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吴兵幕后女人何方神圣 拿下中石油8000座加油站
请看博讯热点:反腐打老虎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15日 转载)
    来源:21世纪网 
    
    核心提示: 据中旭能科网站介绍,该公司负责中国石油加油站管理系统约8000座加油站的具体实施与管理工作,过程涉及试点单位及所有三期的部署工作。
    
    中石油的反腐风暴正卷入越来越多的民营企业。此前多家媒体报道,神秘港商吴兵于8月1日被带走调查,其实际控制的北京中旭阳光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旭能科)与中石油关系密切。
    
    吴兵的商业布局集中在老家四川,涉足水电和高速公路领域,但在北京,其控制的以中旭能科为核心的“中旭系”深耕石油产业多年,但本报记者发现,吴兵与“中旭系”的四五家公司名义上毫无关系,其幕后股东核心交织着一名神秘人物詹敏利。
    
    在尝试石油领域多面出击未果后,“中旭系”打入中石油信息化建设项目,并成为2011年“电子工业产品”类供应商之首。
    

  复杂的股东变更
    
    据中旭能科网站介绍,该公司负责中国石油加油站管理系统约8000座加油站的具体实施与管理工作,过程涉及试点单位及所有三期的部署工作。该公司17个成功案例中更是有15个为中石油项目。
    
    工商资料显示,中旭能科成立于2004年,其前身为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本报得到的一份该公司改制文件显示,中旭能科经过了复杂的股权变更。
    
    
吴兵幕后女人何方神圣 拿下中石油8000座加油站

    吴兵
    2004年中旭能科成立时,股东为两名自然人詹敏利和赵明,其中詹敏利出资400万元,赵明出资100万元。赵明现任中旭能科法定代表人,今年46岁的北京人赵明1984年参军,后在解放军艺术学院取得大专学历,经商十几年后,在中旭能科成立伊始时就担任经理。
    
    2007年11月,同样以赵明为法定代表人的北京广隆嘉润投资顾问有限公司,出资1500万元成为新股东,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科技有限公司增资至2000万元。
    
    但2008年8月,这家公司的1500万股份又分别转给了詹敏利和赵明,撤出中旭能科。2009年6月,詹敏利和赵明的股份分别转让给邓福佐和路宁龙。据本报记者了解,邓福佐和路宁龙分别出生于1982年和1980年,路宁龙从东北财经大学本科毕业,在一家绘图公司工作两年后,直接进入中旭能科担任经理,并曾出任法定代表人。
    
    这次股权转让短短两个月后,中旭能科再次变动。邓福佐将其1600万股份转让回詹敏利,路宁龙则将400万股份全部转让给新股东南辛。
    
    2010年1月,中旭能科发生最后一次股权转让,詹敏利将股份全部转让给时年37岁的北京人周滨。
    
    一个多月后,公司由有限责任公司改制为股份有限公司,并更名为中旭能科。本报得到的另一份改制文件显示,当时,中旭能科有7743万元资产,以及4484万元负债,净资产为3259万元。这3259万元净资产中的3000万元按1:1的折股比例,折合为改制后公司的股本,其中周滨持有2400万元,南辛持有600万元。
    
    中旭能科随后按股份有限公司要求成立了董事会和监事会。董事会成员为周滨、赵明、黄渝生、闫咏和朱莉萍,监事会成员为詹敏利、南辛、邓福佐。
    
    董事会中,周滨任董事长,赵明为法人代表和总经理。本报记者了解,41岁的西安人闫咏在2010年进入“中旭系”,担任中旭能科子公司经理。
    
    而四川南充人朱莉萍是董事会成员中唯一与吴兵有过交往痕迹的人,其还任四川天丰水利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据财新网报道,该公司与吴兵控制的中旭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一起投资了大渡河龙头石水电站,有消息称,四川天丰水利资源开发有限公司也是吴兵实际控制。
    
    2012年12月,周滨退出董事会,其董事长职位由一名持美国护照的北京女人黄婉接任。9月12日,一名中旭能科员工告诉该记者,该公司领导“目前都不在公司”。
    

  神秘人物
    
    公司资料显示,出生于1942年的詹敏利是“中旭系”名义上的核心人物。詹敏利1967年毕业于北京经贸学院,“文革”时在国防科委七院工作,此后在中科院电工研究所和东方科学仪器进出口公司工作长达22年。
    
    本报记者了解,詹敏利为中旭能科监事黄渝生之妻,而黄渝生为我国着名地质学家黄汲清之子。黄汲清祖籍四川仁寿,在我国石油发现史中贡献卓着,正是根据其陆相生油等理论,“中国是贫油国”的论断被打破。
    
    2004年9月10日,《四川日报》一篇文章写到,“曾几何时,以讹传讹,大庆油田的发现,归功于李四光的地质力学,但事实上,是根据黄汲清的陆相生油和多期多层生储油理论,中国才有了源源不断的石油大发现,相继找到大庆、胜利等高产油气田”。
    
    中旭能科公司中黄渝生的身份登记信息显示,其出生于1944年10月11日,黄詹两人的户籍地址相同,是一处位于中科院家属区的楼房。
    
    刊登在1995年《中国科技史料》的《黄汲清年谱》1944年条目为:10月11日,次子黄渝生在北碚出世,渝生毕业于北京对外贸易学院,现为美国新泽西州马尔顿城海斯科公司总裁。
    
    詹敏利曾是北京海斯科投资顾问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工商资料显示,这家公司成立于2002年,并在几年后注销。但另一份文件显示,从1992年起,詹敏利就在北京经营海斯科公司。
    
    本报获得的相关文件显示,詹敏利是北京“中旭系”的创办人之一。2003年8月,北京中旭阳光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最早的股东即为詹敏利和南辛,赵明担任经理,这家公司的经营额不大,成立当年营业收入为86.5万,2004年为315万,2005年时,赵明曾参与持股,但这一年公司营业收入为0,并于次年注销。
    
    2005年4月,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特种作业服务有限公司成立,这家公司开始的名称为北京中旭阳光石油天然气研发有限公司,成立1个月后更名。公司股东为赵明,以及一名出生于1985年的河北女人刘丽洁。
    
    其更名文件中称,“特种作业服务”,指在油田作业中,钻油杆折断在油井下,或输油管堵塞时,我公司利用专业的技术和设备对其进行维修。
    
    几个月后,詹敏利参与持股。2006年5月,赵明卸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其股权结构再次变化,总经理接任者为北京人刘军,其曾在加拿大深造,并任职于加拿大一家能源和矿业领域的投资公司。
    
    但特种作业服务公司只存在了两年就宣告结束,在此期间,公司的营业额为0,曾有媒体报道称,“中旭系”希望专耕石油信息化产业。
    
    同样冠名“中旭阳光”的另一家石油企业为北京中旭阳光消防设备有限公司,但公司资料显示,其与“中旭系”看不出任何交集,大股东和法定代表人为北京电影学院一名形体教师,这家公司没有开展业务便被注销。
    
    2008年3月,北京旭能合力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本1000万元,股东为“中旭系”两名“80后”员工邓福佐和路宁龙,2009年,旭能合力公司被中旭能科全资收购,法定代表人也变更为赵明。
    
    成立至今,旭能合力每年最多的营业收入也只过千万,利润不过一二百万。
    

  拿下8000座加油站
    
    “中旭系”中还包括没有涉足石油业务的北京中旭盛世风华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盛世风华),此前媒体报道,其参与了影视、话剧投资。
    
    盛世风华同样经历多轮股权转让,2009年12月成立时,盛世风华的名称为北京中旭盛世风华文化有限公司,其股东为吴学军和汤国英,吴学军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此后留校在会计教研室任助教,1990年,吴学军离开高校,到位于成都的中旭投资公司任总经理。
    
    2010年9月,盛世风华的股东变成了时年79岁的龚玉清和78岁的吴从云,两人均为成都人。公司也改为现名,离开文化产业,成为一家投资公司。
    
    2011年8月,盛世风华股东变为现在的吴名兵和曲爱光。两人接收股份的对价分别为60元和40元。此时,盛世风华尽管注册资本为5000万元,但实缴1000万元。
    
    2011年11月,该公司吸收合并四川嘉仁投资有限公司,嘉仁投资公司的股东同样是吴名兵和曲爱光,媒体报道称嘉仁公司为吴兵所控制,合并时,其拥有资产1.14亿,负债9999万。盛世风华实收2000万元,并入其资本金。
    
    这一年,盛世风华还出资1亿元,反向100%控股中旭投资有限公司。原本诞生于成都的中旭投资公司将资本阵地转移至北京。
    
    盛世风华现任法定代表人为王志强,其长年任职于水电行业,曾在水电部七局成都办事处任书记,并于2002年进入中旭投资公司任副董事长。王志强曾对《经济观察报》记者称, “自己只是职业经理人,名义上的法定代表人,并不持有公司股份,不清楚吴兵目前的情况。”
    
    “中旭系”中只有中旭能科获得了中石油大单。本报得到的资料显示,2009年,中旭能科营收1.09亿,利润1000余万元,2010年,营收 1.16亿,利润2822万元,2011年,该公司营收超过1.3亿,利润达3291万元。也是在这一年,中旭能科位居中石油“电子工业产品”类供应商之首。
    
    本报得到的一份中旭能科改制文件显示,其经营对象包括辽河油田、长庆油田、吉林油田、塔里木油田。
    
    在中旭能科的业务中,中石油加油站管理项目占据大块。2004年4月中石油上市后,中旭能科成立,巧合的是,几个月后《中国石油信息技术总体规划》发布,规划包括了上游项目、下游项目、ERP项目、电子商务项目、管理信息项目在内的34个工作包。其中,加油站管理系统是下游项目的重要板块。
    
    该项目在2006年10月立项,随后在华东、山东、大连启动了30座加油站的试点。
    
    但2007年,商务部网站发布消息称,中石油决定为加油站安装由以色列供应商Retalix公司提供的软件和方案,中旭能科并不是Retalix公司的国内合作方。到2008年11月30日,这笔价值过亿的项目结项。
    
    2009年9月,中石油签约第一批推广的4855座加油站,12月,第二批推广的5115座加油站签约,第三批推广的加油站数量则达到4600家。到2011年5月,16000座加油站完成了推广。
    
    一名曾短暂参与中石油加油站管理项目的业内人士称,“这个系统非常复杂,有很多公司参与”,其中不乏HP、IBM[微博]等国际巨头,相比之下,仅仅成立数年、工商登记只有50名员工的中旭能科显得相形见绌。
    
    一家名为西安赛思通电子有限公司的网站上称,2007年,经过近三个多月的充分交流与协商,我公司以项目分包形式,与中旭能科就《中石油加油站零售管理信息系统》试点阶段达成了一致意见并签署了相关合同。“将以合作形式,由我公司派驻该项目组的人员,参与完成整个项目建设期间的相关规划、组织、协调、管理任务。”
    
    据中旭能科网站介绍,该公司负责中石油加油站管理系统约8000座加油站的具体实施与管理工作,过程涉及试点单位及所有三期的部署工作。但中石油的招投标平台“能源一号”网站上,已查询不到具体的招投标项目。如今,中旭能科的网站也已经无法打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52286705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周永康VS王金平 习总未出手,马总先立威
·周永康已经被调查 胞妹涉足中石油案 (图)
·中共打虎进行时 疑似周永康子媳被牵出
·大陆媒体矛头齐指周永康
·传周永康的胞妹涉足中石油案
·北京开始收网:周永康胞妹周玲英被调查
·为何习近平必须拿下周永康
·绞索迫近周永康 其胞妹与周姓自然人被抛出
·风向有变,周永康被中国媒体多处“碰伤”
·令中共忌惮10年,周永康一手炮制政法王
·周永康子控上市公司突遭停牌
·中国媒体报道周永康“大管家”被查显露玄机 (图)
·当局有意为他辟谣 周永康暂未“双规”
·习近平把周永康当活靶 周案出现两种走向
·周永康密集四度“露面” 闻声不见人
·王宁遗体在广州火化 习近平等表示哀悼 周永康名字现其中 (图)
·查周永康贪腐 打击面扩到政法系统
·习近平欲借反腐立威 周永康或成打虎目标
·“周永康协助腐败案调查但非调查目标”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总部前维权记—口蜜腹剑的周永康 (图)
·丁华,洪玲玲和陈黛莉联合国总部前上访维权记--周永康的信口开河 (图)
·北京数百上访冤民写信给周永康!
·何时兑现中央政法委周永康书记强调要“还清历史旧账”/吴田丽
·给孟建柱公安部长周永康备案公开控告信/蒋桂芬之三
· 给周永康总书记的公开信 /吴业夫 (图)
·贺国强、周永康两位大书记中国的举报到底谁来管/吴业夫
·致贺国强、周永康两位大书记的公开举报信/吴业夫
·哈达·新娜的儿子威勒斯致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一封申诉信
·致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中组部长李源朝的公开信/无锡陈雪华(图)
·给全国人大十一届三次会议上的审议题:问周永康
·赵岩:两会召开之时,致周永康和王胜俊的第三封公开信
·陈维健: 开刀石油帮是否放过周永康?
·温水煮青蛙:周永康跑不掉了
·倒周永康,习近平“定于一尊”的关键一役/看山
·读铁流先生有关周永康陈希同文章 政治私交要分开 /汉评
·周永康和黄菊没有可比性/高新
·胡锦涛要求温家宝、习近平为周永康站台
·周永康不倒 国难未已改革断无希望/陈维健
·周永康公安表彰大会上对哪些人少发了勋章?/山翁
·余杰:胡系周永康是败坏法治的千古罪人
·“河蟹大帝”胡锦涛离不开“政法沙皇”周永康
·陈光诚:砸向周永康的“一块政治石头”/华颇
·与章天亮打赌,周永康不会因薄熙来案垮台/林山
·为何聚焦周永康?/林保华
·中共下一个目标:周永康?/吴雨 (图)
·王立军、薄熙来、周永康事件进入神秘诡异期/项守信
·“政法委姓党”,周永康在暗示什么?/陈破空
·声讨政法委、揪出周永康、千刀万剐江贼民//上海市闸北区维权冤民杜阳明
·胡锦涛出访归来 到机场迎接他的是令计划还是周永康/昭明
·周永康新闻联播出场 用意何在?/夏小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