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调查显示广州工厂女工多遭性骚扰
请看博讯热点:农民、民工问题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11日 转载)
    来源:纽约时报
    
    调查显示广州工厂女工多遭性骚扰

Forbes Conrad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广州的一家家具厂里,一个工人在组装桑拿房的木板组件。
    
    一项在中国南方城市广州开展的调查显示,受访的工厂女工大多遭受过同事的性骚扰,约六分之一的人因此辞职,造成了不小的工资损失。
    
    开展这次调查的非政府组织名为“向阳花女工中心”(Sunflower Women Workers Center),其负责人红梅在电话采访中说,参加调查的女工中,没有任何一个说自己曾向官方的全国总工会或全国妇联寻求过帮助。她表示,女工们认为向这些组织求助没有用,向工厂经理求助也是一样。
    
    这项调查的报告《广州女工性骚扰调研报告》于11月25日发布,其介绍称:“企业没有防止性骚扰的措施,社区对于受害女工缺乏支援,社会整体对于性骚扰问题认识不足或刻意避谈。”
    
    “我对这个结果并不感到惊讶,因为情况一向如此。”红梅说,“有非常多的女性面临着这个问题,但却没有人为她们提供帮助。”
    
    她推测,在酒店和酒吧这样的服务场所,问题可能更加严重。“我们想对在那里工作的女性开展调查,但在那些场所里,没有团体可以组织调查活动。”她说。
    
    大多数骚扰都来自同事,大部分发生在下班后,不过也有很多发生在上班时间。调查显示,受害者58%是已婚妇女,年龄大多在18岁到35岁之间。
    
    调查从8月下旬开始,历时两个多月。在134名参与调查的女工中,约70%称遭遇过“令人讨厌的口哨、喊声、色情笑话”。32%称遭遇过“令人讨厌的身体触摸”,9%被“要求发生性关系”。四分之一接到过猥亵电话或黄色信息,66%称遭遇过“对身体或外表的令人反感的评论”。
    
    43%称她们对性骚扰采取了“隐忍”态度,47%表示自己曾做出“反抗”(细节不明),15%因性骚扰“自动离职”。红梅说,这些女工很少向老板吐露真正的辞职原因。
    
    很多中国人认为,女性受到性骚扰自己也有责任。而且女性还担心自己会背上坏名声。
    
    “她们羞于说出辞职原因,因为人们会觉得那是她们自己的错。”红梅说,“而且老板通常是男性,所以她们很难启齿。”
    
    她说,女工通常在月中拿到上个月的工资,很多人在入职时还缴纳了相当于一个月工资的押金,因此,无故辞职的女工可能会损失两个月的工资。只有经理批准她辞职,押金才会返还;而当她说不出辞职理由时,经理是不太可能批准的。
    
    红梅说,甚至做这项调查本身也很困难。
    
    “人们觉得这是很大的隐私,是非常敏感的个人问题。”她说,“在这种情况下,你不仅会蒙受经济损失,还会遭受心理和感情伤害。”
    
    这项调查只在广州的几个区进行,但是中国有大约2.6亿男女农民工,因此这个问题的规模不容小觑。官方机构新华社今年曾报道,在2012年,农民工的平均月工资为2290元人民币。
    
    “我们能为这些女工做的事情很少。”红梅说,“她们必须收集被骚扰的证据。女性可以向哪些机构求助,这样的问题该如何解决,政府需要做出明确规定。社会必须转变态度,不让受害女性遭受非难,企业也应该防止和解决这个问题。” (博讯 boxun.com)
482231916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北:女村官称遭官员性骚扰,微信记录为证 (图)
·河北一女村官称遭官员性骚扰:他想让我做小媳妇
·官员涉性骚扰大学生村官 省巡视组介入将其免职
·女子遭18年没见面生父性骚扰 雇凶杀父
·女儿雇凶杀父:曾被18年没见生父性骚扰 (图)
·“狼外教”上课播放淫秽录像 性骚扰18岁女生
·北京中关村女厕连发性骚扰案 隔板下伸出男人手
·南京一拆迁办官员被指夜间性骚扰女住户 (图)
·传在美性骚扰被抓,邓小平的孙子邓卓棣任副县长 (图)
·女子体检遭性骚扰 医生竟称是按照程序做
·富士康女员工被性骚扰,流泪忍受
·记者卧底富士康:女员工被性骚扰流泪不敢离岗
·妻子自杀男子疑因生意合伙人性骚扰 起诉获赔
·河南官员回应女排队员遭性骚扰:这不算个啥
·河南官员称前女排队员遭教练性骚扰不算个啥事
·官方隐瞒“女排遭性骚扰”案教练姓名遭疑
·女排队员遭性骚扰 涉事教练被撤职
·网曝河南女排队员遭性骚扰 夜晚被叫出“谈心”
·老太住院被安排男女混住 遭病友下跪求爱性骚扰
·北京性骚扰
·的哥给女乘客讲荤段子是否性骚扰?
·施明德“性骚扰”总统初选/凌锋
·没有执法权的“单位”如何处理性骚扰投诉?[
·职场性骚扰败多胜少 难举证多数女性吞声
·日本大学校园不应是性骚扰乐园
·林金芳:警惕性骚扰概念的泛化
·陈阳:期待反性骚扰立法成为女性肃权的“虎头铡”
·曹长青《星期专论》:强奸犯指责别人性骚扰
·葛剑雄 :清华教授王小盾性骚扰女博士的下场是什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