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南京“弃婴岛”探秘:用百家姓取名 每年换一个
请看博讯热点:救救孩子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2月01日 转载)
    来源: 现代快报
    
    “弃婴岛”位于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门口
    南京“弃婴岛”探秘:用百家姓取名 每年换一个


    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康复中心大楼
    南京“弃婴岛”探秘:用百家姓取名 每年换一个


    “弃婴岛”
    南京“弃婴岛”探秘:用百家姓取名 每年换一个


    
    这大概是世界上最小的“岛”了,只有5个平方米。但可以预见的是,未来或将有一个接着一个的生命陆续上“岛”。
    
    “婴儿安全岛”就位于南京市玄武区后宰门的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门口的东侧。在这里,你会看到一座小屋,最近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它也叫“弃婴岛”。
    
    现代快报记者昨天了解到,今年民政部下发通知,确定从今年8月起至明年12月底在全国开展“婴儿安全岛”试点工作。江苏选择在南京和徐州两个城市开展试点,其中,南京的“婴儿安全岛”很快将启用,徐州的正在筹备当中。
    
    不幸与幸运的“谢牧野”
    
    周五上午,现代快报记者走进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正好碰上工作人员王群,她抱着一个孩子走进院里,“唉,早上6点10分,这么冷的早上就把男孩扔在了广场上,还是早上晨练的人发现后立即报警,然后派出所通知我们来接收孩子的。”王群说,寒潮来了,降温幅度不小,他的父母可能也考虑到了,给他穿了羽绒服和棉裤棉鞋,外面还有个包被,可小脸还是冻得冰冰的。“可怜这个孩子哦,刚刚还是在父母温暖的怀抱,现在却成为一名被遗弃的孤儿。”他身上没有发现任何纸条等东西,王群查看了下小男孩的牙根,还没出牙,推测大概才出生五六个月。“他可能是先天愚型,具体的病因还要再检查。”王群感慨,孩子的父母太狠心了,孩子本来身体就不好,这么寒冷的早上,就把他这样丢了。要是再晚点被人发现,那后果不堪设想……小男孩被接到了福利院,工作人员从取名库里挑一个非常好听的名字,叫牧野。而今年正好轮到姓“谢”,所以男孩有名有姓了—谢牧野。
    
    对此,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解释,外地的不少福利院有的用“党”“国”等姓,这样一看就知是从福利院走出来的,往往给孩子们造成精神压力,使孤儿、弃婴的身份标签很明显,对他们性格的形成和以后进入社会都有较大影响。所以,南京用百家姓给孩子取名,每年换一个姓,比如今年都姓谢。
    
    发现孩子,不是在晚上就是清晨
    
    到目前为止,今年院里已经收了160名弃婴,平均每两三天就能收到一名孩子,其中最小的是刚出生,甚至连脐带都没弄好。据统计,目前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共收了604个孩子,其中98%都是重残重病,急需救治的。
    
    “但让人痛心的是,在福利院附近捡到的寥寥无几,绝大部分的孩子都是被扔在外面的,有用纸箱装着的,有编织袋装的,也有用一个小被子包裹着的。等被发现时,他们已经奄奄一息了。这其中不排除有自身疾病的原因,但更多的是本身有病又被长时间放置在户外造成的。”朱洪分析,也许是扔孩子的人心虚吧,往往儿童福利院接到警方发现弃婴的电话,不是晚上就是一大早。“当孩子的父母发现孩子残疾、有病,家庭无力或无望治疗时,有些人会选择将婴儿遗弃。他们遗弃的地点一般会选择医院的厕所、偏远的公园,甚至是荒郊野外。尤其是冬天,当发现这些无助的孩子时,他们小小的身子已经冰凉,有的早已停止了微弱的呼吸。很多已经被冻得奄奄一息。夏天被蚊虫叮咬,甚至还有猫狗咬的,惨不忍睹。”
    
    独特“小木屋”静候小生命
    
    “如果你真的不想要他,请送来这里。请尊重这是一条生命。”朱洪郑重地说,“我们鄙视丢弃孩子的父母,但却不能忽视被丢弃孩子的生命。”就在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大门外东侧的花坛上,一座小屋缩在角落里。整体来看,外表有些卡通,就像白雪公主童话里的小木屋,红色的屋顶,浅黄色的屋身。底部悬空搁在几块石头上,这是为了今后的搬迁,可以直接移走。
    
    小屋只有一个单开门,一扇小窗户。透过窗户往里面看,里面目前还是空荡荡的。朱洪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别看屋子很小,但是却很结实,钢架结构,墙板采用的是特殊材料,金属铝板加隔温层,不仅防火,还能隔热保温,最关键的是没有油漆,很环保。“我们正在置办一些设施,除了安装好空调、排气扇、夜灯外,还将配一个能给婴儿提供适宜温度、湿度和氧气的保温箱,一张婴儿小床和被褥等。”朱洪透露,小屋里面还会布置得很温馨,比如贴上卡通画,放上一次性尿布、奶粉等。他们打算向社会征集一款LOGO,用作“婴儿安全岛”的标志,让人知道这个小屋是做什么的,还会在下面写上安全岛的使用说明。因为福利院身处小巷子里,他们还将在通往巷子的路口处设置醒目的路标指示牌,指示着“岛”的位置。
    
    屋内没有监控,有延时报警器
    
    现在还很难说,这座“小岛”对那些孩子来说意味着什么。也许是一点幸运—至少,他们不会被丢到水泥地、厕所或者是公园草丛里。南京最寒冷的冬季还未到来,雪还没下。岛内32℃左右的保温箱,对于那些早产儿或者患有重大疾病的孩子来说,将起到非常好的保护作用。保温箱上会贴上标签,方便了解如何开启这个保温箱。有人曾好奇,如果小屋里装个摄像头,那么将能抓住抛弃自己孩子的无良父母。“在这里,我可以承诺,小屋里没有安装任何监控设备。不披露姓名,保守秘密等,会让父母主动把孩子送到这个安全岛,并拯救孩子的生命。”朱洪介绍说,延时报警器能为婴儿遗弃者提供足够的时间。孩子被放在“岛”内后,临走前,只要按下报警器,5-10分钟后,值班人员听到铃声会到此查看,发现婴儿会将其抱到院里去,接下来做好接收、体检、户籍登记和抚育工作。如果病情严重的,将及时送到定点医院救治。
    
    观点
    
    PK
    
    “婴儿安全岛”引发争议
    
    就是这间小屋,近日引起了社会的热议。有人认为,福利院设置专门接收弃婴的设施,会变相纵容弃婴这种违法行为,甚至可能导致弃婴数量的增加。但也有人认为,对弃婴的关爱,绝对不等同于对弃婴行为的容忍。
    
    反方:
    
    会间接助长弃婴行为
    
    南京的“婴儿安全岛”刚刚搭建好,随之而来的是争议。南京市民王大妈说,最近她也看了这个新闻,心里不知道是悲还是喜,“本来扔孩子是偷偷摸摸地扔,现在有一种感觉好像是政府在鼓励,你要是不想要孩子了,就送到那里去。”
    
    同样,市民丁先生也认为,既然法律已经规定了遗弃婴儿是非法行为,政府相关部门应该对此严加防范,坚决打击。而现在,公开设立弃婴的接收设施,等着遗弃孩子的父母来这里,是对他们这种行为的纵容和鼓励。甚至可能会诱导一些困难家庭放弃子女。“我觉得,这个婴儿安全岛,只是在遗弃发生后的一个补救措施,治标不治本,并不能解决弃婴问题。”
    
    有网友认为,弃婴是违法行为,设置专门接收弃婴的设施,“鼓励了不负责任的人做不负责任的事”,会变相纵容弃婴行为。 “@ 鑫特曼求好运”甚至还建议:“应该安摄像头,还是那种能拍到正脸的,并把视频资料留存下来。以后孩子长大了也能有机会看一眼。”
    
    正方:
    
    尊重生命,先拯救弃婴
    
    自现代快报第一时间报道“婴儿安全岛”在南京亮相的消息后,在微博上,大多数网友都表示赞同,给了弃婴一个温暖的场所,一个生存的机会。“@白明”说:“南京终于设立了‘安全岛’,让我心里温暖了好久。”“@陈小鹅不愿让你一个人”认为这是个很好的行为,的确让人无奈,但是政府做到了他该做的事情,这不是鼓励,是最大限度地减少孩子的伤害。“弃婴行为的确令人发指,但是在指责丢弃亲生骨肉的父母之前,保护婴儿的生命应当是我们首先要关注的。这就是弃婴岛的意义。”
    
    “不会说多一个‘安全岛’,不良父母就增加了。”南京市民王女士认为,如果说设立安全岛是变相鼓励弃婴,那么设立儿童福利院不也是变相鼓励弃婴吗?有些人不去谴责遗弃婴儿的父母,却来指责救助机构,不是本末倒置嘛!
    
    石家庄案例:弃婴存活率提高了
    
    朱洪认为,大家对“婴儿安全岛”的关注,体现了人们对生命的尊重。的确,遗弃是违法行为,但是,在某种特定条件下,遗弃成为不可避免的现实,按照法律规定对婴儿生命负有保护责任的不只有他的监护人,还包括我们这个社会。南京“婴儿安全岛”的建立,既是对“生命至上”,又是救助儿童方式的创新,“从以往公安机关送来弃婴我们被动接收,到现在主动为弃婴提供放置场所,接收弃婴的方式不重要,但如果采用这种方式,能让孩子尽可能活下来。”
    
    国内也早有先例,2011年6月1日,河北省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设立了我国第一个弃婴安全保护设施,并命名为“婴儿安全岛”,当年弃婴的存活率提高了20%。据报道,没有设立安全岛之前,接收的婴儿成活率为40%,如今提高到了60%以上。
    
    社会保障好了,弃婴才会越来越少
    
    有不少人质疑,会不会助长弃婴现象?数据说话,2011年6月至11月,石家庄市社会福利院的安全岛接收婴儿21名,但该院在全市范围内接收的弃婴是75个,低于2010年同期的83个和2009年同期的105个。“弃婴总数没有增长,只是集中到一起了,放在福利院门口的多了,这说明孩子的救助质量提高了。”朱洪表示,人都是有感情的,为人父母,抛弃嗷嗷待哺的婴儿,背后肯定是有原因的,比如未婚先孕、非婚生育,也有超计划生育,还有的因为伤残被抛弃,有的因为贫困而抛弃,既有经济原因,也有道德原因。不过,总体说来,最近这两年,情况好多了,弃婴的数字是在逐年下降的,现在每年就200名左右。而以前每年都能收到三四百名孩子,“记得有一年,我出去开个会,回来发现,院里一天收了五六个孩子。”如今,南京的弃婴数量减少了一半,最明显的是,唇腭裂和先天性心脏病明显减少。但是,脑瘫、智障,还有先天愚型,这些病会跟着这些孩子们终身,负担着实不轻。”朱洪呼吁,希望社会保障能跟上,比如大病治疗或者是社会救助政策的完善,这样,弃婴才会越来越少。
    
    下一步南京考虑进医院试点
    
    “婴儿安全岛”的设立在南京是一个新的探索和创新的项目,一是确保被遗弃的婴儿能够得到及时救治,提高存活率,二是能将弃婴纳入政府制度性、规范性保障范畴,确保健康成长。在试点的基础上,如果安全岛确实达到了保护弃婴的效果,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将考虑在医院、流动人口聚居地等也建起这样的安全岛,更大程度地保护弃婴的生命权。不过,具体会选在哪家医院还没有确定,也暂无时间表。
    
    天越来越冷了,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门口的“婴儿安全岛”,将为被遗弃的孩子提供一个生命重启的中转站。然后,对于这些幼小的生命而言,再温暖的小屋和暖箱,也比不上父母的怀抱,只有家庭,才是让孩子真正幸福的安全岛。
    
    专家说法
    
    设立“安全岛”是社会的进步
    
    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了南京大学河仁社会慈善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陈友华,他认为,加强对“弃婴”的紧急救助与保护应放在第一位。
    
    “弃婴”行为在任何国家都是明令禁止的,也会受到全社会的谴责。但因各种原因,“弃婴”似乎是一个难以避免的现象,在世界各国或多或少地存在。因此,加强对“弃婴”的紧急救助与保护成为各国政府与社会的普遍行为。比如,美国50个州都实施有“安全港法案”,匈牙利、德国、比利时、瑞士、荷兰、日本、韩国等国也都设立了弃婴保护舱。
    
    尽管我国对此问题也给予了必要的关注,并对“弃婴”实施救助,但客观地讲,受制于“收养法”“计划生育”等制度限制,社会保障与社会福利制度不完善,社会道德滑坡以及对生命珍视程度不够等,导致现实生活中“弃婴”现象仍不断发生,政府与社会在对“弃婴”的紧急救助与保护方面还存在着许多明显的缺陷与不足。
    
    鉴于“弃婴”与对儿童伤害事件频出所造成的恶劣社会影响,以及所形成的强大社会舆论压力,迫使政府不得不站出来承担对“弃婴”的紧急救助与保护责任,这既是政府基本责任的回归,也是中国文明进步的具体表现。南京的“婴儿安全岛”实际上就是政府对“弃婴”所采取的紧急救援措施之一。应该说,这一做法还是应该值得充分肯定的。但不管是“弃婴岛”还是“婴儿安全岛”的说法,还需要进一步斟酌。陈友华建议使用“儿童庇护中心”可能更好。此外,“弃婴岛”预想的救助方法是否最好,不仅需要讨论,而且需要实践检验。至于网络上流传的建“安全岛”有纵容弃婴行为的发生,陈友华认为,设立“安全岛”本身就是对弃婴生存权、健康权与发展权等的尊重与保护。人是有感情、理性的动物,不是万般无奈,不会丢弃自己的孩子。福利院作为政府部门采取安全保障措施,说明社会在关注这些特殊人群,这是社会的进步。
    
    链接
    
    南京弃婴新闻事件回顾
    
    1.2013年1月,南京寒冷冬夜,市民街头发现弃婴
    
    晚上10点钟,四平路广场花坛旁有市民发现一个包裹和一个塑料袋,走近一看,原来是名弃婴,仅三四个月大。当时气温零下五六摄氏度,孩子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110民警也没有找到有关孩子身世的信息,过路市民纷纷伸出温暖之手救助。
    
    2.2013年6月,南京集庆门城墙下发现4个月大弃婴
    
    清晨,遛狗的陈师傅在集庆门城墙下发现一名裹着红色毛毯的弃婴。报警后,110、120迅速到场,经过检查男婴大约四个月,十分遗憾的是,男婴已经死亡。
    
    3.2013年9月,散步市民听到凄惨哭声,竟是有人弃婴草丛
    
    晚上9点,在南京城北唐山路167号,有市民拨打110报警,在一草丛中发现一个弃婴,男孩,8个月左右。
    
    4.2013年11月,玄武湖附近一刚出生弃婴活活被冻死
    
    玄武湖公园假山后面晨练的市民发现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被遗弃,被活活冻死了,随后赶紧报了警。 (博讯 boxun.com)
12286914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南: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
·福建规定宗教活动场所不得私自收留弃婴
·袁厉害谈禁个人收养弃婴文件称不能见死不救
·中国严禁任何机构和个人私自收留弃婴
·七部门联合通知:严禁任何机构个人私自收留弃婴
·下水道弃婴:生母找到称分手男友不认子 (图)
·“下水道弃婴”令中国人愤怒 (图)
·派出所所长30年“捡了”28个弃婴 (图)
·广西弃婴仍处重症监护状态或问责其父母
·北京弃婴遭强制转院去世续:医院否认无呼吸机 (图)
·中关村弃婴死亡事件:医院称视病情故未用呼吸机
·湖北十堰公布儿童福利院弃婴死亡名单(图)
·湖北否认七名弃婴冻死网民促调查
·湖北十堰被冻死7名儿童,被指均是弃婴
·河北农民14年收养12名弃婴 曾被指给政府抹黑
·河北农民[给政府抹黑]14年收养12名弃婴
·港媒访袁厉害:不愿送弃婴去福利院有因由
·袁厉害家弃婴,无一个获孤儿相关救济金
·组图:兰考弃婴收养人袁厉害精神近崩溃
·计生国策下建弃婴安全岛只能是立牌坊
·--6月21,郑州1女弃婴,满脸爬蚂蚁/杨支柱
·独家评论:90后中国震撼:少女妈妈弃婴/巩胜利
·批量收购弃婴:国人的无耻让我汗颜无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