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剖析庭审辩解,我对薄案公审的一点看法(四)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8日 来稿)
    
    昨日薄案公审已基本告于段落,剩下只是择机宣判。庭审辩论的过程很是精彩,全程彰显了法治精神。薄对于公诉方的指控进行自辩,辩方也提出诸多疑问,公诉方则从法理的角度上做了相应解答。可以说,内容十分精彩,信息量很大。仔细分析之后,我想还是要做进一步的解读,既是理清自己思路,也是尽可能的还原一些情况,有些话,在庭审时控诉两方不可能讲得那么明白。
    

    这篇文字,我想要尽量更客观一些,试着从薄的角度出发,考虑一些问题,提出一些疑问,再从公诉方的角度做出解释,以及我本人的理解,这样表述难度很大,难免会有考虑不周的地方,请谅解。下面开始。
    
    针对薄受贿的问题
    
    1.在唐找薄办批地、进口汽车配额的问题上,薄自辩其在不知道唐找他办事时隐瞒了真实情况,完全是出于促进大连建设的基础上同意这些事情的。
    
    薄方角度:唐是我的熟人,给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搞进口汽车配额可以提高大连形象,大连大厦那块空地,之前闲置好几年,现在利用起来也未尝不可;唐自己搞小猫腻,在我面前不说他想通过这两件事情赚钱,他的私下获利行为和我无关。
    
    公诉方角度:首先要说明,薄认为给唐办进口车配额指标,城市里的进口车多一些,可以提高大连城市形象,这样的事情办了未尝不可。但从严谨的角度来看,大连国际发展有限公司不属于政府机构,也和政府挂不上边。公司如从中得利,完全属于公司自己获利而不属于政府获利。假设公司通过正常途径申报,是否可以顺利批下20多个指标尚不能确定,没准能批,没准批不了那么多。经过薄“打招呼“的行为,公司顺利批下指标,比通过正常购买要便宜很多,节省下的钱,实际等于为公司谋利,这还不算唐在中间的抽头。因此,这是符合受贿条件的,即利用职权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
    
    我认为,唐找薄办这两件事,有瞒着薄私下自己赚钱的可能性,而且可能性很大,但这不是薄未受贿的借口,是否受贿,一要看是否利用职务之便为其办事(已证实),二要看薄是不是接受了唐给的钱(这是关键)。
    
    那这三笔钱薄到底收没收呢?让我们接着分析。
    
    2.唐供述,曾分三次把钱给了薄;薄曾供述收受过唐的三次现金(后翻供);谷供述,曾三次从保险箱内取出薄存放的现金,用于她和瓜瓜在国外的生活。在不考虑翻供的情节上,薄、唐、谷的供述,在时间、数额、货币种类、钞票面值上这些细节均能够互相印证。薄现在主要以“不能确定保险箱内是否有谷自己放的钱,谷也无法确定从保险箱内拿的钱就是唐提供的,以及谷自己很有钱,没道理每次把从保险柜拿出的钱花干净、之前供述是违心“等为理由进行自辩。
    
    薄方角度:(1)时间过了那么久,为什么谷能把取钱的情况记得那么清楚?(2)保险柜只有我和谷能打开,谷当时很有钱,她没必要用我的钱为瓜瓜开销,侦查员也没问谷是否有往保险柜里放钱的行为,谷说她从保险柜内拿出钱,凭什么就说是我放进去的?(3)就算把钱拿出来了,即使数额、货币种类、面值与唐供述的都一样,她怎么确定那些就是我受贿来的钱?(4)谷自己有几千万,至于每次把拿出来的钱都拿干净用么?这不合常理啊。(5)最后,由于之前压力大、自己想表明态度、想保留党籍,保留政治生命才那样供述的,我之前的供述是违心的。
    
    公诉方角度:(1)不能因为怀疑谷的记忆力,就得出薄没有往保险箱内放钱的结论。(2)瓜瓜是薄与谷共同的孩子,用谷或薄的钱为瓜瓜花销都属正常。不能因为谷挣钱比薄多,就得出不能用薄的钱为谷和瓜瓜花销的结论。用俗话说就是,谁规定妈挣的钱比爸挣的多,爸就不能给妻子和儿子花钱了?这没有道理。(3)无论谷是否往保险箱内放过钱,只要薄承认曾往里放过钱,谷从中取出的钱就有可能是薄放入的。谷每年从保险箱中取钱的次数仅3次,对相关情况保持较清晰的记忆,符合常理。另外,薄从未说这些钱是其受贿所得(可查阅庭审记录),因此谷不会说“确定拿出来的钱是薄从唐那里受贿所得”之类的话,薄是在虚假的情况(即“谷说她取出的钱是我受贿所得”)的情况下提出自辩,不应采纳。这里我觉得,薄的这两句自辩,很有可能被大家理解为“就算我把受贿的钱放进去了,你怎么证明拿出来的钱就是我放进去的?怎么能确定就是我受贿的那些钱呢?”。关注着点,我当时也没太注意,后来仔细想,认为薄说这些话的前提条件是“我把受贿的钱放进去了”,即薄的假设就是自己有犯罪事实,这样的自辩是不应采纳的。(5)谷每次都将从保险柜里拿的钱花光,这和谷自己挣的多不矛盾。简单解释,用“谷挣得多“、”谷应该没有那么低级“为理由否定”谷都将从保险柜内取得钱都花光”,这个推理是不成立的,没有因果关系。说简单点,钱已经在谷手里,谷爱怎么花就怎么花,薄顶多对谷将全部钱花光表示惊讶,但这不是薄认为谷没有从保险箱内取出过钱的理由,没有因果关系。
    
    3.关于薄翻供的问题。如薄不翻供,那么薄、谷、唐三人的证言因为相互印证,可以得出薄受贿的事实。后来薄对曾收受唐三次现金矢口否。按照法律,如果不能说出翻供的原因,或者说出的原因不可信,以原口供为准,那么薄的翻供原因是否站得住脚呢?
    
    薄方角度:我确实是压力大,想表现好一点,我承认自己是有动摇的,向让中央看到我的态度,我还想保留党籍,不想结束政治生命。
    
    公诉方角度:薄称其翻供的原因是当时感觉到压力大,想表明自己态度,还有最重要的就是想保留党籍,这里可以指出,薄也称,工作人员没有对其实施刑讯逼供等违规行为。薄的自书是在其独处的情况下自己完成,可以排除受别人诱导的可能性;薄是中共高级官员,其工作经历、家族历史都能使其很清楚的认识到,只要他有受贿的事实,在“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大背景下,是不可能保留党籍的。其在自书、侦查、检察院等多个阶段均对“收受唐三次贿赂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多次形成合法证据,现在以想表明态度好,自己压力大就推翻之前的多次供述显然是不合理的。
    
    这里我要讲一下,对于侦查员没有询问谷是否往保险箱内放过钱,我认为这是侦查员的失职,这个情况应该搞清楚。在侦查阶段,许多工作没有做到详尽,其实可以做的更好。
    
    且个人认为,薄对唐倒卖汽车配额、卖大连大厦的事情可能真的不知情,唐向薄隐瞒了部分事实。这些事情,只能说明薄对唐私下的小动作不负责,并不能成为薄自辩“没有受贿犯罪行为”的理由
    
    综上所述,我从控辩双方角度和自身角度做了推理,薄、谷、唐有相关证词可以相互印证;薄后来翻供,且说了翻供的理由,其自辩基本停留在言语层面,无相关证物。薄到底有没有收唐的钱,大家自己体会。
    
    附:剖析庭审辩解,我对薄案公审的一点看法(一)(二)(三)已在博讯刊登。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91920719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薄熙来济南审判市民被无辜囚禁引发愤怒/视频 (图)
·薄熙来开审,康素萍受难---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薄熙来与逾百女性有染 喜在宾馆“上班”
·薄熙来还有咸鱼翻身的机会
·抢戏:薄熙来庭上雄辩四方、公然讥讽证人 (图)
·央视将播薄熙来案专题 内容“令人震撼” (图)
·法律专家:薄熙来案定罪量刑应无悬念
·日媒看薄熙来案结审:政治斗争潜伏
·薄熙来法庭“秀”英文遭制止,有中文精彩语录也被删
·中国:薄熙来倒台的背后
·围观庭审薄熙来,挺薄组织藏其中 (图)
·贺卫方:答薄熙来案的几个问题
·薄熙来被曝曾与马晓晴交往:说出来对你我不好(图) (图)
·探秘薄熙来北京住宅:深藏胡同 久无人居 (图)
·最高法院前部分访民挺薄熙来/视频 (图)
·薄熙来最后陈述:深感治家无方 自知在劫难逃 (图)
·陈永苗:用证据说话:薄熙来无罪
·薄熙来案的另类花边解读 网友们真是太有才了! (图)
·新华社揭秘:薄熙来案侦查阶段共调查97人
·“清官”薄熙来财产公示后 (图)
·揭露薄熙来罪恶滔天,彭洪回忆血泪劳教
·重庆1695人及1045户访民给市委薄熙来书记, (图)
·林保华:薄熙来成了外国老鼠/薄熙来迫害法轮功
·薄熙来主政的辽宁省坚持惩罚“反腐英雄”周伟
·司法局长随意奸污因未婚同居被劳教青年,在薄熙来任内步步高升
·叶宁:薄熙来案件的审判,定罪量刑是个难题吗?似是而非
·艾鸽词《声声慢》题薄熙来案
·薄熙来案将成为左派心目中的“六四” (图)
·薄熙来戴上绿帽可否不坐牢 关键在王立军 /何清涟
·习近平自幼就敬畏薄熙来的故事/高新
·薄熙来是中共独裁体制的牺牲品/秦邦
·薄熙来是一党专制的产物
·看山:没想到薄熙来这么清廉
·审判薄熙来:一出不得演的欺世惑众戏
·陈维健:审判薄熙来 抓小放大掩盖中共集团罪恶
·薄熙来千古奇冤/周家平
·看山:论薄熙来倒下的必然性
·看山:薄熙来确实是栽在女人身上,不是一个,而是两个
·正式开庭,公审薄熙来案彰显中国法制自信
·薄熙来死缓及其后续发展/大宗师
·薄熙来案件的可能结果,历史意义和深远影响/叶宁
·巴克:薄熙来不被摘掉不理喻中国历史民主进程
·薄熙来庭审为何延期?/姜维平
·公开审判薄熙来的真正目的 /老张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