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社保局成诉讼大户 局长应诉前读工伤保险条例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26日 转载)
    
    来源:南方都市报
    

      热闻快读:11月22日上午9点,东莞市社保局局长梁冰坐在第一法院被告席上,应诉一宗工伤认定纠纷案。作为行政诉讼“大户”,市社保局每年都要成为被告上百次,但这却是局长梁冰首次出庭。为了这次应诉,梁冰再次认真看了一遍《工伤保险条例》,并通知全市33个社保分局局长到庭旁听。如此“高规格”的庭审,被市第一法院院长、此案审判长陈斯评价为“以前从未有过”、“对东莞推进依法行政工作有里程碑意义”。
    
      东莞法院数据显示,过去四年全市约900宗行政案件中,作为被告的行政机关由“一把手”出庭的只有3宗。上个月25日,东莞市政府办公室发文,严格规定行政案件的“一把手”出庭应诉制度,希望一改过去“民告官不见官”的情况,也期待通过机关“一把手”对案件庭审的重视,进一步促进全市依法行政良性循环。
    
      局长问了证人三个问题
    
      22日上午9时,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东城法庭最大的审判庭座无虚席,旁听人员中还有很多人不得不站在后面。第一法院院长陈斯担任此案审判长。根据庭审内容,黄江一公司司机徐先生在去年7月25日为公司送货去广州途中,发生车祸受伤。今年5月22日,徐向市社保局提交《工伤认定申请表》请求认定工伤。社保局调查后认定徐先生所受伤害属工伤。该公司要承担相关的赔偿责任。不过该公司对这份工伤认定不服,随后将市社保局及徐先生一并告上法庭,诉请撤回工伤认定。
    
      原告公司代理律师庭上介绍,涉案的徐先生在去年6月2日辞职并获批,但暂时没离去。公司负责人出于老乡之情让徐还暂住在公司,偶尔替公司有偿送货,出车祸时徐已不是公司员工。
    
      社保局辩称,徐先生虽然提交了辞职申请,但何时批准的公司方没有书面证据,而车祸发生时徐先生驾驶的是公司的车,公司还发了2012年六七月两个月的工资给徐。所以徐先生主张的和公司还有劳动关系并无不当。社保局认定的工伤适用法律正确,内容适当。
    
      一个多小时的庭审中,梁冰只是开头陈述了材料,其间问了证人三个简单的问题,其他庭审全部由旁边的代理律师参与发言。但整个过程中,梁冰全神贯注,不时针对书记员的实时庭审记录内容与律师低声商谈。
    
      庭审结束后,法庭表示将择期宣判该案。
    
      60多名基层干部到庭旁听
    
      22日庭审现场,全市33个镇街社保分局局长悉数现身旁听。一名镇街社保分局的负责人在现场旁听时感慨,“那个司机(工伤职工)很惨,脚歪了,现在还没有进行伤残评级,但他以后都不能开车了。”
    
      该负责人告诉记者,有些企业在社保部门去查的时候就给员工买社保,不查就不买,出了工伤事故后,又不愿承担责任,所以就在工伤认定时扯皮。“来参加这个庭审对于我们来说,也是一次教育。以后要更加注重依法行政的手续,避免扯皮的情况发生。”
    
      此外,22日计划在市党校参加依法行政培训的29名全市各基层干部也被组织到庭旁听。其中石碣镇经信局副局长胡如表示,“此次行政首长出来应诉,表明了一个负责任的态度,敢于担当,接受社会监督,不是有问题就逃避,这样有利于法律的推广和执行。这也要求行政首长要懂法、学法、依法行政,推动整个部门、整个系统依法办事”。
    
      审判长陈斯从专业角度分析,22日庭审的案子其实比较普通。但社保局局长出庭应诉确实是第一次。“这次开庭形式比内容重要得多,‘一把手’出庭在东莞极少,这次庭审就有标杆意义,对推进东莞依法行政工作有里程碑意义”。
    
      新闻背景
    
      为改变“民告官、不见官”怪现象,切实加强行政机关依法行政。上月底,市政府发文《关于加强全市行政机关行政首长出庭应诉工作的通知》要求:本机关当年发生的第一宗行政诉讼案件;案件复杂、可能对本机关行政执法活动产生重大影响的案件;在本市范围内有重大影响、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群体性案件;法院建议行政首长出庭应诉的案件;行政机关首长认为需要出庭应诉的其他案件等五种类型的“民告官”案件,作为被告的行政机关,首长必须出庭应诉。
    
      市政府还将行政首长出庭情况列入依法行政考核项目;东莞法院和市法制局建立台账记录行政首长出庭应诉情况,并将数据通报市政府,该应诉不应诉的机关“一把手”,将受批评甚至追责。
    
      [解读]
    
      法院“间接纠错”比率高于直接纠错
    
      根据近年东莞审结的行政案件,直接判行政机关胜诉的达到七成以上(不计经调解原告撤诉案件)。说明东莞行政机关基本上能够依法行政,能够发挥其管理社会、服务社会的职责。其中政府、财政局、交通局、质监局等部门目前的被诉行政行为维持率均为100%(即行政机关胜诉)。
    
      法院对行政案件的另一种处理结果是“间接纠错”:即群众起诉后,行政机关主动纠正行政行为,并与原告达成庭外和解,撤诉结案。2011年全市行政诉讼案间接纠错数50宗,占总案数的12.89%;2012年是108宗,占总案数23.95%;2013年1至9月为54宗,占总案数的20.93%。
    
      针对东莞“民告官”案件,法院在依法居中的立场上,力求寻找双方庭外和解的双赢局面,因此法院“间接纠错”比率高于直接纠错(判行政机关败诉)比率。越来越多的行政机关也愿意积极配合法院协调和解工作,主动撤销具体行政行为,也能反映出行政机关坚持实事求是的执法理念。
    
      针对行政机关个别确实违法且又无法和解的行政行为,法院会直接判行政机关败诉(直接纠错),行政行为予以撤销。其中2011年,东莞行政机关败诉案件有13宗,2012年有22宗,2013年1月至9月份有13宗。
    
      “官方败诉三成 比例较低”
    
      因为管辖范围原因,此前东莞行政诉讼案件中,有95%以上由市第一法院审理,院长陈斯对此类案件非常了解。他表示东莞“民告官”案件中,有三成是“官方”败诉直接纠错,或经调解纠正行政行为达到庭外和解。
    
      陈斯分析称,东莞以往案例中,行政机关败诉原因既有做出具体行政行为的程序错误,也有一些是事实认定错误。“行政机关败诉三成案件,这一比例相对来说还是比较低的。因为东莞处在社会转型期,行政机关执法不规范现象还有不少。”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表示,目前全国的行政诉讼案件中,官方败诉案约占案件总数三成,东莞的情况与全国持平。但全国都存在一种情况,就是行政案件中,“官方”败诉的案件也大多是找出程序的不合法。“法院或被告能在程序上找出问题的,就不愿在事实认定上找问题了,这样法院承受的压力也会小很多。”在何兵看来,相对于行政机关执法过程中事实认定上的错误,执法程序错误更容易被败诉的行政机关接受。
    
      [对话]
    
      社保局局长梁冰:通过庭审反思工作合不合程序
    
      目前全国的行政诉讼案件中,官方败诉案约占案件总数三成,东莞的情况与全国持平。但全国都存在一种情况,就是行政案件中,“官方”败诉的案件也大多是找出程序的不合法。法院或被告能在程序上找出问题的,就不愿在事实认定上找问题,这样法院承受的压力也会小很多。相对于行政机关执法过程中事实认定上的错误,执法程序错误更容易被败诉的行政机关接受。———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何兵
    
      记者:作为市社保局“一把手”,这次出庭有何感想?
    
      梁冰:我们也有行政首长出过庭,但是“一把手”出庭是第一次。这也是我第一次出庭,我觉得这是一个学习的机会。我们以前对程序的合法性理解不够,这次出庭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帮助。以前我们执法注重的是结果,没有注重程序,现在深切体会到程序合不合法也是很重要的一环。通过庭审我们也可以反思整个流程,反思具体工作人员在操办案件当中,具体做法合不合程序。
    
      记者:据东莞两级法院统计数据,劳动和社会保障类型行政案件数量居首,社保局成为被告大户,你如何看待?
    
      梁冰:东莞社保每年是有几百宗案件,但你要看它的总量,东莞社保工伤认定一年大概是5万多宗,引发行政案件是300多宗,占0 .7%左右,比例并不是很大,但因为工伤认定案总量大,行政案件自然也就多了。社保行政案件多,背后有几个原因。东莞是制造业城市,有不少是密集型劳动企业,工伤事故高发;另外,现在的职工法律素养、维权意识越来越高,知道通过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第三,我们也有自身原因,今后在具体工作当中确实要注意对整个工伤事故认定的恰当处理和对工伤事故的预防宣传工作。
    
      “出庭前又看了《工伤保险条例》”
    
      记者:要求行政首长出庭,压力会不会挺大?
    
      梁冰:应该说是一种压力,更是一种动力。它会使我们记住为群众服务的意识,更好地依法行政。
    
      记者:您这次出庭应诉是不是和之前市长袁宝成公开督促有关?
    
      梁冰:袁宝成市长之前在会上公开号召我们行政首长要带头,我们觉得这是好事,特别是对促进东莞依法行政,我们就以实际行动来响应市委市政府的号召。
    
      记者:出庭之前,你做了什么准备?
    
      梁冰:我又认真看了一遍《工伤保险条例》,也与律师交换了意见,我们要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尊重法律的审判。
    
      “分局局长以后也要出庭应诉”
    
      记者:33个分局局长现场旁听是出于什么考虑?
    
      梁冰:我们社保的工作量非常大,每个分局承担的任务也很重,要求他们出庭旁听,实际上也有助于增强他们的服务意识,在整个系统形成依法办事的氛围。以后每个分局长在他们所辖地区出现这样的案例,他们也应该出庭应诉,我是起带头作用。
    
      记者:社保局对于这个行政首长应诉制度会规范化起来吗?什么样的案件会出庭?
    
      梁冰:社保局的案件总量比较多,每一个案件都出庭,实事求是地说,那是做不到的。但是对于争议比较大和影响比较大的,我们争取做到出庭。
    
      记者:你觉得在这个案件中社保局依法行政做得够不够?
    
      梁冰:在这个案件当中,我们自己认为是按照程序来做的,我们也是遵照法律的规定做足了功课。我们觉得有把握,但最后要看法庭的判决。 (博讯 boxun.com)
01919318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工伤保险条例》的情与法冲突 (图)
·广州律师递材料时猝死法院 律所拒绝承认工伤
·浙江首例H7N9死者妻子为丈夫申请工伤遭拒绝
·南京:男子受工伤对赔偿不满 身揣遗书地铁站自焚
·保安队长与人争执突然发病身亡 公司不服工伤认定
·“学生实习受伤不属工伤”引热议
·因工伤残北京上访 回来即被非法拘禁
·调研报告称近九成受伤工人遭遇“工伤拒赔”
·上海:外来从业者工伤待遇将与沪籍人员等同
·富士康工程师工伤瘫痪家属索偿
·国家队:坠亡因其私练高难度 无编制不能算工伤 (图)
·山西吕梁李三虎工伤未获赔偿而上访 (图)
·环卫劳模在岗突发脑溢血无钱治疗 单位:没死不能算工伤 (图)
·山西吕梁李三虎:工伤无法获得赔偿 (图)
·云南工伤保险新条例实施:单位食堂中毒算工伤
·哈尔滨环卫临时工纳入工伤保险
·打工妹第六指赶工受伤 工厂称多余指头不算工伤 (图)
·环卫工遇车祸定为工伤 市政甩包袱称其系临时工
·公务员竞聘后意外摔死 家属以工伤索赔80万元
·组图:广西李敬兰控诉柳州铁路局迫害工伤残职工 (图)
·山西省信访局长梁雨润贪污访民翟海贵工伤赔偿款72万元 (图)
·工伤不治 企业无良 官员昏庸 (图)
·因工伤、房屋而上访/南昌邹发根
·中石化很有钱 但工伤致残者的无助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二次上诉代理词/张志强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四审代理词
·请市民政局归还于佃荣工伤认定书/于佃荣 (图)
·毛文超为福州灯泡厂“工伤四个假”挂毛像上访25年 (图)
·于佃荣工伤赔偿案第四次开庭通知书(图)
·为单位交党费车祸致残 瘫痪十九年未定工伤
·中国工商银行迫害工伤干部/叶正平
·17岁少女工伤失右臂 未成年人伤残赔偿遭遇困境
·辽沈工伤车祸残疾人团结会青田:给“第四个代表”先生的公开感谢信
·辽沈工伤车祸残疾人团结会:请告诉我们该怎么说和做
·劳工维权说明书——如何正确的争取工伤赔偿权益
·男子单位聚会醉酒生命垂危 律师:应算工伤
·农民工伤病应由政府倒置举证并代偿/钟茂初
·工伤职业病救济机制亟须改革
·关于地震中受伤人员的工伤问题/王明
·李振忠:高官过半因工伤致 使前列腺增生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