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浙江首例H7N9死者妻子为丈夫申请工伤遭拒绝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8月02日 转载)
     中新网杭州8月2日电 距离浙江首例H7N9患者洪明(化名)去世已4个月,各地活禽交易市场已陆续恢复开放。尽管这个突发事件在最初时曾被与2003年非典相比较,但目前看来,多数人已从恐慌中缓过神来。而对洪明的家人来说,失去了家中梁柱,艰难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时隔4个月后,记者再次联系到洪明的妻子邱静(化名)。这一家如今正在洪明的死申请认定“工伤”而艰难奔走。

    
    据浙江杭州萧山区劳动局方面认为,按照现行《工伤保险条例》来看,洪明的死并不符合认定条款所规定情形,不能被认定为“工伤”。
    
    厨师之死
    
    洪明是浙江建德人,1974年生。1998年,洪明入职浙江大地钢构有限公司。起初,他的岗位是焊工,2010年,他随分公司搬迁到了江苏太仓,因为做菜不错,他和妻子邱静(化名)开始在分公司职工食堂工作。
    
    据邱静说,洪明身高一米七,约有一百五六十斤重,在公司人称“胖子”。太仓公司约有三四十人,洪明买菜做饭,而邱静则是打杂。
    
    洪夫妇有育有一儿一女,他们把三岁的儿子带到太仓,而13岁的女儿则留在建德老家跟随爷爷奶奶,正读初一。
    
    今年4月初,记者来到洪明家中时,看到了洪的妻女。两个孩子尚且年幼,没人知道他们是否明白失去父亲意味着什么。洪妻则是双眼红肿,喉咙嘶哑。
    
    邱静说,3月8日一早,洪明骑自行车去他常去的分公司附近菜市场,买回两只宰杀好的鸡。“他喜欢吃猪肉,其实对鸡鸭没什么兴趣,主要是为了改善了下大家的伙食。”
    
    但他并没有吃上鸡,因为前一天他就回总公司所在地萧山参加吊机操作培训。途中,洪明开始拉肚子。
    
    3月11日,洪明回太仓,依然拉着肚子。他以为是吃坏东西了,并没就医。
    
    3月15日,洪明开始发烧后,才到公司附近的卫生所,卫生所建议他去做B超检查肝功能。第二天,太仓一所中医院建议其住院。
    
    3月18日,洪明一个人回建德住院。3月20日,洪明转院至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并打电话给邱静让她把儿子的学退了。当时,他已经吐了好几碗血,被诊断为肺炎。
    
    萧山区第一人民医院相关医生在诊治洪明时发现,合理使用抗生素,进行抗病原菌治疗,辅以吸氧、排痰、充分休息等使用在一般肺炎患者身上的治疗方法在洪明身上并不奏效。
    
    3月27日凌晨6点多,邱静接到院方电话通知,洪明病情急转直下,抢救毫无效果。尽管医院没有正式宣布死亡,但事实上,洪明的生命,只靠一台呼吸机维持着。家人决定将洪明带回建德老家。
    
    回家后,摘掉呼吸机,洪明走了。
    
    “工伤”认定被拒
    
    4月1日,杭州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几名工作人员来到洪家,告诉邱静,他的丈夫死于“H7N9”。
    
    这对她和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个新名词。工作人员在洪家内外喷洒了消毒药水。
    
    两天后,邱静在浙江省卫生厅的通报中得知,他的丈夫是浙江省首例人感染H7N9病例。
    
    消息传开,洪家门前都没人敢靠近,垃圾都没人敢来收。对于当时记者的采访,洪明的母亲也颇为愤怒,她认为是记者把消息传开,导致邻居连他儿子的丧事宴酒都没人敢来喝。
    
    采访中,邱静表示自己想为丈夫申请“工伤”,“家里还有两个孩子两个老人,以后日子还不知道怎么过。”
    
    4月中旬,她就向浙江大地钢构公司有关人员要求做相关申请,不过该公司负责人表示无法申请。随后,邱静又来到公司注册地的萧山区经济开发区劳动局咨询工伤事宜,但被拒绝。工作人员告诉她,洪明的病并不属于工伤。
    
    接下来,邱静又找到“工伤”申请受理单位萧山区劳动局,但依然是被拒绝。
    
    萧山区劳动局一位工作人员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已答复过邱静多次,洪明是因病引起死亡的,而其厨师的职业也不一定与禽流感相关。从原则条款来,他并不应被认定为工伤。
    
    《工伤保险条例》第一条显示,该条例是为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而制定。
    
    条例认定工伤的情形做例举,包括“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场所内,因工作原因受到事故伤害的”、“工作时间前后在工作场所内,从事与工作有关的预备性或者收尾性工作受到事故伤害的”等。
    
    萧山区劳动局方面认为,洪明的情况与条例所举的情况均不相符。“洪是因为疾病死的,工伤条例规定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才能算工伤,而H7N9也不是职业病”。
    
    萧山区劳动局的相关工作人员一位工作人员人说,如果全国或者省里有一个临时性条款规定它是工伤那就可认定,但目前违背原则条款还无法操作。
    
    他还表示,目前H7N9的传染源没有确认,“说是活禽也只是猜测,让我们确认也感到困难。”
    
    7月30日,邱静来到杭州市政府寻求帮助。不过相关人员要求其出具洪明因去买鸡得H7N9的证明,至少拿出江苏太仓相关市场被关闭的证明。
    
    随后,邱静又向浙江省政府信访办投递了求助信。
    
    律师建议维权:因工作原因出事就因认定为工伤
    
    对于洪明的事,浙江省律协劳动与社会保障委员会委员、浙江智仁律师事务所黄新发一直有所关注。今年5月,邱静在建德市司法局工作人员陪同下,曾来到杭州向黄新发咨询。
    
    按照黄新发的理解,洪明作为一名厨师,感染了H7N9是一次伤害事故。“洪明受到伤害,是不争的事实,他的本职工作要求它去接触带有病菌的活禽。”
    
    H7N9的根源虽然还没查出,但从目前的通报的情况看,它确实是因活禽引起。“死亡病例都是活禽的接触者,如果他不做这个工作,就不会接触它。”
    
    黄新发认为,因为工作原因引发伤害事故就应当认定为工伤。
    
    对于劳动局拒绝邱静的申请,他建议其应当让劳动局明确的行政决定,或者是拒不受理,或者是不予认定为工伤的结论,然后依这一具体结果走行政诉讼途径。“这个案子可能时间比较长,要有走到底的念头。”
    
    浙大光华法学院副教授许建宇则认为,洪明之死应该可以向工伤认定中的“职业病”靠拢。
    
    《工伤保险条例》规定,即指企业、事业单位和个体经济组织的劳动者在职业活动中,因接触粉尘、放射性物质和其他有毒、有害物质等因素而引起的疾病可被认定工伤。
    
    不过,许建宇介绍,现行的职业病种类名单还是十多年前定下的,分10大类115种。“立法肯定是滞后的,有一个断档,我们也一直在呼吁完善名单,不过,至今包括因为职业压力大出现的抑郁症、超过48小时的过劳死等都还未被列入,在实务操作中,也就还不能被列为工伤。”
    
    据了解,萧山区劳动局对邱静的申请并没有作出书面拒绝回复,而仅是拒收其申请,口头进行拒绝。 (博讯 boxun.com)
291920516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河北H7N9重症患者病情仍危重 随时有生命危险
·河北廊坊H7N9患者病情加重 廊坊活禽交易区关闭 (图)
·H7N9或可飞沫传播 专家:暂无人传人流行病学证据
·北京患H7N9禽流感病人病情加重
·河北廊坊活禽市场检出H7N9病毒
·河北在京就诊的人感染H7N9禽流感患者病情危重
·北京确诊一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 正全力抢救 (图)
·河北H7N9禽流感患者9名密切接触者无异常症状
·中国科学家:H7N9可能经飞沫高效传播 (图)
·全国首例H7N9禽流感孕妇平安产下女婴
·内地6月新增1例H7N9病例
·中国内地共报告132例H7N9确诊病例 死亡43人
·国家流感中心主任:H7N9今年秋冬会卷土重来
·上海一人感染H7N9禽流感死亡
·中国H7N9疫区应急响应全终止 感染风险依旧存在
·上海1例人感染H7N9禽流感病例死亡
·最新报告:H7N9禽流感,病死率达27%
·可怕:H7N9病毒发生变异 恐具抗药性
·一波未平一波再起:北京突现新H7N9病例 (图)
·北京爆发H7N9维稳型病毒,访民集体躲避新发地捡菜“饭醉”
·中国大校:我怀疑H7N9是美国搞的生物武器 (图)
·秘而不宣,比H7N9禽流感病毒更可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