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企业家谈政治体制改革,再不谈政就晚了
请看博讯热点:民企的困扰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09日 综合报道)

企业家谈政治体制改革
    
     来源:网络


王石:
    
      我相信中国在走向现代化,如何忘却过去不好的东西,如何与世界接轨?作为企业家本身不能光干活不说话,或者少说话,即使少说话、不说话,但也应该在社会面临倒退、危险的时候站出来说“不”。

马云:
    
      我想今天的IT界、互联网界存在一个巨大问题,我们动不动都爬到屋顶上讲大产业、大行业发展,国家体制改革、国家政治改革,好像政治不改革,你干不了事。不了解行业情况,就干不了事。其实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柳传志:
    
      大的环境改造不了,你就努力去改造小环境,小环境还改造不了,你就好好去适应环境,等待改造的机会。我是一个改革派,之所以到今天还算成功的话,因为我不在改革中做牺牲品,改革不了赶快脱险。

冯仑:
    
      我们一批企业家已经达成共识:第一要恪守企业家身份;第二企业家属于“中右”,不是极右,民主体制下,都是“中左”和“中右”交互起作用推动社会;第三,企业家说话、做事以达到的效果为目的,而不是以让人知道为目的。
    
      近日,中国标杆式的两位企业家马云和柳传志分别发表了一些较为敏感的个人政治意见,由于两人在中国企业界地位突出,再次引起了社会对企业家政治态度的关注。
    
      随后,众多企业家表态,媒体和其他人士亦纷纷发表各自的意见,将此问题推向高潮,成为一个观察当前中国企业家政治态度的重要切面。

“谈不谈”与谈什么
    
      柳传志在正和岛这个企业家俱乐部性质的半内部场合所说“以后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成为此轮讨论的主要标的,被上升到“企业家要不要谈政治”的高度。
    
      正和岛号称中国商界第一高端人脉与价值分享平台,据其网站上宣传,柳传志、张瑞敏、鲁冠球、王石、马云和俞敏洪等著名企业家,都是其热情支持者与积极参与者。作为对柳传志“在商言商”态度的直接反对,正和岛的另一位成员王瑛即刻宣布退会。
    
      从报道上看,柳的观点得到了岛内众多企业家的支持。此后,包括冯仑、宗庆后等不少著名企业家和其他社会人士,亦支持其专注本业,在特定政治环境下与政治保持距离的“政治智慧”。而包括王功权、王石等在内的企业家,则明确表示,企业家不仅应将自己的生意做好,作为掌握大量社会资源的新兴社会群体,具有推进社会变革的更大责任。

两方的表态,鲜明地反映出企业家群体内两种不同的政治意见。
    
      第三种中间态度似乎得到更多业内同意。新东方的创始人俞敏洪表示,商人的本分应该是在商言商,但在中国,政治和企业的生死、商人的沉浮密切相关,商人没法不关注,所以,“尽管在商言商一定是好事,但中国的商人做不到”。
    
      这一争议,遂变成了中国企业家和社会共同对政企关系态度的一次检视。
    
      事实上,这些年来,企业家一直在谈政治。在以经济为中心的当代中国,企业家已经和明星一样,成为全民偶像的一种。在民众对房价飞涨抱怨四起的当前,包括任志强、潘石屹和王石等在内的几大著名地产商居然能成为广有支持者的“公知”,本身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分析可以发现,此轮“该不该谈”风波,实际上是“自由派”知识界和社会活动人士对于企业家作为一个群体站不站在自己一边的焦虑。柳传志“不谈政治”、在商言商的态度引起争议。马云在采访中,流露出的与流行观点不一致之处,遭到的是更严厉的批判。所以,问题不在于“谈不谈”,而是“谈什么”。
    
      在此之前,柳曾明确表示自己是个精英主义者,并不赞成一人一票的大民主式普选。在这种情况下,很难说按照他的观点来讨论政治,会有多大的政府压力,更多的可能是像马云一样,来自社会的压力。—在商言商,本身即是一种政治态度。除了犬儒,“不敢言政”,另一种可能的意思是,其对现在从政者抱基本肯定态度,认为自己没有必要过多介入,而对流行的言论界说法并不认同。
    
      有些“自由派”理所当然地认为,作为商业引领人物的中国企业家一定会认同其等理念,否则即是政治不正确。抱着这样观点,对一些问题的理解往往会过于简单。他们忽略了企业家改变社会的最重要的方式,恰恰不在于参与政治,而在企业—这个现代社会基本细胞之本身。
    
      比如,王瑛在谈到自己为什么反对柳传志时,也如此解释,“我不反对企业家做柳传志这样的人,可是我反对柳传志已经有了这样地位和影响力的时候,他还要说现在这样的话。通过直接参与政治来推动社会进步,这当然不是企业家责任范围之内的事。你可以不发声,明哲保身,这已是底线,不能再超越这个边界”。
    
      不过,当柳传志承认企业家阶层是软弱之时,他说的更接近于事实。但在政府权力面前软弱的,何止又是企业家呢?

企业家的政治光影
    
      30多年来的中国市场经济发展,是由政府推动进行的。在中国政府由全能型向服务型转型过程中,由权力推动的市场化,天然决定了企业家不可能离开权力独立经营,能进行合理的边界划分者,已属有智慧者。柳传志这方面的智慧,是广受承认的。分寸拿捏不当,而翻船者,亦是屡见不鲜,正如在历次宏观调控中被“祭旗”的那些企业主们一样。
    
      在与官员和政府关系中,中国的企业家主要可分为两类。一种是财富积累完全是寄生式的依靠官员,比如刘志军案中的商人丁书苗,完全依靠作为权力的中介收取中间利润。还有一些虽然有自己主业,但完全靠与某些官员的特殊关系才能获得商业机会者。从每一次高官被抓背后,必然有一群企业家同时被逮捕,可以看出其涉及范围之广。
    
      一位高层官员就曾对《南风窗》记者感慨,在现在的中国,要挣钱,最好还是依托政府关系。而另一位较低级别的政府官员,在与记者交流时,则对“老板”表示出警惕,他发现,自己身边的不少朋友和同事,完全是被这些老板控制了,很多时候,对方想干什么,只要说一声就行。
    
      对上面这类商人而言,“在商言商”,不与政府官员勾兑,有的是完全不可能,有的则必须经过痛苦的转型。
    
      另一种主要依靠市场而生的企业家,包括像马云这样的新兴科技企业,也包括一些日用品、电子产品等完全市场化的行业。这些企业家的成功很大程度上凭借的是自己的“企业家才能”。作为社会发展30多年的最大受益群体之一,他们有希望社会更开放,获取更大参与社会治理的愿望,也有很强的政治上的保守性。
    
      对这种看似矛盾的现象的一个合理解释是,市场化发展起来的企业家们,有的开始具备改写行业、产业等游戏规则的能力(正如马云在《人民日报》上写文章,称金融行业需要搅局者),他们更需要谨慎把握和政治的微妙关系。不仅在面对“民粹主义”时,他们需要一个稳定的政治环境,借以缓冲,在参与全球竞争过程中,政府的许多支持更是非常现实的。想“搅局”,就要碰到政治的边界,不讲政治,实际上不可能。
    
      而尹明善、梁稳根等获得中共认同的企业家,都曾公开表示,愿意将企业“献给”政府。无法了解这是一种特定情形下的政治表态,或是内心真实想法的流露。但至少显示了他们对于自己与政府边界的模糊,或者是刻意模糊。
    
      对中国的企业家进行分类,让他们各自在自己的基础上发展好,可能是更现实的选择。与政府关系紧密的,有违法性质的进行查处;灰色地带者则逐步退出此类关系;市场类的企业家,则在有余力的情况下,更关注政治和社会的进步,但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不同政治见解,并非必须遵守某种特定模式政治理念的关注才叫“进步”。

中国企业家30年从政路
    
      上世纪80年代初期,刚由计划经济放开市场时,从事私营工商业者曾经常面临“投机倒把罪”的指控。一些企业家回忆早年“到处是生意”的辉煌岁月时,都会同时记得当时对时局不定的担忧,总觉得随时可能被“割资本主义尾巴”。
    
      直到90年代初邓小平南巡讲话后,1992年中共中央将建立市场体制作为经济发展的基本制度,“从商”挣钱乃是光明正大之事的社会意识才普遍起来。
    
      约10年后的本世纪初,中共提出“三个代表”的执政思想,企业家成为“先进生产力的代表”。2001年,重庆、浙江和贵州进行企业家担任省级工商联会长试点,尹明善、徐冠巨和张芝庭相继当选为重庆、浙江和贵州三地工商联会长。这是中国省级工商联自成立以来,首次由改革开放后诞生的私营企业家担纲工商联“掌门人”。参照党政系统,这个职务属较高级别干部序列。2002年尹明善成为中国首位担任省政协副主席的中国企业家,紧随之后,2003年1月,徐冠巨获选浙江省政协副主席。2002年秋,中共十六大时,“企业家党代表”更成为当时最有热度的新闻。
    
      这是此轮企业家在体制中获得的政治生涯巅峰。短短20年内的同一代人,由半合法的可疑边缘人群,成为被体制认可、分享一定治理权的社会进步群体。
    
      2003年后,这种对资本和其代表人物企业家的政治认同和吸收发生了一些变化。从2007年政协换届起,各地中国企业家兼任政协副主席的现象开始减少。对底层的关注成为中央政府更重要的政治议题。在更注重公平的政策倾向下,大幅加大社会福利投入,同时在经济领域,所谓的“国进民退”现象也在不同程度上存在。
    
      在体制内政治身份不确定的情况下,全社会对财富的追逐虽然热情不减,但财富观念也开始发生了重大变化。随着社会贫富分化的加剧,社会上对民营企业家财富来源合法性的追问也变得普遍,使得企业家在中国当前的形势下,心理不确定性再度急速上升,出现了不少移民海外者,而一些活动仍在国内的,也纷纷办理海外绿卡以备可能出现的麻烦。
    
      新的领导人集体上台后,一直发出向市场化方向改革的信号,企业家对此报有不小期望,但同时,新的执政理念成型仍需要时间。待定之局,尚需破解。不喜欢谈政治,但对政治风向却异常敏感的中国式企业家们,其内心的躁动,是可以想象的。讨论商业和政治的关系,背后就是讨论在新政治周期下的生存和发展之道。这无异于常人,只不过他们属于更敏感的一类而已。
    
      站在这一历史背景下去理解此轮企业家“谈不谈政治”的讨论,可能会有更丰富的认知。

链接

企业家再不“谈”政治就晚了
    
    来源:《财经文摘》09月刊
    
    “我们要在商言商,以后的聚会我们只讲商业不谈政治,在当前的环境下做好商业是我们的本分。”当柳传志在“正和岛”(一个企业家社交网站)的一个私下聚会说出这番话时,他也许不会想到,自己这番出于好意提醒同仁的话,会在互联网上引发一场声势浩大的讨论。
    
      事情的缘起还得从“正和岛”说起,这是一家民办企业家网站,目前已有2000余名付费企业家用户,其中囊括了像柳传志、马云这样的“大佬”。作为该网站总裁兼总编辑的黄丽陆,也同样是出于谨慎提醒的目的,在岛内一篇博文转述了柳传志关于“在商言商”的说法,让他没想到的是,正当一批中青年企业家纷纷赞叹“柳老大”的智慧时,一位向来愿意谈论政治的“岛民”王瑛不高兴了。她在读过黄丽陆博文后的第一时间即宣布“退岛”,“我不属于不谈政治的企业家,也不相信中国企业家跪下就可以活下去。我的态度在社会上是公开的。为了不牵连正和岛,我正式宣布退出正和岛。”
    
      事情在互联网上发酵后,素来低调的王瑛一改往常的行事方式,相继接受了多家媒体采访谈“退岛”原因。她一再强调,自己“退岛”言论和举动并非有意针对柳传志,只是觉得柳有关“在商言商”的说法,“此时在群体性的政治恐惧的传播和蔓延上推波助澜”,因此,源于对当前局势的判断,自己有必要站出来说话。

覆巢之下无完卵:民营企业(家)生存环境恶化
    
      其实柳、王二人的言论和选择,有一个共同的背景,那就是当前民营企业(家)生存环境日趋恶化,只不过一谨慎、一激烈,各有自己的考虑和道理。当然,局势的恶化也并非最近才开始的,早几年前学界就出现了“国进民退”的讨论,而薄熙来在重庆掀起的“打黑”风暴更是借用公权之手直接剥夺民营企业家的财产乃至生命权益。新近则有曾成杰案,他的遭遇被另一位知名企业家王石形容为“兔死狐悲”,很难想象,在市场经济运行了近20年的今天,还会发生民营企业家被秘密处决的事情,民营企业家地位以及所处环境之恶劣可见一斑。
    
      通常来讲,在一个正常的现代国家和社会里,“在商言商”并没有什么不妥,因为现代化的一个主要特征就是日益细化的社会分工以及与之相对应的专业化,从这个意义上讲,商人做好自己的本职行业,给社会创造财富、提供就业,已经是其价值的最大体现。但是,很显然,当下中国尚处转型之中,加之其本身又有着数千年的“官本位”传统,政治的触角可谓无孔不入,“在商言商”其实是很难实现的。也就是说,在当前的中国,并没有形成一个独立于其他势力的企业家群体,他们没法与政治隔离开来,甚至可以说,在中国做企业,不关心不琢磨政治,很难做强做大。
    
      但在笔者看来,单单因为柳传志的上述言论,就批评他“犬儒主义”也是不公道的。因为,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要某一个企业家承担起推动社会变革的担子,这样的责任对他而言无疑是有点重。而且,从柳传志以往的表现和言论来讲,他并不是一个不愿意谈及政治话题的企业家,相反,相比很多企业家,他在媒体上发表的政治言论并不鲜见,而且不乏深思熟虑后的真知灼见。作为一个企业家,他站在自己这个群体的角度,对中国的转型和未来思考不可谓不深入,比如,他就曾对改良和革命这样的尖锐话题发表过自己的见解,明确表示“不希望革命”,并且指出改革是一个整体设计,光有经济改革远远不行,政治改革不跟上,经济改革就难以深化。

影响政治参与政治 不要再做待宰的“羔羊”
    
      应该说,柳传志在中国确实算得上是一个有标杆性意义的企业家,也正因如此,人们对他的心理期待也就要更高一些。所以,当王瑛站出来“反对”他的“在商言商”说时,在舆论上得到支持也是可以想见得到。而且,王瑛的“批评”在当前这样一个环境下确实显得很有必要,正如她自己所说,“没人要求谁承担,因为没有人有资格;愿不愿意有担当,完全是个人选择;再说一个人担不起的恰恰要众人一起担,人人躲就塌了,而塌了就谁也躲不了了。”“覆巢之下,岂有完卵”,仅就该不该“在商言商”这个话题而言,王瑛及其后来王功权、王石等企业家的相继表态,对于当下中国的推动作用,是要大过自许“软弱”的柳传志。
    
      而且,在当下这个十字路口上,每一个人特别是每一个有影响力的人的言说和努力,都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这个国家的走向。面对明显的退步,就应该果断地站出来说“不”,王石的这种态度让人激赏,不管是对于企业家这个群体本身还是对整个国家而言,我们确实需要更多敢于言说、敢于说“不”的公民企业家。
    
      尽管有人会说,柳传志们有着自己的考虑,他所谓的“在商言商”“企业家做好分内的事”,是出于对自己员工和企业的负责,企业家毕竟不是以批判现实为己任的“公共知识分子”。改变不了大环境,就去改变小环境,改变不了小环境,就去适应环境,如果说柳传志倡导的前一种处事方式还没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到了甘心去适应环境的时候,问题就出现了。试想,当环境糟糕到公权力要赤裸裸地来剥夺你民营企业家的财富的时候,把你当作一头养肥了的猪来宰的时候,你还能说自己去努力适应吗?而这样的事,在当下的中国发生得还算少吗?“打黑”岂止在重庆?被冤杀的企业家又岂止曾成杰一人?
    
      做任人宰割的羔羊,还是自己主动影响乃至参与政治决策,促使其朝着自己有利的方向发展,这样的选择难道很难吗?的确,谈论政治是危险的,可不谈论,你就会是安全的吗?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202231812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多情王功权/《中国企业家》
·王瑛:企业家们要选择积极的表达和行动
·王瑛:中国企业家的自救与担当
·中共为何剑指民营企业家? (图)
·王功权这事背后:中共权贵收拾公民企业家
·许志永好友 公民企业家王功权被捕 (图)
·李克强达沃斯论坛对话中外企业家实录 (图)
·李克强出席2013夏季达沃斯,对话企业家 (图)
·北京维稳面临新挑战:民营企业家
·近十年上百企业家落马 媒体称系政治博弈牺牲品 (图)
·王石谈曾成杰案:应建立救助基金 帮助涉案企业家
·南方人物周刊:公民企业家站在十字路口
·王瑛:企业家可能要面对一次从未有过的站队
·中国企业家们谈对政治的看法
·比吴英冤:未通知家人,湘西企业家曾成杰被执行死刑 (图)
·于建嵘:企业家在抛售股票 将资产转移海外
·随习近平出访的企业家揭秘:邀请函漫天撒网
·铁岭西丰再曝丑闻:法院院长王秉钧被企业家实名控告徇私枉法 (图)
·上海著名企业家被奸夫淫妇谋杀,上亿资产被侵吞
·深圳企业家刘猛给习近平和李克强的建议信
·检察院巧取豪夺,企业家横遭迫害/太原郝秀栓
·最牛矿长刘志耀:贪污超数亿,杀人后还被评为“省优秀企业家”/毕彩珍
·拯救桂松运动的实质,就是中国企业家的维权运动 /姚小远
·四川省法院疯狂腐败,邓小平家乡无法生活的企业家李立君在北京悲惨喊冤
·屡遭强拆迫迁,成都民营企业家倾家荡产无家可归
·企业家该不该谈政治/陈培松
·中共为何剑指民营企业家
·长沙中院不应该这样杀掉民营企业家曾成杰/杨金柱
·宋文洲:成功的企业家都是政治高手
·不要神化企业家/宋文洲
·企业家驱动型增长仍是幻梦/朱海就
·童大焕:民营企业家应帮助反对政治职业化
·冯仑:政府的手不要在企业家怀里乱摸
·浙江农民企业家致信温家宝请求扶持中小企业/游继承
·吴英事件将惊醒民间企业家们/宣昶玮
·大企业家的选边/林保华
·中国企业家的环保秀/冯洁
·省委组织部培训不出企业家
·如果库尔班看到巴依们成了英雄、企业家,会怎样想?
·施振荣:明星企业家如何顺利退休?
·柳传志教育企业家跟国家要说法/胡泳
·中国企业家杂志记者大爆丑闻 ---记者陈建芬狂收曝光“封口费”40万
·黄光裕、李彦宏、牛根生:寒冬里的企业家/张小平
·《世界企业家》收到的短信内容:黄光裕被抓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