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致信昆明市长李文云,请善待文化老人汤圣雨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30日 转载)

民刊《往事微痕》主编铁流致信昆明市长李文云,请善待文化老人汤圣雨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3年7月30日讯)李文云市长:您好!
    
    昆明是云南省会,抗日战争时期西南联大曾内迁这里,是个民主自由之都,加之它四季气候宜人,故有春城之美誉。她留给我的印象是宁静恬美,和谐文明,所以每年两次来这里度假和看望朋友。其中有位老朋友叫汤圣雨,非本地人也,因羡慕昆明洁净的自然气候与历史悠乆的人文景观,舍去桑梓来此乔居,整有七年。
    
    因他是个文人,自然有文人的生活习惯与独特的思维视角,可能为一般公干人员不喜欢,特别是那些公安与吃维稳饭的“特勤”。不知是他“名士风流大不拘”的放纵(其实他不是名士,喜欢舞文弄墨),还是行为和言词上的不检点,你的公安人员把他盯上了,而且似乎还列为“重头戏”。再一再二再三的制造假像,大有置死地而后快的决心。可他是个年近七旬的老人呀!何苦来着?中国有句老话,“兔子逼急了也会咬人”。
    
     当前我们国家为什么有这么多人为的暴力事件?究其原因都是“执法不当”和“防卫过当”造成的。诸如官吏为自身利益,不按市场经济规律办事,强拆民房与强估农民土地;警察不秉公执法,欺压弱示群体,动辙出手打人行凶;城管为了逞威渔利,专门凌弱小商小贩,收摊禁卖断人衣吃。人总要吃饭生存,如果为政者断生存之道,他们只能铤而走险以死相拼。正如孟子说的“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权不可欺民,官不可杖势,吏不可作恶。我朋友汤圣决非“阶级敌人”,更非是“颠复国家政权”的异类。但他视自由如生命,重人格胜黄金,卫尊严可流血!!!由于你的一些“国保人员”太放肆、太张狂,他决定以死相拼,寄来了他的遗书。他不是作秀,他是个铁血汉子!
    
    莫谓“书生空议论,头颅掷出血斑斑”。切勿引爆昆明,断了市长锦绣前程。希望百忙中的李市长,可否找他一聊,认真听听他的声音。如不能屈驾,可否派秘书前往?静盼佳音。
    
    民刊《往事微痕》主编铁流敬上
    
    2013、7、29日于北京通州润园
    
    附友人汤圣雨遗书。
    
    
    
    尊敬的铁老:
    
     拜读先生的批刘之文后,-直在关注着您的安危!数日前收到您发来的资讯,方令我放下了心!由此也可以看出,刘氏尚有容人之量,没有对您老采取报复,值得肯定也!
    
     顷于网上获悉,今明两日,中美两国将在昆明举行人权对话。惜不知对话场所,否则我必亲临其地,向我方外交部大员提交我被长期非法监控和非法侵害的文字照片等证据,以控诉混入共产党内的法西斯丑类长期蹂躏人权的恶行!现将我的备用遗书再发给先生--我的电脑被严控,群发功能被取消--先生如以为尚有转发的必要 ,即拜请转发之 !
    
     今夏酷热,万望先生保重!并祝合府康吉!
    
     圣 雨 拜呈
    
    混入党内的法西斯疯狗们,你们滥权滥法,还要把狗疯耍到何时!没有阳谋推翻党!没有阴谋颠复国!你凭什么监控我?劫持我?诬告我?恐嚇我?你凭什么盯梢我十余年之久!就凭无赖!尊重历史也犯法?收集猫饿死数千万老百姓的资料也犯法?法西斯疯狗们,你们还要无法无天到何种卑劣境地!
    
    ――微博短语
    
    
    
     我的备用遗书:
    
    近日,我将微博短语发给了求是和中央党校学报,主要是谴责混入共产党内滥施法西斯暴行的丑类。我自择居昆明以来,已有七个年头。七个年头里,曾屡受法西斯份子的侵扰:
    
    2007年12月4日,全国法制宣传日,在昆明市中心的南屏街的宣传法制的会场上,曾经被三个便衣当众劫持。当时,我只是向走近身边的昆明市政法委副书记讲了两句话:依法治国好!弘扬法治精神好!话音未落,便被躲在身后的三个便衣当着昆明市公检法十余名官员的面、百余名警察的面、数百名观众的面,将我从南屏街劫持到宝善街,在奉命趕来的警车中的警员的授意下,三名特务方才弃我而去!此举影响恶劣,当我重返会场时,许多人围过来谴责这种法西斯暴行!
    
    2007年10月19日下午,在96路公交车上,曾经被-个便衣栽诬――说我当众宣扬法轮功邪教――而我当时正在通话――谈到复旦大学金辉教授统计出的三年人祸饿死了4000万人民的事情。。。便衣并当即向110报警,而到昆明马村派出所后,-窝警察不问青红皂白蜂拥而上,强行搜查我的夸包,并扯断了我的录音笔电线。
    
    此后,警特还伙同我居住小区的物业公司在会所门口张掛出“创建无邪教小区”的横幅,妄图将裁诬进行到底!将诬告我是邪教份子的罪名坐实!我当即打印出表示支持“创建无邪教小区”的短文!宣称我是无神论者,从来不知李洪志为何路神仙!并在短文中添加了李锐先生的话:个人崇拜在西方的字典里是邪教的同意词!文革中早请示、晚回报、唱忠字歌、跳忠字舞、供红宝书、红宝像,摇着红本本,简直比邪教还邪!正准备将打印出的短文张贴到小区的各个门口时,戏剧场面出现了,物业公司的一位女主任带着几位工作人员,架上梯子,立即撤下了“创建无邪教小区”的横幅!
    
    至今我弄不明白,这位与我萍水相逢,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便衣特务,为什么要对我下此毒手?为什么—心要将我制造为邪教份子?其邪恶的本性,或许正是来自比邪教还邪的邪教罢!
    
    我曾将以上公然践踏法制、侵犯人权的暴行,诉诸云南公安厅、五华区人民法院,但二者俱以种种借口不予立案!共和国成为了绑架劫持者的乐园!裁诬谄害他人的天堂!特务横行不法如斯!夫复何言!呵呵……
    
    不仅如此,居住昆明的七年多里,我是走到哪里,警车就向我示威到哪里!初来昆明,在北京路上就多次遭遇恐吓――警車从身后开来,故意紧急刹车停在我的身边、或径直调转车头停在我的面前,直挡我的去路――这种在影视剧里常见的黑社会的丑恶之举,想不到在共产党执政的共和国的土地上、在光天化日之下,屡屡在我的眼前上演!所幸我虽患过心梗,但不心虛!否则,早被这帮披着合法外衣的法西斯恶魔“威慑”致死啦!而便衣则全天候跟踪盯梢,去商场(如沃尔玛、家乐福等),有商场保安被特务指挥到我的面前来示威!在自家小区,只要下楼,小区的保安就会被指挥到我的面前示威!如此优厚的待遇,恐怕是古今中外的小说家也想象不出来的情节罢!
    
    故,我的亲友们都不相信会有这等事情发生,他们的理由是:现在已不是无法无天的毛时代了,胡主席再三强调要依法治国,共产党怎么会干这种形同黑帮的勾当呢?是的,共产党是不屑于干这种形同黑帮的勾当的。但,这只能是共产党内的尊重法制、尊重人权的正派的共产党人,他们才不屑于干这种邪恶的勾当,而对于那帮传承了毛氏无法无天的衣钵的伪共产党员、真法西斯分子来说,他们不但敢干,而且在维稳的旗号下为所欲为地干!肆无忌惮地干!无所不用其极地干!
    
    面对这-系列近乎丧心病狂的威慑、吓阻丑行,我曾经-度感到莫明其妙,也曾经一度认真反省。但,最终结论是:我从来没有阳谋要推翻共产党!我从来没有阴谋要颠复共和国!充其量是要尊重历史,要为数千万饿殍、冤魂讨还人的尊严!清算毛篡党祸国的罪愆而已!
    
    尊重历史也犯法?
    
    中央党校照壁上“实事求是”四个字怎么解释?实事求是讲了几句真话,怎么就招惹了这-帮丑类的青睞――并且如恶魔附身,没完没了,挥之不去?我在鄙视、蔑视、藐视此辈之余,委实为这个国家、这个党感到深深的悲哀!建国六十三年了、建党九十多年了,怎么还能让这种见不得人的法西斯恶行继续张狂下去啊!
    
    当那些妄图以暴力手段掩盖历史、抹杀历史、美化历史的家伙,理直气壮地剥夺公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的时候,真不知道这个国家还有没公理和正義?有没有良知和良心?
    
    当这帮法西斯分子躲在暗处,悄悄将-个公民视为敌对分子,不经过任何法律程序就可以实施专政,而受害者无权辯解,只能如待烹的羔羊,任其宰割时,真不知道这个国家还有没有法制?还有没有人权?
    
    我的遭遇颇俱典型性:-个年届古稀的老者、一个拥护改革开放的老头、一个并没有要与共产党为敌的老人,居然硬生生地被这-帮杯弓蛇影、草木皆兵、神经兮兮的家伙们视为了敌人――这帮法西斯分子如善于制造矛盾、激化矛盾,善于制造阶级敌人的猫始皇-样,唯恐这个国家少了-个被强行制造成的党的敌对分子!
    
    什么法制、什么人权,在这些家伙眼里一文不值!
    
    为达目的,不惜一切手段!
    
    纵观寰球,这种事情,大概只会发生在这个极富特色的国度里罢?
    
    窃以为这帮人物的横行不法,决非共产党之福!以无法无天的招数来维稳,只会事与愿违并适得其反!习主席近期曾强调各级领导要带头遵宪守法,果能如此,方属共产党之幸!共和国之幸!中华民族之幸!
    
    此次将三句微博短语――混入共产党内的法西斯疯狗们,你们滥权滥法,还要把狗疯耍到何时!没有阳谋推翻共产党!没有阴谋颠复共和国!你凭什么监控我?就凭无赖!尊重历史也犯法?收集猫饿死数千万老百姓的资料也犯法!法西斯疯狗们,你们还要无法无天到何种卑劣的境地!发送给“求是”、“中央党校学报”,我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面对长期--十余年之久的不法侵害的情况下才发出的,我决意不再承受這种屈辱!这帮丑类不就害怕我推翻它共产党、颠复它共和国么,我拟将这条老命交到它们手里,听它處置,让它们彻底伸开狗腸子、放下狗心!让它们不再继续耍狗疯、不再继续抹黑、败坏共产党,也算是我对共产党所做的-点贡献罢!我随时随地准备被这帮法西斯分子坑埋,以便早日终止这场丑剧!我将坦然面对这-帮无赖之至、邪恶之尤的败类!
    
    择居昆明,原欲于此怡养天年,未料成为了-种奢望,能不令人痛心!每日在监控中渡日,与囚徒无异,天理何在哪!
    
    2012年2月2日,径直去了云南省国家安全厅。
    
    我说来投案,门卫不让进。
    
    我说找你们厅长,我想问问他,我在什么地方、什么时候要推翻你共产党、要颠复你共和国啦!门卫说,你可以打电话。
    
    一介草民,那里高攀得上高官。看来,想把老命交给他们也非易事!
    
    2012年2月3日,我又去了昆明国安局,遭遇-如国安厅,大门都进不了。送命上门,他们居然不领情,大概是要留下我这条老命,供他们长期演習监控的把戱吧!
    
    请问:—个屡屡被宣称为“法治国家”的国家,你就是这样依“法”“治”理我这样一介草民的么!
    
    请问:这帮法西斯丑类妄图令我长期生活在恐怖中的胜过魔鬼的暴行是-个正派的“法治国家”能容忍的?
    
     中华人民共 和国公民汤圣雨 电话2012-02-02
    
    邮箱"704312232"<[email protected]>;电话0871--66733669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7559023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铁流:天道人心一杆秤,江起潮落 陈希同 (图)
·铁流:中共正在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的历史真相(多图) (图)
·铁流:五七折良柱,维权再失声—写在李昌玉难友“三七”祭日 (图)
·铁流:刘云山把习近平绑上反民主宪政的战車
·铁流:从《大劫难》一书的遭遇,看中国政治风向标的左转(多图) (图)
·铁流:新中国的历史就是兩个30年
·铁流:化解历史积怨,真正“依法治国” 读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
·铁流:邓小平孙子邓卓棣出任副县长有什么错?
·铁流:“一党兩派”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佳捷径
·铁流:中国从独裁统治走向宪政民主的捷径 是中共党内率先民主起来!
·铁流:悲愤无寄处,无泪问苍天--悼张元勋难友 (图)
·铁流:雷锋,是毛泽东“党国体制”打造出来的骗人“极品”
·铁流:两个时代“白日点灯案”的不同结局
·铁流:我向习总书记报告:国保仍在违法监控老人
·铁流:刘云山下令新浪封杀了我的“柔剑57”微博
·铁流:刘云山公然与习近平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面对沉重历史的深思--我记忆里的习仲勋老人
·铁流:庙堂少春意,人间有真情--蛇年破五与何家栋遗孀陈蓓女士一席谈
·铁流:辛子陵为什么还在“圈禁”中?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再说清除“文革”三大“垃圾”
·我为史宗伟鸣不平,兼致谢伏瞻省长/铁流
·铁流:知识的灾难,民族的厄运--读难友张元勋遗作《北大往事与林昭之死》 (图)
·铁流:中共十八大的热点、亮点、黯点
·李学惠给铁流老师的生日祝词 (图)
·铁流:刘云山常委请向全国人民公示你的财产 (图)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