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东东莞原人大副主任住所起获逾千万现金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26日 转载)
    来源: 羊城晚报
    
    欧林高(资料图片)
    广东东莞原人大副主任住所起获逾千万现金


    
     办案人员在欧林高住所起获大量现金。
    广东东莞原人大副主任住所起获逾千万现金


    
    2012年8月,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欧林高被省纪委调查,“裸官”、涉嫌巨额受贿、包养情妇,是本案三大关键词。目前,经过一年多的调查,欧林高案逐渐水落石出,并进入司法程序。
    
    欧林高在担任东莞市清溪镇党委书记、市委副秘书长、长安镇党委书记和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期间,涉嫌利用职权在土地转让、工程建设、人事安排、房地产开发等领域进行权钱交易,受贿财物折合人民币2905万元、港币3722万元,以及价值人民币220万元的别墅一栋。
    
    从抽两元钱一包的烟被父亲批评,到大肆敛财,出生于干部家庭的欧林高是如何走上蜕变之路的?
    
    作为一名“官二代”,他曾因为抽两元一包的香烟被父亲批评为奢侈
    
    作为一位镇委书记,他年入百万却仍忍不住疯狂敛财涉贪数千万元
    
    1 一封举报信
    
    一名涉嫌贪腐的村民小组长牵出了欧林高,他如同惊弓之鸟,准备逃往香港“避难”,广东省纪委果断对他实施了“双规”措施。在欧林高的住所,世界名酒、虫草等物品随意堆放,办案人员还现场起获逾千万元现金。
    
    2012年8月,一封网络举报信引起纪检监察机关的高度关注:举报人反映东莞市长安镇江贝村原村民小组长戴成基,在修建“同达花园”农民公寓过程中,涉嫌违法违纪。
    
    举报信反映,长安镇乌沙社区江贝村民小组集资兴建的“同达花园”由8栋高层建筑组成,但2010年9月建好后,却没有一户村民入住。原因是建造成本超出预算1.56亿元,部分村民不愿掏腰包来填这个大“窟窿”。
    
    在广东省纪委的直接督导下,东莞市纪委立即立案调查。随着调查的深入,时任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长安镇原镇委书记欧林高收受戴成基贿赂的重大线索浮出水面。
    
    省纪委随即组成专案组对欧林高展开调查。一位知情人士表示,欧林高在被纪委带走调查的前几天,已经有人通风报信:戴成基被带走了,可能会牵涉到他。
    
    生性多疑的欧林高匆忙向组织“请假”,企图到香港的家里“避难”。省纪委当机立断,于2012年8月10日对他采取了“双规”措施。
    
    在欧林高的住所,办案人员耗时半个小时,终于打开两套门禁系统,眼前的景象令人震惊:酒柜里陈列着世界顶级名酒,虫草、燕窝等随意堆放,三个巨大的保险柜里,码放着现金人民币1068万元、港币254万元。在欧林高的另外两处住所里,办案人员又起获了人民币200多万元和港币95万多元。
    
    2 土生土长“官二代”
    
    欧林高出生于一个干部家庭。当欧林高走上工作岗位后,他父亲曾给当时的市领导“打招呼”,坚决反对儿子在家乡任职,因为担心儿子“出事”。
    
    欧林高生于1956年2月,是土生土长的虎门人,出生于一个干部家庭。1974年,时年18岁的他参加工作,供职于东莞虎门供销社。知情人士介绍,刚参加工作时,欧林高因为抽两元钱一包的“大前门”,曾被父亲严厉批评,认为过于奢侈。
    
    计划经济时代,供销社是组织农村商品流通的主渠道,是“香饽饽”单位。当得知儿子要在家乡虎门任职,欧林高的父亲坚决反对。一位权威人士称,欧父作为一位党的老干部,他担心儿子在家乡任职会出于人情世故而放弃原则。为此,欧父在离休后还向当时的东莞市领导“打招呼”,反对儿子在虎门任职。
    
    在父亲的严格管教下,欧林高靠着自己的努力,一步步走上了领导岗位。1979年,他进入东莞市物资局车队工作,5年后,任东莞县、市外资工程物资供应服务公司副经理。
    
    1984年秋天,欧林高开始在广东广播电视大学党政管理干部基础专修科专业学习,约3年后毕业。毕业前一年,他被调任东莞市物资总公司业务股股长,后转任该公司办公室主任。
    
    1989年10月,欧林高到东莞市大岭山镇挂职,任镇党委副书记,期满后获留任。从此正式步入仕途。
    
    此后,在任东莞市厚街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和东莞市城区工委副书记期间,欧林高的身份发生了改变,成为一名副处级干部。
    
    1996年6月,欧林高出任东莞市清溪镇党委书记、镇人大主席。资料显示,就是从这里,欧林高开始了他的贪腐人生。
    
    3 煞费苦心为敛财
    
    欧林高收受钱财的手法十分隐蔽,帮人办事后,并不急于求得回报。甚至是等到调离后,才通过组织家庭聚会这种方式收取贿赂,寄希望于“时过境迁”而逃避责任。
    
    1996年,欧林高出任清溪镇委书记。当了“一把手”,权力大了,欧林高的思想堤坝也悄然决口。
    
    1996年,时任清溪镇荔横村支部书记的王润成,多次想购买镇里的一块土地兴建农贸市场,但因他出价过低,镇政府一直没有同意。欧林高上任后,王润成又找上门来,在与欧林高一番密谈后,终于得偿所愿。不仅如此,王润成还收到了新书记送上的一份“大礼”——地价由每平方米800元降为500元。两人的关系从此变得非同一般。不久后,欧林高把王润成提拔为清溪镇副镇长,并帮助其开办的鸿成公司开发房地产,王润成名利双收。
    
    欧林高的关照,令王润成心怀感激,但欧林高却并不急于求得回报,直到2002年和2003年,觉得对王润成已“知根知底”的欧林高,才分别收受了王润成送给的港币95万元和一套价值220万元的别墅。
    
    在接受调查时欧林高说:“从来没有收过这么多的钱,当时应该是(折合)100万元人民币吧,对我来说是第一次,自己感觉跟他关系不错,要一点钱、要一点物无所谓。”
    
    也是在1996年,看中清溪镇还没有五星级酒店的商机,欧林高找来朋友陈某,邀请其在清溪镇投资酒店和商业地产。在欧林高的一手操作下,陈某仅象征性支付部分地价后,就取得了酒店和商场用地。而在为自己攫取利益上,欧林高则故伎重演,直到2007年他调离清溪镇后,才在每年春节期间,通过组织家庭聚会这种私密的方式,收取陈某的贿赂,至2011年5月间,共计175万元。
    
    欧林高生性多疑,他不仅寄希望于时过境迁而隐匿违法违纪痕迹,还惯以“投资合作”的方式掩人耳目。2008年下半年,欧林高以妻弟方建华的名义,参股华南电子厂双电源项目,以分红的名义,收受了长安供电分局副局长孙沛凡的贿金200万元。
    
    2010年,长安镇公用事业服务中心主任兼镇规划管理所所长李旭东找到欧林高,希望出面协调,帮助完成其购买的莲峰北路地块用地手续,并表示愿意欧林高入干股,在地块办妥手续顺利转手后,欧林高收到了“分红”人民币200万元。
    
    4 “贫农”镇委书记
    
    在全国千强镇中排名第三的东莞市长安镇担任党委书记后,欧林高一下子觉得自己与当地人相比,就是个“贫农”。在失衡心理的支配下,他进一步敞开了权钱交易的方便之门。
    
    作为土生土长的虎门人,欧林高在经济上本已十分宽裕,每年合法收入已有近百万元,按理说,他完全不必为钱铤而走险,但他曾这样向办案人员解释:“有权不用,过期无效。这句话可能对我影响很深,对周边的人也影响很深——现在当领导当然万事无忧,但过了期就没了,到时候谁也不正眼看你。”与此同时,欧林高也明白:“(别人送的钱)实际上要了也没用——用不上,花不上。只是心里舒服,因为有人看得起我、有面子。”
    
    2006年,欧林高当上了长安镇镇委书记。到这个曾获得“全国首届小城镇综合发展水平1000强”第3名的镇当书记,欧林高感到“飘飘然”,“感觉我是东莞最了不起的镇委书记”。与此同时,欧林高也感到了“失落”:“长安真的很富裕,相对当地人来说,我就是一个‘贫农’。”他决定要“奋起直追”。此外,他感到调任长安镇“应该是官场的最后一站”,因此想“多交点朋友”,以后不会人走茶凉。
    
    在这些心理的支配下,欧林高在筹措修复长安镇莲花古寺的资金时,四处张罗,与本地有实力的企业家推杯换盏,要求有钱出钱、有力出力。2009年,东莞市建工集团董事长陈某找到欧林高,要求参与莲花古寺项目建设,并明确表示中标后重谢。欧林高听后一口答应,并利用职权,通过议标的方式,确定由该集团中标。事后,欧林高收到了感谢费港币120万元。
    
    作为长安镇的一把手,他还做起了替人跑官甚至亲手卖官的勾当。2008年,欧林高答应帮助时任长安供电分局副局长孙沛凡升任供该局局长或书记,收受孙沛凡人民币200万元、港币10万元。并在帮助孙被免职的堂弟成功复职后,又收受港币10万元。
    
    2009年,长安镇党委根据东莞市委组织部通知,从各社区挑选一名党委书记,参加公推干部选拔,欧林高将新安社区书记许泽培确定为推荐人选,许为表感谢,送给欧林高港币100万元。而戴成基之所以给欧林高送上港币100万元,主要是感谢欧林高将其儿子和儿媳安排在镇政府工作,担任领导职位,并将其子确定为拟任乌沙社区主任人选。
    
    5 “裸官”的算盘
    
    在欧林高眼里,“裸官”是金蝉脱壳、逃避组织监管的一种手段,他的很多受贿行为都在境外完成。一位港商为了接近欧林高,在欧长期租住的酒店里包下一间客房,在泳池里“守株待兔”。
    
    广东毗邻港澳,一些有海外关系的干部的配偶、子女,出境继承财产、读书工作的情况比较多见。但对于欧林高而言,成为“裸官”的目的却是——金蝉脱壳、逃避监管。
    
    1992年,欧林高通过关系拿到指标,让妻子方某移居香港。两年后,又将大女儿送到香港读书。此后,欧林高分别于1993年和1997年,与妻子在香港生育了一儿一女,并在香港购置房产,常年在境外生活。
    
    而在报告个人事项时,他对组织隐瞒了这些情况。欧林高曾向办案人员交代:大家填表的时候,都是互相商量询问,随便填一点,如果组织不追究,就算过了关。
    
    据欧林高交代,一次返港途中,他曾在飞机上遇到同事,觉得十分尴尬,没料到对方却笑称:“你以为只有你家在香港吗?”彼此心照不宣。
    
    举家迁往香港后,欧林高自认为从此“无拘无束”,他的存款大多在妻子名下,自己只持有一张常年不动用的工资卡,他的很多受贿行为,都在境外完成。
    
    早在清溪镇工作期间,他就与朋友郭某合作,以郭某的名义买地建厂房出租,再用身为镇委书记的影响力进行招商,为自己和郭某谋取大量利益,而郭某也对欧林高投桃报李。十多年来,郭某在香港为欧林高及其家人提供了2000多万元港币。
    
    2010年上半年,时任长安镇委书记的欧林高亲自出面协调,帮助东莞中宝四季集团顺利取得了位于长安镇新安社区的88亩用地指标,开发“四季豪园”项目。为感谢欧林高的关照,该集团老板陈某一次性送给欧林高港币500万元,由新安社区书记许泽培送到欧林高香港的家里。
    
    为了避免自己的敛财行为露出马脚,欧林高还惯于和同样具有香港身份或背景的“裸商”合作。
    
    欧林高有每天游泳的习惯,为接近欧林高,香港商人孙某在欧长期租住的酒店也包下了一间客房,并每天在游泳池等候欧的出现。
    
    几次接触后,孙某直接向欧林高送“红包”。然而,第一次收孙某的钱,欧林高当时非常害怕,还是把钱还给了孙某。直到几番“考察”后,他才肯为孙某撑起“保护伞”,并在工程建设一些环节帮他打招呼,让孙某大获其利。在之后的交往中,欧林高共收了他150万人民币、210万港币。
    
    6 失控的欲望
    
    网络上,不少群众给欧林高送出了“旅游书记”、“饮酒书记”、“高尔夫书记”的绰号。在平息网络举报后,欧林高感觉自己的权力没人能够监管,“只要市委主要领导不说我、不换我、不调整我,谁也动不了我”。
    
    在长安镇工作期间,欧林高的个人生活日益奢靡。
    
    欧林高一到长安,就在一家酒店给自己“安排”了一间套房长期使用。为了方便打高尔夫球,他又在长安高尔夫球会会所租用了一间套房,作为长期住所,每年仅会费都要缴纳数十万元。不论出省还是出国,他都要带上高尔夫用具……
    
    统计显示,除了在香港九龙买楼安家,在欧林高妻子名下的房产就有10套,总计共8000多平方米的房产和3个车位。另外,他还以女婿、连襟的名义,分别购买了两套别墅,其中一套别墅面积840多平方米,市值约2600万元,仅管理费每月都要交4000余元,相当于一个城市白领的月收入。
    
    网络上,不少群众给他送出了“旅游书记”、“饮酒书记”、“高尔夫书记”的绰号。2011年,一封名为《东莞最牛镇委书记欧林高》的举报信,在各大论坛上转载传播,一时间让欧林高紧张不已。知情人士称,欧林高私下联系了有关网站进行删帖,事态才得以平息。
    
    “感觉我这个权力没人能监督我,只要市委的主要领导不说我、不换我、不调整我,谁也动不了我。党纪国法啊,纪律啊,也没有好好地去想了。”接受调查时,欧林高坦言。
    
    2003年,欧林高去广西扶贫,就在那次,他得知当地一个乡的财政所一年的财政收入还不到10万元。“从改革开放到现在,(这个乡)历年财政收入,包括国家转移扶贫补贴,也达不到我这个数(指涉案金额)。如果我到了那个地方,死一百次老百姓也不会放过我。我这个数字,自己感到很后悔。”接受调查时,欧林高说。
    
    有了权和钱后,欧林高在欲望的泥潭里越陷越深。从2001年开始,他就与有夫之妇喻某保持不正当关系直至2012年。有了这种关系,欧林高对喻某关怀备至,不仅为她的公司介绍业务,还于2012年分两次送给她人民币共170万元。对此,欧林高也毫不避讳,经常身着名牌、驾着豪车,在公开场合与喻某出双入对。
    
    2012年1月,欧林高当选为东莞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达到了个人权力的顶峰,成为一名副厅级干部。然而仅仅半年后,他便重重地“跌”了下来。 (博讯 boxun.com)
71920713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肖青山今到东莞,要求保护抢劫犯的检察长下台 (图)
·冀中星东莞被打致残前案 刘晓原多方调查遭遇推诿
·广东东莞一交警协管员盗他人驾照信息卖分被调查
·东莞汽修厂内查获走私奥迪奔驰 市价均达百万以上
·东莞“官用招待所”藏身农场内 占地近万平米
·广东东莞一警察跳桥身亡 疑因工作压力大
·数百福建人在广东东莞抗议同乡被打死警方不作为
·冀中星曾扬言买炸药赴东莞炸治安队被制止 (图)
·东莞13男子夜砸治安队挑衅警察 称“来一个死一个” (图)
·冀中星曾想买炸药去炸东莞新塘村治安队被制止
·东莞13名男子打砸治安队 称警察来了我不怕
·冀中星家乡官员:东莞不管不问致冀绝望 (图)
·山东鄄城官员:东莞不管不问冀中星致事态恶化
·山东鄄城确认冀中星在东莞被治安员打残 (图)
·北京炸弹访民左掌截肢 东莞拒认殴瘫称跌伤 (图)
·东莞全面核查冀中星事件 曾给其10万元救助金 (图)
·东莞警方调查冀中星如何前往机场及获取炸药
·东莞成立专案组重新核查冀中星案
·广东东莞彻查首都机场爆炸案疑犯上访案
·东莞茶山镇,强拆林氏祖祠为了啥?
·今天中国广东省东莞市民被逼又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有朋自东莞被赶来不亦乐乎/
·东莞农民对贪官恨之入骨
·东莞市厚街丰泰观山花园物业公司克扣民工工资
·东莞的治安队查暂住证,无非是为了要钱
·给东莞公安局长得一封信
·揭开广东省高层官员串通勾结东莞市委书记、纪委书记办理最大的冤假错案
·东莞严打现场直击:武警全副武装抓“三无”国民,他们是罪犯?
·东莞市“人民”法院法警强闯学校铐校长施暴、抢走私人存款
·东莞塌楼事件:死亡人数还没搞清就结案,官员开除党籍算“严惩”
·冀中星不是陈水总 东莞公安系统早已彻底縻烂/汉评
·形象宣传片无法证明东莞不是“性都”
·东莞模式曾经被看成神话,要面临破产/李俊
·东莞“养猪史”或是一部“民意缺席史”
·东莞小姐掀起的妇女解放运动之影响/李原风
·一位东莞站街女的公开信/庞祝君
·东莞查禁召嫖短信何其“温柔”
·在东莞七年 见证了东莞火车站“黑”到何种地步
·东莞治安恶化:科学发展观试点成畸形发展观的典型(图)
·东莞环卫事件的利益关系警示/郭之纯
·60大庆之际东莞市民被逼又致胡锦涛主席的公开信 !/谢寿祥
·“邪教”的优昙婆罗花盛开在血汗东莞/打工文学集(新旧中国六十年之三)/李原风
·东莞借读费半个学期2210元
·东莞市委印发网友“万言书”折射了啥?/倪洋军
·“东莞封路”的实质是鄙穷欺弱/苏丹黑
·血汗劳工也来聊下国际金融危机阴影笼罩下的中国东莞
·东莞市9年1月1日起禁养猪,为什么不禁卖淫?/杨红岩
·东莞向贫困群体派红包只是昙花一现/何必
·东莞近1成公务员患“病”,病从何来?/王国庆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