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薄、谷、李家族联姻探秘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2日 转载)
      来源:凤凰周刊 记者/钟坚
    
       革命年代中共高级领导人的婚姻,一般是在封闭的红色圈子内选择根红苗正的志同道合者为侣,这是从经历中共各种内部肃反运动和斗争中得来的宝贵经验,也成了这些日后成为红色后代者潜意识的选择标准。

    
      8月26日,济南中院,已出庭数日的薄熙来神色黯然,面容显得极度疲惫。在被告席上,薄熙来面对公众做了这场被称为世纪庭审的最后答辩:“已知在劫难逃,百感交集,也只剩余生。”
    
      高频次的镁光灯下,这位中共政治明星往昔荣光消弭。薄熙来是中共建政以来,继陈希同、陈良宇后的第三位出庭受审的政治局委员。
    
      薄熙来的父亲为中共元老薄一波,薄妻谷开来之父谷景生是开国将军,上世纪30年代即为中共地下党北平市委书记。薄熙来的前妻李丹宇父亲为北京前市委书记李雪峰,中共北方局书记兼北京军区政委。薄一波、谷景生、李雪峰三位中共开国元勋中,仅谷景生职级稍低,但亦战功卓著,离休前夕仍主持新疆全面工作,薄、李两人均跻身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列。
    
      薄一波、谷景生、李雪峰晚年获家人和组织悉心照料,三人皆为世纪老人,在本世纪前后均以近百岁高龄一一离世。而他们的后人则因为政治因缘结亲,薄一波的二子薄熙来、谷景生的五女谷开来及薄前妻、李雪峰的三女李丹宇等三个红色家族后代间,错综复杂枝枝蔓蔓的关系,亦因此次涉薄的贪腐、滥用职权和受贿指控案件,被渐次起底,浮现在众人面前。
    
      战火中结下的情谊
    
      8月22日,薄熙来案首次庭审,薄、谷、李三家后人代表悉数出庭。薄氏家族中,除了传闻与薄熙来素来关系较好的薄家“五妹”薄小莹外,薄熙来的哥哥薄熙永、弟弟薄熙宁出席;薄妻谷开来的大姐谷望江代表谷家列席旁听;李家的代表则是薄家三代、薄熙来与前妻李丹宇之子李望知。
    
      34岁的李望知与其父薄熙来外形颇似:眉目秀气,前庭饱满,身材硕长。李望知是薄熙来与前妻李丹宇的短暂爱情成果。这是李望知首次以薄熙来长子身份在公众场合出现,也是他6年来第一次见到父亲。李望知曾对外媒称,上一次与父亲见面还是2007年1月21日,在祖父薄一波的葬礼上。
    
      事隔6年,薄、谷、李三家又重新坐到一起。唯有此时,这个红色家族二代、三代间多年的恩怨被暂时搁置,虽然共同诉求一致,但坐在庭上的三家人恐怕各怀心思。
    
      而60多年前,他们的前辈薄一波、谷景生和李雪峰,祖籍同为山西,在中共革命根据地太行山区,同心同德,携手并肩。
    
      上世纪30年代末,中共北方局委派薄一波回山西与阎锡山合作组建新军。阎锡山惜薄英名,在薄一波抵达太原翌日,即同意他接办和改组山西牺盟总会领导机构。薄一波在牺盟会27名新委员中暗自安排了21名秘密共产党员。次年,薄一波按阎锡山要求组建山西新军,以抗击日军。当年8月,山西青年抗敌决死队在太原正式成立,决死队随后发展到4个纵队、1个工兵旅和3个政工旅,战地总动员委员会组建的暂编第一师。
    
      决死队后来成为中共的新生力量,薄一波下属谷景生曾任决死队第一纵队民运部长,负责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改造旧政权等项工作。多年后,薄一波评价昔日的“老战友和老部下”谷景生所做工作,是“能否建立抗日根据地的重要一环”。
    
      薄一波的山西新军后来为中共输送了5万新军,得到毛泽东的高度肯定。阎锡山与中共反目后,薄一波即转入中共所辖的太行山区从事抗战活动。薄在担任中共晋冀鲁豫边区政府副主席、晋冀鲁豫中央局副书记等职务期间,谷景生亦一直紧随薄的领导,先后任晋冀鲁豫边区下属太行区五分区、七分区的政委兼地委书记。谷景生的直接上司是太行区区委书记李雪峰。李雪峰作为中共早期地方组织领导,曾任职太行区区委书记多年,太行山妇孺皆知其名。太行区为邓小平部129师休养生息提供了极大的支持,之后李雪峰随邓的部队南下,转战郑州、昆明等地,直至进京。
    
      薄一波是山西定襄县人,其部属谷景生是山西临猗人,而李雪峰是山西永济人。三人早年并无交集,但在戎马倥偬的太行山革命时期,三人成为上下属间的战友关系,战场上的生死考验,让他们成为莫逆之交。
    
      薄一波后来弃武转文,渐入中共领导核心。而李雪峰一直矢志地方建设,凭政绩步上青云。谷景生走的是从军报国的仕途,也曾屡有转任地方的机会,但旋即又因各种原因被召回军界,官至少将。
    
      作为“一.二九运动”领导人之一,谷景生早在1937年就担任过中共北平市委书记。“文革”时期,谷景生被打倒,遭监禁关押12年。70年代末获平反后仅一周,即被点名任广州军区副政委,奔赴中越战争前线。此前与谷开来等子女分离已有12年。
    
      在越战中,谷景生为越军的流弹所伤,越战结束后回到广州。而他搬进宿舍的第八天,就接到中央调其去新疆任区党委第二书记兼军区政委的命令。事后得知,是邓小平指名让这位老部属到新疆主持工作。谷景生到任后,实际上是新疆党政军一把手。
    
      战争中的红二代
    
      中共建政前夕,太行军区抽调各分区的基干团组建中原野战军第九纵队(现隶属中央军委直管的空降15军前身),需调一个既懂军事又懂地方工作的纵队政治部主任。
    
      在太行区的八个地委书记中,李雪峰代表太行区党委推荐了谷景生,谷时任太行区党委第七地委书记兼分区政委。
    
      谷景生之后又接替黄镇任第二野战军15军政委,与秦基伟搭档。谷既任军职,又兼地方工作:先后任郑州市和昆明市第一任市委书记,谷景生的同乡兼密友薄一波此时任华北中央局第一书记,昔日上级李雪峰则奉邓小平之名,抽调太行根据地数百干部和8万民工,挺进中原,先后任中共中原局副书记,河南省委第一书记兼省军区政委。
    
      中共这些上层精英们在南征北战中娶妻生子,许多儿女的童年在硝烟中度过。薄一波在战争年代育有三女四子:与前妻育有长女薄熙莹,与第二任妻子胡明生有老二薄熙永、老三薄洁莹、老四薄熙来、老五薄小莹、老六薄熙成和老七薄熙宁。
    
      李雪峰则育有子女五人,三女二子。分别是老大李晓林、老二李丹琳、老三李小雪、老四李丹宇和老五李小峰。李晓林曾撰文回忆:“三个大的都出生在太行山革命根据地,我出生在左权县,妹妹二林(李丹琳)、弟弟小雪(李小雪)在涉县。”李家本还有一女,在太行山区日寇扫荡期间不幸夭折。
    
      中共战史记载,1945年,林彪、罗荣桓部经过河南滑县以西的平汉铁路时被敌人发觉,战斗打响,驮着林豆豆和李丹琳(李雪峰之女)的驮篓掀翻在花生地里,部队通过封锁线很远后才发觉两个孩子丢了。叶群吓得眼睛发直,林彪则脸色铁青,急令警卫员们回去寻找。一位董姓警卫员最后在花生地里找到了两个孩子,二人在驮篓里酣睡方醒,丝毫没有受到惊吓。
    
      李雪峰的长女李晓林、次女李丹林和长子李小雪很小就被寄养在农村奶妈家,直到李雪峰工作稳定才接回父母身边。乳名为“小矛”的李家三女李丹宇和二子李小峰生在战事平息后的50年代,自小跟随李雪峰左右。
    
      中共游击时期的领导人择偶,大多选择队伍内的同志或控制区内的妇女干部。如薄一波的第二任妻子胡明1937年是中共广东省委秘书,李雪峰之妻翟英是太行区下属某县的副书记,谷景生之妻范承秀是太行山区著名才女与妇救会干部。范承秀为谷景生育有五个女儿,依次是:谷望江、谷政协、谷丹、谷望宁和谷开来。
    
      在革命年代中共高级领导人的婚姻家庭,一般是在封闭的红色圈子内选择根红苗正、志同道合者为侣。这是从经历中共各种内部肃反运动和斗争中得来的宝贵经验,也成了这些日后红色后代婚姻家庭潜意识的选择标准。
    
      老布尔什维克间的联姻
    
      建政初期,中共需要大量卓有功勋的革命干部填满和充实上至中央下至省市县的政务班子,文官序列的薄一波、李雪峰得到了较快擢升。
    
      上世纪40年代末至50年代初,薄一波任中央政府财政部部长、全国编制委员会主任,还兼华北局第一书记、国务院副总理。李雪峰则担任中共中央副秘书长、中共中央书记处第三办公室主任、中共中央工业交通工作部部长、中共中央工业工作部部长等职。
    
      谷景生此时仍身着军装,辗转国内各个战场。在赴朝鲜战场前,谷景生从昆明飞往重庆找到点名其赴朝参战的邓小平,表达希望留在地方工作的想法。邓小平沉吟片刻对谷说,“你还得去,担任志愿军15军政委兼党委书记,秦基伟任军长,朝鲜战争结束后,去不去地方工作那时再考虑。”谷景生服从命令,他率领的15军后来成为朝鲜战场上甘岭战役中一支颇有战斗力的部队,亦为中共军队输送了黄继光、邱少云、孙占元等一大批英雄典型。
    
      自朝鲜战场班师回国后,谷景生被任命为防空军副政委,党委第二书记。不久,谷景生被其老上级薄一波调任刚成立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当政委,协助钱学森院长主抓导弹部队、原子能工业的筹建工作。
    
      在太行游击时期便相熟的薄一波、谷景生和李雪峰三家人颠簸数年后,得以在北京重逢。
    
      1956年,薄一波二子、7岁儿子薄熙来入读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彼时的老师关敏卿对薄熙来印象很好,称其“两眼正气,说话彬彬有礼。”
    
      薄熙来的小学同学在一篇博文中透露,在小学三年级时,学校挑选为外国元首献花的儿童,条件是:是乖孩子,长得还要漂亮可爱,个头要高,“我和薄熙来都被选中了”。
    
      薄熙来在北京上小学第三年,小他9岁的谷家幺女谷开来出生了。此时正值“文革”初期,其母范承秀被打成右派,谷景生亦因妻子受累,被调离五院,到总政任群工部部长,控制使用,从此便被打入“不被重用”行列。谷开来没有赶上父母春风得意的时候,恰恰相反,却最“生不逢时”。
    
      1967年元旦,偕家眷在广州的薄一波被红卫兵带回北京囚禁,谷景生不久后亦入狱,范承秀则被关入牛棚,五个女儿基本处于放羊状态。谷景生曾写给女儿们一封“文革”家书,让他们坚决拥护这场由毛泽东发动和主导的伟大运动,“没有资格参加,也罢。”他叮嘱女儿们不要因为造反派们三天两头来家里抄家就“对党有想法”。这位忠诚的中共政工干部希望长女谷望江从历史唯物和辩证唯物主义的角度出发,理解这场运动的意义。还让三女谷丹想法上小学,在家勤练柳书,保护好小宁(谷望宁)和小丽(谷开来)。
    
      谷开来很早就辍学在一家纺织厂当女工,也曾在猪肉坊卖过猪肉。自小没有享受到父母呵护的谷开来被迫学会自我保护,为人自立要强,专横且聪慧。重庆时期,谷开来喜欢王立军等人称其为“五哥”,即与此段人生经历有关。
    
      70年代初期,谷开来的三姐谷丹与李雪峰儿子李小雪结婚。尽管两年后李雪峰也被打倒,但此时他仍任河北省革委会主任、省军区政委高位,比起被以“叛徒”和“右派”家属名义关押的薄一波及谷景生来说,境遇好得多。同意儿子与失势的老战友女儿结好,体现了李雪峰这对战友的情谊。李雪峰的女儿李丹宇也在1976年9月与薄一波的二子薄熙来结婚,不过,这最终是一场悲剧。
    
      家庭的分裂
    
      一位中共党史研究学者告诉凤凰周刊记者,中共的高级干部子女一般都会和级别相同的高干子弟结婚,青春年少的薄熙来也遵守了这条准则。当时的薄熙来不仅身为“黑五类”,还背负一段牢狱经历。薄熙来涉贪腐被诉后,有人提起他年轻时这桩旧案,称他入狱原因是偷拿新华书店的辞书出去卖钱。另一种描述版本是,当时薄氏兄弟3人与元老林枫之子林炎志同为“黑帮子弟”,经常玩在一起,成了铁哥们儿。他们把全国政协副主席高崇民家的吉普车偷出来玩,并开上路,不料撞死一头小牛。那时牛是生产队的头等财富,四人立即被抓。审讯时被定性为“阶级敌人在搞破坏!”江青亲自下令,“将薄一波家的黑崽子抓起来”,结果四人同时被判入狱。
    
      1972年,经周恩来的指示,在高级干部子女管教班强制劳动结束的薄熙来被安排到北京一家五金修理厂的电工班当工人。据称,高干家庭出身的薄熙来颇结人缘,很多工友为其介绍女朋友。薄熙来还是把眼光投到了圈内:李雪峰家的四女“小矛”(李丹宇的小名)。
    
      薄熙来和李丹宇自幼相识,李丹宇还是薄熙来小学时期的玩伴。二人的父亲是同乡兼战友,进京后,李雪峰还一度接替薄一波任华北局第一书记兼北京军区政委。
    
      虽然李雪峰在“文革”中也被开除党籍,革职查办;但李丹宇彼时是北京军区总医院的军医,地位较之薄熙来的“黑五类”的工人身份,仍是高高在上的。
    
      薄熙来在给李丹宇的情书中写道:“如果把你的大脑比做一个剧院,现在也许已经座无虚席了,早被冠心病、动脉硬化、胆固醇、心电图之类的医学名词占满了”,“我这个迟到者自然没有座位。但只要有耐心,功夫不负有心人,我想双方都会找到座位的。”这封长达11页的手写情书迄今被李丹宇保存得完好无损。
    
      李丹宇称,与薄熙来“最初几年,拥有纯真爱情”。薄熙来追求李丹宇时颇花心思,他用微薄的薪金买了一个画有小朋友的小铁盒、一个女孩子喜欢的帽娃娃和抱着球若有所思的小熊猫,作为礼物送给李丹宇。
    
      李丹宇告诉《纽约时报》的记者,“即便他30年都没来看过我,我还是忘掉了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只记得那些美好的光阴。人不能生活在仇恨里。”两鬓斑白的李丹宇回忆说,薄曾经是一个朴实、上进的青年,“他那时经常阅读马列选集”。夫妻的裂痕可能产生在薄熙来进入北大之后,李丹宇揣测那时薄熙来就与谷开来好上了。
    
      薄熙来进入北京大学读书是在1978年薄一波平反复出后。同年,20岁的谷开来进入北大时,也恢复了高干子女的身份。年轻美貌的谷开来很快成为高干子女圈中的名人。
    
      李丹宇的嫂子是谷家三女谷丹,谷丹则是谷开来的姐姐。薄熙来选择与他妻兄的小姨子结婚,令薄、谷、李三家大跌眼镜。薄一波出狱的那年,薄家的四个儿子都已结婚,他没有时间干涉儿子们的婚姻,但传闻因薄熙来与李丹宇离婚难断,薄一波出面调停,薄、李两家从此有了隙缝。红二代们的选择随着薄案的开审,薄、谷、李三代红门恩怨又演绎出了新故事,佐证了人性的种种王立军在叛逃前,亦向薄熙来证实,谷开来曾策划让王立军抓其四姐谷望宁,让王立军抓薄与前妻的儿子李望知。
    
      叵测和凶险。《纽约时报》记者去年援引薄熙来前妻李丹宇提供的资料披露,在薄熙来失势前几个月,薄熙来曾要求他第一任妻子的哥哥李小雪到重庆与他会面。薄要求对方走进院子后关掉手机。薄熙来说,有证据可以证明,有人一直在试图毒害谷开来,他怀疑投毒的幕后主使是他和前妻的儿子李望知。
    
      李小雪断然否定了,称此纯属无稽之谈,薄熙来似乎放了心。薄案进入法庭辩论阶段后,薄熙来也承认,“谷开来当时是千方百计在我面前,让我感受到薄瓜瓜行,薄望知不行。”
    
      李丹宇称,虽然自己和谷开来长期不和,但儿子李望知却从未有过杀害谷开来的图谋。李丹宇怀疑指责她儿子意图谋杀的是谷开来,而那些所谓的法医证据则有可能是王立军炮制的。
    
      王立军在叛逃前,亦向薄熙来证实,谷开来曾策划让王立军抓其四姐谷望宁,让王立军抓薄与前妻的儿子李望知。
    
      薄熙来的长子李望知并不受薄家待见,4岁时即由母亲李丹宇带离中南海的薄家,与外公李雪峰一家生活,并改姓李,以示与薄家决绝。
    
      海外媒体报道称,李望知海外留学毕业后,李丹宇让其去找父亲薄熙来,薄怜长子辛苦,介绍他去自己曾执政的辽宁发展。
    
      李望知化名李小白,现担任北京大学企业家俱乐部的理事。据该俱乐部的网站介绍,李望知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1996级),研究生从美国哥伦比亚大学金融学院结业。而李望知同父异母的弟弟薄瓜瓜现亦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就读。
    
      美国彭博社称,李望知自2003年完成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硕士课程后,一直从事投资活动,曾在香港为花旗集团工作。2008年更在本港注册老牛雪龙控股,投资大连雪龙黑牛公司。李望知的轨迹与多数大陆红色后代相似,选择从政或经商已是红色后代的普遍现象。
    
      现在,薄熙来的权力大厦轰然倒塌。薄、谷家族的后人的生活私隐和商海经营亦被民众层层发掘。谷景生的几个女儿中谷望江、谷望宁分别是深交所上市的东港股份公司的大股东,谷望江早年在香港开设喜多来集团,拥有20多家合资和独资公司。据公开资料,喜多来又是在深圳上市的东港股份的第一大股东,东港股份市值20多亿元人民币。二女谷政协亦是中国特大型国企中国机械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的纪委书记。李望知的几个叔伯薄熙永、薄熙成、薄熙宁亦分别任中国光大集团执行董事、北京六合兴科贸有限公司董事长等职务。
    
      1986年,担任中顾委副主任的薄一波在湖南省的一次老干部座谈会上讲到,“在座的同志差不多都是多子多孙,教育好自己的子女是一件大事情,自己要尽到责任。当然最重要的是要把子女交给党,交给社会去教育。”
    
      而今回顾这段话,薄、谷两家可能均会各自沉吟。身陷囹圄的薄熙来与谷开来已成为中共新近反腐倡廉的活教材。而薄前妻李丹宇则仍期冀薄熙来能获善终:“他年纪已大了,我希望他安度晚年。” (博讯 boxun.com)
5723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薄熙来重庆“遗产”再调查
·薄熙来案公判:奢华的控辩VS高调的判决/大公网 (图)
·赴济南关注薄熙来案的上海10访民今晚被押往上海
·薄熙来案一审宣判,济南多条公交车被迫改道。 (图)
·薄熙来宣判了,徐明结局如何?他卷入薄案更多内幕
·关注薄熙来案的武汉、上海10余访民被关济南公安暗室
·薄熙来案宣判现场曝光:薄熙来微笑听判 (图)
·薄熙来案财产处置走向
·参加薄熙来案旁听的武汉、上海访民在济南被警察包围
·判薄熙来无期 肯定是中国领导人的决定
·江平:薄熙来案对中国的法治有什么推动意义
·薄熙来案一审宣判后带刑拘出庭 (图)
·薄熙来、王立军事件:一个左右了政局走向的世纪大案
·薄熙来被判无期:判决书全文
·薄熙来被判无期徒刑 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薄熙来出庭宣判:无期徒刑 (图)
·薄熙来在薄谷开来杀人后及王立军叛逃前滥用职权 (图)
·济南中院:薄熙来共贪污500万元 (图)
·济南中院:薄熙来共受贿2044万余元 (图)
·一角援助薄熙来行动模板 (图)
·一角援助薄熙来行动 (图)
·“清官”薄熙来财产公示后 (图)
·揭露薄熙来罪恶滔天,彭洪回忆血泪劳教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薄熙来囹圄中的涅槃之旅/右电志燕
·期待给薄熙来案一个“伟大的判决”
·习总日记: 习近平二探薄熙来/何岸泉
·冼岩:吁请澄清薄熙来案疑点
·不可妄自菲薄:薄熙来王菲名句变对联 (图)
·薄熙来也是“被”腐败,而非腐败!/孙维邦
·钱跃君:庭审薄熙来述评
·中共大老虎薄熙来—中国式悲剧/peter
·华颇:习近平与薄熙来之异同
·重庆市民列举薄熙来劳民伤财、黑打的“政绩”
·你相信薄熙来的话剧演出吗?/曹长青
·薄熙来的审判是按照最高层的脚本在演戏
·政治事件的当代解释与历史解释——兼说薄熙来案/陈行之
·薄熙来,一代枭雄,落狱未落幕/李伟东
·重庆变局,薄熙来死党李剑铭调离 /姜维平
·薄熙来案,证据不足,应判无罪/王小宁
·看山:中纪委“黑打”薄熙来
·秦永敏:薄熙来案新看点
·八卦一下薄熙来的初审——澄清某些误读和忽悠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