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红会回应小伙病危欲捐献遗体:人手紧不上门服务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15日 转载)
    来源:京华时报
    
    
红会回应小伙病危欲捐献遗体:人手紧不上门服务

    
    武汉红十字会遗体捐献管理中心主任骆钢强探望张琪。《楚天金报》供图
    22岁湖北枣阳小伙张琪突患白血病,病危之际致电武汉市红十字会(以下简称红会)捐献遗体,却被告知不提供上门服务,引发广泛关注。昨日,武汉市红十字会表示,待张琪与父母商量后,将全力配合其进行遗体捐赠,让他的爱心得到传递。同时,武汉市红十字会还表示,为方便特殊人群办理遗体捐赠,将考虑开通网上申请等方式。
    网友遭遇
    
    小伙病危欲“遗体捐献”
    
    12日,有网友“小风”在微博中称自己欲捐献遗体回报社会,却在红会遭冷遇。
    
    当天上午,记者在武汉市中心医院找到了网友“小风”。走进病房,一个脸色苍白、戴着口罩、左手打着点滴的男孩映入眼帘。小风的真名叫张琪,来自枣阳,22岁,是神龙汽车襄阳工厂的工人。2012年6月,他被查出患上了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后因病情严重被送到武汉治疗。
    
    去年11月,张琪用姐姐捐献的骨髓,进行了第一次骨髓移植手术。没想到,移植骨髓后基因发生突变,他的白血病再次复发。今年10月中旬,张琪病情加重,也就在这时,他萌生了捐献遗体的想法:“生病期间,很多热心人都帮过我,我也想回报社会。”
    红会表示不上门服务
    
    11月11日下午2时,在与两个姐姐商量后,张琪拨通了武汉市红十字会的电话,咨询捐赠遗体一事。在电话里,他详细说明了自己的病情,表示肯定无法亲自领取捐献表。随后询问能否提供上门登记服务。“最让我寒心的是,接线员当时说了一句‘不好意思,我们也帮不了你,不提供上门服务”,张琪无奈地说,“我沉默了一阵,然后询问能否亲属代领,对方表示可以。”记者在他的手机上看到通话记录,拨打号码是027-82812604。
    
    当天下午,张琪还是坚持让姐姐去红十字会帮自己代领了捐献表,但他的心却深深受伤了。左思右想,他还是决定将自己的经历通过微博发出去,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捐赠。
    
    12日清晨6时54分,“小风”在微博中写道:“昨天下午和红十字会谈遗体捐献的事情,我说我病情危重,不能亲自过去填表,他们的回答也很干脆,要不自己来填表,要不就不捐了,不提供上门服务。我只是想在我不治的情况下为社会再做出一点贡献……”这条微博迅速引发大量网友的关注。
    
    □红会回应
    
    人员紧张无法上门服务
    
    随后,记者查阅了《武汉市遗体捐献条例》,其中第9条明确规定:捐献人可以自己到登记机构办理遗体捐献手续,也可以要求登记机构上门办理。那么,为何红会拒绝了张琪上门服务的要求?
    12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武汉市江岸区胜利街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办公所在地。对于张琪的情况,专职副会长陈耘解释道,当日的接线员小张并非红会的正式员工,而是红会招募的志愿者,专门负责接听电话,接受市民的咨询。但据小张回忆,当日张琪来电时,她确实说过“不提供上门服务”。但她摇头否认了“帮不上忙”的说法,并称每个来电咨询的人,她都会介绍红会无法提供上门服务,如情况特殊,直系亲属可以前来办理或者红会将相关表格邮寄给捐献人。
    
    虽然规定捐献人可以要求登记机构上门办理,但目前红会人员紧张,确实无法提供上门服务。陈耘介绍,武汉市红十字会是湖北省内唯一一家可以接受遗体捐献的机构,但实际的工作人员只有14人,而办理捐献的工作人员仅有一人。所以,红会不得不招募志愿者,帮忙接听电话,接受咨询等。而且,今年咨询遗体捐献的人员达到7000人次,办理登记有1000人,红会人员配置有限,确实无法提供上门服务。
    □专家呼吁
    应设捐献绿色通道
    据业内人士介绍,除了张琪这类病危卧床的病人外,目前我国考虑遗体捐献的志愿者仍以老年人居多。为办手续,许多老人不得不来回跑很多趟,身体吃不消,导致一些原本有捐赠意愿的人打消了念头。很多捐赠者以及亲属都呼吁,红会能否考虑设立绿色通道或者采取其他方式,改变目前办理遗体捐献的繁杂手续。
    
    据了解,北京等地的红十字会,遗体捐赠有望开通网上申请,简化程序,方便市民捐赠遗体。对于一些行动确实不便的捐赠者,也可以提供上门填表等服务。
    武汉大学社会学教授尚重生认为,捐献者如若不能亲自去红十字会填表,红十字会应该协助捐献者共同完成遗体的捐赠,而不是以“不提供上门服务”为由,拒绝或者是让捐献者感到“捐赠难”。
    尚教授称,这种尴尬现象的出现,主要还是由于红十字会受理捐赠遗体的操作流程过分机械化,缺乏人性化,红十字会应为病重患者和情况特殊者开启绿色通道,设立专门的上门服务机构,邀请第三方公证,在双方协商下完成遗体捐赠,实现捐赠者服务社会的理想。
    最新进展
    
    红会全力配合进行遗体捐献
    “我们工作不细致,让张琪的爱心受到了挫伤!”12日下午,陈耘特意安排遗体捐献管理中心主任骆钢强前往医院探望。
    
    12日下午4时,记者随同骆主任来到病房。在病床前,骆主任向张琪详细介绍了遗体捐赠的具体流程,并解释了红会无法提供上门服务的原因。骆主任还称,希望这个事件不会影响张琪的捐献。
    张琪肯定地说,红会的具体困难,他表示能够理解。当时自己是抱着回报社会的想法,打了电话捐献遗体。虽然对方的回复确实让他有些难过,但不会改变自己想要捐献遗体的初衷,只希望捐赠流程和手续能更人性化。
    
    对于网友的质疑,武汉市红十字会专职副会长陈耘昨日表示,很感谢大家对红会工作的关心和建议,但目前尚不具备设立绿色通道的条件。他介绍,为了方便市民办理遗体捐赠,从2004年开始,武汉市红十字会在武汉市15个社区设立了红十字服务站,为社区居民提供救助服务。武汉市民可以就近到社区的遗体捐赠登记接收站领取、填写表格。同时,陈会长还表示,待张琪与父母商量并填表后,将全力配合其进行遗体捐赠,让他的爱心得到传递。
    陈会长表示,武汉市红会将考虑开通网上申请等方式办理遗体捐献。
    关注北京
    
    住院潜在器官捐献者
    红会派员赴医院办理
    
    13日,北京市红十字会器官捐献处的高处长在接受京华时报记者采访时介绍,器官捐献管理是卫生计划委员会委托红十字会进行的。但由于人手不够,目前全国只有天津红十字会成立了器官捐献管理中心。
    
    高处长介绍说,如果北京市民有器官捐献意愿,需带上身份证到北京市红十字会登记,并填写《人体器官捐献登记表》(后简称登记表)。未成年的捐献者捐献器官必须经父母同意并代为填写《登记表》。该表需要志愿者直系亲属(父母、配偶、成年子女、监护人)同意签字。《登记表》填写完整后由捐献者本人或委托他人交到当地红十字会,携带捐献者本人的身份证原件,并经公证处公证。该表一式两份,红十字会审核后盖章,一份存档,一份交给本人或委托人自行保管。
    高处长强调,潜在器官捐献者和志愿者并不一样,例如有些人患上绝症住在医院,不方便本人去红十字会登记但有捐献意向。对于这样的潜在器官捐献者,高处长表示,他们会派出协调员到医院进行相关手续的办理。
    目前很多捐赠者以及亲属都呼吁,红会能否开设网上途径代替繁杂手续。对此,高处长表示,北京市红十字会有可能在明年春节前后开通器官捐赠网上申请,简化程序,方便市民捐赠器官。 (博讯 boxun.com)
22286508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济南一红会募款箱内塞满发票 1年募得六七十元 (图)
·北京红会救护车未如约抵达致一家5口死亡 遭索赔443万
·红会公开玉树地震捐赠 李连杰捐930元?
·赵白鸽:中国红会是目前最规范社会组织之一
·赵白鸽:媒体若不全面发挥监督作用 红会作用将受减损
·赵白鸽:红会是枢纽组织 希望与更多社会组织良好合作
·赵白鸽:芦山地震红会募捐款物超过全国总额三分之一
·红会系统再曝丑闻 以分配捐献器官资源勒索医院捐款 (图)
·广东红会否认“要求医院捐款以换取器官捐献资源”
·多地红会被指逼医院捐款换器官捐献资源 (图)
·内幕惊人 党媒“追杀”郭美美盯上红会 (图)
·红会至今未诉郭美美侵权 诉讼时效即将到期
·红会常务副会长再回应郭美美事件:没必要多讲 (图)
·红会社监委:现有机制下查不了“美美”们
·媒体人爆红会黑幕,收到“杀全家”威胁
·社监委要求委员不再与红会有利益关系
·媒体人爆红会黑幕 收到“杀全家”威胁
·社监委与红会撇清利益关系 重查郭美美仅两票支持
·红会社监委将督促红会重查“郭美美事件”
·社监委成员:红会所遭责难大部分经查系造谣
·西诺新唱:信誉破产获万余滚字,郭美美演绎《红会飞》/视频
·红会改革应完整体现“决策民主”
·“义工审计”是红会的脱困良机
·处理红会“天价饭”事件不能如此轻描淡写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