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云南强奸幼女案赔偿分析:若拒接再审或1分没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1月05日 转载)
     他们为何接受15万元赔偿?
      ——云南大关一官员强奸幼女案受害者家长接受民事和解追踪
    

      新华网昆明11月4日电 (记者 何春好)再审开庭之前,面对法院调解的15万元民事赔偿,云南省大关县一官员强奸四岁幼女案受害女孩的家长必须做出选择:接受这笔与他们的预期相差甚远的赔偿,但可能影响到被告人刑事部分的量刑;拒绝接受,将自己承担孩子今后的心理治疗费、搬家费等,因为法院再审判决中他们也许依然一分钱赔偿都拿不到。
    
      受害者的家长最终选择了前者,抉择的背后是精神赔偿不能得到法律支持的现实,折射出我国刑事案件中精神损害的界定和鉴定面临的困境:难以考量的因果关系、难以量化的损害后果以及缺乏精准的定级标准。
    
      现实的困窘
    
      再过几天便是云南省昭通市大关县女孩小浴(化名)的4岁生日,但是8月24日这天却注定影响了她的人生,当晚,小浴在家附近的街边玩耍时,被郭玉驰掳至家中实施了强奸,郭玉驰系原大关县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主任。
    
      性侵对小浴幼小的心灵造成了巨大的伤害,父亲王先生介绍,尽管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但是孩子少有从阴影里走出来的迹象。
    
      “小浴仍然会在夜里惊醒或是突然哭闹,她只要妈妈,不要我,她甚至会指着这我说:‘你也是疯子啊!’”王先生说。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中国心理学会注册会员王守莉认为,孩子的心理问题如果没有长期的、有效的专业治疗,也许五年都恢复不了,等她长大以后还很可能会暴露更多问题。
    
      康复性的心理治疗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而对于这个以丈夫外出打工为主要收入的家庭而言,几乎是不可能坚持的事情。“经济条件不可能维持对孩子长期的专业心理治疗。”小浴的母亲刘女士坦言。
    
      困扰他们的不仅仅只是孩子心理治疗的问题。案件发生之后,不仅备受社会的广泛关注,更轰动了这个只有两万多城镇人口的小县城,成了街头巷尾的谈资。
    
      小浴的父亲已经打定主意,案件审理彻底结束之后,带着妻女离开大关。“去别的地方打工,只要没有人认识我们就行了。”王先生说。他们大概算了算账,搬家涉及到一系列费用是极大的负担。
    
      据刘女士介绍,一审之前郭玉驰家并未诚恳道歉,也未提出要进行经济赔偿,大关县法院一审也未支持赔偿的诉求。案件被上级法院发回重审之后,法院开始对赔偿的金额进行非诉讼调解,郭玉驰家最终愿意赔偿15万元。
    
      法律的困惑
    
      在一审中,小浴的家人提出要求郭玉驰承担医疗费2000元,住宿费1000元,交通费30000元,误工损失18500元,赔偿精神损失费80万元共计85万余元。
    
      但他们的代理律师,云南冰鉴律师事务所主任陈维镖分析,除了医院检查的费用,交通费、误工费的主体都是小浴的父母和亲友,很难获得法院支持,而精神损失索赔法律一般不会支持,“根据最高法的司法解释,附带民事案件的赔偿范围是物质损失,精神损失并不在其中。”
    
      果然,9月24日,一审法院因原告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经济损失情况,对于精神损失费的诉讼请求根据有关规定不属于附带民事诉讼范围,一审判处郭玉驰有期徒刑5年,不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由于案件刑期的判决被检察机关以“量刑明显不当”为由提起抗诉,10月17日,案件刑事和附带民事部分被昭通市中级法院发回大关县法院重审。
    
      “在刑事案件中,要获得精神损害方面的赔偿有三个途径:私下赔偿、法院调解、另外提起民事诉讼。通常是采用前两种途径,通过被告人积极赔偿进而获得受害人谅解,可以作为悔罪表现,作为酌定的从轻情节。”中国政法大学法学教授洪道德说。
    
      就是否接受郭家15万元的赔偿,家里的意见发生了分歧。王先生首先表示无法接受从轻处罚郭玉驰:“我永远都不会原谅郭玉驰,我最大的期待就是让他受到法律的严惩。”其次,他认为孩子的安抚、治疗,搬家的费用都不止这个数,钱根本不够。但刘女士认为,家里经济现在就已经支撑不下去了,更别说孩子以后治疗的事情了。
    
      陈维镖认为,司法解释的有关条款是难以跨越的“门槛”,如果他们不接受这份调解的赔偿,再审中法庭仍有充足依据不支持赔偿诉求,极有可能一分钱都拿不到。
    
      最终,10月25日下午,经过大关县法院两个多小时的调解,双方达成了民事和解,小浴的父母接受郭玉驰的一次性赔偿,并向法院撤回民事诉讼状,大关县法院将择期开庭再审案件的刑事部分。
    
      精神索赔,只能“私了”?
    
      陈维镖指出,强奸不仅是对女性身体的伤害,更是对其心理上的摧残。但是由于法律明确不支持精神损害赔偿,大量案件双方都采取“私了”解决,一些被告人则将经济赔偿作为减刑的筹码,与被害人讨价还价,给人留下金钱能赎罪的错觉。“法律要解决的是‘该不该赔’的问题,应该尽可能地保护受害人的合法权利。”陈维镖说。
    
      洪道德介绍,目前我国因犯罪造成的精神损害不能诉讼,能诉讼的只是因侵权行为造成的精神损失,同时精神赔偿是补偿性的,而不是惩罚性的。
    
      云南大学法学教授高魏坦言,要另外提起民事诉讼,必须先有法律认定的损伤级别,鉴于目前对于精神损害鉴定的现状,由于缺乏专门的精神损伤评定标准,如何依靠鉴定结果确定对应的赔偿标准,进而获得法院的支持成了难题。
    
      相比身体的损伤,精神损伤,尤其是功能性的精神损伤的认定尤为复杂,但由于缺乏专业标准认定非常困难。例如在国标《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附录B的分级标准中,定为第3级伤残的共分37种,只有第1种写有“精神病性症状表现为危险或冲动行为者”的字样,其余36种都是身体损伤的情况。
    
      洪道德认为,随着公民对心理健康的日益重视,精神索赔的矛盾日益突出,法律应该支持公民对精神损害索赔的权利,有关部门应该联合开展调查研究,推动解决。 (博讯 boxun.com)
6903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云南官员强奸幼女案受害人获赔15万元或影响量刑
·云南大关官员强奸幼女案受害者获赔15万元
·云南大关官员强奸幼女:赔15万民事和解
·云南大关官员强奸幼女案:受害人获赔15万元
·不满16周岁偶尔与幼女发生性关系不犯罪
·最高法回应云南官员强奸幼女被判5年案 (图)
·教师与幼女发生性关系以强奸罪论处
·嫖宿幼女罪与强奸罪不能以是否给钱区分
·最高法:国家工作人员性侵幼女加重处罚 (图)
·河南商城县校长强奸7岁幼女学​生被包庇案
·云南大关一官员强奸幼女案发回重审
·云南官员强奸4岁幼女仅被轻判5年惹众怒
·云南昭通市中院受理“官员强奸幼女案”民事赔偿上诉
·网曝四川幼女被猥亵不立案 警方:卧底排除猥亵
·王书金自述强奸案6起杀4人 15岁时强奸幼女获刑
·广东中年男子连续强奸多名幼女 已被警方抓获
·五旬丧偶男子酒后丧失人性 奸淫3岁幼女被起诉
·两幼女爬进洗衣机被绞死续:网友质疑 警方调查 (图)
·云南大关县一官员涉嫌强奸幼女被批捕
·海南委员提案:强奸幼女应一律处死
·漏洞百出的复查报告全力掩盖奸杀幼女案/赵月花
·4岁幼女遭强奸染上性病、未得分文赔偿?/冉崇碧
·为什么要把“幼女”打成“幼妓”?
·河南永城市市委常务副秘书长李新功奸淫幼女
·河南访民聂丽娜和幼女再次被关入拘留所
·关注安徽砀山强奸幼女案
·幼女不是妓女嫖宿幼女罪是立法之耻! (图)
·郑恩宠:幼女卖淫案:劳教何时废? (图)
· 幼女被强奸强迫卖淫,母亲上访被劳教,如此恶法,为何留之害民??
·上百名幼女被强奸,你在干嘛?(
·王琳:“嫖宿幼女罪”该废除了
·“嫖宿幼女罪”需完善
·还有多少幼女正在被“兽父”残害? (图)
·可悲之极 一条恶法助中国买春者性侵幼女
·绝妙的判决:法官嫖宿幼女无罪
·幼女不为性/田阳
·嫖宿幼女"与"异性洗浴服务",最有中国特色的司法强奸
·请问宜宾县委:嫖过幼女,卢玉敏还能当局长吗?
·官員嫖幼女,輕罰難服眾/劉進圖
·官員嫖幼女,輕罰難服眾/劉進圖
·强奸幼女,中国式的“猪流感”
·晓宇:习水嫖宿幼女案,人们在等待正义
·宁嫖宿幼女,不偷窥少妇
·“偷窥女邻居”比“嫖宿幼女”还严重?
·习水奸污幼女案:不能让法律成为恶官的保护伞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