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安徽一镇政府吃喝白条20年没兑现 饭店垮台
(博讯北京时间2014年1月07日 转载)
    
    来源:新安晚报 作者:焦雪、向凯、项春雷
       

    1990年,孙玉芳一家在利辛县程家集镇政府对面开了一家饭店,该店随后成了政府部门就餐场所,而吃喝大多打欠条。“(上世纪)90年代末,俺手中的白条就有8万多元。”孙玉芳说,她一直在讨要欠款,可绝大部分“政府白条”仍没兑现。“我前任丈夫得癌症了,政府也没有把欠的钱结给我。”
      
    “吃喝白条”有厚厚一摞
      
    1月2日,记者见到了孙玉芳的爱人蔡先生,他掏出一个包裹,层层打开。当打开最里面一层塑料纸,一摞厚厚的单据显露出来,有的单据都发黄了。
      
    蔡先生抽出一张1999年的发票,发票上写着2716元的饭菜烟酒费用。
      
    发票上还有4个人的批示,批示称这张发票情况属实。其中一名张姓负责人批示:“从计生办支付”。
      
    “1999年到2000年,4名领导批示政府部门要支付这笔钱,可钱到现在仍然没有影子。”蔡先生说。
      
    记者发现,有一张1998年4月份的“饭菜烟酒”发票上显示,政府部门共花费了6千多元的费用。发票背后还写着,1998年4月10日,相关政府部门人员到“张老庄扒房子”,随后到该饭店吃喝。
    
    钱没讨回饭店就垮掉了
      
    “从1990年到镇政府门口开饭店,政府工作人员就经常来吃饭。”蔡先生说,“他们一般不给现金,都是打欠条。她(孙玉芳)定时拿着欠条去政府报账,但大部分欠款一直没结清。”
      
    记者数了一下,从1992年到2001年底,印有镇政府公章的欠条共有29张,金额达到5万余元,其间换过四五名签字的领导。
      
    “从我开饭店到2001年镇政府搬走,我接待了11年。这期间政府接待基本上是给我打欠条赊账,赊账主要是吃饭加上烟酒。镇政府搬走后,他们就不来我店里吃饭了,可赊账的钱他们那边也有统计的。”
      
    “从1992年开始,我一直都想讨回这些钱,这期间都换了四五个领导了。当时的领导总说没钱,后来的领导说是前任欠的钱,他们不认账。”孙玉芳说,由于讨不回欠款,她的饭店在2005年垮掉了。
    
    欠条打五折也没能兑现
      
    “2008年,我去要钱的时候,镇长让我把所有欠条打5折,政府就兑现,我也同意了,但最后政府还是没有给我钱。”据孙玉芳回忆,从1992年到2001年,她一共从镇政府兑现了4笔钱,分别是6000元、7000元、5000元、8000元。“7000元这次就是打折扣的,我本来是要2万的,因为家里要盖房子,后来他们只给我7000。”孙玉芳说,“这些钱都用来把政府的一部分欠条抵消掉了。”
      
    “2009年,我丈夫糖尿病并发心脏病去世了,当时我也把我丈夫生病急需用钱的情况和镇政府的人说了,但是他们还是说没钱,给不了。”
      
    目前,孙玉芳最盼望的,就是政府能兑现拖了20年的欠条。“哪怕是打折也好啊。”孙玉芳说。
     
    签字领导有的已经调走
      
    1月2日,记者联系到了曾在孙玉芳发票上批示过的一位领导。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领导曾在程家集镇政府任职,他自称离开该镇已经好多年了。在其任职期间,孙玉芳确实找过政府要账。该领导透露,前任政府接待经常“寅吃卯粮”,给后届政府的工作带来压力。
      
    “我在任期间也有帮前任政府还过账。”该领导透露,对于政府欠条,每年县财政会拨一部分钱给乡镇,之后乡镇才能依照这部分钱逐一给欠款饭店结清账。
      
    孙玉芳如何才能讨回欠款?该领导说,“只要是镇政府欠的钱,镇财政有所登记的,就只能找现任政府慢慢要了,政府不承认是不行的。”
      
    记者随后致电程家集镇政府,一位宋姓负责人在电话中告诉记者,他上任也才一年,对于孙玉芳的情况并不是太熟悉。随后,记者说了几个在孙玉芳欠条上签过字的负责人姓名,宋姓负责人听了后说,这些签字的领导有的调往他处,有的退休了。宋姓负责人表示,他会调查此事。 (博讯 boxun.com)
231919420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广州地铁沦为坟场
  • 大陸編印的口述歷史舛錯甚多
  • 香港人贏得了雙輸
  • 程潛投共導致華中失守廣州陷落
  • 《文強口述自傳》有六百例舛錯
  • 中美之间的全球内战是全方位的
  • 《霸权论》全书1目录2序
  • 北约脑死因为七十年是一个死亡周期
  • 日本人没有道德但讲卫生
  • 香港那些没有窗户和浴室的劏房
  • 宋美齡長期給馬歇爾寫密函泄露她丈夫的秘密計劃
  • 中共不能與香港共存,將與香港共亡
  • 【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倾吐心思
  • 唐德剛逢君之惡編造李宗仁妄言
  • 毛泽东早已出卖了台湾
  • 白崇禧8配合中共軍隊對蔣作戰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粉碎薄熙来的成果:比薄熙来还不如的人在继续薄路线
  • 高洪明首届世界律师大会与政治往往撞弯了法律的腰
  • 陈泱潮11.8.古雅典民主爲什麽會敗給斯巴達專制體制?
  • 谢选骏铺满了鲜花与死亡的道路
  • 胡志伟春秋的壯盛陣容
  • 陈泱潮11.7.現代民主憲政制度的基石和核心,是《聖經》文明上帝
  • 胡志伟陳希同說:歷史是勝利者寫的
  • 谢选骏日本是一个共妻国家——难怪自称“大和民族”
  • 胡志伟香港最長壽的雜誌:《春秋》
  • 陈泱潮11.6.國人應當深入認真研讀《东聖神州民主中國新文化運動
  • 谢选骏中华民国背叛了中国
  • 生命禅院【禅院问答】人真有来世吗?
  • 谢选骏老干妈希拉里又出来帮川普竞选了
  • 曾节明所谓民运还不如共产党的问题,是中共五毛炮制的伪问题
  • 陈泱潮11.5.中國長期在無神論文化之中沉淪
  • 北京周末诗会綦彦臣作品二/中国当代文化杂志
  • 李芳敏14400017主啊!你還要看多久?求你救我的性命脫離他們的殘害,救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传推惩美严厉措施 官方机构卸除外国设备与软件
  • 港媒曝251案大翻转 李洪元或被立案再查勒索罪
  • 中国官方称新疆再教育营会持续提供居民职训 世维会敦促公
  • 史上最严惩罚 莫斯科说上诉无望
  • 台总统大选抽签 宋韩蔡各抽123号
  • 柏林熊猫小宝宝 今日取名梦圆、梦想
  • 瑞典前驻华大使也涉勾结外国势力遭诉
  • 日学者警告台大选或有暗杀总统候选人阴谋 蔡诺安保
  • 大悲剧了 俄罗斯遭判完全逐出奥运会
  • 反退休改革罢工第五天巴黎陷黑色星期一 欧盟消息看好马克
  • 新一波加征关税措施日期逼近加剧中美压力
  • 探索女性之谜的先驱西蒙娜·波伏娃之四 两性关系中的他者
  • 去休斯敦太空城寻找德州牛仔
  • 岁末年初欣赏经典芭蕾舞剧《天鹅湖》
  • 国民党指控立法院长苏嘉全是「卡神的门神」协调各政府部门
  • 日本密切关注朝鲜“重大试验成功”
  • 游行和平举行 学者促特首月内回应市民要求 否则严重冲突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