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访民排队见中央巡视组 发觉都是本地口音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10日 转载)
    来源:中国江苏网 
    
     中央巡视组的到来,如同井水投下一块石子。齐永刚们推测,“老虎”都能打,“苍蝇”肯定更不在话下。

    
    7月24日上午8点多,64岁的齐永刚(化名)在排了整整一夜的队后,终于领到了一张《中央第四巡视组人民来信来访来电登记表》。虽然有些疲惫,但他还是很高兴,因为有了这张表,他就可以见到“中央来的人了”。
    
    这样的机会,对在新城宾馆4号楼前等待的数百名群众来说,每天只有70个。
    
    这是一家位于唿和浩特市中心的五星级酒店。自6月初进驻内蒙古后,中央第四巡视组对外公开的接待场所就一直设在这里。
    
    四天前,齐永刚从通辽市坐火车赶到唿和浩特市。有两位来自同一牧场的牧民和他同行,“我们本来是去自治区信访局反映问题。”他说,来之前,他们并不知道这儿有个中央巡视组。
    
    在自治区信访局,齐永刚听到不少人在谈论,中央派了巡视组下来,既打“老虎”又打“苍蝇”。再加上信访局的处理,并不能让他们三人满意,于是,他们临时决定,找中央巡视组再去“碰碰运气”。
    
    “毕竟是中央下来的。”齐永刚说,他相信上面的官儿,肯定不会像地方那样不办事。
    
    之前,在内蒙古自治区信访局,接待人员看了他们递上去的材料后说,不会让你们白来。然后,开了张《来访事项转送单》,让他们拿回去,找属地的通辽市信访局。
    
    事实上,一个月前,齐永刚等人刚刚去过通辽市信访局。“就是因为他们解决不了,我们才来唿和浩特的。”他说。
    
    齐永刚所在的牧场,离唿和浩特有1500多公里。先坐100多公里的汽车,然后转乘火车,再经过差不多一昼夜时间,才能到唿和浩特。
    
    到了新城宾馆,齐永刚发现,他们来对了,这里挤满了从内蒙古各地赶来反映问题的群众。来得早的人告诉他,巡视组是习近平、王岐山亲自派来的,“管事得很”。
    
    齐永刚还听说,巡视组到内蒙古没有一个月,就办了一件大案,揪出了一只大“老虎”。这让他觉得,自己的事情希望大增。
    
    6月30日,新华社消息称,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委员、统战部部长王素毅涉嫌严重违纪,正接受组织调查。
    
    “你想啊,像这样大的官,不是中央巡视组,谁能动得了他?”齐永刚推测,“老虎”都能打,“苍蝇”肯定更不在话下。
    
    二
    不过,齐永刚很快发现,要见中央巡视组并不容易。
    
    负责维持现场秩序的警察告诉他,要反映问题,首先要领取登记表。登记表每天早上8点左右发放,“如果要领的话,得早点来排队,”警察提醒说。
    
    这天到新城宾馆已是下午3点多,当天的表早没了。
    
    齐永刚三人决定,当天早点回旅店休息,明天早点起来排队。
    
    第二天一早5点左右,天刚蒙蒙亮,齐永刚赶到新城宾馆。“到了,我一看,吓了一跳。”齐永刚说,门口领表的队伍已经看不到尾了,他自己以为挺早,没想到人家更早。
    
    没领到表的齐永刚,懊悔不已。三个人甚至互相埋怨,怎么没人醒早点。排在最前面的人告诉齐永刚,他们昨晚就来了,在这等了一夜。
    
    由于害怕再错过,齐永刚当天没有回旅店,一直守在4号楼门口。这是一座只有两层的白楼,与宾馆内其他的楼距离较远。自6月2日起,它就再没住过客人,专门用于中央巡视组接待反映问题的群众。
    
    晚上10点左右,排在队伍中的齐永刚,正坐在地上打盹,被一阵吵杂声吵醒。旁边的人告诉他,是一些地方上赶来的干部,在劝说当地的访民回去。他听到现场有人说,“别反映了,回去后我们一定好好解决。”
    
    听到这些,齐永刚不由地四下张望,不过并没有看见他认识的人。经过来人多番游说,前面有二十几个人被劝走了。他们的离开,使得齐永刚朝前移了好几步,少排了十多个号。
    
    这一夜,偶尔也有晚来的人想插队,尤其是天快亮的时候。“我就劝他们,凡是来的人都有委屈。”齐永刚说,后来大家就自发地组织起来,维持秩序。
    
    三
    
    领到登记表后,由于号比较靠前,齐永刚怕错过了叫号,没有出去吃早饭。
    
    一共70个号,上午40个,下午30个。发表的工作人员叮嘱他,等会儿听到叫你的名字,你就拿着材料进去。“别跑远,过号作废。”
    
    太阳爬上来后,4号楼门前的空地被晒得烤人,人群陆陆续续向四周的树荫下散去。齐永刚没有动,他蹲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盯着大门,一手攥着登记表,一手抱着准备上交的反映材料。
    
    这些材料是反映牧场场长贪污腐败的。“那就是个土皇帝。上万人的牧场,都他一个说了算,想干啥就干啥。”齐永刚说,连牧民们申请国家给的扶贫款,场长都要拿回扣。“不给就不批给你。”
    
    之前,齐永刚去过旗检察院、旗信访局和市信访局,但都没有结果。每次,对方都让他们回去等。后来,齐永刚逐渐意识到,“那些地方根本不办事,要解决还得去上面”。
    
    这期间,让齐永刚感到最有希望的一次,是在旗信访局。他们正好赶上旗长接待日,得到了旗长的亲自接待。
    
    旗长的态度非常好,听完反映后,说一定给解决,让齐永刚要相信政府,相信党。
    
    但最后,齐永刚等来的却是场长的登门拜访。他告诉齐永刚不要上访了,你的问题我给你办,并许诺分给他家一间低保房,报销上访的所有路费。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事。”齐永刚说,要解决,全场人都要解决。最后,两人不欢而散。
    
    事后,场长的态度来个180度大转弯。隔三差五就打电话或托人带话给他,“当心点,别把自己搭进去!”
    
    子女们对齐永刚的做法也很不满。他们埋怨父亲,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折腾个啥?差不多就算了。可老人心里就是过不去这道坎,他凭啥胡作非为,这像个干部吗?!
    
    四
    
    在经过一个多小时的等待后,齐永刚终于听到叫自己的名字了。他赶紧站起来,一边招唿同伴,一边朝门口奔去。
    
    可就在齐永刚交表的当口,一个中年妇女抢先把表递了上去。这个突然的举动,让齐永刚有些不知所措。
    
    正当他犹豫时,收表的工作人员大声地问那位妇女,“你的表哪来的?这不是我们发的!”妇女还想争辩两句,旁边两名警察迅速把她架到一边。
    
    一张表只允许进两人,齐永刚三人中有一个被挡在了门外。被挡在门外的,还有几个人几天来随身携带的背包。能够进去的,除了人,只有材料。
    
    进门后,有人迎上来,领着二人往左边走廊的第一个房间走去。到了门口,那人拿着材料,简单地扫了一眼,问齐永刚,“你举报的场长是个多大的官?”
    
    齐永刚愣了一下,答道,“只有县级干部才能当我们场长。”那人听了,有些半信半疑,但还是把他们领进了屋。
    
    这是一间单人套房,有二十多平方米,里面半边的床已被挪到窗户跟前,正中的位置摆放着几张沙发。一个穿白衬衫、体态有些发福的中年男子坐在中间,正跟对面的两个人说话。
    
    外面这半边的茶几和沙发,也挪换了位置。一个人坐在窗前,另一个人坐在门口。他们的面前都摆着两张空凳子。
    
    门口的那个人,示意齐永刚二人在他对面坐下。落座后,齐永刚正准备开口,那人摆手说,材料呢?接过材料,他问道,都写清楚了吧,再检查下电话,看对不对?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那人对齐永刚二人说,材料收下了,别的啥也不用说,60天后会有人给你们回复。
    
    看着齐永刚二人没有走的意思,那人又说,反映问题的人太多,他们白天只接收材料,没时间听反映,“如果有需要,会联系你们的”。
    
    走出门的齐永刚有些不甘心,又转过身问那人,你们是中央下来的吗?
    
    对方有些不耐烦,答道,“我们就代表中央巡视组。”
    
    五
    
    出来后,齐永刚觉得有些不对劲,“他说话咋是本地口音呢?”
    
    在之后的闲聊中,有人告诉齐永刚,里面负责接待的,其实都是从当地抽调上来的信访干部,北京来的人根本没在里面。
    
    虽然不确定这话的真假,但还是让齐永刚觉得有些不安,“他们会把材料转给中央巡视组吗?扣下咋办?”
    
    徘徊了一阵后,齐永刚对两个同伴说,还是再找一找北京来的人,“材料交给他们手里,心里才踏实”。
    
    几个人四处打听,宾馆内一个看管停车场的老师傅告诉齐永刚,中央巡视组的人住在国宾楼南楼,一共十几个人,除了当官的,还有保卫人员和司机。
    
    位于新城宾馆最南端的国宾楼南楼,四周绿树环绕,门前有个带喷泉的池塘,虽然离人声鼎沸的4号楼不足百米,但环境幽静,如同另一个世界。
    
    尽管没有人阻拦,但进入大厅的齐永刚,还是很快引起了服务人员的注意,礼貌地问他们找谁。
    
    “一个星期前,巡视组就退房了。”服务人员告诉齐永刚,有事可去4号楼反映,不要再往里走了。
    
    从南楼退出来后,齐永刚给家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今天就买票回去。那边似乎在问事情办得怎么样。老齐答道,应该没问题,如果还不行,“我就去北京”。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022863141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薄熙来案即将开审 李庄获中央巡视组约谈
·山东访民刘道星向中央巡视组反映情况遭截访失踪
· 访民找巡视组 但却是人去楼空/视频 (图)
·中央巡视组江西寻老虎 高档餐饮出现萧条
·中共派巡视组 监督党政一把手
·江西官场紧张 部分官员希望中央巡视组尽早回京 (图)
·中央巡视组江西寻“老虎” 高档餐饮出现萧条
·访民调查团实地巡视中央驻京巡视组纪实(十) (图)
·访民调查团实地巡视中央驻京巡视组纪实(九) (图)
·武汉访民在巡视组下榻宾馆前“拦轿喊冤”/视频 (图)
·武汉访民在巡视组下榻宾馆前“拦轿喊冤”/视频 (图)
·武汉访民在巡视组下榻宾馆前“拦轿喊冤”/视频 (图)
·武汉访民星期一京城寻巡视组吴桂娥、郑明荣闯中南海被抓/视频 (图)
·访民调查团实地巡视中央驻京巡视组纪实(八) (图)
·揭秘巡视组:中央给了一把什么样的“尚方宝剑”
·中央巡视组的权利与义务
·武汉、柳州访民抵京见巡视组星期天休息逛景山/视频 (图)
·访民调查团实地巡视中央驻京巡视组纪实(七) (图)
·许昌:1农民遭遇强拆,欲见巡视组遭暴袭 (图)
·中央巡视组朱门酒肉臭,山东单县紧急求救!!!
·上海三千访民找中央巡视组,又是一场梦? (图)
·上海访民在中央巡视组驻沪接待站门前举牌“冤” (图)
·上海尹慧敏舍命要求巡视组官员和纪委彻查救助款和巨额维稳费的去向
·武汉访民汤素芳被逼京城找巡视组忙/视频 (图)
·给巡视组官员的一封信:我究竟应该如何死法!
·上访50年老军人巡视组驻地附近喊冤 (图)
·请巡视组和纪委查明30万救助款的下落
·半夜在京访民排队向巡视组反应情况/视频 (图)
·6月17日向中共中央巡视组提交信访内容/葛志慧
·武汉市政府死猪不怕开水烫 中央巡视组你们在哪里? (图)
·武汉:百余访民欲见中央巡视组遭警围攻
·武汉:百余访民欲见中央巡视组遭警围攻
·上海访民致中央巡视组的举报、建议公开信(附签名) (图)
·杭浩东芝加哥中领馆维权抗议:写信给中央巡视组(4月10日) (图)
·毛海秀向中央巡视组张文岳揭露上海拆迁腐败和行政暴力
·上海访民强烈呼吁中央巡视组严查上海维稳巨款的实际去向!
·重庆冤民向中央巡视组举报“干部大走访”弄虚作假
·蔡慎坤:粮库大火与中央巡视组有无关系
·向巡视组“烧钱”是在给特权“烧香”
·薄熙来与中央巡视组的较量『上篇』/姜维平
·希望中央巡视组到重庆是“加油”而不是“踩刹车”
·郭建林:省委巡视组唐处长您在哪里……
·福建寿宁林农致莅闽的中央巡视组控告信(图)
· “福清纪委爆炸案”蒙冤者及亲属致中央莅闽巡视组第一封信(图)
·中共反腐,效法古代:巡视组要学海瑞莫当何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