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士辉:陈建芳出国权诉讼关乎你我他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刘士辉:陈建芳出国权诉讼关乎你我他
    2013年9月14日,受联合国人权机构“国际人权服务”邀请的上海热心公益人士陈建芳女士持有效护照、瑞士签证、登机牌和邀请函欲在广州白云机场登机,赴日内瓦参加为期一周的国际人权培训并观摩联合国人权机制运作,不料在广州白云机场被白云边检站阻止出境。边检人员底气十足地告诉陈建芳:“是上海警方不让你出境的,而且是终生禁止你出境!”在白云机场依法抗争出国权的陈建芳被官方多次推倒在地,却被处以“警告”处罚。
    受陈建芳委托,笔者12月13日在广州市白云区法院对白云边检站和机场公安局(白云机场航站区派出所)分别提起了行政诉讼,要求确认白云边检站阻止陈建芳出境的行为违法并附带了行政赔偿请求,要求撤销对于陈建芳的行政处罚决定。起诉当日,白云区法院没有直接立案,称要“经过领导批准”,给笔者开具了收据。
    12月20日是行政诉讼法规定的7天审查立案的最后一天。笔者向白云区法院立案庭催问立案结果,答称“领导还没批下来”。按照法律规定,要么在7天时间之内立案受理,要么下达“不予受理”的裁定,绝没有第三种可能性。法院既然没有在7天时间之内下达“不予受理”裁定,那么作为当事人一方有理由认为该案已经受理,本着这一理由,笔者在第12天通过银行转账向白云区法院代收诉讼费账户缴纳了两案共100元的诉讼费并向法院进行了告知(这一招是跟华东著名维权人士、公民代理人胡诚先生学来的)。
    窗口立案第13天,笔者再催白云区法院。立案庭庭长李响约我下午“到法院谈一下”。下午,我如约而至。李庭长除了提出几个细枝末节的技术问题并被我现场解决外,主要是对我的代理权进行发难,称参照民事诉讼法规定,我“没有代理权”。我据理力争:执业律师很容易被司法行政当局遥控,所以为了独立性起见,当事人才委托我作代理人。行政诉讼法没有规定的事项,才会产生“参照”的问题,如果行政诉讼法已有规定,那么无须参照民事诉讼法关于公民代理人的相关规定(就是公民代理人须由官方所属的村委会、居委会等开具所谓“推荐函”,这本身就是一个违法的规定,是当局为了把不受控制的公民代理人排除在法庭之外而立的一条恶法)。而且按照李响庭长的说法:当事人和公民代理人须在他的面前签下授权委托书方为有效。我说你这是给当事人额外设定义务,违反了当事人“意思自治”的基本原则,是把当事人和代理人都当贼防范,而且如果这样的话法院事实上充当了公证机构的角色,是角色错位。李庭长称:当事人可以不用万里迢迢到我面前来,只需到当地办个委托公证即可。我反驳说:只有涉外的诉讼事务才是应当公证认证的,境内的没有必要去公证,作为当事人也没有必要去花那份冤枉钱,你这又是给当事人额外设定负担。我举例说:据我所知,最近半年来广东省内外的法院在行政诉讼代理人方面并没有参照民事诉讼法的规定。此前孙万宝在广州中院起诉广东省司法厅厅长、副厅长包二奶(二爷)政府信息公开行政诉讼案,用的就是公民代理人;还有华东的胡诚,就是一个经常做案子的公民代理人,近期他一次性代理了几十件行政诉讼案,在代理资格问题上,从来没有“参照”的问题。为什么一个国家,会有如此截然不同的做法?如果法院排除我的代理资格,那么请给我下裁定。
    除此之外,李响庭长还表示:你们告机场公安的案子,受理应该没问题,但是边检部门履行的是国家安全职能,执行的国家安全法律。听话听音,李庭长隐隐约约地传达了一种弦外之音:那就是告边检的案子(也是关乎陈建芳出国权的核心案件)极可能会不予受理(论证略)。我当即反驳:边检部门履行的就是边检职能,不是国家安全职能,执行的也不是什么国家安全法律,而是明确无误的《出入境管理法》。边检部门是行政部门,是《出入境管理法》的执法主体,履行的是行政职责,阻止陈建芳出境的行为是一个具体行政行为。公民出境权受法律保护,如果边检部门违法行政,给当事人造成各种损害,那么按照行政诉讼法的规定,应该给当事人一个权利救济通道,因此白云边检站阻止陈建芳出境的行为是一个完全可诉的具体行政行为,该行为的合法性毫无疑问要接受法院的司法审查,陈建芳告边检的案子无疑属于行政诉讼的受案范围。
    鉴于法院超期审查不立不裁(李庭长承认超期违法),鉴于法院对我的公民代理资格进行无理诘难,鉴于李庭长跟我交谈中有一个特警模样的人进来跟法官耳语,鉴于李庭长流露出对陈建芳告边检案的隐约意向,我有理由怀疑该案已经受到当局的干预。所以,我毫不客气地跟李庭长说:“特务机构的遥控和指令已经到法院了吧?”李庭长不否定本案的所谓“敏感性”,但是对我的推测和疑问含糊其辞。我力劝李庭长:民主潮流势不可挡,公民权利不可剥夺,希望你本着法官良知、法治精神和法律规定尽快受理本案,不要有意无意成为专制的帮凶,不要在职业生涯中留下污点。
    次日(12月27日,周五),刘正清律师就本案向白云区法院立案庭李响庭长出具了包括陈建芳的授权委托书在内的律师委托手续。我和刘正清律师都是陈建芳的代理人。
    昨天(12月30日,周一),也就是刘正清交委托手续的第二个工作日,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陈志华副处长打电话给刘正清:“你是不是和刘士辉一起在白云法院合办一件什么案子?”刘答是。陈志华说:“希望你不要炒作!”
    我要纠正陈副处长的是:刘正清律师刚刚上交了陈建芳案件律师委托手续,就无端招来你“不要炒作”的当头棒喝!那么请问什么是“炒作”?“炒作”是法言法语吗?你管理律师是不是要依法?为什么不讲法言法语?我要提醒陈志华副处长的是:你本来就是一个小角色,何苦要硬冲高配置?多年来在当局打压广州律师(包括我本人)的诸多事件中,你充当了极不光彩的角色,既然你已经升迁无望并决意内退,为什么还要在一线充当刀斧手?我和刘正清从来没有炒作陈建芳案件,刘正清连公开案情都没有,但是我作为一个公民代理人,本着当事人的特别委托,我个人有义务向公众传播案件信息,以满足公众的知情权。因为,这不仅仅是陈建芳个人的案件,同时也关乎所有有出国需求的不特定多数人。一个人被奴役,所有人都不自由;今天陈建芳被非法禁止出国,明天就有可能延展到你我他的头上!
    (2013年12月31日)
    
    刘士辉:陈建芳出国权诉讼关乎你我他


    刘士辉:陈建芳出国权诉讼关乎你我他


    刘士辉:陈建芳出国权诉讼关乎你我他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411995016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紧急关注:刘士辉律师遇袭后失踪 广州多名维权人士被警方带走
·“山洞颠蝠”镇压公民表达 刘士辉律师遇袭后被停机
·阻茉莉花行动当局转趋暴力 刘士辉律师被打骨折尿血 (图)
·广州刘士辉律师疑失踪
·刘士辉律师诉广州市司法局案未当庭宣判
·刘士辉律师质疑GDP超日本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让刘士辉律师受困三小时/刘士辉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革命就是杀人放火
  • 解析红卫兵一般荒谬的“川普热”
  • 中共国的灭亡方式
  • 新西兰反弹
  • 新西兰反弹
  • 徐文立淺談「人類正常社會秩序」——微信群第二次講話
  • 陆铿特有的“习性”是不能复制的
  • 徐文立34年前《獄中手記》由王炳章、鄭欽華發表於《中國之
  • 生命的意义
  • 2019情诗一束毕汝谐(作家纽约)
  • 我为什么热爱写作?
  • 总统套房犹如监牢
  • 美国人不知道染发致癌吗
  • 实验学校测试亡国奴受毒的极限
  • 我们这一茬人的道德标准是什么?毕汝谐(作家纽约)
  •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的人不是人类
  • 博客最新文章:
  • 平宽译室舊書新讀:今天的美國和中國(29)
  • 陈泱潮36.1.耶和華永恆的聖殿要建在人心
  • 金光鸿要看鬼城,欢迎到美国来
  • 陈泱潮小紅母牛的出現與第三聖殿的重建
  • 自由之光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 活着真好像雾像雨又像风
  • 李芳敏1440004願他照著你的心願賞賜你,實現你的一切計劃。
  • 移民秘笈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 胥志义胥志义:人权进步还是经济进步——改革理念的分水岭
  • 移民秘笈庇护等待多年没有面谈:我们帮你!
  • 人生百态《人生》第二章
  • 世道沧桑“自欺欺人”的法治基金
  • 九喻虚构的朋友挽不回溃败的现实
  • 小姐日记枉费心机白费力已入穷巷难回头
  • 九喻姗姗来迟的“未卜先知”
  • 老灯人生苦短,别醒悟太晚
  • 阿钟无所忌惮戏演砸曲终人散终已定
    论坛最新文章:
  • 江苏响水县化工厂爆炸或引发如3级地震震荡
  • 菲前官员及渔民向国际刑事法庭控习近平
  • 言论空间窄缩 上海猎奇推出流浪网红
  • 习近平访欧 于意法探温差
  • 中国数百吨可疑猪肉美国冲关事件发酵
  • 关税无休战 美国对华等钢材拟再课税
  • 习近平要求再清网 标题党女王“咪蒙”被匿影
  • 美中下周开始关税延期后的首轮高级别谈判
  • 菲外长在北京赞扬中国一党独专模式
  • 意大利缺钱 中国一带一路被指可供融资款项
  • 美舰至朝鲜半岛海域拦截破坏制裁的走私船只
  • 中国警方破获一个奢侈品牌造假集团
  • 休战梦碎? 特朗普威胁要么很伟大要不就关税
  • 2018年以来新疆关押维吾尔穆斯林行动加速
  • 北京的目标依然是“防独”重于“求统”
  • 城邦小国-摩纳哥
  • 陆对欧投资:忧虑与压力交织下的跃式增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