做的减免,而后又增加了。总之,我们现在看到的是,在解放初期前后,大家都说共产党的会多,国民党的税多。现在看到的是共产党的税和会都多,只是过去改革之前,是工农制,所以税显得很少。 一旦进入市场化改革以后,我们看到逐步逐步增加的税,让中国的税费水平已经在世界前茅了。同比之下,比资本主义国家的税多多了,税负这么重,只能说一种非常不好的社会制度造成的,主要原因这一届政府或者是要十八届三中全会特别强调的是税制改革,而这个税制改革里头相当一部分是要减掉的税费,包括中央和地方之间的税权和事权的平衡问题等等,都是要减税的一个概念。但是在谢旭人那一届和再往前的这几届税务局,基本上是以加税为主,而不是以减税为主的。特别是谢旭人,在他的手里,几乎是没有任何减税的措施,都是加税措施。
    
      凤凰财经:那现在再提减税,您觉得能落实吗?尤其是对地方政府来说。
    
      任志强:现在减税是很正常的,当国家在最初的时候,我们的税收很少,需要干的事很多,但现在我们的税收已经基数很大了,减税是完全具备条件和有可能的。
    
      任志强:媒体不能为了生存而没了底线
    
      任志强:所有的媒体中,不管中国还是外国,都一样,他们都会为了自己的生存向某一个方向倾斜。中国是上下是一条线倾斜,所以就倾斜的更加严重,他们已经失去了对市场的真实认识。
    
      凤凰财经:什么叫上下一跳线?
    
      任志强:在美国,可能上下不一条线,比如说记者是向一个方向,老板是向另外一个方向,换句话说,用左右来说,就是中国在所有的记者群里头,全世界都是一样,一定是左派。如果不是左派的话,他可能吸引不了社会的认识,关注,但是在资本主义国家里头,管理者是右派,所以它会相对的制约,但在中国,上下都是左派,这样就变成一边倒的,变成了一种工具,就是党的宣传工具,他们不认为他是媒体,所以这是最大的差别。那么默多克,他控制了一个巨大的媒体网,网络,那么这个系统中,我们可以从美国的很多电影里看到,这些小记者们,会愿意曝光很多东西,但是这个管理层和下面是有斗争的,当他从一般意义上来认为,你这是不对的,你不能给我报道这个东西,但是这个事的真正的答案暴露出来以后,他觉得对这个国家和社会,这个是真正有意义的时候,所以管理层也会把它登出来,也会同意把它登出来,它有一个博弈的过程和相互制约的过程,中国没有。所以中国的一个小记者,可能为了某一件事情,以后想做一件什么东西,他就可以造假弄出来。我们已经看到很多,不管从哪个角度来说,被抓起来的记者里头,有很多是因为连续造假,那么有些是为了报道真实的情况,而被收拾的,所以我们两种情况都有,不是单一的。那么标题党,断章取义,这个在媒体中是经常出现的,我们不能仅仅说媒体人缺少道德,而更重要是说他们是被他们这个生存的环境所逼迫,如果不这样的话,他就没法生存。我们很重要的是因为法律上缺少言论自由,如果有了言论自由,人们可能用不着用这个标题党的方式去解决问题,或吸引眼球,可以换一种方式。但即使是这样,也不能因为为了生存而没有底线了,所以秦晖教授的共同底线说的很清楚,不管怎么样,要守住这条底线。
    
      凤凰财经:对中国媒体来说,有商业化的压力,也有意识形态的压力,是双重的。
    
      任志强:不管是双重的还是单重的,都不能没有底线。你可以偶尔的无知去犯一些错误,但绝不能无耻地有意识去做某些事情。
    
      任志强:七成媒体犯错因无知三成死不认错是无耻
    
      凤凰财经:张维迎老师说,中国改革的阻力是无知和无耻两种,您刚才也说到,媒体的犯错,如果我们用无知和无耻来区分的话,您觉得有多少错误是因为无知,有多少错误是因为无耻?
    
      任志强:我觉得可能是三七开,30%的人可能就是无耻,70%可能是无知。但是无知和无耻之间是没有明确界限的,有时候无知在变化的过程中变成了无耻,因为有些无知,可是你不承认错误,它就变成无耻了。有些无知,如果你很快地公正,去纠正,那么可能他就是无知。我曾经指责过很多媒体,他们报道的是错误的,他们有很多比如说《经济观察报》,很快的在第二天,我说的第二天,他可能就登了一个东西,说某些是登错了,那就是因为无知而产生的。但有些媒体,不管你怎么说,我就是死不认罪,死不承认错误,那就是无耻了,比如说中央电视台,非常典型的这种做法,就是明明是他错了,他也拒不承认错误。领导已经告诉我们,更高的领导告诉他们,你错了,你应该纠正错误,他也不肯公开承认错误,比如说他说虚假广告,我们判的最重的一个所有的种树的,骗了十几个亿种树的,叫什么玩意儿,我忘了,就是中央电视台在最重要的黄金时间替他做广告造成的巨大的叫骗,还是叫什么,非法集资案还是什么,但是中央电视台从来不承认错误。当他规定说,别的什么什么不得做什么广告的时候,或者他批评某些媒体做什么广告的时候,他从来不批评他自己,我觉得这就是无耻的一种表现。我不管你播出的内容是什么样的,如果你这个播出内容,就像我们说上市公司做虚假宣传一样,你做了这种虚假宣传,造成了十几亿的损失,然后都被法律判了刑了,你还不承认你错了?哪有这种道理?就是以后所有的媒体里头,都能发现一些这种无知和无耻的事情,但是无知通常我们是可以原谅的,比如我说《经济观察报》,人家登了一个纠错的广告,或者不管怎么说,人家有,纠错。也有很多其他的媒体,也有过纠错,比如说我们看到最近公安局错抓人的时候,他们要道歉,要赔偿,他们认错,这属于无知造成的。但是那些拒不认错的,基本上都是由无耻而造成的。
    
      任志强:要不是领导打招呼一定把央视告上法庭
    
      凤凰财经:那关于央视报道房企漏税这件事情,目前他们还没有认错?
    
      任志强:他们没有认错,但他们后来采访了很多人,都不敢再播了,他们原来想组织一个巨大的反击,也采访了叶檀、杨红旭,什么很多人,但是第二天他们就把采访终止了。
    
      凤凰财经:为什么呢?
    
      任志强:肯定有领导指示他们,告诉你们不得再做这一类的错误的宣传了。如果领导不告诉我们的话,我们可能还会在媒体上继续声讨他们,或者要把他们告上法庭。
    
      凤凰财经:你有这个想法吗?
    
      任志强:不是我,是我们商会,我们商会的公告都正式发了,声明都正式发了,所以领导批评,领导告诉我们说,不要让我们再说了,或者说不要再去告他了,否则的话,一定要把他告上法庭的。
    
      凤凰财经:你们的领导保护了央视。
    
      任志强:应该说,更高的领导批评了央企,然后他们给我们传达了一种批评的指示,同时,他们的节目,栏目组的副主任。
    
      凤凰财经:您说批评央企还是央视。
    
      任志强:央视。
    
      凤凰财经:那您刚刚说错了。
    
      任志强:没有,我说的是央视,你们听错了。他的节目的副主任也专门给商会的某些人打了电话,这个口头做了道歉,他没有公开,但是口头上做了道歉,做了一些沟通,也不是完全没做沟通。我们商会的声明发表完了之后第二天吧,他们就做了一点沟通,12月几号,4号的时候,他们做的沟通,口头上也说一些要做处理,什么的,说了一点类似那种的,但是他们没有把它公开在电视媒体上去做明确的什么。
    
      凤凰财经:我有点好奇任总,您觉得央视的这个错误,它是属于你刚刚说的无知和无耻哪一种呢?
    
      任志强:我觉得它是无耻。
    
      凤凰财经:是不专业,还是它后面有目的?
    
      任志强:先是为了无知。
    
      凤凰财经:先是因为不专业。
    
      任志强:因为他们根本就非常不专业的去看了一些统计报告,稍微专业一点的人就会知道它是一个错误的报告。这个报告第一次发表是在5月5日,5月8日,我忘了,在5月份。第二次发表是在8月份,可是所有人认为他们很不专业,根本不把它当回事,只有我们的央视以为捞到到稻草了,所以就用无耻的办法把它报道。我们说前头的无知是因为他们看不懂,后头说无耻是因为他们在几次公开媒体发表以后,别人都不把它当回事,他以为捡到稻草了,可以作为一个攻击的武器,来破坏社会的治安问题。这种治安包括了他在,他用错误的报道方法,不仅仅说开发商,那么这么多上市公司,是不是会计师事务所都有问题,是不是境内外的联交所都有问题,因为我们有香港上市,有美国上市的,有国内上市的,也有新加坡上市的,那么所有交易所都有问题,他们都不懂,他们都那么傻。是不是税务局也有问题,所以税务总局已经明确出来了,批评他们,告诉他们,你们是错误的。我们所以就,后来不再说,就是因为国家税务总局公开的时候也是奉领导的指示。
    
      凤凰财经:哪个领导?
    
      任志强:很清楚,你管哪个领导干吗,你有毛病啊,告诉你是领导,反正比你官大,否则的话,没有领导批示,他敢用发言人的名义去公开说吗?你还想什么想。
    
      凤凰财经:那这事就这么算了,过去了?
    
      任志强:不是算了,是已经有国家机关正式出面说他错了,你认为国税局说的不对啊?国税局说的很清楚,全国人民都知道国税局说的什么,当然已经批评他错了,已经非常公开的批评他错了。
    
      凤凰财经:您满意这个结果吗?
    
      任志强:我不需要满意,我们只需要实事求是,如果实事求是,有错的人就该承担错误,没错的人就不应该承担错误。开发商里头,我并没有说没有偷税漏税的事情,个别情况是有的。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14/1/09) (博讯 boxun.com)
471919621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任志强:不是领导打招呼非把央视告上法庭 (图)
·任志强新年炮轰:天下没有比央视更蠢的猪 (图)
·任志强:中国尚不具备充分的民主条件
·任志强微博语明示【谁是房价暴涨的最大赢家】
·任志强:政府比房产商黑多了 北京地价占房价60%
·任志强:楼市没泡沫,买车摇号之城房价还涨 (图)
·任志强:限价式调控,还会让明年房价暴涨 (图)
·任志强:领导告诉我,央视会认错
·任志强:房企税费占房价7成,逾180种费用
·任志强联合众房企召开座谈会 批央视骗人太狠
·任志强若不告央视,还能在网络混吗?
·任志强:央视报道造谣早转够500了 应抓起来
·任志强:正在研究如何公开起诉央视的事宜 (图)
·任志强回击央视:愚蠢与无知 (图)
·6800万套空置房?任志强质疑,牛刀:远不止
·任志强:我们这一代人的转轨 (图)
·任志强:潘石屹上不了大堂,看见王岐山结巴 (图)
·任志强:我在看守所的一年两个月零六天 (图)
·任志强最烦清华大学毕业生,坚决不要
·任志强发飚:天下没有比央视更蠢的猪 (图)
·任志强:应以独立思考的方式不断推动改革的进程
·今年房价为何失控:任志强称地方要填补债务窟窿
·任志强:房地产官商勾结? (图)
·任志强:中央再这样下去 明年房价就会暴涨
·任志强独家回应“天价党政学习班”:都是假的 (图)
·房价没有胸罩贵任志强绝非骄纵/王振华
·任志强:认真做好公敌,认真做好公知
·任志强果然出逃/冼岩
·华颇:任志强为何被曝“双身份”
·任志强为何被曝“双身份”/华颇
·冼岩:任志强何时出逃?
·任志强:自03年至今没有1次调控是对的 (图)
·任志强:房地产已被“抛弃” 不会重现救市
·限购令将助推部分城市房价迅速上涨/任志强
·任志强:新国八条是逼地方政府造假!
·任志强赢了赌局 我们输给了房价/深白
·任志强:破鼓仍有万人锤
·任志强:中国住房福利比世界上任何国家都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