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环球时报:“左右论”只是当下舆论场的一时嘈杂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17日 转载)
    
    来源:环球时报
    

    博讯编辑按:转载本文只起到传递信息作用,本文观点并不代表博讯观点。
    
    “左右论”是当下舆论场的一时嘈杂
    
    一些境外媒体近日刊文,称中国政治的主轴从“防左”开始向“防右”转变,主要依据是互联网舆论在“收紧”,党报刊登了反对“宪政”的文章等。纵观改革开放以来舆论场上对国家政治路线的种种评价,贴“左转”、“右转”标签的情况很多。
    
    但不能不说,中国改革开放道路整体上是超越左右的。有过那么多经验和教训之后,中国主流社会对“左”和“右”都有较高的警惕性,国家政治路线朝着其中任何一个方向猛摆都缺少群众基础,只有稳健改革的“中间道路”才能受到广泛认同。
    
    由于改革开放最早是从“反左”开始的,“左”受到的舆论压力更大,比如现在学者们怕跟“左”的帽子沾边大多甚于怕被称为“右派”。中国“左转”的思想和舆论基础尤其不厚实。
    
    关键是什么是“左”和“右”?反对改革开放,无疑是“左”。但有人把坚持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当成“左”,把坚持党的领导、坚持国家根本政治制度也当成“左”,把国家不按照他们的非理性要求做事都当成“左”。
    
    另一方面,要求在中国推行资本主义政治制度无疑是“右”。但如果把呼吁加快政治体制改革当成“右”,把要求严惩并治理腐败以及呼吁、践行舆论监督也都当成“右”,甚至把加快市场经济建设也当成“右”,就会出现同样的混乱。
    
    我们认为现在大谈“左”和“右”必将造成对舆论的误导。中国在直面实际问题,在推出具体计划。比如八项规定、严惩腐败、群众路线、经济转型升级等都是十八大以来的突出大事,你说它们是“左”还是“右”?至于中国的政治主轴,十八大报告说得很清楚,那就是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十八大报告还有一句话很著名:“既不走僵化封闭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
    
    国家道路既是战略设计,更是充满复杂因素、夹着许多意外极端事件的庞大实践过程。没完没了谈“左”或“右”实际上渐渐脱离了国家日新月异的现实,我们需要不断更新探讨的问题和角度。
    
    关于改革,我们认为,第一它必须长期坚持,因为中国问题这么多,不改革没有出路。这不应是空话,而且实际上也不是中国的空话。改革已经是中国实现发展和稳定的基本方式,也是中国意识形态领域争议重重之下的最大共识。必须看到,如今围绕改革的争论是在路径和节奏层面的。
    
    第二,中国的改革进程要坚决保持不失控,这是几十年来世界各国及中国自己政治历程的共同总结。在一些重要方向上如果有失控的苗头,就应进行调整。国家保持这样的调控能力是改革最终成功的关键性保障。
    
    第三,控制失控的苗头很重要,但改革的方向之一应当是国家对揭问题盖子的承受力不断增强,而不是国家变得越来越敏感。这就需要对控制和释放合理运用,不断更新社会对稳定和失控的感受界限,实现国家有序和活力的统一。
    
    中国是在全球化以及互联网时代继续改革开放事业的,中国再也不可能是相对“自给自足”的独立意识形态体系。这要求中国的大方向必须是对的,过程必须是可控的,而且有越来越强承受争议和摩擦的能力。只有这样才能牢牢建立起中国改革路线的战略稳定性。
    
    对中国道路“左”或“右”的议论已是国内外舆论场的常态,它们并没有切中当下中国的迫切问题,中国社会因此不会对它们做认真的回应,更不会被它们牵着走。“左右论”在舆论场上制造的影响也因此只能是一时的嘈杂。
    
    本文来源:环球时报 (博讯 boxun.com)
1919199020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天一律师称:有人在操纵舆论 (图)
·人民日报海外版批“宪政”是舆论战武器
·人民日报:勿让“舆论审判”左右司法审判
·网民热评薄熙来 禁放两难 官媒水军导舆论 乱了方寸 (图)
·梦鸽申请公开审理案件 专家解读:打的是舆论战 (图)
·党最后赢了 中国谨慎引导薄熙来案网络舆论 (图)
·中国全面收紧舆论,习、李“新政”变倒退?
·曾成杰死刑家属未获通知 长沙中院陷入舆论风波 (图)
·法院饶刘志军一命 舆论批对腐败容忍
·分析:雷政富案判决受舆论和政治影响
·中共整风延及最高层 舆论冷观实际效果
·王铮亲笔绝食信引发网络舆论地震 (图)
·中共延长“净网”时限 全面封锁六四舆论
·官媒对刘铁男案展开反腐舆论攻势 (图)
·朱令案更多内幕:神秘批示与3次舆论封杀
·河北官员“皇帝哥”惊爆网络 舆论呼唤民权伸张的公民社会 (图)
·舆论呼吁及时澄清“朱令案”传闻
·加多宝王老吉血拼捐巨款 是网络舆论的胜利?
·舆论聚焦"赔偿封顶"凸显消费维权困境
·上海静安区宏昌楼居民维权呼吁世界舆论支持
·狂徒向舆论宣战砍掉记者手指,中国领导为何沉默?
·揭开舆论背后的隐秘/冼岩
·安倍右倾与习近平左转──中南海「七不讲」引发舆论公愤/牟传衍
·舆论沙皇刘云山弄巧成拙/范一平
·牟传珩:中南海发起意识形态宣传战——习近平铁腕管制舆论遭民意掌掴
·学习时报:部分官员害怕自媒体 时刻强调打压舆论
·刘逸明:城管打人与城管挨打引发的舆论狂潮
·冼岩:这几年是舆论管理最有成效的几年
·中国版蝴蝶效应:一张照片引发的舆论风暴/胡赛萌
·2011,中国网络舆论的三大变化
·雷鸣声:记者李翔遇刺身亡再现舆论监督之艰险
·曹林:反思医患关系,舆论要突破“摇摆律”
·牟传珩:人民日报“柯缇祖”受谁指使? ——党喉舌点燃反击“网络舆论”狼烟
·“追尾”中共利益集团与社会舆论成水火之势/陈维健
·暴力阻挠舆论监督,应严肃惩处
·点评中国:药家鑫案舆论风潮折射民意 (图)
·红色文化的绝唱——重庆卫视舆论叫春遭唾弃/ 牟传珩
·“微博自首”是绑架舆论换公正
·网络水军并不能真正左右舆论
·舆论是事实,还是期望?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