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陈永苗:用证据说话:薄熙来无罪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7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陈永苗
    

     (参与2013年8月27日讯) 这个案件要悬,证据力弱爆了,没有证据确认,薄熙来拿钱。一翻供,单方指控的证据,就靠不住了,又没有汇款证明。关于薄案的五百万受贿,如果有,控方何不找出当初王国刚在场时薄给谷开来的电话通话记录,都查了两年了,还搞不出来。第三个罪名,一巴掌打王立军的,顶到头,也就是一个工作作风问题,与犯罪不沾边。 疑罪从无。刘亚洲也在一个最近的内部讲话中认为薄熙来无罪。
    
    新浪微博“心香一脉美黛”说,诉方证据根本不足,很多是东拉西扯的外围证据,几无杀伤力。怹及辩护律师逻辑思路都很清晰,其出示的关于谷和其子的出入境纪录和银行卡纪录的证据都非常强有力,公诉方有狡辩之嫌!
    
    新浪微博“朱其在这里”说,薄案的五天庭审显示:检察院未掌握薄贪腐的任何直接的有关财务的书面证据,依据的全是污点证人的口供指认。
    
     新浪微博“vincent--朱”说,薄的自辩和其律师的辩护,在法治国家绝对治不了他的罪。
    
    新浪微博“霍亮律师”说,看完薄熙来一案的全部庭审资讯,认为检方指控的三罪中,除滥用职权外,其余二罪都给辩护律师留下了很大的辨护空间,如果依法审理,控方在贪污和受贿方面提供的证据都存在很多疑点,可能难以认定。
    
    看来薄熙来在中纪委时,“供认”过,到了检察院办案时,就翻供了,到法院更翻。中纪委的笔录,到了检察院要重做,看来这一关没过。中纪委的笔录,不能当作证据,不属于刑事诉讼法规定的侦查机关所做笔录,黄了。
    
     过去维权大案著名媒体经常把网民当做陪审团,如果薄案也是的话,那么目前陪审团主流支持薄。可见在左右之外,有这一种超越党内斗争,把左右派当做狗咬狗的公民社会根基。薄没有伤害民众,进行了狗咬狗,其法庭表现获得了公民社会的支持。网民陪审团恐怕会裁决其无罪。
    
     这谷开来好像专门坑害薄熙来一样。新浪微博“聚焦观点1”说,特别是谷开来从保险柜拿钱那一节,就如控方栽赃一样。
    
     有特权者,如官员和企业家受害了才会想起法律与权利。我观察到若干年以来,左派也是一样如通钢事件以来,就主张权利与宪法。看来法律与权利得以彰显,需要受害处境永远在场。法治需要预设主体被处置于最坏的处境,来寻找对自己最不坏的,有着原罪感。刘少奇不受害也拿不起宪法,有特权者是与受害者是一对子。
    
    左派这几年成了改革中的右派,其诉求是宪法权利,或者程序公开等等。巩献田质疑国企改革之后,我在乌有之乡对他说过这个建议。
    
     新浪微博“最深的林”说,此次的审判之公开透明,委实令人惊诧莫名,难以揣摩。如果说此前他在公众心中是40分,毁多于誉的话,那么经过这几天的直播之后,他至少也有75分了。唯一合理的理解是,高层斗争的最后结果是轻判他,但此前民愤实在太大,故通过此举洗清部分传言,重塑形象。
    
     新浪微博“李宇晖_Huey”说,控方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给薄熙来洗白,美化他的公众形象,从而为习近平继承薄熙来的政策寻找合法性。看不懂习薄一体,或者看不懂毛邓一体,你就被他们彻底耍了。
    
     有人不断呼吁薄唱红打黑入罪,我在美国之音连线时说,唱红乃是意识形态与政治路线,依法不能入罪,如果打黑的具体个案有证据证明薄参与其中,则可具体定罪,否则不是法律责任,而是政治责任,不可用刑法来处罚。我认为,薄瓜瓜没证据参与共谋,只能不当受益者,不是共犯。
    
     如果是个法律人,在薄案时就有内在的撕裂,是站在法律和证据的立场,还是站在右派式文革立场,进行路线不同就定罪。右派以文革的方式,要求意识形态定罪和路线定罪的,反文革的文革,还仅仅是文革分子,是白色五毛,是党内极右翼。党内极右翼会积极构罪。
    
     党内极右翼的内斗原则是一种组织路线原则,造舆论把我们自己的人抬上去,把不同路线的人轰下来,所以没有证据不讲法律常识,就要求对唱红打黑定罪。就像中国足球队参赛,不管多烂,输的多惨,打多少假球,他们都支持中国队,对方队再精彩都反对都唱衰。 不以高高在上的姿态看左右权斗,那是卑贱的哈巴狗。
    
    大陆沦陷区民主化后,意识形态一样有左右之分,只有一种颜色那就是专制,白色专制一样是专制。宪政是一种共和和混合,并不是右派彻底战胜左派,而是民众像球迷一样,看那一个球队给他们提供了精彩和刺激就支持谁。我们要像罗马贵族一样,高高在上,看着党内左右派像狗一样狗咬来咬去,不要让狗代表了。
    
    新浪微博“里仁为美”说,因此我不大在意左右这种二元紧张对抗,在意这种对抗分裂能否给民间带来空间,为民间社会的壮大争取空间。至于哪方胜出的结局都是专制,变成一元就可怕,二元势力相当时,激烈对抗,互相消解最好,其他与民间的成长毫无关系。
    
     我们要为了制造平衡,要阻挡“改革”。现在的局势是不改革最好,不折腾最好,损失最小,把问题留到将来民主化之后有条件有能力解决。例如土地是否私有化问题。现在呢越改革中国越糟,将来越不好收拾。所以要卡住停住。
    
    薄熙来重庆打黑了,但是打黑不是我们的。看客就要做好看客的本分。我要对支持与反对薄熙来的左右派说,别把自己当作党的人,当作组织的人,都是草民屁民。
    
    去济南支持薄熙来的照抓不误。这回搞明白了吧,不管是支持和反对,不管左与右,你们屁民都是局外人,到电视机前面唾沫去,别到公共场所,别参合政治,是官僚集团对其外的要求:这里没你们什么事,回到你们的私人空间。
    
    电视机前的观众与电视剧的剧组都是明白的,都不想越界,最傻逼的就是跑龙套的,跑龙套的人越多,不管左右,还是左右对掐,还是左右合作,都始终是跑龙套的,剧组也挺讨厌他们,于是反宪政警告他们别想入非非,把自己当导演主角 ,观众也讨厌他们摆谱嘚瑟装逼。
    
    左右派太多了,跑龙套的人太多,是当下的症结。不管是往左跑龙套的,还是往右跑龙套的,都比剧组和观众更不愿意换个戏,拆掉戏台,解散剧组,因为这样,他们没法高观众一等了,也没机会成演员和导演了。夹在中间的,才是铁杆维护的,剧组早就玩腻了,观众早就不想看了。当下的群众演员跑龙套的,又能是群众,又能是演员,实在太多了误事。
    
     施特劳斯说,民主制度是低俗而稳固的,之所以作为最不坏的制度,是因为对民众提出最低的知识要求。民众基于利益而选择统治者,这是天然的正确,如重庆人民说薄好,这是对的,民主制度下一样,谁给好处就选谁,有奶便是娘。没本事和现统治者竞争,取而代之,天天骂民众没素质,就是外面受气回家打老婆。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12559311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永苗告王炳章博士书 (图)
·陈永苗:香港另嫁中华民国—-写给七一大游行
·陈永苗:别在党妈肚里装宫外孕
·陈永苗:雅安地震不捐款是一种成熟的爱国主义
·陈永苗:纪念胡耀邦是软性维稳
·沈良庆、陈永苗通信:改革派冒充反对党的弊端
·陈永苗:要么法西斯主义,要么民国当归
·陈永苗:堂堂正正的出场—三评王登朝
·陈永苗:热烈欢迎五毛上网来破局
·陈永苗:南周事件发酵了“改革已死”共识
·陈永苗:受迫害感是一种暧昧不明的方向——评南周社论事件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陈永苗:呼吁关注筹办民主聚会判14年的警察王登朝
·陈永苗:民国宪政派微博遭到镇压
·陈永苗:《就曹海波致马英九公开信》已由网络上下提交总统府 (图)
·陈永苗游精佑等就曹海波判刑八年致马英九公开信
·陈永苗:以兄弟朋友的方式纪念蒋介石冥诞125周年
·陈永苗:宁波抗争没有结晶出自己新鲜元素
·陈永苗: 莺歌海征地是央企对民众的法西斯战争
·陈永苗:“拆政府”是史上最强非暴力行动
·陈永苗:断改革派后路迫使他们背水一战
·陈永苗:温和派最容易被抓
·陈永苗:从台湾公民运动找到“兼职革命”之路
·陈永苗:民进党必将是横跨台海两岸的反对党
·陈永苗:新社会主义传统是一种法西斯主义
·陈永苗:党内立法是僭越
·陈永苗:从红色到粉红色法西斯:毛泽东与太子党们
·经济危机塑造的抗争总体性/陈永苗
·陈永苗:“政治反对”是对专制的美化
·陈永苗:我反对纪念林昭
·陈永苗:习近平是薄熙来的“孪生兄弟”
·陈永苗:“同城饭醉”用来干什么
·陈永苗的问题/郭国汀
·陈永苗:李嘉诚现在不放血,将来会流血——声援香港码头工人罢工
·有民众暴力才有势力均衡/陈永苗
·底层抗争是民国当归的复国革命/陈永苗
·陈永苗:南周“读懂中国”牌匾落下来
·陈永苗:中华人民共和国根本不存在的国际法分析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