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强拆掠奪市民私家房地產的典型案例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12日 转载)
    
     〇 張 英 (中國之春通訊社)
    
     兹就中國上海市,一起强拆掠奪市民私家房地產的典型案例,報道述評以下,以期大家關注,弘揚國法,伸張正義。
    
     【八十多年的公民合法的私有房地產】
    
     上海市市中心塘沽路862號,屬閘北區最佳的A級地區。這幢中西式舊里私房,坐北朝南,由蘇州震澤望族、書香門第的李鴻章外孫女凌鋆素出資,上世紀三十年代營造,購置宅基地面積367平方米,上下两層建築面積574平方米,私人宅第自用,至今已八十多年。凌府從不分家,產權由凌老太的兒子凌仁丶凌智和女兒凌賢共同繼承。凌仁、凌賢兄妹先後去世後,私家房地產的所有權,除包括健在的九十高齡凌智外,歸屬他們的兒女分享。
    
    
上海强拆掠奪市民私家房地產的典型案例

    
    
     凌老太1991年一百歲逝世。生前信奉道教,樂善好施。四十年代,她把私宅底層,無償借給「道德學會」使用,分文不取。五十年代,又被里委强行「借用」。由于凌仁教授的岳父,曾是國民政府駐法大使、昆明市長,他本人一九五七被錯劃「右派」,這幢私宅底層被塘沽路地段醫院(前身「山西路地段醫院」),霸佔了五十多年。
    
     凌府家風,急公好義,助人為樂,一貫公益。八十年代初至今,三十年來,挪出樓上客廰和厢房,無償提供西南聯合大學上海校友會、北京大學上海校友會、南開大學上海校友會、吳江大學校友會、聖約翰大學校友會和東湖大學上海校友會的會址,30年前還是上海第一所民間大學聯合進修學院的校長室。凌智先生在兄長凌仁(西南聯大上海校友會創會會長)仙逝後,當選北京大學上海校友會榮譽會長。
    
     當凌仁教授生前被糾正平反,當選閘北區政協委員,去上海師大古籍整理研究所後,1987年4月,官方才確認他申報登記私家房地產的全部所有權。但正式拖延到2012年7月5日,上海市閘北區人民政府《落實私房政䇿通知書》,在此[閘府私房落政(2012)字第75號]中,方宣稱「坐落閘北區塘沽路862號部份房屋[指底層],建築面積126平方米」,「自2012年6月30日起發還房屋產權」。
    
     雖然這是遲到的「正義」,晚了65年,但遲來總比没有的好,有正當性;雖然没有計入天井雨棚等,低估了建築面積而失完整,尤其竟隻字不提宅基地面積多達367平方米的產權也屬凌家私有,但畢竟肯定該屋底層產權歸屬屋主凌家了。凌家擁有其固有的私房上下两層,這是不爭之實。
    
     【温州炒房團勾結上海貪官欺詐屋主十年】
    
     二〇一三年三月二十八日,上海市塘沽路862號屋主凌家,突然收到閘北區房屋局八天前的所謂《房屋拆遷裁决書》,方知面臨自家居住私房將要被暴力强拆,私有的宅基土地也被搶佔,二代五口被「安置」到遠郊松江,飛來横禍。此份《裁决書》,主送「申請人」,温州炒房團「聖和聖置業有限公司」,又是官商勾結的鐵證!
    
     在該行政《裁决書》中,閘北區房管局宣稱十年前:「本局2003年10月30日核發的拆許字」文中,「被申請人未在規定期限内申請復估」。真是笑話奇談,滑天下之大稽。「申請人」温州炒房團「上海聖和聖公司」,勾結上海市閘北區房管局方面,瞒上欺下,瞒天過海,把「被申請人」屋主凌家蒙蔽在鼓裡,居然過了8年後的2011年10月,才告知「被申請人」,早已過了「申請復估」的「規定期限」,從而奸商勾搭官方的隂謀得逞,半年前發文就有了藉口:「被申請人未在規定期限内申請復估」!
    
     前两年,官府放出虛假信息:上海塘沽路862號,連同東邊的飴糖公司等,幾幢房子,因是上海代表性的建築文物,有保留的歷史價值,不拆了,首當其衝的凌家,松了口氣。如今忽聞閘北區房屋局非法下發《拆遷裁决書》,凌家為維護自身合法家產的權益,起訴到閘北區「人民法院」,依法請求公道。殊不知「秀才碰到兵(官),有理説不清」。官官相護,自然不直,無可奈何,這才上訴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
    
     【上海市中法庇護温州炒房團枉判强拆搶地】
    
     屋主凌家面臨被强拆搶地的㓕門之災,上訴上海市中級人民法院,原告吁請按照《憲法》,「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國家依照法律規定保護公民的私有財產權和繼承權」;「由于國家機關和國家工作人員侵犯公民權利而受到損失的人,有依照法律規定取得賠償的對價」,盼能提供法律救濟。
    
     憲法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是一切法律的母法。就是子法,從6年前正式生效的《物權法》,國務院最近頒佈的「以房養老」《條例》,都是反對公民私有的房地產受到非法侵犯的。原告凌家嗚寃叫屈,訴訟的案由要㸃:
    
     一、申請强拆搶佔上海市民私有房地產的温州炒房團「聖和聖」公司,該「申請人」和裁决其「拆遷」的上海市閘北區房管局,長達8年不讓「被申請人」私房主人知情,分明是官商勾結的欺詐行為。當受害的「被申請人」屋主得知後控訴對方違法亂紀,「聖和聖」公司還是「壞和壞」,也就是温州炒房團「壞人」和閘北區房管局「壞蛋」,官商勾搭抱團,沆瀣一氣,披著「合法」外衣,光天化日之下,單方面不管受害方反對,恣意妄為,巧取豪奪。究其實質,强盜行徑!
    
     二、具體剖析,荒唐透頂。斥其「强盜」,所言屬實。
    
     1、上海塘沽路862號,凌家私宅,建築面積574平方米,「壞和壞」方僅以人民幣140萬元,强行「收購」,形同打劫。當今特大城市的市中心房價飊昇,每平方米售十幾萬元甚至數十萬元的,屢見不鮮。而所謂「聖和聖」即「壞和壞」公司,竟以二千多元强購一平方米的私家房產,滑稽得很,荒誕不經。再説,人民幣早已大大眨值縮水,這㸃錢只能打發「叫化子」,或買「兒童玩具」。搶奪民房,一本萬利,利益集團,彈冠相慶。
    
     2、單方面要發配市中心的屋主「充軍」到遠郊松江。温州的上海炒房團「聖和聖」(上海當地市民稱其别名「壞和壞」)公司,在塘沽路862號屋主不知情、當然也冇同意下,自説自話,竟單方面「安置」人家遠去郊外的松江,以私代法,形同把市中心私房的屋主「充軍」。不是中央政府提倡「農村城鎮化」,而是市中心人口去貼近農村的郊縣化。凌家五戶被「安置」住那裡公寓的總面積,還不及原先私家獨居面積的一半,房價則與被强行「收購」的私家宅第相當,两者抵銷。也就是説,凌家非但没有拿到一分「拆遷費」,而且還要倒支「搬家費」、「裝修費」等等,受害窮人要替富商貪官埋單。官方要劫貧濟富,暴發户要孝敬貪官,郤叫平頭百姓「賠了房地產又賠錢」,情何以堪!
    
     3、搶奪霸佔私有宅基367平方米土地,分文不給!衆所週和,私有房屋,不是「空中樓閣」,是建築在地上的。此乃常識,毋庸置疑。
    
     據凌鋆素老太生前曾對筆者説,塘沽路三十年代在英租界,隔開海寧路、安慶路,就是中國地盤的天目路,上海北火車站,繁華熱閙。她選址在塘沽路上,購地造房,閙中取靜,但地皮特别昂貴,她化了平生大部份積蓄,用上百條「大黄魚」(黄金),才買下這塊地的,比造房子的費用多得多。我當然相信她記憶猶新,因為老人家92歲高齡,火眼金睛,看到我汗衫破了,還拿針線縫補呐。
    
     中共文革初期,獄中難友凌仁仁兄也説過,因為上輩和他兄妹,都是教書匠,没有一個是地主,也不是資本家,而私房借人分文不取,從未沾「剝削」两字,所以在「第一次掠奪」的1956年,私家房屋和宅基地產,也就没有被「公私合營」了,一直擁有房地產的所有權。如果他在天之靈有知,如今「第二次掠奪」波的風潮中,21世紀的一三年,凌家宅基土地竟被掠奪精光,也會惆悵,不勝感嘆:蒼天在上,世間為何如此不公!
    
     炒房,本來就是看中要造房的土地,才能萬丈高樓平地起。温州炒房團「壞和壞」公司,在閘北區房屋局的非法支撑下,居然不化一分錢,對上海塘沽路862號宅基土地「收購」,這般分文不付,坐收99倍暴利。這不是强盗明火執仗的搶劫,世界上還有甚麽叫强盜搶劫?
    
    
     但是,上海市中級法院的法盲法官,偏認為這種强拆搶地好,好得很。枉法下達黑《判决書》,鼓勵並限令温州炒房團上海「壞和壞」公司,在「15天之内」,對塘沽路862號凌家私房及其宅地,强拆搶地!
    
     【温州炒房團僱傭上海地痞流氓暴力强拆搶地】
    
     上海市高級法院法官既可集體嫖娼,上海市中級法院當然也可循私枉法。在法盲法官看來,甚麼《憲法》規定「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甚麽《憲法》規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財產不受侵犯」,「國家依照法律規定保護公民的私有財產權和繼承權」,如此等等,全是紙上談兵,都是謊話連篇,統統是成堆廢話!法院是共產黨開的,權大于法,俺是法官,代表法院,就是法律,爾奈我何!
    
     温州炒房團上海「聖和聖」公司,披著上海中法《判决書》包裝的「合法」外衣,化錢僱傭當地青年地痞流氓,扛着鐡鍬鎯頭等作䅁工具,最近到塘沽路862號,上門暴力强拆搶地。如果把90歲户主凌智老翁打死了,這是被「自殺」;倘若打不死,這叫户主對抗上海中法,按照「滋擾公共秩序」罪,扭送公安局,關押十天半月,直到私房拆光,宅基土地剷平。反正中共治下的黑社會,警匪一家。用心良苦,何其毒也。由于未到上海中法下達的「15天限期」令,暫且被好心人勸走。大限將至,不日「壞和壞」公司捲土重來,估計不鬧出人命,决不罷休。
    
     切莫以為我在危言聳聽,有先例可循。前些年吧,塘沽路862號對門一家,亦因私房被强拆,發生奪命慘案。凌智先生聞喊「救命」慘叫,急衝下樓出門,傾見那家哥哥躺倒地上,已被「壞和壞」公司叫的羣氓打死,凌先生吆喝「再打下去要死更多人」一刹那,受傷的弟弟才伺機逃命。閘北當局草菅人命,枉死了老百姓也就不了了之。「錢能通神」,温州炒房團自此更壯了賊膽。那時在閘北公安局「殺警英雄」楊佳,還没有到上海。
    
     【上海市政府要做「法治政府」請正確處理典型案例】
    
     綜上所述,眼下上海市閘北區塘沽路862號凌家,面臨被外埠炒房團,來對上海市民强拆搶地的危險,這是發生在上海灘的典型案例。
    
     上海市政府,11月6日新聞發佈會宣稱:要在五年内,上海力爭率先基本成法治政府。「使上海成為職能轉變力度最大,制度健全度、信息透明度、公衆參與度、行政規範度和人民满意度最高的行政區」。為此目標,上海市政府提出30項任務,並制定了一個任務分解清單,有分工圖和時間表。云云。
    
     但愿這是真話,不要又是假大空話。五年後才可能是「法治政府」,反證現在還不是法治政府。然而,現在開始可以也應當為上海市民辦點實事。譬如,糾正寃假錯案,不要製造新的冤假案,其中制止上海强拆掠奪市民私家房地產事件,就是一塊試金石。聽言觀行,拭目以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402231610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福建武夷山市武夷溪洲村因政府强拆祝井合一家三口人被毒死/视频 (图)
·武汉被强拆维权人程翠红、金冬贵等到住建部上访 (图)
·武汉被强拆户三中全会前一天公安部信访告地方公安局无作为 (图)
·一年前政府强拆清真寺 一年后他们撞天安门 (图)
·天安门爆炸案真相:清真寺被强拆而报复 (图)
·天安门袭击事件肇事者因清真寺被强拆而报复
·北姜家庄再发强拆血案:三人躺在平度市人民医院 (图)
·南京一街道办出动数十城管阻止强拆办公楼 (图)
·千人强拆民房 数十村民被打伤
·山东平度:全国22名律师直接向公安厅举报7.4强拆案件 (图)
·济南李红卫欲申请“反对暴力强拆”游行被警方非法带走
·广西南宁五塘镇沙坪村遭遇强拆 村民被打至骨折 (图)
·海南退休局长房屋半夜遭强拆,投诉无门 (图)
·海南退休官员房屋半夜遭强拆 警方介入调查 (图)
·湖南株洲一希望小学竣工1年被强拆 村民阻拦被打 (图)
·上海数十人抗议强拆和沈勇事件 浦东官方宣称尸检未见外力伤害
·广西防城港市暴力强拆 3村民被城管打成重伤
·武汉魏汉顺老人夫妇到市委求证被暴力强拆流落街头的伤害
·千警强拆遇顽抗村民 燃烧弹对抗橡胶子弹
·『中国控诉 』被强拆受害者在法拉盛街诉纪实2013年11月10日
·徐守盛为三中全会献礼 湖南被逼强拆户来联合国上访/视频 (图)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3年11月9日
·强拆宣言 丈夫依法信访、妻子无辜拘留/视频 (图)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3年11月8日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3年11月7日
·武汉北强拆户陈艳琳5日来北京,被截访的拦截武昌火车站 (图)
·合法房产被强拆,讨说法遭刑拘劳教/张宝珠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在法拉盛街诉纪实 2013年11月3日
·江苏南通市李宏泉房屋被强拆 (图)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3年10月30日
·武汉高新区北强拆老汉吴长维找李鸿忠省长 (图)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3年10月29日
·广西防城港城管暴力强拆致3人重伤 (图)
·武汉维权公民程翠红痛斥自己赖以生存的房屋被暴力强拆 (图)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3年10月23日
·广西钦州黄玉金等人祖房被强拆后的控诉 (图)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3年10月21日
·『中国控诉』被强拆受害者联合国控诉纪实 2013年10月17日上
·“学生军”说明强拆并未步入规范化轨道/刘孙恒 (图)
·强拆兴教寺错误阐述及解决出路/圣凯
·上海被强拆户朱金娣致全国两会全体代表一封公开信 (图)
·台北一桩强拆案背后的“革命”
·大庆强拆强拆死人:官方说法颠倒黑白
·夜谈强拆/张振新
·刘逸明:官员将抵制强拆的村民殴打致死该当何罪?
·中共暴政之“强拆居民住房”/张艳
·违法强拆及官商勾结的腐败现象猖狂/丁慧莉 (图)
· 誓当“钉子户”,挑战强拆 (图)
·巩之言:2011年回顾:解放军士兵的枪口对准谁?——从解放军士兵枪击兰州副市长到回乡抗强拆报仇直击军内不和谐真相
·强拆官员像体制内“英雄” /杨涛
·广西柳州毫无人性强拆,家毁人亡
·严惩长沙市芙蓉区 “4·14非法强拆惨案”凶手 (图)
·为了忘却的纪念——献给灌云5.13暴力强拆遇害者半周年 (图)
·京城强拆 谁来过问
·强拆事件频发 背后现“土地财政”利益链条
·面对强拆,谁又能成为幸免者
·新京社论:以“连续作为”应对“连续强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