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北京利用完斯诺登 立刻甩了这烫手山芋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16日 转载)
    来源:看杂志
    
       6月23日,美国前NSA(国家安全局)雇员史诺登(EdwardSnowden)再度踏上他的追寻自由之路。自21日美国以未授权传播国防资讯、蓄意传播机密情报资讯的间谍罪以及盗窃政府资产罪等三项罪名起诉史诺登,并要求香港引渡之后,香港立即采取行动,于23日将其送上飞往俄罗斯的班机,拟再经古巴飞往委内瑞拉,最后进入厄瓜多这个唯一愿意接受其避难申请的国度。诡异的是,6月24日,史诺登没搭乘原定班机飞往古巴,其命运又添变数。

    
      剖析这位不信任美国政府,却对中国政府怀有幻想、相信香港法治、信仰佛教的反叛青年这一“追寻自由之路”,很有意思。
    

  遥远的中国:史诺登并不真了解你
    
      史诺登宣称“为了世界人民的自由”、“不信任美国政治制度”的话,在美国青年当中很常见。但史诺登的特殊是他对中国这一恶名昭着的独裁专制国家情有独钟。他曾表示,自己之所以选择到香港洩密并接受采访,是因为香港有保护言论自由和异议者人权的承诺,是地球上为数不多的可以抵抗美国政府势力的地方,而且自己“有从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国家寻求庇护的倾向”,他同时表示“自己这样做也是出于对中国人权状况的信任”。
    
      这话并非他即兴说出,而是经过好几年深思熟虑。《纽约时报》(6月18日)曾发表一篇〈美国国安局洩密者:曾经年少轻狂,胸怀大志〉,文章披露,“20岁时,史诺登在网上写道,‘伟大的人不需要用大学来让自己更可信:他们会得到所需要的,默默地成功,名垂青史。’藏身于香港的史诺登学过普通话,对武术非常感兴趣,称佛教是他的宗教信仰。他还曾若有所思地说,‘从职业上来说,中国绝对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中国的政治制度与人权状况之恶劣为国际社会公认,几大国际人权组织每年均将中国列为“新闻自由之敌”、“互联网之敌”,对中国政府迫害异议人士与家庭教会成员提出诸多批评,中国的人体器官移植更是受到强烈的人道谴责。这些消息在英文世界里俯拾皆是,每天在互联网上遨游的史诺登居然相信中国的新闻自由与人权状态优于美国,只能说他对普世价值、自由、人权均有与众不同的理解。
    
      宣称“已经对普通话和中国文化有了基本了解”的史诺登,为了追求人权与自由,选择在香港落脚,自6月9日露面后,他不仅成为世界瞩目的新闻焦点,也丧失了对自己人生的抉择权。他反覆宣称,“我想让香港的法庭和人民决定我的命运。”可悲的是,香港甚至没有给他法庭抗辩的机会(那样据说至少可以拖上五年)。6月19日《人民日报》发表评史诺登事件的评论员文章:“中国不愿掺和别家烂事”,同时发表消息说史诺登已向冰岛发出非正式政治避难申请,我就知道史诺登将被中国礼送出境是迟早的事情。果然,美国联邦检察官于6月22日以间谍罪等三项控罪起诉史诺登,并请求香港以临时拘捕令来扣押史诺登,23日史诺登立刻被送上飞机。
    
      北京利用完史诺登之后,立刻将这一烫手山芋甩了出去,完全没搭理史诺登表达的高度信任,对史诺登带去的四台电脑包含的机密文件的唯一报答是对美国的引渡要求视而不见。
    

  史诺登给美国带来了什么?
    
      史诺登确实给美国带来很大的伤害,美国的反恐监控系统秘密外洩,有极大的安全隐患。
    
      上述除外,在史诺登的指控当中,最具震憾性的主要是两点:一、“美国政府利用他们正在秘密建造的这一庞大的监视机器,摧毁隐私、互联网自由和世界各地人民的基本自由”;二、美国对中国发动了网路攻击,窃取了他国情报。
    
      “大规模秘密监控”这一指控,在史诺登事件发生之初,引发了美国民众对政府强烈的道德谴责。《华盛顿邮报》6月11日一篇报导引用参与美国政府大规模监控项目曝光行动的独立制片人劳拉.普瓦特拉丝(LauraPoitras)的话说:“我们有秘密的法庭对秘密的法律进行秘密的解释,这不行。这成了什么民主?”她认为,这些秘密规定使选民被蒙上了眼睛,成了法律法规的囊中物而不是主人,使有关政府机构和官员进入可以为所欲为、不必担心问责和追究的境界,使宪政民主成为有名无实的东西。
    
      好在网路时代人人都有机会表达自己的观点。针对《华盛顿邮报》最初几篇报导,RichardBurger写了〈史诺登、国安局、英雄主义和中国〉,指出“国安局在记录我们的网站和电邮”,“翻查积累下来的大量数据”,但这是美国人同意的《爱国者法案》(USPatriotAct)授权的,史诺登所揭露的并非违法活动,而是不符合他本人观念的事。
    
      我上网搜查,发现所谓“秘密监控”之说不是事实。911事件发生后,布什总统于2001年10月26日签署了《爱国者法案》,授权情报机构:为了保护美国人的安全,可以不经法庭批准就进行监控。在奥巴马政府时期,这个法案重新评估。
    
      根据2008年美国的《外国情报监视补充法案》的要求,2009年7月10日,美国司法部、国防部、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国家情报委员会的总检察官们联合签署了一份《关于总统的监视方案》(President’sSurveillanceProgram,简称PSP)的公开报告,报告编号 2009-0013-AS,对公众发布。这个报告向美国公民说明,911恐怖袭击以后,在美国总统指导下,国家安全局扩大了它的讯息搜集能力,以便发现和防止在美国境内发生的恐怖袭击;据此授权,国家安全局开展了新的情报活动,包括搜集发往或发自美国的通讯活动的内容(通讯的其中一方是基地组织及其附属成员)。这个报告介绍了PSP方案在反恐怖活动当中的作用,描述了对此计画的不同看法,并再次完成了对PSP方案的合法性评估。
    
      最初的激动过后,美国人终于想到:监控并非秘密,也非关政府道德,应该追问的其实是美国国安局的监控是否违反了相关法规。当发现这种出于反恐需要的监控既未违宪,也未违法,于是美国人开始讨论个人自由、公民隐私与国家安全三者之间如何才算平衡,“爱国”与“卖国”应该如何界定等问题。
    
      也因此,美国政界并未发生外界预期的分裂,府院均对史诺登的叛卖严辞斥责。
    

  史诺登事件给世界带来的冲击
    
      中国政府在史诺登事件中获利最大:
    
      一、北京借史诺登的指控在有关网路攻击的舆论战中反败为胜。自2010年以来,中国骇客袭击欧美各国。以美国为例,政府机构及五角大楼均受袭击,最大的损失是骇客盗取了美、英、意大利等9国耗资3,000亿美元研发的F-35隐形战机计画。今年2月19日,美国电脑网路安全公司Mandiant发布一份报告,详细分析了中国军队骇客对美国的攻击,这一轮受到攻击的美国公司主要集中在讯息技术、航空航天、公共部门、卫星和通讯、科研、能源、交通等部门。这轮网路攻击的目的是盗取网路讯息。
    
      但就在美国持续给北京施加压力,希望能够制定关于网路战的底线与规则之时,史诺登帮了中国政府一个大忙。6月9日习欧峰会结束几小时后,早已藏身香港的史诺登适时现身,指控美国曾攻击世界各国61,000多次,让美国丧失道德高地。北京借史诺登的指控反败为胜,“证明”了中国才是美国网路攻击的受害者。
    
      二、北京政府借史诺登向世界证明,美国是网路监控的老大哥,你们别光盯着我看。这一招至少在中国国内非常有效,在中国国内互联网上,许多网民群情汹汹痛斥“美国宣扬的民主、自由、人权等普世价值都是虚伪的”,“天下乌鸦一般黑”。史诺登事件还让中国自由知识分子与维权人士发生严重分歧,后者视史诺登为英雄,完全无视史诺登行为对美国安全与反恐造成的巨大伤害。这些人过去多年来每遭遇迫害,就指望美国出面营救,但此时此刻在他们眼里,曾经高歌的美国民主制度与法律体系已经破产,如同北京的政治体制一样可恶。
    
      美国家安全局局长亚历山大将军说:“史诺登所披露的对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盟友已经造成了无法挽回的重大损失”,这些损失包括反恐合作的难度增加,以及互信受损。
    
      除此之外,史诺登事件还将世界三大洲数个国家搅进来,俄罗斯、古巴、委内瑞拉及厄瓜多等国,现在全得为是否庇护史诺登做出抉择。
    

  史诺登选择的通往自由之路
    
      史诺登事件最为诡异的表现是:史诺登声称自己“为了世界人民的自由”,但愿意为他提供保护的却都是人权纪录不良的国家。在我写完此稿之时,史诺登的行踪成谜,他的下一个生命驿站在哪里,他自己已经无法把握。
    
      史诺登的命运也许在他高中时代就已经决定。他厌恶任何规则束缚,经常逃学,因此未能高中毕业。这样的青年很多,他们绝大多数只能跻身于蓝领阶层。史诺登的不幸来源于他的幸运,美国情报机构因其电脑才能而雇用了他。各国情报机构是一个保密规则极多的部门,以前招聘人才时要求严格,比如英国的军情六处,在网路时代以前号称“剑桥男孩俱乐部”。这类需要智商更需要纪律的部门,本来就不是史诺登这类“极端的自由主义者”待的地方,因为所谓“极端的自由主义者”,实质上就是无政府主义者,这种人将一切政府的存在视为恶,也就顺理成章地将美国政府为保护公共安全的监控看作大恶。史诺登还因国际政治常识的缺乏,对他根本不了解的中国产生良好幻觉。
    
      尽管幕后原因待查,但以上种种因素已经构成了其性格中的反叛因素,导致他为21世纪的世界上演了一出“通向自由之路”的闹剧:他把美国因公共安全需要的情报收集行为比作欧威尔(Orwell)小说中的“老大哥”,但却投向了真正的“老大哥”中国的怀抱,希望在不自由的国度里得到自由、希望在扼杀人权的国度获得人权。香港(北京)与他共同制订的逃亡之路更是滑稽:从北京控制下的香港,经由俄罗斯、古巴、委内瑞拉,再进入厄瓜多,这些国家无论是人权还是自由,都排在世界序位的后排。
    
      由于见识、知识与性格等各种原因,史诺登选择的“追寻自由之路”,将自己送上了“沦为工具之路”,虽然如愿“名垂青史”,但其最后的结局却不妙。随着俄罗斯总统普京宣布什望他快点离开俄罗斯,厄瓜多宣布需要花几个月考虑他的避难申请,他回美国受审的可能性越来越大。
    
      史诺登的“追寻自由之路”,其实就是一位政治上的无知青年在世界网路冷战时期的一个故事,它导致了美国情报部门有史以来最荒谬的一次失败,也让人感到网路时代的国家安全有如一张薄纸。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41920216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俄总统新闻秘书称斯诺登事件未列入克宫议事日程
·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今起举行 或将谈及斯诺登
· 专家:美国为寻找斯诺登不会对民用飞机客气
·中国外交部回应斯诺登避难事件
·斯诺登向中国提出避难申请 外交部回应
·北京幕后拍板 榨干情报 放走斯诺登
·中方谈斯诺登事件:奉劝美方某些人先照照镜子 (图)
·中国称美国在斯诺登事件上对北京和香港的指责不恰当
·官媒指斯诺登离港利中美关系
·中国外交部未对北京组织斯诺登离港猜测发表评论
·斯诺登案 中国首次对美国直接发声 (图)
·外交部:斯诺登或为中国“间谍”之说是无稽之谈
·美国情报分析员斯诺登被指控可能是双面间谍
·英媒:斯诺登揭发黑幕 中国保持沉默 (图)
·“斯诺登成了北京的证人” (图)
·中国官媒:斯诺登报料或有损美中关系 (图)
·中国官方首次就斯诺登事件作出回应
·谢燕益:斯诺登事件致公安部信息公开申请书
·曹长青:千万别把斯诺登引渡回美国
·钱文军:斯诺登爆料与张召忠发飙
·同情斯诺登的知识分子是专制的帮凶!/南京龙
·潘一丁:斯诺登的命运是人类良知的试金石
· 伦敦客 :普京和斯诺登该怎么走?
·伦敦客:中共之丑与斯诺登之恶
·华颇:斯诺登到底在哪
·中俄政府拯救美奸斯诺登秘密计划/何岸泉
·曹长青:对斯诺登事件的认知误区
·何清涟:斯诺登送给瑞士一场“及时雨”
·替天行道的安那祺主义者斯诺登/赵京
·林保华:我看深喉斯诺登事件
·曹长青:斯诺登是坏蛋还是英雄?
·华颇:“斯诺登事件”最终会如何收场
·面对斯诺登爆料,美国网络巨头怎么办
·谢选骏:中国收留斯诺登、实现大国崛起
·何清涟:泄密者斯诺登的意识形态幻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