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临高看守所奉省国保总队指令不许郑酋午律师会见的录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10月06日 来稿)
    
    2013年9月29日,郑酋午的辩护律师梁小军从北京赶赴海南省临高县看守所要求会见当事人郑酋午(这是郑酋午、陈爱琼夫妇遭当局构陷一案律师第五批次的会见努力),临高县看守所予以拒绝。在梁律师的一再坚持之下,看守所工作人员不得不道出了部分实情:海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管这个案件”,该案“涉及到反共”,国保总队队长蔡仁雄指令不许安排郑夫妇的会见,“蔡仁雄说不能见的啵”,“公安局领导有特别交待”,“我们这里有两个不能见,包括郑酋午也不能见”,我们看守所“夹在中间也不好说”,并要梁律师去找省公安厅国保总队队长蔡仁雄交涉。梁律师斩钉截铁地予以回绝(详见录音)。
    

    http://upload.peacehall.com/news/temp8/201310052210111.3ga
    
    以下是本次录音的文字稿:
    
    临高县看守所工作人员甲(以下简称“临看甲”):蔡仁雄……
    
    郑酋午妹妹:蔡仁雄是吧?
    
    临看甲:哦,是蔡仁雄。
    
    梁小军律师:他是什么处的?
    
    临看甲:是国保总队的。
    
    梁律师:他就管这个案子是吧?
    
    临看甲:哦,他是管这个案件,国保总队就管这个案件。
    
    梁律师:蔡……
    
    临看甲:蔡仁雄。
    
    梁律师:郑酋午他老婆今天上午见到是怎么回事?
    
    临看甲:他(指海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队长蔡仁雄)说也不能见啊。
    
    郑妹:见到了。
    
    临看甲:刚才我问了,人家说不能见啊。
    
    郑妹:见了,他们都进到里面见到(郑酋午妻子陈爱琼)了。
    
    临看甲:蔡仁雄说不能见的啵。你跟他交涉一下啰。
    
    梁律师:我跟他交涉不着,因为他管不了你啊!
    
    临看甲:但是人从哪里来,我要对人家负责。
    
    梁律师:人在你这里关押,你应该按照《刑诉法》来执行。
    
    临看甲:如果是一般案件,我就……但这个案件是涉及到反共还是什么鬼东西,我也不知道这些。
    
    梁律师:不就销售有毒有害食品罪吗?
    
    临看甲:我也不知道这个案件涉及什么东西?我也不懂这个。反正也不是一般的案件,一般的案件省厅也不跟他联合来这搞这个案件。蔡仁雄处长,你跟他联系吧!
    
    梁律师:你有他电话吧?
    
    临看甲:你就跟他联系吧。我们就是执行者,我们也没办法。
    
    梁律师:不是,不说他的问题,就说你的问题,你这个是违法的啊,你如果不让见的话。
    
    临看甲:我们是受公安厅领导来羁押的啊。
    
    临看乙:这个是羁押了,他这样交待了,不是我们刁难他呀,这样你跟他(蔡仁雄)交涉啰。
    
    梁律师:你说哪个更大啊,是公安厅更大啊,还是法律更大啊?对不对?中央政法委也发文了,要求保障律师的会见权,你不能因为一个公安厅处长的命令你们就违法,到时候你们违法你们承担责任,他不承担责任,他就会说他没说过怎么办?
    
    临看甲:你就跟他协调,如果人家同意,人家开一张会见的通知单给你,那我们就给你会见,不是我们不给你会见。
    
    梁律师:不是,我不需要他开通知单。他给我开通知单,他算什么呀?说句实在话,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啊?对不对?你觉得他是个处长,但是他在这个案子中他算什么?而且这些官员他不会给你开任何的东西。
    
    临看甲:你贵姓?
    
    梁律师:我姓梁……他不会给你开任何东西。文昌的(指郑妻陈爱琼案)今天给见了吧?(问郑妹)
    
    郑妹:见了。
    
    临看甲:我刚才问蔡处长了,蔡处长说不行。
    
    梁律师:它就是领导一句话,到时候他不承担任何责任,到时候你们要承担责任啊,这是法律问题啊。
    
    临看甲:那你跟他(蔡仁雄)联系。
    
    梁律师:我不用跟他联系,他算什么呀?
    
    临看乙:之前这个是羁押人员(指郑酋午),他是羁押来,我们帮管
    
    梁律师:所以我需要按章执行法律规定。
    
    临看甲:行了行了你到公安局里面,跟我们公安局领导协调一下。
    
    临看乙:我们也希望你这个大律师跟他讲道理一下啰,你不知道我们也是不知道***是什么,他这个案子复杂到什么程度,我们也不懂。
    
    梁律师:不复杂,就是销售有毒有害食品。
    
    临看乙:不对,这个不对,因为这个是羁押人员,不是我们这里关的,我们羁押三四十个人在这里。
    
    梁律师:羁押人员你就按照这个规定来做。
    
    临看乙:是啊,我们也这样想过,法律也是这样。
    
    梁律师:对啊,你们怎么不执行法律?
    
    临看乙:上头也是我们的上司
    
    梁律师:上头是命令,你是执行法律的,你不能说执行命令啊。你这就不对了,到时候承担责任,你要承担……文昌看守所打电话要他们家属找律师去会见。
    
    临看甲:文昌说没有啊
    
    郑妹:有,今天早上我们去了。
    
    刘正清律师:其实这个案子就是普通案子啊。
    
    临看乙:这个案件呢,我们公安局领导有特别交代。
    
    梁律师:不,你不要听领导的,你要听法律的,法大还是领导大?不就是一个小处长吗?一个小处长的命令就当回事了,这法律在这呢。
    
    临看甲:文昌那边也没有会见。
    
    梁律师:习近平还是张德江说,要在宪法和法律的框架内活动,不能说一个小处长的命令就违法呀。他的事情他得解决,但是我觉得现在跟他没关系。
    
    (海南话)
    
    刘律师:上午我都看见律师见了呀。
    
    临看乙:你让他跟省厅的那个联系吧。
    
    梁律师:你不要让我跟省厅的联系,我跟他联系不着啊,你这个羁押场所就按照刑诉法的规定来吧。
    
    刘律师:你们不能去给别人去擦屁股啊,这个是违法的事,法律有明确的规定。
    
    梁律师:是啊。
    
    郑妹:蔡……蔡什么了,不知道。
    
    临看甲:蔡仁雄。单人旁的仁,仁义的仁,雄是英雄的雄。到那边联系吧。
    
    梁律师:不不不,我觉得这个事情没有必要跟他联系,他就是一个口头的传达,你没有任何书面的东西,我跟他说得着吗?对不对?如果说他给你一个书面的东西,你拿给我看了,那我可以跟他说。他到时候跟我说:我没说过怎么办?
    
    郑妹:哪个蔡啊?
    
    临看甲:姓蔡的蔡。
    
    郑妹:文昌的都已经给见了,这里的就不给见。
    
    临看甲:没有见啊
    
    郑妹:我嫂子也给见了
    
    临看甲:我们领导交待了,我们跟文昌的没有什么关系。
    
    刘律师:你这个领导再大,还是法大呢?
    
    临看甲:人家规定的,我们这里有两个不能见,包括郑酋午也不能见。
    
    刘律师:他这个(指对方说的另一个)是普通罪名吗?
    
    临看甲:你跟人家协调嘛,有些案件是不一样的嘛。不是说每个案子律师都可以会见的。
    
    刘律师:那肯定可以啊。法律除了恐怖组织、重大贿赂、危害国家安全这三类案件要批准外,其他都可以见啊。
    
    临看甲:你就跟那个省厅的协调一下了。
    
    梁律师:为什么要协调?没必要协调!
    
    郑妹:你们这里推那里,那里推这里,他就是这样推的了。你推我,我推你了。
    
    刘律师:那这个案件怎么办呢?
    
    临看甲:你跟省厅的联系吧。
    
    刘律师:没必要啊,法律没规定要跟省厅联系啊,而且省厅也不是办案单位。
    
    梁律师:对啊,你当然是要按照法律来啊,不按照法律来能行吗?
    
    临看甲:我们夹在中间也不好说。
    
    刘律师:我知道你们夹在中间有为难之处,但是呢……
    
    临看甲:律师呢,就是除了像那两个人(指临高看守所《告示》里提及的符某和郑酋午),其他所有的人过来见我们都他给会见,仓里面有规定的。
    
    刘律师:哪有什么道理?但是规定不能违法的呀。
    
    临看甲:你要跟他联系啊。
    
    梁律师:我没必要跟他协调啊,这个是不用他批的问题。
    
    刘律师:那怎么办?
    
    (刘士辉于2013年10月6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11919018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郑酋午案让海南省公安厅国保总队队长裸奔 (图)
·韩冰:吴魁明海南会见郑酋午三次遇阻
·韩冰:吴魁明海南会见郑酋午三次遇阻
·隋牧青律师:文昌人民不欢迎你们——广州四律师海南文昌会见郑酋午夫妇被逐纪实
·郑酋午夫妇被以“非法经营”罪名刑拘,家属拒签字
·郑酋午夫妇双双以“非法经营”罪名刑拘,家属拒签字
·郑酋午夫妇分别被抓回海南关押
·海南“国保”到大陆搜捕郑酋午
·中国维权人士郑酋午的妻子被拘留
·著名异议人士郑酋午的工作遭深圳国保破坏
·就正义人士郑酋午案致海南省公安厅的公开信
·海南:失业教师郑酋午曝文昌国保吓唬其妻
·正义人士郑酋午先生紧急呼求
·公民郑酋午VS红朝海南公安
·全民当警醒、力挺郑酋午
·就郑酋午案致海南省公安厅的公开信/赖锦东
·坚定民主斗士郑酋午处境险恶/青天
·郑酋午:民主宪政的政治变革
·李克强所讲的治世“大道”不会是康庄大道/郑酋午
·中国的政治变革方案/郑酋午
·郑酋午:“国际专制轴心”维持不了多久
·郑酋午:人权与中华仁政
·历史给予中国向现代文明转型的数次历史机会/郑酋午
·郑酋午:中华道统不容中断
·郑酋午:民主也是钱吗?
·郑酋午:政改,政改,目前能改吗?
·郑酋午:阎学通先生的想法是远离实际的幻想
·从印度选举看我国的政治未来/郑酋午
·我国具体民主形式采用的思考/郑酋午
·郑酋午:从印度选举看我国的政治未来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郑酋午
·进步社会制度建设浅论:进步社会制度建设的必要性/郑酋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