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天道人心一杆秤,江起潮落 陈希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编辑按:此文只代表作者观点。
    
    
    
    (参与2013年7月28日讯)春节前夕,我专程去昌平一处高挡公寓看望了“保外就医”的陈希同先生。我们不是同乡,还有相同的“革命经历”,他早我两年参加工作,但都是“清匪反霸”、“土地改革”中锻练出来的基层干部。他官运好,节节高升,最后步入权力中心,最高职务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委员、中共京市委书记,老百姓与相识的朋友仍沿用过去称呼,叫他陈市长,显得亲切。
    
    
    
    官大遭忌,权高担责。在“89”民运的“政治风波”中,他伴演了重要的脚色,给知识界和大学生留下了不太好的名声,后来无论怎样解释,总难洗去身上的血污。奇怪的是,1998年7月因贪污罪、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6年身陷囹圄后,北京市不少市民却为他叫屈说:陈希同是个好官,哪有贪污啊!这到底是同情弱者的民族性使然呢,还是本身就是个权力斗争的冤假错案?只有中共最高层清楚。
    
    
    
    1987年落脚北京打拼,身为草民的我从未去拜望过这位乡人“京兆尹”。想不到七年后的1994年,因财产引出的经济纠纷,与中国公共关系协会打了一场恶仗。官司从地方闹到中央,由经济纠纷变成权力角斗。他和好些主持公平正义的领导同志,都在暗中支持我,使事件化险为夷,免除了牢狱之灾。
    
    
    
    一年后我策划出资,送北京人艺去台湾演出话剧《天下第一楼》。行前在北京和平饭店举行欢送会,他竟然率北京市委领导班子前来送行,在宾馆的大厅里我们正式有了交谈。他夸我说,此事干得漂亮,点子不错,花小钱赢得了大名声,为“川耗子”(即四川人)争了光。还说,好事要继续做下去,多为北京作贡献,北京不会亏待你。
    
    
    
    也许这就是我长期留在北京打拼的一个原因吧?人是有感情的动物,长时间惦记着他。后得知他“保外就”回到昌平家中休息,经多方打听才探出他的住处,于是偕夫人驱车前去拜望。
    
    
    
    
    
     铁流:天道人心一杆秤,江起潮落 陈希同(图)


    图:鉄流和陈希同在一起亲切交谈往事
    
    
    
    这是一幢十分漂亮的公寓别墅,,他住在窗明儿净的二楼,是两厅两卫的四居室,装修不错,光线明亮。家中有一年轻服务生,说是卫生局派来照顾他起居与生活的。他身体蛮好,步履稳健,思维敏捷,声音洪亮,简直不像82岁的老人,看起来比我还有精神。我们刚好坐在那付“政声人去后,坊间闲谈中”的楹联下。夫人久久凝目品味那付楹联,满有兴緻地说:陈市长,这付对联好像是对你主政北京的评价罢?他满意地一笑说:是一位朋友送的,是不是评价我不知道?不过我挺喜欢它的。夫人点点头,一语双关地说:自古公道在人心,善恶好坏有神灵。
    
    
    
    服务生送来茶水,在未征得我们同意,即拿来相机咔咔咔的不断拍照。我是干政工出身的精灵鬼,一看就知此人是国安局派来的眼睛,在干着立此存照的取证工作。管他眼晴不眼睛,取证不取证,抱着心正不怕邪盛,树直何惧影歪的心态,,表情到也平静。
    
    
    
    我们天南地北地瞎侃,从四川说到北京,从土改扯到改革,再谈到人生起落,最后直捣他的案子。他平和地笑一笑说:官都做到这份上了,穿不愁,吃不愁,住不愁,谁还稀罕那几个臭钱?我比哪个都干净!我敢对天下人说,我没有贪一个子儿。
    
    
    
    我夫人喜欢看历史书,深知官场的明争暗斗,故意问一句:哪谁在整你?他旁顾左右,想了想说:不知道。夫人笑着再追一句:都十几年了,还没有想明白么?他一个劲摇头说:江涨潮落,就是想不明白谁在整我?
    
    
    
    我不愿强人所难,转到另一个话题问:陳小同怎样?他淡淡应付一句:出来了,在做生意,日子能过得去。我还想问什么,手机响了。是通州国保小李打来的,话音显得十分不高兴:铁老,你怎么跑到那里去了?上面问起来了。
    
    
    
    我十分不满,火冲冲地回顶过去说:上面问起来怎样?我和他是老朋友……小李话软了:对不起,不知道你和他是老朋友。我借势压他一压说:我老朋友岂止他一人,还有很多,你要不要?
    
    
    
    电话那头传来小李的声音是:不要、不要,你们聊吧!!
    
    
    
    
    
    
    
    
    
    
     铁流:天道人心一杆秤,江起潮落 陈希同(图)


    
    图二:1998年在法庭上接受审判的陈希同,拒穿囚衣昂
    
    然挺立,面无愧然,顶天立地!!!
    
    
    
    女人总喜欢关心财产的来去,夫人突然提出一个新问题问:陈市长,这房是分给你的吗?有无所有权?他平静一笑说:哪是分的,暂时住住,哪天叫走就走。钱财嘛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走,我自来就看得淡。
    
    
    
    而我所关心的是自由与人权,便问:能外出吗?他说可以,看看朋友走走亲戚都可以,但不能出境。
    
    
    
    在告辞时,他特地送了我们一幅十分精美的挂历,并亲笔挥毫写下:蘅芳、铁流伉俪戏正。落款是陈希同、、二零一三年一月三日北京小汤山。
    
    
    
    我们握手相谢,言定来日有时再来拜望。做梦也没有想到五个月后的2013年6月2日,,他因心脏病竟然与世长辞。此时,我和夫人在乐山扫墓,只能默默祝他安息。
    
    
    
    此文本应早日落纸,那位送我们上车的服务生一再叮咛告戒:希望我不要把看望陈市长的事写成文章发表,所以迟迟未动笔。现在中共要开审薄熙来了,忽然心血来潮把它写了出来,又一个天道人心,江起潮落。请看我第二篇文章“给薄熙来两封信引出来的故事”
    
    
    
    2013年7月28日于通州润园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3559422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中共正在开始还原抗日战争的历史真相(多图) (图)
·铁流:五七折良柱,维权再失声—写在李昌玉难友“三七”祭日 (图)
·铁流:刘云山把习近平绑上反民主宪政的战車
·铁流:从《大劫难》一书的遭遇,看中国政治风向标的左转(多图) (图)
·铁流:新中国的历史就是兩个30年
·铁流:化解历史积怨,真正“依法治国” 读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
·铁流:邓小平孙子邓卓棣出任副县长有什么错?
·铁流:“一党兩派”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佳捷径
·铁流:中国从独裁统治走向宪政民主的捷径 是中共党内率先民主起来!
·铁流:悲愤无寄处,无泪问苍天--悼张元勋难友 (图)
·铁流:雷锋,是毛泽东“党国体制”打造出来的骗人“极品”
·铁流:两个时代“白日点灯案”的不同结局
·铁流:我向习总书记报告:国保仍在违法监控老人
·铁流:刘云山下令新浪封杀了我的“柔剑57”微博
·铁流:刘云山公然与习近平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面对沉重历史的深思--我记忆里的习仲勋老人
·铁流:庙堂少春意,人间有真情--蛇年破五与何家栋遗孀陈蓓女士一席谈
·铁流:辛子陵为什么还在“圈禁”中?
·铁流:“打铁还得自身硬”,也说公车耗费与改革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再说清除“文革”三大“垃圾”
·我为史宗伟鸣不平,兼致谢伏瞻省长/铁流
·铁流:知识的灾难,民族的厄运--读难友张元勋遗作《北大往事与林昭之死》 (图)
·铁流:中共十八大的热点、亮点、黯点
·李学惠给铁流老师的生日祝词 (图)
·铁流:刘云山常委请向全国人民公示你的财产 (图)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