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朱镕基:无限制生地球上就都是中国人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8日 转载)
    
    凤凰卫视12月17日《凤凰大视野》,以下为文字实录:
    

    陈晓楠:20世纪70年代末,中国发生了两个重大的历史什锦,一个是改革开放,一个就是计划生育,一方面要解开束缚搞活经济,另一方面要节制生育,控制人口,从1979年到1980年,中国诞生了第一代独生子女,于是改革开放和计划生育也成为了他们生活的背景声,他们是中国被计划的第一代人,自由与控制,理智与情感让他们在矛盾纠结中成长,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已经参加工作甚至成为了家庭和社会的中坚,那么计划生育究竟是怎样影响了这一代人的人生呢?
    
    解说:1986年一篇署名涵逸发表在《中国作家》杂志的长篇报告文学,中国的小皇帝,因为首次揭示独生子女的成长问题而震惊社会,引起人们的广泛关注与议论。小皇帝这一对独生子女的指称也因此广为流传,社会上很多人认为,因为只有一个孩子父母会把所有对子女的爱集中在他一个人身上,导致溺爱泛滥和教育偏差,于是自私、脆弱、依赖性强成为独生子女的性格标签。然而二十多年后,当年话题中的主角对这个观点却拒不认账。
    
    周洛(资深媒体人):我是觉得这跟独生子女的话题没有太大的关系,既是我的父母是这么教育我的,如果有第二个小孩他还是会这么教育有第二个小孩,所以你说今天我觉得我自己还算是一个独立的人。
    
    解说:周洛福建人,1979年出生,家中独子,资深媒体人。
    
    周洛:不管在过去就是工作的时候,还是说来了北京,因为后来是工作以后考研来的北京,来了北京以后靠自己,因为父母根本帮不上什么忙,不都得靠自己吗?但这个是也是从小父母交代你的东西,就是你得靠自己,我觉得我即使有哥哥,或者有弟弟,或者有妹妹什么的,我的父母还是一样会这么教育他们的。
    
    杨颖(专栏作家):我爸有多少孩子都会宠的,因为我爸爸的童年他是属于在三个儿子他是老大,是失宠的那一位,所以他自己有了孩子以后就发誓一定要好好宠她。
    
    解说:杨颖安徽人,1979年出生,家中独女,报纸编辑专栏作家。
    
    在周洛和杨颖出生的那个年份,中国开始逐步推行以一胎制为核心的严格的计划生育制度。
    
    杨连中(杨颖的父亲):当时说就是每个人每户可以生两胎,当时这么说的,最后莫名其妙的就是晚婚我们也做到了,到最后都莫名其妙的突然说现在有政策下来,一户一对夫妇只允许生一个孩子。
    
    解说:1979年开始,计生政策对二胎全面收紧,可在杨颖出生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父亲却一直没有放弃要第二个孩子的想法。
    
    杨连中:只允许生一个,如果要生两个很可能要面临受处分、降级,如果态度不好直至开除,都有可能,让我自己权衡一下利弊,我说让我考虑考虑,我一直这样考虑考虑,事实上我是我是磨,因为这政策大概是先紧后松,谁知道后来越来越紧了,我看势头不对了,在我女儿两岁半以后我才去办的。
    
    解说:独生子女光荣证周洛家也同样有一本,两本证书给这两个家庭增加了每个月五元的收入,这个额度在此后的三十多年中再没有变化过,和1979年、1980年出生的很多孩子一样,他们成了中国的第一代独生子女。
    
    周洛:有孤独感,会说这个为什么你不再生一个,然后那小时候父母也没有说去正面的回答这个问题,就笑一笑就过了,或者说开玩笑说生了弟弟就不要你了什么类似这样的回答。
    
    杨颖:我觉得这个孤独感是件好事吧,我至今都这样觉得,难道你不觉得一个人会独处是他最大的快乐吗?这应该很幸福的,因为不管你有多少兄弟姐妹,多少朋友,你最终还是要跟自己相处。
    
    周洛:那时候我们就是跟对面门那个小孩他也是被锁在家里头的,我也被锁在家里头,我们俩就打牌,你知道就隔着那个铁门,我们俩就互相这么打牌,这就是一个,我觉得你要是家里有兄弟姐妹干嘛干这个事呀,我们在家里两个人玩儿不就好了嘛。
    
    杨颖:我就挺喜欢一个人在家里待着的,如果突然有不速之客来访,比如说有亲戚什么,我就特别特别的反感,甚至于我爸爸妈妈提前下班我都很反感,就是一个独自一人可以待的下午绝对是一种莫大的享受。
    周洛:没有人陪你玩,那怎么办呢?看书呀,我记得我小时候就是小学三年级我真是把书柜里的那些书我都给看了,福尔摩斯、阿加莎,什么什么的,我觉得这些东西,这个东西对我的性格影响是非常大的,但是你说跟独生子女有没有关系,可能也有吧,如果家里有俩兄弟,他们陪我玩,那我肯定不会去看书,小孩子谁喜欢看书呀。
    
    解说:第一代独生子女注定没有兄弟姐妹,不管他们是否接受和认同独生子女的身份,他们一出生就已经失去了过另一种童年的可能,他们对孤独的感受各不相同,不管是正面接受还是抗拒反抗,孤独始终在那里与他们相伴,塑造他们的个性和人生。
    
    陈晓楠:2000年时任国家总理的朱镕基访问日本,接受日本记者采访的时候,日本方面带来了一个千叶县五年级的小学生,他提出了一个问题说为什么在中国每个家庭只能有一个孩子呢?那不是太孤独了吗?朱镕基回答说,我自己家里也有个独生女,就是我13岁的外孙女,她有时候确实很寂寞,但是一个12亿5千万人口的国家,如果无限制的生下去,地球上不就都是中国人了吗?孤独的确很痛苦,孤独也很无奈,好像孤独对于独生子女来说确实是个逃避不了的宿命,不过孤独真的是那么坏的事吗?如果我们试着用独字来组词的话,有独生、有孤独,但也还有一个词叫独立。
    
    解说:经过七十年代末的冷静思考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国开始了真正的创新与发展,政治控制与思想控制逐步被放松,社会的自由发展和能力的自由释放让很多人放开了手脚,一批人富起来了,更多的人生活得到了改善,虽然条件还不如80年代后半段出生的孩子,第一代独生子女已经拥有比上一代更优越的生活和更自由的发展空间,而相比同龄的非独生子女,他们也不会有分薄资源的忧虑。
    
    杨颖:比如说家里的经济条件只有这么多,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大学的时候,那木啊可能会牺牲掉那一个成绩不太好的,或者是牺牲掉,有两种性别,牺牲掉这个女孩,可是我们身上就没有这些。
    
    解说:而另一个两难却一直存在,独生子女的家长们一方面希望孩子能够得到最好的教育,有良好的发展,另一方面也希望这个唯一的孩子能陪在自己身边。
    
    周洛:就是从我的幼儿园,就是说这是一条马路啊,前后五公里,我的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大学就在这条直线上五公里,从来没想过要离开。
    
    杨颖:就是家里人肯定是很精心的培养你,这我想跟独生子女还是有关系,如果他有别的孩子他可能更主要培养这个男孩,但他从小就告诉你,你是一定要做一些超越平庸的事情吧。
    
    解说:90年代中国的市场经济放开了步伐,邓小平南巡知识分子下海,一次次创业的高潮带来了一个市场化的时代,90年代后期,全中国开始了对市场经济的深入探索,高校实行并轨,第一代独生子女赶上了大学自费,而在他们毕业的时候,又面临着一个新的问题,学校不再包分配,不管自愿或不自愿,这代独生子女要被抛向市场。杨颖从师范大学毕业后成了家乡一名出色的中学教师,收入稳定,待遇不错,然而她对这样的生活却并不满意。
    
    杨颖:那天开会是给一个有教龄40年的一个优秀教师,他是全国优秀教师开一个表彰大会,然后电视台也来采访了,一直在表扬他的教学思想,然后我就起来到旁边的饮水机倒的一杯水,到水的时候呢校长也去到水,这就等于我们私下里可以交谈了,他突然就指着那个老师说,小杨你如果好好干,40年后你也这样,我当时就崩溃了,因为我一下就知道40年后是什么样,而且我当时那份工作做的已经不吃力了,我就觉得这样一份工作是你不怎么用心就已经能得到别人承认,而且已经能做的好的事情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挑战性了,可是我要40年都重复这样的日子,那我还过什么呀,我一定要做一个有挑战的事情,所以后来我想要离开这个城市,要去做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人吧。
    
    解说:如果孤独是解读第一代独生子女的一个关键词,那么另一个则是独立,独立的思想与独立的人格让他们很难屈从于体制的舒服和一成不变的生活。时间进入21世纪,中国加入WTO融入全球经济,中国制造全面走向事业,这是一个黄金十年,第一代独生子女既是这个黄金十年成果的享有者,也参与了它的缔造,思想解放给了这代人独立的精神和开放的头脑,市场经济的大环境也让他们有了更多的自信与开拓的勇气,杨颖2003年赴北京求学,周洛也在同一年离开福州去往北京。
    
    周洛:为什么要把自己局限在那么小的一个地方?就是处于一成不变的生活,应该出来看一看,这才是没有白过这一辈子吧,当时有这样的想法,突然间产生这样的想法就出来了。
    
    解说:2005年杨颖研究生毕业,先在北京一家出版社工作,却不能忍受那里的陈腐风气,几年后跳槽去了一家报纸,同时开始给杂志写稿。周洛虽然学的是历史,却选择从事传媒工作,他们和许多同龄人一样,在中国最发达的城市寻找着自己的目标和价值,而此时对于种种小皇帝概念引出的担忧时间已给出了答案,人们所担心的由独生子女所带来的社会危机并未出现。中国的独生子女们将不可避免地也将令人放心地成为社会中坚。
    
    陈晓楠:小皇帝、小公主让人担心了那么多年,等到他们真的长大了好像成长得也还不错,以前老人喜欢感慨,人心不古,世风日下,总觉得新的东西特立独行的东西就是不好的,其实还有一句话叫一代更比一代强,因为不管你对这些年轻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是信任还是不信任,未来最终还是他们的,第一代独生子女一出生就踏在了比他们的祖辈,比他们的父辈高得多的起点之上,他们或许会有比祖辈和父辈更了不起的成就,当然也会有更多的烦恼,更多的纠结和挑战。
    
    解说:北京天通苑一个平静冬日,一家三口正在阳台上享受阳光,在为事业打拼的时候周洛和杨颖也会这样感受生活里的柔软与甜蜜。2003年,他们在中国人民大学相识,相似的经历与性格让两人走到了一起,几乎一拍即合,毕业后两人一起留在了北京,2008年周洛和杨颖结婚了,他们在福建和安徽都办了婚礼,而属于他们的家在北京,独生子女的独似乎在婚后就立刻显现出来。
    
    杨颖:我在卧室,他在客厅,我们互相不打扰,我记得当时很有意思的是他在外面打游戏,我在里面听邓丽君,当我出来上厕所的时候我听的是一片硝烟,再回到那个里面听我的那个吴侬软语,我曾经说过这邓丽君天天在唱战地情歌,然后那个时候我就说,就像特别像合租的,就是每个人有每个人的世界。
    解说:对于两人的父母来说,儿女的世界离他们太遥远。
    
    周洛:我在北京我父母在福州,压力多大呀,隔的那么远,你说他们要真生病怎么办?我们在北京工作把他们接来,接来也麻烦,异地医保呀,还有就怎么,我接来我们可能还是尽力的照顾,但是确实你就照顾不过来呀,两个老人家里太太也是独生子女,那她也两老人,我们俩四个老人,还有小孩,怎么办?这个我不敢想,现在我不敢想这个问题。
    
    解说:考虑到照顾老人的问题小两口结婚前就在两边家庭的资助下在北京买了一套复式住宅,两边的老人都时不时的过来住一住,但春节在哪过年依然是个问题,为了兼顾两边老人,他们曾尝试过六个人在北京一起过年,效果却并不好。
    
    杨颖:非常的尴尬,我写过一篇稿子叫亲家之交淡如水,就是总结了我们两家在一起曾经过一个年以后,就有很多的矛盾,所以从此以后我就不希望他们,只要有擦肩而过的机会就行了,其他不希望他们深交,就过过一次年就会这样。
    
    解说:研究是陪那边父母过年可能是所有双方夫妻矛盾纠结的一个集中体现,2012年北京电影学院学生拍摄了一个名为《团圆》的微电影,正是讲述了这样的故事。
    
    微电影《团圆》资料:刘莎,你掰着脚趾头算算,咱俩结婚这么多年,你跟我回过几趟家?儿子陈思这么大了,我爹就见过孙子两回,那年过年不是你妈给把着。
    
    那我爸妈就我这一个女儿,他们把陈思当孙子疼,我陪你回去了,谁陪他们过年啊?
    
    解说:在社会学家看来,尴尬的背后是每个独生子女更深层次的选择困境。
    
    李建新(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要选择血缘就损失姻亲关系,要照顾姻亲横向的姻亲关系要损失这个血缘关系,所以让他无暇顾及,这就是这种家庭结构固有的这个缺陷。
    
    解说:2011年杨颖怀孕了,当时的设想是孩子出生后让父母来照顾自己,过一段再让公公婆婆轮换,可是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杨颖:我生孩子当天,当天晚上我跟他们说可能要生了,就打车去那个医院的途中,其实当时我爸突然脑梗。
    
    杨连中:我想这时候心里想的相当复杂,我当时想如果我告诉她会产生什么,产生什么后果?不告诉她会产生什么后果?这样权衡了一天我都没得出结果来,只好让我过来,我一直支支吾吾的。
    
    杨颖:到我第二天生完孩子他们按理说应该到北京来,可是呢他来的时候只有我妈一个人来,当时我知道我爸脑梗了,就那一瞬间我会觉得他们是在家是空巢的,那我其实在地的话能给他们也不是物质上的,就直接把他送到医院,这种你在他身边的照顾以及精神上给他的抚慰,那你作为独生子女在北京是做不到的。
    
    解说:儿子出生给这个家庭增加了许多欢乐,这个由两个独生子女结合而诞生的新一代独生子自然是全家人的宝贝,杨颖的父亲生病,周洛的父母赶来照顾孙子,但两代人一起养育孩子却难免矛盾,上要协调和老人的关系,下要照顾好孩子,杨颖前所未有地感到力不从心。
    
    杨颖: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已经没有人可以撒娇了,而撒娇是我一个长期以来的一个状态吧,这时候你因为你上有老下有小,你所有的事就得你一个人扛,你已经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了,这个时候我才突然觉得特别恐惧。
    
    解说:一对夫妻四位老人,一个孩子,随着第一代独生子女进入婚育年龄,从2005年开始,这种421家庭模式开始在中国大量出现,这代独生子女身处上有老,下有小的中间层,承受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和工作压力,于是又多了一个雅号,三明治一代,虽然独生子女的父母多有退休金、生活有保障,但依然有着一些现实难题,比如房子。
    
    杨颖:那再买一处房子的话可能又能解决孩子上学的问题,又能解决父母来了怎么住的问题,就是毕竟现在是就是一年来半年这种父母轮换着来,可是你要到真的到以后父母80多岁呢,他们真的是要养老,那怎么办呢?那最好就是都能到北京来住着。
    
    解说:北京等中国大城市的房价近年来水涨船高,已不是普通家庭负担得起的消费,而养育孩子也是另一笔大的支出,2005年社会学家徐安琪的一份调研报告称,从直接经济成本看,0至16岁孩子的抚养总成本将达到25万元左右,如估算到子女上高等院校的家庭支出则高达48万元,这还只是8年前的数字。2011年周洛辞去原本稳定的报社工作和朋友一起开办新的杂志,一方面是为了在事业上寻求新的突破,另一方面也是想给家庭给孩子更多的选择。
    
    周洛:我就想了对我自己是有一个要求的,也一个期许的,就是十年吧赚够钱送他出国。
    
    解说:转型期的中国社会价值趋向多元,社会问题复杂多样,家庭是社会的细胞,独生子女的烦恼背后是一代中国人的生存状态。
    
    周洛:我觉得我们这一代人的这种人情世故上相对是比较淡漠的,眼里只有父母,或者说只有爷爷奶奶,就是直系的亲属,但我说不清楚这跟独生子女有没有关系,还是说跟时代有关系。
    
    解说:一些社会学家从社会伦理的角度对这种家庭结构进行分析,得出了悲观的结论,他们认为这可能会使中国社会的传统结构濒临解体。
    
    李建新:现在独生子女要不然是一男,要不是一女,实际上越往下很多姓氏就搁上一代两代以后它就没有了,你这个没有了实际上他的家族这种文化,包括我们说的什么亲属这种关系的这种文化称谓也就没有了,过去的叔叔、姨,舅舅、伯伯也越来越少。
    
    解说:不少人担心因为嫡亲数量的减少,将直接危及中国延续数千年的亲族网络,及其社会伦理观念,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社会转型期的必然现象,历史有意无意地让第一代独生子女与一个变革的时代同时出现,预示着独生子女问题与中国社会的方方面面相互交织,也许关注与分析独生子女或许就是分析我们所处的这个国家和这个时代。
    
    陈晓楠:第一代独生子女具有比以往任何一代中国人都不曾有过的成长经历,他们既赶上了一个蒸蒸日上的时代,从小就没挨过饿,没吃过大苦,受到过罪,不光物质上要比上一代好多了,机会和选择也更多,但是他们也遭遇到了上一代人不曾遇到的麻烦,用现在时髦的话说叫压力山大,房奴、孩奴主要就是从他们这一代人发展出来的,他们的幸运,他们的烦恼既是他们本人的,也和计划生育政策息息相关,独生好也罢,不好也罢,对于独生子女这个身份他们从来没有过选择的权利,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下一代人呢?他们还应该是被计划的一代吗?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302231514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央效仿朱镕基时代,设团赴各地督促政策
·三中全会在即,朱镕基温家宝亮相挺改革
·朱镕基王岐山等会见清华经管学院中外顾问 (图)
·使“二奶”成为正室,朱镕基对汉字的贡献
·瞒骗朱镕基的安徽大佬倪发科被双开
·朱镕基春风满面 与德国做了一赔本生意 (图)
·当年靠朱镕基 上海如今的官员拿不出手
·朱镕基是一代名相还是伪君子?——从出书不避六四谈起/喻智官
·朱镕基牵手夫人散步 英文讲话视频曝光 (图)
·朱镕基新书曾征求中央意见,首印110万册
·朱镕基捐2千万办实事助学基金会
·朱镕基自述:建国后为何遭开除党籍20年 (图)
·朱镕基自评急躁缺领导者涵养 称应向江泽民学习 (图)
·朱镕基上海当市长 开会没人敢迟到 (图)
·朱镕基在上海时光:外孙女由其夫人骑车接送
·朱镕基儿子温总女婿 外企疯抢中共官二代
·朱镕基怒斥“扯皮”:洒水车3天不出来 局长别当了 (图)
·韩正回忆朱镕基下基层:工厂党委书记都不知道
·吴官正:伟大的邓小平江泽民选择了伟大的朱镕基 (图)
·朱镕基——一个清官的童话
·江泽民朱镕基的政绩:每年一千多万=0
·朱镕基、改革与国家命运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孙宝强
·朱镕基捞财五千万百姓“光腚”付药费 (图)
·朱镕基新书大热背后的中国改革焦虑 (图)
·朱镕基懂经济是真的,李克强懂经济是假的/冼岩
·朱镕基的痛骂为何不能解决问题/马宇
·中储粮大火让我想起朱镕基被骗往事
·6000万+N,李克强再遇朱镕基难题
·曾恶斗江泽民 朱镕基拟拆分“独立王国”
·邓小平、朱镕基和温家宝的“一指禅” (图)
·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谓“香港媒体披露朱镕基私下谈话”是假冒/冼岩
·刘逸明: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图)
·朱镕基--中国逼良为娼最多的人/艾小孩
·冼岩:朱镕基挺胡批温
·从朱镕基批评《中国农民调查》谈起/胡平
·从朱镕基批评《中国农民调查》谈起之一/胡平
·朱镕基贪盗案有引发战争的可能/古镜
·上梁不正下梁歪,深圳的小朱镕基---许宗衡/毛起轩
·刑法修正草案,像是为朱镕基量身定制的/古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