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山西亿万富豪搞旅游 被家人两次绑进疯人院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12日 转载)
    来源:《商界》杂志
    
     “被精神病”之后,煤老板冯学光和家人彻底决裂。他把全部身家和全副精力都投入到小小的乌龙峡上,寄望于此挣扎出一个新的人生。

    
    医生像往常一样,命令冯学光坐下、躺下、吃药,这一次,冯学光没有照做,他猛地关上病房的门,回头恶狠狠地盯牢医生,“你给我听着!我以前是挖煤的,黑白两道我都认识!你再给我打针,我出去之后弄死你!”
    
    两次被绑进精神病医院以后,四十六岁的冯学光一度彻底失去亿万富翁的气势。来往的医生、护士像呵斥小孩一样呵斥他,丝毫不理会他的苦苦哀求,频频给他打针让他“闭嘴”。直到这一次,冯学光爆发了。
    
    这是冯学光第一次如此决绝地表明自己的身份—煤老板。滑稽的是,他正是为了摆脱这个身份而被家人送进精神病院的,到最后,他却不得不靠这个身份来拯救自己。
    
    解脱
    
    在山西大同,当地人多少都能讲出关于冯学光冯老板的各种故事:老冯以前是煤老板,是个大老粗;老冯很有学问,很有思想;老冯想干一番大事业,却被逼疯了,被抓进了精神病院……而老冯只有一个老冯。
    
    2003年,通过开游戏厅、熘冰场、搞煤炭运输赚得第一桶金的冯学光,顺理成章地入股了一个小煤矿,当起了煤老板。
    
    外人看来,冯学光当然是成功的。那个年代,搞煤矿似乎是山西生意人的终极梦想,能获得一个煤矿的承包权,足以体现冯学光的财力、人脉、资源和地位,而获得一个煤矿,无异于获得了财富源泉。
    
    “行情好的时候,日赚百八十万”,财富滚滚而来。到2007年,冯学光已经手握上亿的真金。但就在此时,他开始感到焦虑。
    
    焦虑来自行业:钱权交易,一个爷爷背后,站着无数个爷爷,若想在财富盛宴中分得一杯羹,不得不四处打点,四处装孙子;乱相频频,为了争资源、争地盘、争运输线路,有些人不惜动刀动枪,网络上盛传的枪口下签合同、雇人强拆矿区民房等,“都是真事,而且比那更黑”;还有那流动在煤矿里的瓦斯、接踵而来找茬的记者,都让冯学光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不仅如此,在煤老板圈子里,中专毕业的冯学光还算是“有文化”的。可一次聚会上,在座做旅游公司的一位小老板,谈起企业管理、品牌运营头头是道,冯学光却听得煳里煳涂。这让腰杆粗了的他备受打击—同样是老板,对比一下自己的煤矿,哪里有什么品牌、管理、文化,除了挖煤,除了请客吃饭,自己还会干什么?这让冯学光陷入更深的恐惧。
    
    改行吧?这样的话出口半句,就会被周围的人顶回去,就连冯学光自己都会为说出去的那半句话后悔—有钱不挣,这不神经病吗?他无法抗拒巨额利润的吸引力,还有什么行业能让自己如此简单而直接地获得这么多金钱?
    
    可他怕自己最后会像煤炭一样,无论这辈子怎么洗,都是黑的。有时候,他甚至恨不得煤炭资源突然枯竭,自己可以无牵无挂地解脱出来。
    
    到底是天遂人愿。2008年,山西省对小煤矿施行关停并转,冯学光的煤矿被收归国有,他一夜之间解脱了。
    
    煤矿没了,圈子里的一些煤老板有的拿着钱买了豪宅,享受生活去了;有的合伙成立小额贷款公司,做债主去了。家人希望冯学光把钱放到一个稳妥的地方,在家颐享天年。但,好不容易摆脱酒肉圈子的冯学光,却报读了某着名大学的哲学班。
    
    他需要结交“高档”的人群,做“高档”的事业,美其名曰“给自己的灵魂洗个澡,成为一个干干净净名副其实的企业家”。
    
    新圈子
    
    冯学光到底还是失望了。
    
    刚刚踏入哲学班的时候,他像是一个刚才报到的小学一年级学生,面对陌生的世界诚惶诚恐。在他眼中,所有的老师和同学都彬彬有礼、见多识广,他甚至有些自惭形秽。课堂上,他认真做着笔记,设想着课堂之后,能和大家毫无障碍地讨论这些深刻的哲学问题。
    
    然而,下课之后的情形,让冯学光有些看不懂了。
    
    和以往的商务交往一样,每次下课,都有一个宴会。开始,冯学光不敢说话,他怕自己抛出的话题过于幼稚肤浅。而当酒气氤氲开来,酒桌上那些关于下半身的荤笑话、那些男男女女的打情骂俏,却顿时让冯学光觉得恍如隔世,但又如此熟悉。更令冯学光哭笑不得的是,时不时还会有人凑到自己跟前,先是一番恭维,然后就开始拉起了保险。
    
    这就是自己追求的“高档”圈子?
    
    冯学光对这种宴会越来越反感,甚至有时候会控制不住说些砸场子的话。渐渐地,大家开始冷落他,喝酒聚会也不再叫他。他成为一个纯粹的学生,上课、下课,然后温习功课。他似乎想对那些冷落他的人证明什么,但他想证明的东西又为那些人所不屑。老师和同学们甚至觉得冯学光认真得有些“二”。
    
    有一次,一个台湾来的教授在宴会上大谈奉献。冯学光反问:既然谈奉献,你的课为什么还要那么贵?你肚子里有这么好的学问,应该要价低一些,让更多人分享。该教授面红耳赤。
    
    冯学光说,在哲学班,自己虽然没有交到多少朋友,但却学到了很多东西。他懂得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他觉得企业家需要有兼济天下的胸怀;他懂得了“以人为本”,他觉得企业家有责任让员工过好日子,并惠及众人……回到山西大同,“层次高了”的冯学光试图将自己这些“学问”和“思想”传播给周围的人,但面对麻木的听众,他总是说着说着心就空了,言语就乱了。最后只能发表几句愤世嫉俗的话,引来哄堂大笑。
    
    比如有一次,他和一个关系还不错的朋友聊到网上关于柳传志“在商言商”的争论,这位朋友非常赞同柳传志的话,但冯学光却认为,商业社会,企业家更应该热心讨论政治。两人争论到最后,那位朋友说,你就是一个煤老板,改变不了什么,说也是白说。冯学光生气地拍桌大吼,消极的中国人太多了,有些中国人就是猪!朋友哈哈大笑。
    
    每当这个时候,冯学光胸中就憋了一股气,他希望有个事业,可以装得下自己的“学问”、“思想”,他不能继续做一个没有军队、没有版图的“国王”。
    
    “被精神病”
    
    煤矿被收回的第二年,冯学光偶然接触到了距离大同市区七十公里的一个峡谷—乌龙峡。正好时任大同市市长搞起了“城建风暴”,修复大同城墙,包装云冈石窟,要产业转型,树立旅游品牌。从一个商人的本能出发,冯学光认为,一来旅游业本身发展潜力很大,二来自己拿下乌龙峡发展旅游,正好搭上当地政府意愿的快车,三来,对乌龙峡实地考察以后,冯学光发现,峡谷长10公里,宽百余米,虽然乱石嶙峋,但谷内生态完整独特,稍加包装,就能成为一个旅游金矿。
    
    而更重要的是,“这正是展示自己才华的福地啊”。
    
    当时家人虽不理解冯学光的想法,但亦不想扫了他的兴,再说,按照冯学光给出的方案,也就两三千万元的资金投入,相对于他上亿元的身家,即便赔掉这些钱,也不会伤了元气。
    
    可项目开动后,出乎家人甚至冯学光本人的预料,乌龙峡峡谷中堆积的全部是无比坚硬的火山石,开发难度极大。计划的工期一再延长。眼看着三千万元、六千万元、八千万元投进峡谷里,冯学光描绘的乌龙峡还未成形,冯学光急了,家人更急。家人开始劝冯学光“悬崖勒马”,甚至连他七十多岁的母亲都开始流泪劝他收手。
    
    家人推心置腹,苦劝冯学光:你别折腾了,留点钱,以后孩子长大了,给孩子买个公职,不要像你,连个正当职业都没有。
    
    冯学光闻之顿时感到悲哀,原来我在商海苦苦挣扎二十年,在至亲眼中,还是个无职业的盲流!
    
    继续开发无异于孤注一掷。但,冯学光实在不忍心自己精心设计的“王国”坍塌,更不想被人视为无能无力的老愤青。干,一定要干下去!和家人吵完以后,冯学光照样精神饱满地去工地。
    
    然而没想到,2009年的一天,冯学光正在办公室开会,忽然闯进来几名医生打扮的陌生人,像抓犯人一样把冯学光捆走了。
    
    原来,家人认为,乌龙峡已经让冯学光走火入魔,精神失常了,遂通知医生把冯学光捆到精神病医院治疗。知道真相后,冯学光破口大骂。骂到最后,骂声变成了哭声。他知道,乌龙峡开发处于关键阶段,他一走,乌龙峡很有可能胎死腹中。
    
    但进了精神病医院,冯学光再无能为力,家人为了让医院对冯学光“特殊照顾”,还私下塞了红包。医生不断给他注射镇静剂,他整天昏昏沉沉,开发乌龙峡就此成了一个断断续续的梦。
    
    几个月以后,冯学光看上去和其他精神病人一样,目光呆滞,不哭不闹了,也不再提乌龙峡了。家人终于把他接了回去。
    
    可没过几个月,“停药”的冯学光逐渐清醒过来,又记起了自己的乌龙峡。他再次被家人送进了精神病医院。
    
    这一次,冯学光学聪明了,他一心琢磨着怎样逃出医院。他不哭不闹,甚至还学会和护士交朋友,给护士讲自己的种种经历。护士被感动了,这让冯学光少吃了不少镇静剂。终于有一天,医生像往常一样,命令冯学光坐下、躺下、吃药,始终保持清醒的冯学光没有照做,而是转身把病房的门关了,“威胁”起了医生。
    
    最后,在护士的帮助下,冯学光终于从精神病医院逃了出来。接下来,他做了个外人看来更疯狂的决定,和家人断绝联系,一头扎进乌龙峡的事业当中,再不出来。
    
    挡风车的人
    
    从觥筹交错、纸醉金迷的煤老板圈子,逃到他以为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哲学班,再到乌龙峡,冯学光兜兜转转,却始终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找不到对自己身份的认同感。他说,“煤老板给人的第一反应就是暴发户、土包子、素质差、缺乏文化,但我后来变成了有文化的煤老板。现在咱们国人价值观、文化和伦理道德都在丧失,我就是想让人们得到一个心灵的洗礼和震撼,这是很艰巨的一个大工程,这也是我要树立的立场。”乌龙峡,就是他“理想”的寄托。因此他就像一个挡风车的人,孤独,并且始终坚持。
    
    和家人断绝联系之后,冯学光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把家人“请”出乌龙峡管理层;第二件事,上马乌龙峡景区更大的项目—滑雪滑草场。为了表示自己的决心,他在大同市打出广告,宣布2010年年底项目完工,乌龙峡正式开业。
    
    发愿的同时,单枪匹马的冯学光也无异于给自己压上了一座五行山。随着乌龙峡开发的深入,各种问题开始出现。
    
    首先是人力资源问题,项目启动的时候,冯学光招了一批高学历的员工,但前期冯学光入院,项目近乎搁置,大部分人也已辞职。刚从精神病医院出来的冯学光重整旗鼓的时候,发现自己的“豪情”已经无法“感染”高学历的人群。无论冯学光开出多么优厚的条件,也无人愿意陪这个传说中的“精神病”把青春耗在一个没有眉目的臭水沟里。
    
    正当冯学光公司内部缺兵少将的时候,景区周围的村民也开始到景区找茬。
    
    在与村民的交涉中,冯学光发现,村民处事方式简单粗暴,但却很容易做工作,一些简单的道理都能感动他们—那么,何不从他们中间招聘员工,打造一个农民团队呢?这是最容易被自己的“学问”和“思想”感染的团队。
    
    不久以后,冯学光的团队形成了,他们穿着迷彩服,喊着口号,乌龙峡很快活跃起来。但是,人有了,需要钱来养,并且,滑草场项目即将上马,设备、设计、施工都需要钱,资金压力随之而来。当时,经历了冯学光“被精神病”一事,乌龙峡也被盛传为“神经病项目”,根本无融资可能。资金,只能从自己嘴里抠。
    
    2010年冬季的一天,为了节省资金,冯学光亲自前往牡丹江采购设备,办完事准备返回大同时,中国北方下了一场大雪,从华中到东北,都被冰雪覆盖,飞机无法起飞,冯学光滞留牡丹江。但眼看着广告承诺的开业时间越来越近,冯学光焦急万分。正在为景区滑草项目工地担心时,景区打来电话,说工地出事了。挖掘机师傅罢工了,员工们嫌天气寒冷,集体躲在屋里烤火。
    
    冯学光立即定了回大同的火车票。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回去之后,自己能怎么办。滑草项目施工难度大,对施工机械损害较大,师傅要求加工钱很正常,天气寒冷,员工生火也在情理之中。加上冯学光和乌龙峡自身的窘境,连家人都不相信自己,别人又怎么相信自己呢?也许,他们只是把自己的事业当做一片腐肉,分食干净,也如秃鹰一样飞去了。
    
    心乱如麻的冯学光,给自己灌了半斤白酒,迷迷煳煳上车了。
    
    车窗外的雪越下越大,东北大平原上的朔风卷着雪花来回奔袭。这时候,冯学光的心里响起了音乐,他似乎看到了千军万马。他拿起笔,写下了一首英雄赞歌:寒风呼啸唱英雄,炮锤击石敲金鼓,桑干河水作合声,开拓勇士破巨石,舍生忘死建奇功……
    
    赶到大同已经是第二天晚上十点多,冯学光在网上下了一个革命歌曲的曲子,连夜把自己写的歌词填了进去。第三天,他进入景区,把自己的团队拉出去,站在冰天雪地里开始练这首歌。开始的时候,员工嘻嘻哈哈没人跟着唱,冯学光就自己喊。他嗓子喊哑了,甚至喊出了眼泪,员工们终于开始稀稀拉拉跟着唱起来,最后唱得惊天动地。员工们的眼睛湿润了,挖掘机师傅眼圈红了,机器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乌龙峡又活了。
    
    那个冬天,冯学光守在工地,爬高上低,双手磨烂了,膝盖磨穿了,嗓子喊哑了。终于在预定工期之前,完成了施工,乌龙峡按时开业,并举办了首届大同冰雪节。
    
    他的国
    
    乌龙峡里有三条线路,一条是寻根线路,另一条是西游线路,有五行山、流沙河等,冯学光说,这条线路的主题是“路在何方”。还有一条是爱情线路,贯穿梁祝爱情故事。
    
    他的乌龙峡,至今为止已经投资了1.26亿元,全是自有资金。他告诉记者,峡谷里的一切景点,都是他自己的创意,是他学识的体现。
    
    看上去,冯学光的“理想国”是建成了。不过,除了自己的员工,冯学光始终没有和周围的人达成和解。也许他已经失去了和别人争论的兴趣,只是在乌龙峡的入口处,刷起了上百块巨大展板,展板上写满了名言警句和一些口号,无声地与他认为嘲笑他的人对立着。更多的时候,冯学光呆在乌龙峡,听着员工唱起乌龙峡英雄赞歌,看着高原辽阔的风景,勾画着更远的未来—那里是一片中华经典文化园,那里是一片北方民居展示园,那里是员工别墅群。
    
    他好久没有回家了。有时候,家人也会给他发个短信,不过,依然否定他现在所做的一切。 冯学光告诉记者,“人间正道是沧桑!人就是要有两颗心,一颗心在流血流泪,另一颗心还要去包容他们,他们不行,你还得拯救他们。”(作者:安钟汝) (博讯 boxun.com)
3822862051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南通官员在江苏巡视组眼皮下绑架访民 (图)
·图片 梁正超抗议广西雇黑绑架伤害 (图)
·中国不许谈论薄熙来 薄熙来绑架中共 (图)
·关注:辽宁抚顺张福英自6月13号已绑架两个月 (图)
·山东聊城三男子绑架儿童勒索500万被抓
·笑蜀被北京国宝绑架回广州,被软禁在番禺
·秀才被绑架可能被勾结 (图)
·夫妻裸体被绑架强拆无人敢管 警察称不便立案
·富商儿子遭旧识绑架索要300万 声称报警就撕票
·我茉莉花期间被绑架酷刑关押的经历/刘德军
·辽宁民运人士姜力钧被沈阳警方秘密绑架多日 现已取保
·成都访民刘存钦遭官员绑架后故意开水烫伤,医院拒绝给病历
·美国老板遭中国工人“绑架和扣押” (图)
·美老板在北京厂区被讨薪工人“绑架”4天 (图)
·访民丁红芬等 黑监狱才被解救又遭绑架/视频
·无锡访民劫黑监狱成功后遭公安及黑社会绑架下落不明
·紧急关注:无锡丁红芬等七人凌晨被绑架 (图)
·紧急关注:无锡丁红芬解救黑监狱反被绑架 (图)
·警察为还赌债绑架勒索并撕票 在押期间越狱未遂 (图)
·彭静梅:关于山西省高院被利益绑架窝案串案的举报
·裸体绑架遭强拆 (图)
·康素萍鸿泰宾馆再次被绑架
·广西柳州公安数百人绑架屋主韦太慈后强拆/视频 (图)
·博讯镜头:河南聂丽娜被绑架/视频 (图)
·合肥惨遭绑架记/杨崇
·山东临沂有多黑雇佣黑社会搞“计生”绑架杀人无罪/许大丽 (图)
·武汉被强拆户李有珍在京遭“绑架”近日赴京报案不予受理
·中共绍兴县公安局国保大队副大队长章国强利用赵幼昌赵月仙非法绑架赵鼎去精神病院
·《中青报》《财新》采访对象孙爱云被绑架
·上海提篮桥街道派出所非法绑架拘留维权访民 (图)
·上海市虹口区提篮街道十八大期间非法绑架、陷害维权访民
·湖北访民陈明光因“被”拆迁进京上访“被”非法绑架
·上海访民抗议马桥镇暴行,声援被绑架殴打的沈佩兰 (图)
·陕西访民孟小霞在省党代会期间再遭殴打绑架
·辽宁政府指示北京流氓团伙绑架强奸/朱桂芹 (图)
·石破天惊:南宁中院成功“绑架”高院!
·警惕;个人权与利和家属利益绑架法律法规
·吉林“世界一绝的公权力”绑架上访维权人/张秀云
·请习总不要“被绑架”而“精神分裂”
·转瓷器国为何会被这样的历史观绑架?/南京龙
·说绑架,道挣脱/刘东辉
·杨恒均:后宫戏与性奴绑架案
·不要用恐怖主义绑架整个维吾尔民族 (图)
·别用灾难绑架我们的善良/一屁民
·指控中共对海外异见人士秘密绑架事件/韩荣利 (图)
·警惕权力和民粹合谋绑架改革
·房地产正在深度绑架中国
·贾灵敏自述:十八大期间被绑架、殴打和囚禁的经过 (图)
·"不捐钱没出息"是道德绑架
·没“被大企业绑架”就不是“全球最差”?
·警惕公共事件中的部门利益绑架
·听证会上绑架民意的帮凶
·行业标准不能被利益集团绑架
·“微博自首”是绑架舆论换公正
·胡锦涛,请不要绑架艾未未!
·到底谁绑架了谁
·胡锦涛!别绑架13亿中国人救金正日政权!/李志友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