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韩冰:吴魁明海南会见郑酋午三次遇阻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24日 来稿)
    韩冰:吴魁明律师三下海南会见郑酋午,三次遇阻
    2013年5月初,海南著名民运人士郑酋午外出到广州等地找工作,由于64临近,海南文昌国保要求郑回去,郑以还没找到工作为由拒绝。5.30文昌国保符涛就叫当地派出所传唤郑妻子陈爱琼,并于当天以销售伪劣商品罪的名义刑事拘留。6月4日午后郑被6个海南国保在杭州抓获。郑的拘留时间是6月5日凌晨3点,罪名也是销售伪劣商品罪。
     7.5郑夫妇转为逮捕,罪名变为销售有毒有害食品。郑夫妇开始都关押于文昌市看守所,6.20郑转至临高县看守所关押。

    2013.6.14上午,郑的辩护人广州吴魁明律师和刘士辉律师第一次赶赴海南文昌市看守所要求会见郑,看守所以须经办案单位批准为由不予会见。根据新刑事诉讼法,郑案是普通的经济犯罪,不需要任何部门批准。当天下午,吴魁明律师又向办案单位文昌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王岩提交了会见的手续,之后经常电话和短信催促,但王一直没有接过电话和短信回复。
    2013.6.25凌晨两点,吴魁明,隋牧青,刘正清,葛永喜四位广州律师(郑夫妇代理人)第二次来到海南文昌市,准备会见郑夫妇。刚入住酒店,当地国保四个人就来了,借口说律师们的身份证有问题不能入住酒店,欲驱赶律师。半个小时后,又来了四五个警察,一个小时后再来十来个特警,三点半强行将四位律师驱赶回海口。当日上午,四位律师向海南省公安厅警务督察总队投诉。
    2013.7.22,吴魁明律师第三次南下海南,他和葛永喜律师来到海南临高县看守所要求会见郑,看守所答复说要取得省公安厅监所管理总队批准才能会见。两位律师当晚回到海口,入住朋友开的宾馆。凌晨两点在宾馆里入睡后,遭遇警察查房,以入住人与登记人信息部不相符为由,被带到海口市琼山区的云露派出所做笔录。直至凌晨6点才回到宾馆。在宾馆,他们无意中发现,宾馆前台侧面的墙上贴着一张纸,上写有郑某某、吴魁明、葛永喜的名字及身份证号,以及明确写着:“以上人员入住,请与陈警官联系,电话:13907596373,即使没有入住,也要电话报备。”当天上午,两位律师向省公安厅监所管理总队申请会见,监管总队答复是临高拘留所误会了他们的意思,应该向文昌市公安局要求会见才对。同时,两位律师也向督察总队投诉云露派出所故意针对代理律师夜晚查房的违法行为。
    吴魁明律师三次赴海南,不仅没有会见到郑,并且还遭遇侦查机关制造的种种险情和阻扰,这说明侦查机关不愿意、害怕敢于说真话的维权律师介入郑的案件,也反而更印证了民间社会对郑酋午经济犯罪案件就是政治迫害的看法。
    吴魁明等广州维权律师不惧政治高压,坚守法治立场,恪尽律师职责,为当事人郑酋午夫妇提供法律援助,对民间社会鼓舞很大。他们的职业操守和道义担当令人尊敬。
    郑酋午夫妇案件的基本案情(来源于郑家属和其他朋友):
    郑酋午先生于1983年因筹组中国民主大同盟,被当局以“组织反革命集团”罪名判刑14年。出狱后坚持推进民运,故屡受当局打压。
    郑原来在深圳清华实验学校教语文,2010年被深圳国保赶出深圳,之后一直失业,两年多来基本靠郑妻子陈爱琼开一个小店为生(有时还要靠亲戚朋友接济)。这样的小店在海南,包括文昌都有很多。小店用郑妻子的名义注册,也都由郑妻子打理。郑自己的兴趣爱好在于写文章,宣传民主,所以不过问小店的事情。
    此次出事,是因为郑6.4期间外出找工作,脱离了当地国保的视线,且一再在电话中捍卫个人权利、拒绝回海南,从而激怒了国保,将其夫妻先后抓捕。郑酋午夫妇有两个女儿,都在读书年龄,目前遭遇一定经济困难。
    吴魁明律师手机:13006888128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219951191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韩冰:吴魁明海南会见郑酋午三次遇阻
·隋牧青律师:文昌人民不欢迎你们——广州四律师海南文昌会见郑酋午夫妇被逐纪实
·郑酋午夫妇被以“非法经营”罪名刑拘,家属拒签字
·郑酋午夫妇双双以“非法经营”罪名刑拘,家属拒签字
·郑酋午夫妇分别被抓回海南关押
·海南“国保”到大陆搜捕郑酋午
·中国维权人士郑酋午的妻子被拘留
·著名异议人士郑酋午的工作遭深圳国保破坏
·海南:失业教师郑酋午曝文昌国保吓唬其妻
·正义人士郑酋午先生紧急呼求
·坚定民主斗士郑酋午处境险恶/青天
·郑酋午:民主宪政的政治变革
·李克强所讲的治世“大道”不会是康庄大道/郑酋午
·中国的政治变革方案/郑酋午
·郑酋午:“国际专制轴心”维持不了多久
·郑酋午:人权与中华仁政
·历史给予中国向现代文明转型的数次历史机会/郑酋午
·郑酋午:中华道统不容中断
·郑酋午:民主也是钱吗?
·郑酋午:政改,政改,目前能改吗?
·郑酋午:阎学通先生的想法是远离实际的幻想
·从印度选举看我国的政治未来/郑酋午
·我国具体民主形式采用的思考/郑酋午
·郑酋午:从印度选举看我国的政治未来
·我国民主化和平改造的具体方式/郑酋午
·进步社会制度建设浅论:进步社会制度建设的必要性/郑酋午
·中国民主化的策略/郑酋午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从香港逃亡海外的浪潮开始了
  • 徐永海行善的属乎上帝我们要走好耶稣的十字架道路——2019-9-13
  • 少不丁中华人民共和国五星红旗考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五)
  • 陈泱潮4、《特權論》從政治經濟學角度,豐富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
  • 曾节明托名中共威胁,不过是英国出卖香港民主的高明借口
  • 台湾小小妮233
  • 谢选骏中国政治是没法妥协的政治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人类起源
  • 谢选骏潘金莲的纸老虎成长为共产党的塑料水怪
  • 张杰博闻香港首富成了教唆犯为什么中共要拿李嘉诚开刀?
  • 谢选骏谁说苍蝇叮不死大象——我们真正需要的是“中国独立”
  • 高洪明一评中国国家主席权利大小因人而异是否违宪
  • 曾节明德国取代美国成为中国人权头
  • 谢选骏“中美国”变性“中英国”
  • 陈泱潮3、《特權論》對“修正主義國家”的定義
  • 谢选骏美国议会为何不做中国人权法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