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苏州拆迁“孤岛”调查:红色别墅群中的"钉子户"
请看博讯热点:强行拆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16日 转载)
    来源: 新华网
    
    苏州拆迁“孤岛”调查:红色别墅群中的钉子户


    庄龙弟指着的地方就是景观河,下大雨易积水 现代快报记者 何洁 摄
    
    小区东南角看到的“孤岛”小楼略显寒碜 东方IC供图
    苏州拆迁“孤岛”调查:红色别墅群中的钉子户


    
    “这是一座拆迁造成的‘孤岛’。”最初发布照片的论坛里,有人这样说。
    
    上周,现代快报记者来到苏州市吴江区瑞景国际小区,试图了解“孤岛”的过往和现在。
    
    孤楼
    
    别墅群中的异类
    
    小楼看起来比照片上要大一些,一共两层,保留着几年前“农村自建房”的某些特征——墙壁上保留着水泥的原色;黑色瓦片堆砌成顶;除了前面的窗户用了铝合金,其他的窗上,大部分使用的还是相对便宜的铁结构。
    
    如果放在吴江的其他村庄,这幢房子并不逊色,但跟它如今的邻居们比起来,它远远不够看。
    
    小楼的三面,都是“新邻居”。这些统一制式的三层别墅,每一个都有“小灰楼”的三个大小,它们的脚下是齐整的草坪,大门是新款的防盗门,往上看时,窗户的大小恰到好处,二楼留了不小的露台,三楼红色的顶上则有一块平台——这是为太阳能热水器留下的。
    
    小灰楼周围的绿地要大得多。这块绿地上,种了蔬菜和粮食,更多的则是杂乱无章的草木。
    
    在最新的地图上,小灰楼和它光鲜的邻居们是一个叫“瑞景国际”的整体,它是一个刚开发不久的小区,号称“85万平方米国际社区,有别墅、洋房、小高层、高层景观住宅。”
    
    但不管在远处,还是近处观看,都能感觉到小灰楼和周围的绿地确实恰如“孤岛”,前后是围墙,左右两侧,则是建筑垃圾堆起的土堆,和一条大概2米宽的景观河。
    
    晴天时,河道里没有水,水泥铺就的河底铺着厚厚的尘土,小灰楼的主人庄龙弟一家经常从河道穿过,外出或者归来。
    
    坚守
    
    七年,出门不易,水电也会断
    
    在网上的这组照片中,有一张庄龙弟母亲推着三轮车从及膝的河水中走过的图片。
    
    “其实那天正好下了雨,要不然河中没有水。”42岁的庄龙弟说。这条景观河里一直没注水,前段时间梅雨季节,由于雨量大,景观河有了大概到脚踝深的积水,“可能我的母亲推着三轮车恰好淌水而过被人拍了下来。”庄龙弟说,后来,开发商和物业公司派了人来到河边,把水抽干。
    
    在“孤岛”上生活着的,是没有结婚的庄龙弟,他的父母以及他的侄子庄马年。
    
    “从开始拆迁到现在,我们在这里挺了七年了!”庄龙弟说。
    
    2006年,吴江区松陵镇庞杨村10组开始拆迁,村民庄龙弟在拆迁之列。如今7年过去了,他的乡亲们早已搬走,他却依然在坚守。随着周围房屋的开发建设,庄家的生活质量正在变差。
    
    最近的几年时间里,他们吃自己房屋周围种植的蔬菜和粮食,多余的产出,则由年迈的母亲用三轮车运出去卖。庄家人说,除了政府对于老年人的补贴,卖菜是这个家庭的主要收入。
    
    不过,随着周围建筑物的修建,出门的路越来越不好走——如今,他们不得不推车走过干涸的河道,再骑车上路。
    
    而且,庄龙弟一家人也曾经遭遇过断水断电。庄龙弟说,几年前开始拆迁之后,家里的供水供电就不正常。有时候水管被挖断,有时候电又没了。
    
    双输
    
    双方都有动摇,但依然坚持
    
    如今,曾经庄龙弟的邻居们,早就已经搬进了附近一座叫“城南花苑”的小区,这座拆迁安置小区内,大部分建筑都是三层楼房。在这里,有很多人都是来自庞杨村的,他们大多认识庄龙弟一家,在他们看来,这一家人的想法,难以理解。
    
    “这里的规划多好,环境也好,而且,涨价也比原来快。”一位城南花园的居民说,城南花苑是当地比较大的安置地块。如今房子价格与2006年相比也已经涨了3倍多——当年造价28万左右的房子现在要卖80多万。
    
    而且,因为拆迁分到的安置房多,小区里的拆迁户大多都做起了出租房生意,这两年外来务工人员越来越多,他们获利颇丰。
    
    庄龙弟对此不无羡慕。“那里蛮好的。”庄龙弟小声说话时,他的母亲也插了嘴,“想搬呢,现在天太热了,这里不舒服。谈好条件就要搬了!”
    
    而对于“瑞景国际”的开发商来说,钉在小区里的庄家,也直接影响了他们的销售。
    
    在小区的售楼处,一名穿着制服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小区内联排洋房的每套价格在300万左右,多层和小高层均价在7000元/平米左右,在当地属于高档小区,但庄龙弟家的这幢“钉子楼”有碍观瞻,“经常有人来看房,一看到这个情况,询问一下然后扭头就走了。”
    
    不过,虽然双方都意识到了“双输”的状况,却都不愿意低头。
    
    起因
    
    一是因为侄子,二是因为价钱
    
    “我不搬走,是因为我侄子的拆迁问题没谈拢,谈不拢他的,我的也不谈。”庄龙弟说。
    
    2006年,村里拆迁时,庄龙弟的侄子庄马年家发生意外,庄马年的父母去世。不过,由于事先已经签好拆迁协议,庄马年依然可以拿到两块重新安置的宅基地地皮。但由于“庄家人没接到参加抓阄选地皮的通知”,庄马年认为没能拿到中意的地块,这直接引发了这场旷日持久的坚守。
    
    数年来,当地动迁办、村里、拆迁公司曾一直和庄龙弟谈判,但庄家人一直不满意。庄龙弟说,去年9月,他和侄子好不容易看中了一块地皮,但随后动迁办就没有了下文。
    
    “先解决我侄子的问题再说。”庄龙弟每次都“咬定青山不放松”。
    
    但庞杨村现任村主任杨元林则表示,这事实在怪不了别人。
    
    “当时选地皮时的确是抓阄,但庄马年家中出了意外,无人到场,于是按序安排了一块200平米的地皮给他。现在这块地皮还空着。”杨元林说,其实庄龙弟的拆迁问题和庄马年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庄龙弟拆迁安置是按照独户处理。但庄龙弟“捆绑”了庄马年,在协商过程中,绝口不提自己的拆迁问题,他的房屋,到现在甚至都没有经过评估。
    
    “去年9月,村里确实带着庄龙弟、庄马年去挑选另一块地皮,但他们竟然选了一块绿化用地,说那里临马路,将来可以开店铺。”说起这事,杨元林就不断叹气。
    
    这位村主任认为,庄龙弟不愿意迁走的另一个原因是,嫌拆迁补偿款太低了。“三四年前他就要求除了安置宅基地地皮,还要补偿80多万。”
    
    杨元林说,这不可能满足。
    
    解决
    
    双方仍愿对话
    
    “只能继续谈。”苏州市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动迁办主任张凌健表示,因为中央和上级政府屡次强调不能强拆,因此绝不可能突破底线强拆。他介绍,吴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内共有23个村,自2006年涉及拆迁1万1千多户,95%以上的人家都顺利拆迁。
    
    在网上获悉庄家每天“过河”回家后,动迁办迅速责成开发商将景观河中的积水全部抽干,并且清理整理住房周边环境。“动迁办还派人与开发商协商,让庄家从那里接了一根电线,现在都是免费用电。”张凌健说。
    
    不过,张凌健也认为,“钉子户”提出高额补偿要求,如果一一答应了,违反政策,更加有违公平性,无法向早拆走的村民交代,还可能引起更加严重的后果。目前对于这种“钉子户”,唯一的选择只能是“继续谈”。
    
    “有没有结果这个还真不好说,实在不好拆就只能不拆了。”张凌健透露,像庄龙弟所在的地块,大约占地4亩,拆迁在前,拍卖给开发商在后,这块地拍卖时就未收取开发商的土地出让金。目前开发商也在找庄龙弟谈判,希望可以直接把地皮买下来。
    
    据悉,在这个开发区,类似庄龙弟情况的还有好几户,他们超过5年以上都没有完成拆迁,有的,还位于公共设施、公用工程建设等公共事业的地块上。
    
    “我们不回避这些问题,还是尽可能去想办法,去协商解决。”张凌健希望,拆迁户也能换位思考。(何洁 蒋文龙) (博讯 boxun.com)
271920916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大同拆迁户王建因拍摄7·11视频被失踪 (图)
·湖南邵阳一名征拆人员接受拆迁户贿赂获刑7年
·寒门学子原本成绩优秀 遇拆迁暴富无心上学
·网传江西数十男子持刀砍村民 官方澄清与拆迁无关/视频 (图)
·江西:十数人持刀械斗 官方澄清与拆迁无关 (图)
·山东潍坊暴力拆迁升级 开发商用炸药袭击钉子户 (图)
·湖南长沙拆迁户熊鹰、俞腊梅在长沙火车站被截访 (图)
·山西太原千人拆迁队围村强拆与村民对峙 (图)
·上海拆迁户沈金宝被送派出所 湖南彭庆国被关马家楼
·中国拆迁与征地观察(第24期)暴力指数“高++” (图)
·天津民众向政府赠“违法拆迁”锦旗 (图)
·湖北农妇持录音投诉被打 拆迁人员:我就是土匪
·山东省日照市莒县靳家园暴力拆迁 (图)
·常州灾民废墟声明财产私有,四地拆迁户赶来声援 (图)
·拆迁矛盾成为当前中国为数最多的矛盾之一
·学习时报:拆迁矛盾成为中国为数最多矛盾之一
·南京一拆迁办官员被指夜间性骚扰女住户 (图)
·云南大理市民质疑拆迁“拆过界” 给市长送字典
·江西宜黄官员再谈强拆:公众同情拆迁户因仇官
·南通不是拆迁是抢劫吗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 2013 6 24(麻雀行动)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维权 (图)
·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2013 06 17 (图)
·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2013 06 12 (图)
·湖北农妇遭强拆拘禁 拆迁人员称“我就是土匪”
·广西:公民诉柳州市房屋拆迁办伪造公文
·揭露北京长安街旁非法暴利拆迁 “中铁四局”豢养流氓拆迁公司
·江苏南通港闸区:曝多起黑势力拆迁伤人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违法强拆将自食恶果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上访合法,截访违宪 (图)
·天津:曝东丽区海河边,辛庄村暴力拆迁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中国国家信访办主任奥巴马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 访民的中国梦 (图)
·武汉拆迁户在政府门口抗议非法拆迁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村民协力抗强拆 (图)
·金牛区法院拆迁同土匪有何分别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拥抱助维权 (图)
·《青山区政府拆迁丢了谁的娘——2013年4月14日凌晨5点朱光英家房子被暴力强拆有感》
·被轮奸的拆迁户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吴世明
·谁来为温总理扛大旗 --有感于时下的暴力拆迁 (图)
·湖南株洲回应“因拆迁自焚事件辞职官员3月后仍在任” (图)
·恶霸”地主刘文彩是怎么征地、拆迁的
·拆迁困局再思考
·暴力拆迁何时休?/张兆林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7.7版本)
·征地拆迁“以党代法、以党代政、以党乱国”的“文革”历史回潮/朱福祥 (图)
·刘逸明:拆迁悲剧是社会悲剧更是政治体制悲剧
·苗蛮子:拆迁之下,我们输掉了想象力
·“最牛拆迁部长”吴昌敏凭什么“代表国家”
·中国式“强制拆迁”是政体造就的癌症毒瘤/罗安平
·郑风田:拆迁条例修改不能忘记孙中山先生的遗训 (图)
·当代大拆迁与文化大革命的异同(6.1)
·教师没觉悟没师德被停课,拆迁总在上演着不朽的神话!
·曹建海:“跑马圈地”“大拆迁” 大崩溃
·“新拆迁条例”是风箱里面的老鼠/陈永苗
·叶檀:新拆迁条例面临地方政府严峻挑战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