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宦海沉浮皆权斗,神坛祭品陈希同(多图)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14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3年8月13日讯)
    
    1、陈希同至死不明白谁整了他吗?
    陈希同说他至今不明白自已为什么会被判处十六年有期徒刑?他又说,在工作上他认真负责,勤勤恳恳,对党事业坚贞不二,没有贪污一个子儿。不然何有那付“政声人去后,民意闲谈中”的楹联?在交谈中突然冒出句“江起潮落”的感叹,其实他心知肚明,整他害他的人就是中共第三代领导人江泽民。于出目前的地位、身份,他只能这样说。
    在谈到政治理念上,他又是个彻头彻尾的毛派,是求安的玄虚还是真实的表白?一个人的观点、立场、意识,总与自己经历分不开。虽然他当了十多年的囚徒,至今还是“监外就医”的犯人,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和共产主义事业仍坚信不疑。
    
    他说,中国的改革开放是绝对正确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治理国家的真理,中国不能离开共产党的领导。我自然不同意,与他有争论。争论的焦点是在毛泽东思想上,可他一再表示:他永远是个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信徒。这样一个坚持旧思维的人,永远不会明白悲剧人生的起因。因为他一生的发迹,就是靠的这个东西,纵做囚徒也不改变初衷。他与我有很多相近之处,虽遭大刼大难却无心毁灭这个制度,纵凌迟处斩对中共仍抱希望。我们只希望变“党治”为“法治”,弃毛泽东的独裁而成为真正的民主国家!也许,这就是我们一代人的悲剧吧?
    
    2、他对“六四血案”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一个时候网上盛传陈希同的倒楣是因为他向“老爷子”(这是九十年代官场对邓小平的称呼)上了密告江泽民的折子,邓将这个折子批给了薄一波,要薄一波负责处理此亊。薄一波用这个折子收服了江泽民,吓得江泽民下跪求铙,最后达成的交换条件重用他儿子薄熙来。所以薄熙仕途才一路飙升,当上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这个故事纯属臆想和编造,是文人咬笔杆咬出的小说版本,没有一点真实价值。
    邓小平复出后对陈希同十分依重和相信,因他是刘仁秘书,不但有能力才干,对“四个坚持”执行得很好。在出任首都市长后修了二环三环,开通了地铁,城市绿化也搞得十分不错,支持民营经济发展,是个不可多得的改革派。如果不是因为在“六四亊件”中夸大亊态,谎报军情,把和平的学生游行请愿,说成是“推翻共产党”的“反革命暴乱”,又何致失宠呢?
    在这个事件上他和李鹏、李锡铭(当时的中共北京市委书记)要负主要的政治责任。李鹏是想推倒赵紫阳取而代之,李锡铭是个缺乏政治智慧的极左派。陈希同却不断向“老爷子”提供错误信息,最后逼使邓小平作出错误决策:开枪镇压学生,毁了一世英明,留下永远洗不去的罪恶,死后才把骨灰撒向江河。
    陈希同为什么要夸大亊态,谎报军情呢?我认为非他个人人品,而是这个独裁专横的体制原因。从他人生简历就可以十分清折地看出:从中共夺得国家政权执政伊始,陈希便是个“爱憎分明”、“立场坚定”、“坚决跟党走”的好干部,从土改干部到公安干警,从派出所长到公社、县委书记,再到中共市委秘书、副书记、市长。四十多年来一直上风上水,一直整人从未被人整过。这样的干部满脑子都是敌情观念,心目中只有党的利益而没有人民的利益。如果1957年我不被划成极右送进监狱,也是个杀人犯和侩子手。
    
    3、党国体制是一切灾难的根源,也是陈倒楣的根本原因
    这个体制是毛泽东学习苏联一手构建起来的党国体制,其特点是党大于国家,领导大于党,只重功利权术,没有道德良心,乐于争斗,长于整人。几十年来形成了这么一个不变的铁定规律:你要想不被人整,就得先去整人;你要想不被杀掉,就得先去杀人。整人为了自己不埃整,杀人为了自己不柀杀。新中国60年的历史,就是在整人中发展,在杀人中繁荣,无论是高居庙堂的将相,还是处江湖之远的平民,莫不生活在恐惧之中。任何人都知道这是人治的结果,可是就改变不了。
    
    陈希同是这个制体浸泡出来的“优良品种”,无论灵魂与躯壳都沾满了党国体制的血腥。在正常情况下他有人性的善良,在异常情况下就只有整人杀人的恶性。
    1989年因胡耀邦逝世引发的学潮,百万人上街的和平游行,漫天价地的口号,在法治国家是见怪不怪的亊情,在专制的共产主义国家却为大逆不道的叛逆。因为共产主义国家就是靠这一手打倒对方的,绝不允许任何人使用这一独有的“专利”,轻者判刑坐牢,重者枪决杀头。
    铁流:宦海沉浮皆权斗,神坛祭品陈希同(多图)


    陈希同
    图一:春风得意的陈希同
    作为首都市长的他,面对此情此景自然惊恐万状,认为这是“造反”、这是“革命”、这是“暴乱”,不但威胁着共产党的安全,也威胁着他的身家性命,更说明他的无能,对不起老爷子的提携,必须尽快平息这场“动乱”,确保首都的安宁。他和他的下属以及一帮急于邀功请尝的官员们,自然夸大事态,谎报军情,恨不立即就把学潮平息下去。而学生们又在各种偏激的思潮鼓舞与怂恿下,一味的往前进逼,充当了党内斗争的夺权工具,宁死不撤离广场
    
    在“对话”失败,劝说无能,学生又不回校复课万分火急的情况下,“反革命暴乱”的谎言自然成了中共党内保守势力判断亊态的首选,纵是英明一世的邓小平也犯下如此重大的历史错误,“天安门事件”终于发生了!
    当枪响、血流、人死 ,紧接着的是国内外如潮的负面的评论,以及一些真实的信息传入邓小平耳鼓,聪明过人的老爷子开始冷静下来反思、追忆:一个强大的执政党,面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大开杀戒,这是历朝历代统治者所没有的,也是极不光彩的。此时他有点追悔莫及了,但又不能有失尊严出面道歉,只能将一腔愤懣转向中共北京市委和市委书记陈希同。
    据一位出入邓家的朋友讲:“六四亊件”后的26天,即1989年7月1日,是邓扑方结婚大庆之日,整个婚礼在十分压抑的气氛中进行,来客均是亲朋故旧,总人数没有超过二十人,无一点喜庆之色。老爷子一直呆在他书房里,不见任何一个人,沉默无语走去走来,有时还十分烦燥,并让来客议论六月四号那晚上的事情,持反对态的人占绝大多数,支持者很少很少。其中一个赞成者后来得到江系的重用,官至公安部副部长和某领导小组负责人。
    4、江、陈结下不可解的宿怨
    中国有句俗话: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陈希同一直认为他是平息“六四事件”的“功臣”,做梦也没有想到接替大是远在上海的江泽民。
    
    他与江泽民同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同是直辖市的市长,而他还兼国务委员,在“平叛”中又立有大功,邓未选他却选了江泽民自然有情绪和想不通。
    做为政治家的他本应好好反省,他却未认真去思考,以常人的思维方式存怨留恨。有位朋友讲,“64”后邓小平去首都某单位视察,李锡铭、陈希同全程陪同。他们两人先后三次上前和老爷子搭话,可老爷子始终未于理睬,表现出明显的厌恶情绪。用老百姓的话叫“极积过头”,官场话叫“被胜利冲昏头脑”,自然要成为权力的祭品。
    政治暴发户江泽民做梦也没有想到能一步登天,成了中共“第三代领导人”。他诚惶诚恐只身北上坐上皇帝宝座,但心里极不踏实。北京市是权力斗争的必争之地。如果不能把北京卫戍区、北京市委市政府和中央警卫团的权力牢牢抓在手里,中共的最高领导人就毫无安全感可言。
    文革前毛泽东已经被捧上了神坛,然而北京市市委书记彭真就是敢让《人民日报》、《北京日报》和《光明日报》拒不转载姚文元的《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令毛泽东不得不在上海出姚文元的单行本,并称北京是“针插不进,水泼不进”的独立王国。江要想稳坐北京,必须除掉陈希同这个心腹之患,而陈希同非等闲之辈,难度自然很大。江泽民便采取温水煮青蛙的办法,先不动声色地选择组建自己的干部队伍,凡是对他不效忠的人一律不用。对于改革派以及与赵紫阳关系密切的人进行整肃,与赵紫阳同时下台的还有政治局常委胡启立和中央书记处书记芮杏文。陈希同却并不避讳,秘密安排了胡启立与万里在首都宾馆会面。陈不但出面作陪还到宾馆门口亲自迎接胡启立。陈自以为安排得天衣无缝时,没想到被日本人捅了漏子。那天傍晚,正好有几家日本电视台和报社的驻京记者也去宾馆的日本餐厅聚会,其中一位走错了路,进了陈希同的包间,亲眼见到胡启立、万里与陈希同觥筹交错。陈希同当时以为闯进来的是日本商人,就没有理会,结果第二天那个日本记者就写了篇报道发表在日本报纸上。第三天,新华社内参又以《国内动态清样》形式,将消息递送到江泽民那里。这让江又惊又怒。江泽民惊的是,陈希同本来就资历甚深,能力颇强,现在居然和胡启立走在一起,对他威胁越来越大,决心加快步伐除掉陈希同。
    
    5、陈希同终于成为神坛祭品
    邓小平选定江泽民后虽有不满,却再无力换将。1994年年底的十四届四中全会,邓小平权力的无保留移交给江泽民,江认为有足够的力量倒陈,只缺一个机会。此时,曾庆红给江泽民出主意:在元老凋零之后,他们的子女会拉帮结派,忙着钻政策的空子发大财,只要祭起“反腐败”的大旗,太子党为了躲过公、检、法和中纪委的大刀,就不得不向江泽民表示效忠。现在只要用“反腐败”名义清理政敌,就会很快拿下陈希同,扫清前进道路上的障碍。江接受了这一建议,决定先从北京的副市长王宝森下手。
    
    铁流:宦海沉浮皆权斗,神坛祭品陈希同(多图)


     陈希同晚年照片
    图二:保外就医呆在家中的陈希同
    1995年,首钢前董事长周冠五因经济问题下台,其子周北方也被捕入狱。无锡邓斌“非法集资案”牵出陈希同秘书陈建,副市长王宝森在同年4月死在了北京近郊怀柔县一个叫崎峰茶的山上,官方的口径是王吞枪自杀。而实际上从现场的脚印、创口、火药、弹壳等线索可以看出:王是他杀而非自杀。一个明显的证据是:现场只找到了子弹头,而子弹壳是干警们用探雷器找到的,该子弹壳已经被踩入土里。王死的地方人迹罕至,事发后又保护了现场,弹壳被“踩入土里”只能说明王死的时候身边有人。据国安内部消息透露,这个人就是江泽民派的国安特工。
    王宝森的死使陈希同慌了手脚。按照中共官场的规矩,什么能够报道什么不能报道,完全取决于最高领导人的喜好。然而王宝森的死既然通过中央电视台大播特播,这预示着权力斗争的风暴拉开了序幕。而周北方被判刑,让邓小平也不得不为自己考虑后事,如果与江交恶,邓家的后代也可能会成为被江整肃的对象。陈终于知道自己是在劫难逃了。
    江泽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搞出的证据也不过是陈希同“自1991年7月至1994年11月,在对外交往中接受贵重礼物22件(其中金银制品8件,贵重手表6只,名贵水笔4支,照相机3架,摄像机1台),共计价值人民币55.5万余元”(新华社北京1998年7月31日电)。这对于政治局委员这个级别的领导人来说,实在算不了什么,甚至可以说相当清廉了。陈希同为此锒铛入狱,因贪污罪被判13年,因玩忽职守罪被判4年,两罪并罚共计有期徒刑16年。
    中共“反腐败”是为了权力斗争,如今在中国已经是尽人皆知的事情。但当前习近平的反腐,却有别于江泽民的假反腐,是“苍蝇、老虎一起打”的真反腐。目前不但抓了许多省部级高官,前常委、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也岌岌可危。他的儿子周斌己于两月前在四川秘密抓捕,其父可能被立案受审。可惜乡人陈希同看不到“江落潮起”新的这天。
    
    
    铁流:宦海沉浮皆权斗,神坛祭品陈希同(多图)


    
    图三:别小看了这排瓦房子,尽管在安岳的乡下极为不起眼,但从这里,曾走出了一位京官,曾还担任过北京市委书记。 这就是陈希同的老家。其实这排房子是90年代初期修葺了一下的,当时陈希同在京任职,拿钱回家修了这老宅。
    也好,作恶的人均将一个一个地走上法庭。坚信中国人民将会很快看见一个公平光明的中国!达官显宦以致平民姓将兔于恐怖,不会做神坛的祭品。但愿在天之灵的陈希同先生好好安息!!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9559008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阴霾重重青山障 是非恩怨陈希同 (图)
·铁流致信昆明市长李文云,请善待文化老人汤圣雨
· 铁流:天道人心一杆秤,江起潮落 陈希同 (图)
·铁流:中共正在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的历史真相(多图) (图)
·铁流:五七折良柱,维权再失声—写在李昌玉难友“三七”祭日 (图)
·铁流:刘云山把习近平绑上反民主宪政的战車
·铁流:从《大劫难》一书的遭遇,看中国政治风向标的左转(多图) (图)
·铁流:新中国的历史就是兩个30年
·铁流:化解历史积怨,真正“依法治国” 读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
·铁流:邓小平孙子邓卓棣出任副县长有什么错?
·铁流:“一党兩派”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佳捷径
·铁流:中国从独裁统治走向宪政民主的捷径 是中共党内率先民主起来!
·铁流:悲愤无寄处,无泪问苍天--悼张元勋难友 (图)
·铁流:雷锋,是毛泽东“党国体制”打造出来的骗人“极品”
·铁流:两个时代“白日点灯案”的不同结局
·铁流:我向习总书记报告:国保仍在违法监控老人
·铁流:刘云山下令新浪封杀了我的“柔剑57”微博
·铁流:刘云山公然与习近平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面对沉重历史的深思--我记忆里的习仲勋老人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读铁流先生有关周永康陈希同文章 政治私交要分开 /汉评
·铁流:再说清除“文革”三大“垃圾”
·我为史宗伟鸣不平,兼致谢伏瞻省长/铁流
·铁流:知识的灾难,民族的厄运--读难友张元勋遗作《北大往事与林昭之死》 (图)
·铁流:中共十八大的热点、亮点、黯点
·李学惠给铁流老师的生日祝词 (图)
·铁流:刘云山常委请向全国人民公示你的财产 (图)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