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阴霾重重青山障 是非恩怨陈希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02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编辑按:此文只代表作者观点。
    
    (参与2013年8月2日讯)下面这张照片是1995年4月(?),在北京和平门饭店送北京人艺赴台湾演出话剧《天下第一楼》的送行会上,时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国务委员、北京市委书记陈希同先生,率北京市委宣传部长李志坚、副市长黄纪诚、秘书长铁瑛等领导人员前来送行。这是我和他在宾馆大厅交谈时,新华社摄影记者抓拍到的一张照片,后被一家刊物发在封面上,距今整整18年了。在他被“双规”后,有关部门还找过我了解情况,后得知仅是同乡与工作上的交往,再未深究下去。真是,一座冰山坍了,总会撞击些不相干的小石子。唉,政治不能轻易介入的。
    
    铁流:阴霾重重青山障 是非恩怨陈希同


    我和陈希同最早结缘于“北京豆腐事件”。说来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
    1988年“两会”前夕,中央各大报驻京记者站站长在北京鸿宾楼聚会,我这个野班子的“中国市场信息”编辑部总编,也应邀前去参加。事隔25年,仍记忆犹新。
    首都中央级报纸,不但在各省和直辖市设有记者站,北京也有记者站,站长多为正处级和副处级。那时的记者不像今天的记者这么烂,全是在编人员,去区县采访根本不向谁打招呼,发表文章更不需要送审,文责自负,牛得很!见官高三级,真有点“无冕之王”的霸气。而今记者没点地位,既是权力的奴才,又是金钱的妓女,还被警察揍去揍来,贱得不能再贱了。
    那天聚会的站长有《人民日报》的洪天国、《中国妇女报》的雷收麦、《工人日报》的张帆、《中国青年报》的马北北、中央广播电台的庞大哥、《法制日报》老余,《经济日报》的老于、《光明日报》的老张,还有《北京晚报》的李沙等十余人,做东的是南德公司老板牟其中。讨论的议题是何处理解决《北京晚报》编委李沙,因“豆腐事件”被撤销编委一事:是十几家中央级报纸齐声发声轰炸陈希同市长呢?还是大家向全国人大常委会写“内参”,阻上陈希同连任下届国务委员??
    何谓“豆腐事件”?80年代初期人民群众收入还不高,物资供不丰富,豆腐的供应由国家粮站统管。大概是一元钱买四块,每块有固定重量。为保证肉食与豆腐供应的质量、重量,市场设有义务的价格检查员。一次东单市场价格检查员,检查出一家粮店供应的豆腐短了斤两,便向《北京晚报》写了批评揭发稿,执班编委李沙未经请示市委宣传部,便发了此文,还配了短评。陈希同看到报纸后大为光火,认为有损北京市“光辉形象”,一怒之下撤了李沙编委之职。这下惹恼了众站长们,决心联起手来摸一下老虎屁股。
    在此之前陈希同对记者十分礼遇,每到年关都要请记者去市府招待所大搓一顿,还要送些小礼品,还亲至到场敬上三杯薄酒,感谢大家对他工作的支持。想不到为豆腐短斤少两事,站长们翘起了鸡脑壳。
    我是个主张广结善缘,互不为敌的和平派,在这骨节眼上发表了一通调和言论:北京是个千万人口的大城市,市长管天管地还得管老百姓吃豆腐,真难为人了!要不这样,先礼而后兵如何?先别万炮齐鸣,去人向他反映情况,只要恢复了李沙编委就罢兵,不恢复就轰。大家认为我这个建议不错。便派出代表向陈希同作了反映,陈希同还真接受意见,很快恢复了李沙编委职务。后来不知谁向他说了事情的经过,他对我有了好感,吩咐秘书陈建(?)给我打了个感谢电话,问工作上有没有什么事需要帮助的。我这个人生性不巴结权贵,自然一口拒绝。好在后来也没遇上什么大事,只在1994年与中国公共关系协会为财产纠纷一事,他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使我免去了牢狱之灾。所以他在我印象里,是个正人君子,春节前才专程携着五粮液去看望他。
    在我们叙旧聊天的闲谈中,我特别问到《天怒》作者陈放和他交往一事。十分平静的他,陡然来了气,不置一屑地高声说:这个人我根本不认识,和他没有任何来往。墙倒众人掀嘛,至于怎样写是他的事,要说我认识他,便是瞎说了。他写那些你相信吗?
    我笑笑,无语地摇摇头。,
    《天怒》的作者陈放先生我不认识,在北京文人的圈子里也从未听说过他的名字。小说《天怒》到使他一炮走红,至少挣了不少版税。陈希同说他根本不认识此人,陈放却四处写文章说,他跟陈希同相识已经几十年,在陈希同还没有到昌平县工作的时候,就已经认识陈希同了。陈希同虽然出生在四川省,但自中国共产党1949年夺取政权以来一直在北京地区工作,60年代曾经在北京昌平县任县委副书记。
    在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陈放更煞有介事地说:他认识陈希同多年,是老朋友,十分了解陈希同的根根底底。与美国记者还有这么一段对话:
    [记者问:“他出来,会不会对你产生影响?”陈放答:“没有。我和他沟通了一下。”陈放透露,陈希同说,他要“申诉”。陈放还说,陈希同也看了《天怒》一书,并做出评价。陈放说:“他说,还行吧,基本情况你也熟悉。因为我跟他比较熟。他说,当然,你也不可能实事求是地写,因为,这个问题主要是老江,老江对我不满意……”
    陈放还说,他和“陈希同通过电话,陈希同写了一份五万字的申诉材料,胡锦涛批准收了下来。 “这个申诉材料,实际上就是告老江的一封信。这是胡锦涛批的。”这说明江泽民的势力和影响“消退得很厉害”。
    记者问:“他出来,会不会对你产生影响?”陈放答:“没有。我和他沟通了一下。”陈放透露,陈希同说,他要“申诉”。陈放还说,陈希同也看了《天怒》一书,并做出评价。陈放说:“他说,还行吧,,基本情况你也熟悉。因为我跟他比较熟。当然,你也不可能实事求是地写,因为,这个问题主要是老江,老江对我不满意……” 他又说,
    “陈希同认为陈放的《天怒》写得不错。陈放说:“他还是挺高兴的。因为,他知道,归根结底,对他的处理还是不处理,和这本书是没关系的。这他是完全明白的。有没有这本书,他也得完蛋,因为他知道他完蛋的根本原因。”]见(海涛 香港报导1/20/2004)。
    世界上的事就这么离谱,陈放和陈希同所说的完全是两个不沾边儿的事。,谁真谁假,到底谁在说谎呢???
    我也是个文人,是中共新政权培养起来的“文人”。这代文人共同特点是吃狼奶长大的,满脑子“阶级斗争”与“敌情意识”。人人见风使舵,个个跟党走,与中央绝对保持一致。故说谎重于写实,编造多于求真,追风媚上,巴结上司,求荣讨好,安于享受,是当今新文化人的特点,有几个是刚直不阿有骨气的英雄?
    我拜读过陈放成名作《天怒》。当年这部小说在全国风靡一时,吸人眼球,十分畅销,一版再版税。小说不但写了陈希同的贪腐堕落,也写了判刑十二年陈小同的荒滛无耻。
    无独有隅。巧好我认识一位与陈小同一起工作多年女士。她(他)们同是光大银行的高管,朝暮相处四年。她说,陈小同没有权贵子女的矜持,,更无达官显宦人家的骄奢。他不修边幅,不注重穿着,说话咭吧,生活上随随便便,一件破大衣随披随扔,没丁点架子,一年有十万元的吃饭签字权,可他吃不来好东西。1993年离开光大银行,去新世纪宾馆当了总经理,是否变成另外一个人不得而知?
    好在陈小同现在还健在,到有必要出来澄清澄清。可是陈希同却告诉刑满做生意的儿子:隐姓埋名,不要说一句话,远离是非之地!!看来又是桩无法对证的事情。应了“苏三起解”戏中一句台词:“你说你公道,我说我不公道,公道不公道,只有天知道”。老天,你知道吗?
    我是个历经“两朝”(国民党和共产党)“四代”(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的历史老人,看得太多太多的社会变故与人世荣衰,一切悲剧、喜剧皆出于权力和财产的争夺。无论高居庙堂的公卿,,还是江湖之远的平民,皆混斗其间。
    “十年文革”我深陷囹圄,目睹十亿神州的聪明才智、人性好恶,全在毛泽东一人撑控之中,今天斗刘少奇,明天捣邓小平,再后击毙林彪,整死彭德怀,陶铸,谁能幸免?而今毛已去,争斗仍不断,,昨天陈希同,,转眼陈良宇,现又轮到薄熙来,不知要斗到何年何时?看来五十年前,我在四川省四监狱写的那首谐音“豆歌”,,仍有它的现实意义,不妨抄录在这里,,供大家赏玩:
     打开抽屜都是豆,红豆黑豆一抽抽
     山羊吃豆变耗子,鹿子吃豆成小偷;
     犀牛吃豆角不利,老虎吃豆灰溜溜;
     佛爷种豆不吃豆,高坐蓬台把歌讴!
    另一首是写世情的:
    白银耀眼金发光,珍饈美味最安肠;
    高官诱惑真君子,一点赏肠奴才忙。
    墙倒众推不费力,常听鸚鵡骂梅香。
    安全莫过猎死虎,杀了肥猪好分赃!
    陈老虎的赃分完了,现在又该分谁呢?分呀,分呀,分到何年何月??
    
    
    2013年8月2日于北京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1559822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致信昆明市长李文云,请善待文化老人汤圣雨
· 铁流:天道人心一杆秤,江起潮落 陈希同 (图)
·铁流:中共正在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的历史真相(多图) (图)
·铁流:五七折良柱,维权再失声—写在李昌玉难友“三七”祭日 (图)
·铁流:刘云山把习近平绑上反民主宪政的战車
·铁流:从《大劫难》一书的遭遇,看中国政治风向标的左转(多图) (图)
·铁流:新中国的历史就是兩个30年
·铁流:化解历史积怨,真正“依法治国” 读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
·铁流:邓小平孙子邓卓棣出任副县长有什么错?
·铁流:“一党兩派”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佳捷径
·铁流:中国从独裁统治走向宪政民主的捷径 是中共党内率先民主起来!
·铁流:悲愤无寄处,无泪问苍天--悼张元勋难友 (图)
·铁流:雷锋,是毛泽东“党国体制”打造出来的骗人“极品”
·铁流:两个时代“白日点灯案”的不同结局
·铁流:我向习总书记报告:国保仍在违法监控老人
·铁流:刘云山下令新浪封杀了我的“柔剑57”微博
·铁流:刘云山公然与习近平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面对沉重历史的深思--我记忆里的习仲勋老人
·铁流:庙堂少春意,人间有真情--蛇年破五与何家栋遗孀陈蓓女士一席谈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再说清除“文革”三大“垃圾”
·我为史宗伟鸣不平,兼致谢伏瞻省长/铁流
·铁流:知识的灾难,民族的厄运--读难友张元勋遗作《北大往事与林昭之死》 (图)
·铁流:中共十八大的热点、亮点、黯点
·李学惠给铁流老师的生日祝词 (图)
·铁流:刘云山常委请向全国人民公示你的财产 (图)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