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河北容城:青年孙磊和女子宾馆吸毒死,公安不作为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7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河北省容城县23岁的的孙磊在2013年元月被发现死在宾馆,宾馆录像显示一名女孩曾进入他的房间,公安尸检结论是吸毒死亡。孙磊的家人要求公安查毒品来源、进入孙磊房间的女孩的责任,以及宾馆的责任,但被公安拒绝。以下是孙磊家人的叙述:
    
关于孙磊死亡事故的过程

    (叙述人系孙磊妈妈)
    
    孙磊,现年23岁,河北省容城县沟西村人,孙磊父亲几年前突发疾病去世,现跟爷爷奶奶一起生活,2013年1月2日,因死于容城县容城宾馆(容城县公安局认定为吸毒至死)。
    
    2013年1月2日下午3点半左右,容城宾馆服务员孙圆圆到我家,通知我们到容城宾馆去,说孙磊不会动了,让我们去看一看,孙磊的爷爷说“容城宾馆的人为什么不打120抢救”,孙圆圆说医院120的车在宾馆呢,人家不收,孙磊爷爷说:医院都不要,证明人已经死了,人在容城宾馆,第一时间你们应该先把人送到医院抢救,你们怎么不先抢救人呢?
    
    4点左右,我到了容城宾馆,公安局已经全部戒严,公安局的同志问了我与死者的关系,说是正在勘查现场,不让任何人进去,怕破坏现场,等侦破完再看。容城县公安局刑警大队长张志平,让刑警一队队长李志云先给我录口供,问孙磊处对象没有,有没有仇人,有没有和人结过怨,现在干什么。我说孙磊没有和人结过怨,现在没有处对象,现在正在和朋友开游戏厅,平时很老实,没有什么不好的习惯。2013年1月1日中午在家吃的饺子,吃完就走了,之后就说死在宾馆了,他怎么会在容城宾馆呢?死者的身份证在家里呢?难道没身份证能住容城宾馆吗?容城刑警一队李志云让我看容城宾馆的监控录相,因为和孙磊一同入住的还有一个女孩,2013年1月2日1点29分一同进容城宾馆,该女孩身高1.65左右,长发,黄色,身穿一件白色的小棉袄,大眼睛,嘴有些突出,身材偏瘦。我不认识这女孩,从来没见过,容城公安局刑警一队又问我,家里人有谁认识这女孩,我说都不认识。
    
    录完口供,刑警一队长李志云带去房间看死者,我一进门就看见死者全身裸着,头朝西躺在床上,身上没有外伤,脸上没有一点痛苦的表情。死者的衣服放在另外一张单人床上,有一个诺基亚牌手机,身上没有一分钱,死者身上带着一个价值一万七千多元的黄金项链,从家里拿走不到2万元现金。
    
    看完尸体,又问孙磊的朋友叫什么名字,我说有姚旭,小浩,路儿,他们经常在一起,不知道死之前有没有和他们在一起。
    
    容城宾馆的服务员说,孙磊住宿时间到下午2点,早上8点多出去了一趟,中午容城宾馆服务员让他下来又续费,买了两瓶矿泉水,就又上去了。等到2点容城宾馆的服务员去叫,没叫开门,开门进去,叫不醒,看见死者满头大汗,宾馆服务员看见死者反应不正常时没有打120,反而找来了宾馆电工进去,等电工进去人已经不出气了,摸着不出气了才打的120。
    
    孙磊在容城宾馆住宿没带身份证,带着女孩入住也没有身份证。
    
    容城县公安局当天晚上找到了孙磊的生前朋友姚旭,小浩,路儿,调查死前和孙磊在一起没有,都知道孙磊的哪些情况,录完口供也让他们看了监控录相的女孩,他们都不认识该女孩。
    
    容城公安局刑警大队队长张志平给我介绍说,通过他们技术人员勘查没发现死者身上有外伤,从宾馆的监控录相里也没找到有可疑人进出,从外表排除他杀的可能,我们要按刑事案件处理,要对死者进行解剖,看是不是有投毒。
    
    2013年1月3日,容城公安局给容城县沟西村村长陈会新、孙同锁打电话,让他们带着死者家属去宾馆。我们去了宾馆,容城县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刑警大队长张志平对我们说,公安局要对死者孙磊尸体进行解剖,让家属签字。当时容城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刑警大队长张志平两个人一起和我谈,说要对死者进行解剖,查一下死者到底是怎么死的,说要给死者及家属一个交待。当时公安局副局长说要必须解剖,解剖的一切费用要由死者家属承担,说是必须要走的程序,家属同意不同意都要解剖。我当时哭着说,我们不同意解剖,要给死者留一个全尸,全家人都不同意解剖,因为已经排除他杀了,没必要再按刑事案件处理。当时让我们签字,我们没有签字。我们不同意尸检,拒绝签字。因为当时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刑警大队长张志平已经对我们讲了,他们刑侦技术人员从表面看已经排除了他杀的可能。
    
    容城县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张志平说对于死因不明的,要按刑事案件处理,要强制解剖,等验尸报告出来,够不上刑事案件的,才能移交给治安,再不作立案处理。当时我说,不是刑事案件你们为什么非按刑事案件处理,无非你们就想给宾馆老板把尸体抬出去,宾馆老板李艳强是容城县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的学生。孟、张说这是他们必须走的程序。在我们家属没同意的情况下就把尸体从宾馆抬到了容城县医院太平间,孟、张说1月4日10点进行解剖,解剖的法医是保定检察院、保定公安局的法医,解剖需要死者家属、沟西村的村长、支书到现场。
    
    2013年1月4日,沟西村陈永安、朱双合(是村支部委员)到县医院,容城县公安局说保定市检察院、市公安局来人做尸检,尸检就在县医院的大院内,当时围了好多人,村长、书记陈会新、孙同锁没到现场,让陈永安,朱双合去的。10点半左右,保定市检察院、公安局的法医到了县医院,当时县医院有10名公安人员在场,容城县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刑警大队长张志平向我们介绍了保定市检察院、公安局的法医一行4人,其中一个女同志,尸检在县医院水塔旁边进行,当时气温特别低,尸检人员的手都冻僵了,尸检进行了近3个小时。尸检结束后,在县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刑警大队长胡陪同下,尸检人员对我们说,尸检结果最多十天半个月出来,之后就上车走了。
    尸检人员走后,我们给死者擦洗完穿上衣服,烧完纸就放回太平间了,容城县公安局的人对看守太平间的人说,没有容城县公安局的话任何人不准把尸体拖走。
    
    腊月二十几(就用阳历),我们(死者的爷爷、奶奶、姑姑)去容城县公安局找副局长孟贺安和刑警大队长张志平,问尸检报告什么时间下来,这时间都过去一个月了,怎么还没下来,孟说还没下来,再等等,快了。
    
    我们提出要求:(1)查毒品的来源。孟、张说,此案件正在调查当中,现在处于保密阶段,具体情况不能讲,让我们耐心等待。(2)逮捕和孙磊在一起的女孩宋丹丹,逮捕容城宾馆老板李艳强。孟、张说不够条件,不能逮捕。(3)查封容城宾馆。孟、张说,尸检报告没下来,没条件查封宾馆。
    
    之后,我们多次找公安局要求查毒品来源,抓宋丹丹和李艳强,查封容城宾馆,他们都说不够条件,说毒品他们下着线呢,有白沟和安新的,现在没证据不能抓,怕打草惊蛇。我们多次向他们两个要尸检报告,都说没下来呢,让我们再等等,容城县公安局找各种理由拖延我们。
    
    2013年2月5日,大队长张志平打电话让我们家属到刑警大队一队去拿尸检报告。下午2点多我们(死者的爷爷奶奶、妈、姑姑)到刑警大队一队,去拿尸检报告,李志云、郑国华先给我们讲了孙磊死前一天的活动。1月1日下午2点到的白沟电子大厦,然后去电子大厦洗浴,从洗浴出来去的电子大厦KTV,晚上1点多带着一个黄色直发,身穿白色小棉袄的女孩(宋丹丹)回的容城,先去的鑫福润小区找人,晚上1点29分带着女孩入住容城宾馆。
    
    之后,给了我们鉴定意见通知书,容公(一队)鉴通字[2013]001、002、003号,通知书中说,胃内没有毒品,心脏病,吸食亚麻黄非碱(通知书内容应详细说明)。死者的爷爷验尸报告原件,以及保定法医院、河北医科大学、公安部门的验尸文件,公安局当时没给。
    
    今天又到容城县公安局要尸检报告,副局长孟贺安,大队长张志平说还没下来,说是有一个法医外出没在,没签字,等回来签字才行。公安局就这么一直拖着。
    
    我们要求调查毒品来源,孟、张说此案正在调查中,不能向我们说案情的事。要求查封容城宾馆,他们说不够条件。要求抓容城宾馆李艳强、宋丹丹,也说不够条件。
    2013年3月12日,张志平打电话让我到容城县公安局去一趟,讲解一下有关孙磊的事情。10点28分,我到了公安局张志平办公室,张志平讲了如下几点:
    
    (1)关于毒品的事情,正在调查当中,不便向外透泄。
    (2)容城宾馆查封的事情,今天就把全部材料交给治安大队,让他们去处理。因为此案件够不上刑事案件,不再按刑事案件处理,不再立案。
    (3)验尸报告马上下来。(“马上下来”已经说过N遍)
    (4)关于宾馆赔偿事情,由他去做工作,具体事情再由双方协商。
    (5)有好几家新闻媒体要采访,让我们有思想准备。我说希望新闻媒体采访此事。
    
    2013年3月20日,张志平打电话,说协商处理此事,让我找中间人,我说找不到,张说一般这种事都是政法委帮着解决此事,我说可以,谁解决都可以,我们不要钱,给我们找到毒品来源。后来张又打电话说沟西村村长陈会新和政法委书记阴会来(已经退休)一起解决此事。傍晚陈会新到我家,说先去找一趟阴书记,看看阴书记怎么说。张志平又打电话,让我和陈会新一起去找阴书记,我没有去。
    
    2013年3月22日下午2点13分,我给张志平打电话,要求抓宋丹丹,有人说宋丹丹吸毒,张志平说没有证据不能抓。
    
    后来又问我怎么没找阴书记啊,让赶快找阴书记,好尽快解决宾馆死人赔偿之事,我一直没有找阴书记,也不知道陈会新找了没找。
    
    2013年3月24日,陈会新给我打电话让孙磊的爷爷去一趟沟西村委会,说有事情商量,孙磊的爷爷就去了村委会,大队的全体班子成员都在,让孙磊的爷爷说要多少钱,孙磊的爷爷说不要钱。-----------------------
    
    后来陈会新反脸了说,你们家同意不同意就强制把尸体火化,(尸体一直在容城县医院太平间放着)政法委书记盯着和你们家打官司,人家宾馆老板李艳强有的是钱,打官司输了40万当场你们家80万,孙磊的爷爷说那就打官司吧!陈会新命令口气说,你们家同意不同意我们都得处理此事,不然没人管,我们说我们家没找你解决此事啊!容城县公安局找的你,我们不用你解决此事,这种大事你们解决不了,后来不欢而散。
    
    当时孙磊的爷爷回到家生气连饭都没有吃,他们有钱有人就欺负人。
    
    第二天我很生气,第一次给政法书记打电话问他,我们家和你无怨无仇为什么政法委书记盯着和我们打官司,他没回答,然后说宾馆老板李艳强没钱了,这种事差不多就可以了,保定出过这样的事,就给了一万多,我说我们不要钱。
    
    2013年4月4日上午10点半左右,孙磊的爷爷、奶奶、妈妈去宾馆烧纸,到了宾馆纸还没点着,宾馆老板的女婿到了宾馆,把电动车一放就骂,“谁让你们来宾馆烧纸的,你们家都死绝了就剩你们老该死来挪棺材本钱来了”,上去就夺身有半身不遂的孙磊爷爷的拐杖,抢过去就打,然后又打向孙磊的奶奶,孙磊的奶奶本来腿就疼,疼的不行了,家里人来人把孙磊的奶奶接走,我们自己人只能先救命,孙磊的爷爷就躺在宾馆。公安局内保科的人去了,说是公安局长还有政法委书记让去的,公安局的去了不抓人,也不让孙磊的爷爷看病,反而让孙磊的爷爷自己走,就这样一直躺在地上没人管,中午连饭也不能吃,直到晚上,沟西村许老庆和秦志江去了才把人接回。
    
    2013年5月13日,孙磊的爷爷、妈妈去县委政府找政法委书记许同柱,因为多次去过保定信访和容城的信访局,到现在没人给解决。今天到了接访大厅正好是政法委书记许同柱接访,我们问哪位是许书记,许书记问他们是干什么的?还没问清楚就让出去,孙磊的爷爷说,你是政法委书记,我们来请示问题,你为什么让我们出去,如果你不管我们就去找县委书记。许书记这才让我们进去。问我们有什么问题,孙磊的爷爷说,我们的人死在容城宾馆,公安局不管,一是公安局到现在也没找到毒品的来源,没有对宾馆采取任何行动,没有逮捕宾馆老板和宋丹丹。许书记说不够条件不能抓。二是我老伴的腿是老板的女婿打的,现在住院呢,公安局不抓人。许书记说孩子现在变成这样,你们家长有责任,早就应该把他掐死,我在家放10元钱,我儿子都不敢动,我要是有这种孩子早就把他掐死了。
    
    最后也没给任何答复,就说让容城县刑警大队长找我们。
    
    当天我们找到公安局副局长孟贺安,向孟局长提出几点:(1)要求查到毒品来源;(2)容城宾馆要查封;(3)抓宾馆老板;(4)抓宋丹丹
    孟局长说不够条件不能抓,这种事情能协商解决就协商解决,问我们还有协商解决的余地吗?让刑警大队长张志平找你们,你们先回去吧!
    
    2013年5月23日,我们去找容城县县长李少祥,到了县委政府6楼,刚要去敲李县长的门,就让县长的秘书给截住了,五、六个,其中一个女的,说话特别不好听,当时气的死者家属(死者的爷爷、妈)爷爷犯心脏病,秘书让我们去找政法委书记或去接访大厅,因为我们找过政法委书记,接访大厅也去过无数次了,没人给解决,后来秘书向我们要了一份材料,说给县长,之后就又让我们去了接访大厅。接访大厅的是组织部长,组织部长把容城县公安局刑警一队的人叫去,让我们提要求,之后送到局长那里。我们还是几点:(1)要求查到毒品来源;(2)容城宾馆要查封;(3)抓宾馆老板;(4)抓宋丹丹。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09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厦门公交纵火案嫌犯陈水总一家:8兄妹有4人吸毒
·父母不堪吸毒儿子虐待将其杀死埋尸树下
·四名吸毒男子哄骗醉酒女吸K粉 致其昏迷后轮奸
·上海一男子吸毒后持刀上街被警方制服 (图)
·浙江一对富商夫妇吸毒被捕 称吸冰毒为戒海洛因
·平模开跑车手下有卖淫女 陪高端客户吸毒 (图)
·警察假扮白领潜入毒贩内部 被要求当面吸毒
·吸毒人员冒充警察“抓嫖罚款”被抓获
·广州一名吸毒男子持刀斧劫持妻女4小时被击毙 (图)
·浙江1名毒贩因吸毒拥多位女友 自拍艳照成罪证
·浙江一癌症患者吸毒止痛被拘 哭诉生不如死
·浙江舟山“大叔”诱网恋女友吸毒被拘 称为了爱情
·广州一私人会所专设吸毒房 每晚吸金数十万
·拆迁户成赌桌"常客" 暴富后赌博吸毒挥霍再返贫
·云南楚雄“吸毒州长”被判无期 夫妻受贿千万元
·广西男子用年终奖召朋友吸毒
·中国吸毒人群很难享受公共卫生福利
·吸毒男子产生幻觉称遭人追杀向警察求助
·湖南永州查获34人聚众吸毒团伙 最小女孩仅13岁
·耒阳警花与官员老板丈夫纠集协警和吸毒人员殴打老人
·张一白吸毒?“钓鱼执法”的牺牲者?
·湖北女子公安局跳楼亡 称系吸毒等原因所致(图)
·陈破空:与腐败集团言政改,犹如与吸毒者谈登山
·六名吸毒者口述实录 毒品离我们就有多远
·关于吸毒者之死:给昆明市公安局和检察院的公开信/万延海
·明星吸血之害猛于吸毒/范子军
·刘哑玲:“中国官员的一些老婆可能患爱滋病、儿子可能吸毒、他可能超级赌鬼”
·张兰英:吸毒局长何以能隐藏至今
·真相:衙内恶少,吸毒,惯于欺负平民,意外被便装的未执勤的警察打死(供免费采用)
·对艺术家吸毒不必上纲上线/西风独自凉
·欧阳晨雨:帮助吸毒者吧,但不是送进监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