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红会系统再曝丑闻 以分配捐献器官资源勒索医院捐款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7月11日 转载)
    
    DR-ChinaRedcross.org.cn
    红会系统再曝丑闻 以分配捐献器官资源勒索医院捐款


    来源:法广中文网 北京特约记者:周西
    
    ●据《新京报》8日的报道,广东、江苏等多地红十字会,存在要求医院认捐,来换取器官捐献资源的现象,每成功进行一例器官移植,医院一般要向地方红会捐款10万元,而且相关账目从未公开过。地方红会是器官捐献的第三方机构,掌握捐献者资源。为改变以权钱获取器官的潜规则,原卫生部研发了一套计算机分配系统,但全国大约2/3的器官资源仍在系统外分配。
    
    网易评论作者汤嘉琛的文章说,地方红十字会一手掌握着捐献器官在医院中的分配权,一手又接受医院捐助,这很容易使红会遭遇寻租的质疑。虽然有医院表示,捐款给红会后,会收到其有关捐款支出的明细。不过,这样的明细却从未有过公开,公众也不知道,到底是由谁来审查这些捐款的使用。这起事件,无疑暴露出一个公正透明的器官分配机制的缺失,要想驱散器官捐献的疑云,还是应该做到公正和公开。
    
    据官方公布的数据,目前中国每年约有30万人等待器官移植挽救生命,但却仅有约1万人可以获得器官并接受移植手术。如此悬殊的供需缺口,无疑更要求有关部门和机构,在分配器官资源时确保公平公正。器官捐献的本质是公民自愿履行的一种善行,不应该有说不清道不明的利益纠葛。但在目前,对捐献者的补偿主要依靠医院捐款,而医院又是器官移植的利益相关方,这难免会让公众产生各种猜想。
    
    作者帝国良民的文章说,此次被媒体曝光的红会“挟器官以逼捐”事件,令红会在很多人印象中仿佛成了黑会。显然红会到目前为止并没有更让人信服的理由或说词,结果反而是越描越黑;比如关于向医院强捐,这本来早已经是红会惯用的骗钱伎俩,同样也娴熟地被运用到他们所掌握的人体器官资源分配上,红会在无法抵赖自己丑恶行径的时候,首先想到的,就是与医院开展狗咬狗一嘴毛的游戏。
    
    红会曾理直气壮地宣称,此事受益最大的还是移植医院,医院应该从患者手术费等费用中,拿出一部分利润来支付捐献者的医疗欠费。但实际上,上述双方都是最大的受益者,而病患当然是他们眼里的摇钱树,但他们却亵渎了捐献器官者的一片爱心。那些捐献者得不到任何经济补偿,负责协调分配器官资源的红会,却将此作为社会稀缺资源,裹挟医院一起大肆谋利,这还是一个慈善公益组织应该做的事吗?
    
    我们也看到医院指责红会对捐款账目没有做到公开透明,公众同样也提出强烈质疑,而红会的理由竟然是,因为“不能让公众误认为,身后捐献器官,家属就可以得到现金补偿”;按照这个逻辑,红会就可以恬不知耻地将“挟器官以逼捐”获得的钱,堂而皇之、理所当然地进行暗箱操作了。另一方面,也有评论写道,感谢郭美美,她为我们撕下了红会的画皮,这个披着慈善外衣的蛀虫,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也是一落千丈,去年红会更是为此差点饿死。
    
    作者维扬卧龙的文章回顾说,很多地方一个月吸收的募捐款,都还不到平时的百分之一,甚至更低。为了能弄点钱,红会也拼上了老命,一方面挟着官威,各处摊派强捐,另一方面则使尽浑身解数,连小学生的零花钱以及灾区民众自救的钱都不放过。此次爆出的“挟器官以逼捐”丑闻,让红会又一次刷新了无耻的底线。尽管红会称捐款将用于对捐献者进行救助,但他们收医院十万,回头给捐献者家庭最多 也只有两万!
    
    众所周知,红十字会设立的宗旨就是扮演天使,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中国红会的蛀虫们只会干缺德骗钱强捐的事,至于得来钱款的去向和用途,却从未公开过,也从未想过要公开。对此,国内民众无奈容忍了也罢,但为何国际红十字会也能够允许他们的继续存在呢?深圳市红十字会副会长赵丽珍 表示,捐款的具体收支情况,包括工作经费,没有必要对社会公众公开。这种打着公益幌子为自己揽财的组织,不解散了,还要让它继续骗钱坑人吗?
    
    本文来源:法广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171919500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广东红会否认“要求医院捐款以换取器官捐献资源”
·多地红会被指逼医院捐款换器官捐献资源 (图)
·内幕惊人 党媒“追杀”郭美美盯上红会 (图)
·红会至今未诉郭美美侵权 诉讼时效即将到期
·红会常务副会长再回应郭美美事件:没必要多讲 (图)
·红会社监委:现有机制下查不了“美美”们
·媒体人爆红会黑幕,收到“杀全家”威胁
·社监委要求委员不再与红会有利益关系
·媒体人爆红会黑幕 收到“杀全家”威胁
·社监委与红会撇清利益关系 重查郭美美仅两票支持
·红会社监委将督促红会重查“郭美美事件”
·红会社监委称无法重启调查“郭美美”
·红会社监委改换开会地点,拒向记者透露
·红会社监委改换开会地点 拒绝向记者透露
·社科院:去年红会接收国内捐赠降近3成
·郭美美晒51亿存款 再掀质疑红会风波 (图)
·红会社监委委员回应评估项目收费:6万仅是成本 (图)
·红会社监委委员否认挪用2千万元善款建研究院 (图)
·红会2000万善款被指用于给王振耀办研究院
·社监委成员:红会所遭责难大部分经查系造谣
·西诺新唱:信誉破产获万余滚字,郭美美演绎《红会飞》/视频
·红会改革应完整体现“决策民主”
·“义工审计”是红会的脱困良机
·处理红会“天价饭”事件不能如此轻描淡写
·牟传珩:曾庆红会出任国家主席吗——中国元首制发展趋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