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合肥声援安妮清场后的谢燕益、隋牧青:律师会见孙林的始末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1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谢燕益更多文章请看谢燕益专栏
    作者:高晓君(孙林的妻子)
    作为一个两年多来只在家协助丈夫炒股的家庭妇女,实际上我几乎丧失了所有社会活动能力,丈夫所谓的“敏感人士”头衔,又使我在很长时间内自觉放弃了刚刚适应的网络发言。所以当整日粘在身边的丈夫突然身陷囹圄之时,我的状态是意想不到的糟糕……
    合肥声援安妮清场后的谢燕益、隋牧青:律师会见孙林的始末
    合肥清场之后,谢燕益、隋牧青两位律师接受我的委托赶往合肥会见孙林的经过将在本文分两节简述。固然两位律师皆不乏文章行晓世间,只是从当事人家属的角度或许更能让时人了解当世况味。合肥,已不能使我将刚刚用熟的鼠标键盘荒废,虽然脚步已与夫君同被捆绑……
    
一、谢燕益篇

    认识谢律师,始于在网络上拜读他的文章,有一篇印象极为深刻,即在网络上疯狂转载的《致全国国宝弟兄们的一封信》,文中洋溢着一种平和悲悯的气质,颇不像在风刀霜剑中行走的律师手笔。
    而见到谢律师本人则是在4月19日辗转奔波到合肥的深夜。那时我在距离清场原址不到一千米的上岛咖啡的幽暗里惴惴不安地等了将近五六个小时,窗外连绵的雨一声声敲着窗棂。五点半最后一个电话结束就关掉了手机。电话都被监听,彼此说话纯打哑谜。迷迷茫茫的等候不知何年何月中,忽然听到一声招呼:您是高女士吗?
    抬眼应声,缓缓起立,握到他的手指冰凉沁骨,迅疾放开,瞬间心中已了然:既不知我的准确情况又无法放弃努力,只好用一白天的时间浏览了上海街景,五点半方得到我到合肥的暗语,立即雨中奔驰而来。
    见面的意外实现导致我晕眩了几秒钟,脑子空了,又打了鸡血一般:我们先办手续,如果有人来找我,你拿了东西就走,他的事你认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用管我……
    我带的文件交到谢律手上。谢律从两个包里拿出的几十张纸也在我双手互抓之后颤抖签好。然后换到几百米外的一家肯德基,坐下,写了一点文字。请人拍了合影,那个女孩因被打扰谈情说爱有些不悦,不肯叫男友帮拍第二张,无奈,又请边上另一位补拍了几张。中间冒雨在路边找我白天复印过的打印店,走过去已关门,只好找到一家如家宾馆,买了些白纸。只谢律一把伞,他又高出我许多,实在无法遮蔽两人,便叫我独个撑伞走着,他一个人在街上奔来跑去。他身边仍有晃来晃去的人影,感觉面目皆不善。我摘了眼镜撑着伞站在街头,期望不要被人认出。这毕竟是在清场方圆一千米之内啊!内心的惊惧比身在派出所的我更加强烈……
    (后来这把伞,谢律丢给了我。他知道我要在合肥等丈夫。本想着带给孙林做个念想,却在后来几天的心神不定中,也不知道丢在哪里了。)
    临尾时,谢律接了个电话,同时看我一眼,语气生疏而严谨,我心里顿时惴惴:是谢律的国宝追踪到合肥了吗?……
    考虑到安全和行事方便,商定分头住宿,隔日傍晚还在此处碰头。为让谢律和丈夫不致因我而分神,决定谢律一人去会见。我将钥匙上的小布熊取下交给谢律转交孙林,这小布熊我一直随身携带,丈夫见了它就相当于见了我。别时,谢律得知所有东西包括保险柜钥匙、现金、银行卡都被警察扣押。谢律将钱包里的现金,先抽三百元放我手里,又将剩下的钱捻开,目算了一眼从中再次抽了一百元给我。我了解他还要去天津出差,所以只肯收两百,他却全塞我手里,再三嘱我找个电影院什么安全点的地方过夜。然后冒雨朝农大方向打车去了。他第二天早上要会见丈夫,想必是住那附近。当夜我上了反方向一辆出租车在第一家洗浴中心住下。
    第二天20日的情况网上都播报过了……
    一整白天的等候中,断断续续的收到谢律几条短信,我的心竟然随着短信一条条沉静下来了。到傍晚接谢律电话到火车站见面时,心已经颇安静了。他的气场和定力居然也传染到我。到车站,除了谢律还有沙沙,一会宝文妻,还有陪她的一个网友也到了。在肯德基里,前半段,是谢律跟我讲述会见情形,交代接下来所做事宜。因宝文妻也在场,谢律很关注她的情况,只是她讲到自己从不上网,以及不用请律师。我不甚认可,兼跟宝文同在派出所呆了一夜,知他有心脏病,心里就有焦虑之意,自己在南京又亲身受到家宝阻挠,几乎没能来到合肥。所以深恨家人不理解勇士。谢律却毫无不耐烦之意,甚至问我孙林的议案可否给宝文妻一份参考。我借口孙林已签字需要邮寄,只答应给她发电子版到邮箱。彼时,合肥四君子拘留,另三君子尚未有律师介入。现见到宝文妻,未免心急。但刚刚见面,交浅言深,难以开口。况宝文妻又于当日去拘留所见过宝文,说不用请律师是宝文的意见。(后来我才得知真实情况是宝文家庭经济不美,不愿意给朋友们增加负担,所以一直坚持说不请律师。为当日对宝文妻的看法深感愧疚!)
    写到此处势必需要交代一下:谢律得以出马,难中襄助,以及顺利见面,全部依赖好友上海华神清、柏一菊夫妇的居中周密安排,细心的网友估计早从网络播报中看出端倪。
    后记:谢律4月20日即将几项议案呈递给合肥市公安局,第二日我又依谢律嘱向其他相关单位递送了同份议案。合肥市公安局、市法制办,都给谢律和我来过若干电话。最有意思的是:法制办的陈先生电话约我面谈,提到坐106路车可以到他办公地点。而我在4月26日——就是拘留最后一天下午,和宝文妻同去拘留所讨要准确释放时间返回途中,在我所住的旅馆边公交站送宝文妻上车之后。一时百无聊赖,无所事事,抬头竟躲无可躲地赫然看到了106的路牌,登时一个人站马路边傻笑起来……。
    合肥市政府法制办的官员居然知道一个拘留犯的家属住在哪里,我这个“犯属”当的实在是有点牛!
    
二 、隋牧青篇

    隋律在广州执业,离江苏地域虽远,熟悉却深,乃至不知情的朋友得知我要请隋律,再三问与隋律是否相识。嫁给男人时间也短,了解却透,毕竟四张熟女再嫁了,男人的脾性是摸的透透的。男人在江苏屡次“犯事”:一次少年劳教,因维护被打成反革命的老红军父亲;一次年轻时打抱不平;一次义气伤人;一次为弱势争话语权争到了天安门广场。这一次58岁高龄又为好友幼女失学憋不住跳了起来,连我同被逮,24小时之后,我被江苏国宝押回家里。合肥认识的朋友给我安排了一位南京的女律师,想到男人的历史根源,我婉言回绝了:男人跟女律师是无法沟通的;公检法衙门里和律师的层层隐晦关系,家属只能规避省事。
    合肥声援安妮清场后的谢燕益、隋牧青:律师会见孙林的始末
    4月17日傍晚独自到家,望着空荡荡的地下室,心知男人必定凶多吉少六神无主。强打精神把旧电脑接起来发消息,恳求律师介入。家里相熟的名律师虽不少,但怎样接洽,与我却是件大难事。索性张扬一下,看哪一位愿意帮助的律师找来再说。晚上即接到隋律电话,想必是从网上得了消息,问了诸多细节,其中一句话让我极为感动:“你们夫妇是我们广州敬重的朋友,你完全不用考虑其他因素”……
    18日又聊很多……
    19日我在上海、南京朋友的帮助下终于脱身(此处,将在“合肥双行纪”里详细叙述),辗转奔波到了合肥与北京的谢燕益律师见面。同案的其他三君尚未请得律师,兼律师受打压,纯属太正常了。20日送走谢律的当夜,我又与隋律网聊,叙述孙林透露给谢律:办案人说有可能30日转刑拘。若真,其他三君势必受拖累。详细问了各自拘留日期,隋律当即定好到合肥日期。其间因19日紧急奔逃,南京拟陪我同去的一位网友被阻截,隋律以为也是一位律师,遂应了长沙客户21日的要求,现听我此说,当即决定24日一早从长沙直飞合肥。
    24日,传唤、审查、软禁一整套刚刚完毕的尹春博士,电话慰问我,知道隋律到,遂自架车接沈良庆老师、前两天就到合肥的谢丹陪我去接机。其后在复印店打印时,博士趁人不备悄悄塞五百元在我手中……
    下午即赶到拘留所申请会见。我们一行在家属接见的窗口排队,很快轮到,一次可见三个人,隋律拿我和沈老师的证一起交到窗口。上次送衣服见过的中年一男一女身边不知何时多出来一位制服,接过证件正色道:“律师会见要在正门办手续,这里是家属会见。”于是我们三人便转到正门,进去,还没下坡,一制服迎来,问:“你们是来见孙林的吗?”目光向着我,我爽快答到:“我是孙林的老婆,这是律师、亲戚,一起来见的。” “跟我来”他跟高高大大的隋律走在前面,沈老师和我走在后面,制服矮矮的,在隋律身边很不成比例,一时他又回头跟我说:“孙林昨天还跟我说起你,我在网上见过你照片……”
    制服领我从近路到那边拿会见单,沈老师见门开了,趁势叫尹春也进来。
    顺着走廊一路忐忑的走过去,终于从窗外看到了,男人因为消瘦,眼睛大了、亮了。险恶的逆境反倒激发了他的活力,隔着栅栏和玻璃窗一看见我,兴奋地像个孩子!还在提审,他抽着一只烟在地上来回走着,坐着的便衣回头对我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就1分钟,1分钟……
    旁边等候时,忽然听到一阵阵怒吼声,赶去一看,果然是自家男人在发飙,浑身的肌肉顿时紧起来,眼睛盯着他周围的两个制服男,还算友好。一左一右抚着他的肩膀已示安慰。只有一个宽脸肉肥的便衣表情讪讪的往后退,沈老师的声音也响起来……。等候的家属们听到嘈杂都涌在走廊里围观。一时,制服们均感尴尬。正好隋律拿着证件跑回来了,于是一制服解围似的对我说,先安排律师会见,等一会再安排家属。
    隋律进去不一会,便急急地走出来:“有烟吗?要命,我这些天嗓子痛,忘记给孑木哥买烟了”,沈老师忙摸了最后的几根出来,我这才注意到,隋律嗓子有些哑得不自然。沈老师趁等候的空档告诉我,那便衣就是前一两天刚传唤过沈老师的蜀山分局的。我们在门口的木头沙发上坐等,那蜀山分局的出来进去走了几圈不甘心似的,讪讪地给沈老师递了根烟,沈老师借机给他洗脑,他听不进去,当着这么多探视人又不好反驳,只好躲开出去走了。
    接着宝文妻带谢丹以及赵红艳姐和合肥本地专程看周维林的两位女士进来了。
    周维林父母年高,20日沈老师曾陪同二老会见过。周君在合肥一直帮她们维权,所以她们专程来看,亲属才给探视,她们居然也给进来了。
    此时我见宝文妻已经是第四次了,因天气较冷,她穿件花马夹。第一次是20日下午她由一位网友带到上岛咖啡与我匆匆一见,因还要赶到拘留所会见柴宝文就忙忙地走了。晚上火车站肯德基和谢律、沙沙一起又得一见,却颇不投机。第三次是21日我住在拘留所对面的小旅馆,她前来给宝文送衣物,问及心脏药,已送过去。那天正值武僧从北京专程来拘留所送饭,先不知丈夫也关在这里,给三君每人存过200元之后,又代网友“雪峰山峡”和向莉为每人存200元,总计每人600元,总计存1800元。在离去的出租车上接网友电话始知丈夫同关在这里以及我的信息。当即返回又为丈夫同样存了来自三位网友的600元。接武僧电话时,我正在火车站服装批发市场门口等赵红艳姐,赵姐知我跑路匆忙,未及带衣物帮我现买一套新保暖内衣另带毛衣等御寒衣物给我。及至拘留所武僧已帮我找好旅馆并为我付了到27日的房费400元,赵姐另塞我500元备用。武僧并送三包茶叶与我败火,我自用一包,余下两包留给孑木做纪念。因武僧和宝文相熟,当时在旅馆房间里宝文妻始叙说细节,我始知,宝文被抓她焦急寻找的经过,找到之后又累日奔波,上班,带孩子(此中细节另文叙述),遂心里十分歉然……
    一会儿见她独个会见出来,两只眼睛红肿如桃、泪光盈盈,兼之自己刚才把手隔窗已看到宝文形容憔悴、面色灰暗,体态居然连被多次暴打且年届六十的丈夫以及摇晃着一细一短两只胳膊的周维林都不如。瞬间不由得悲情上涌,泪漫睫毛。她迅速张开两臂拥抱住我,耳边凄厉低语道:“晓君要坚强,我们要坚强”……
    来的诸君及刚会见出来的隋律都在一旁亲见,霎时气氛黯然。
    恰有高个制服来叫我会见,我急忙强颜进去。
    眼见这么多朋友来,他很高兴,只是谢丹没见过面。我介绍了,丈夫将手穿过栅栏,一一握手。再定神看他,一时满眼缠绵,波光盈盈,望着我说:“我可能出不去了,他们说30日给我转刑拘……”。20日谢律已说过此言,如今亲耳听罢, 心内凄然,强自镇定作答:“你常说坐牢是你的工作,那做你老婆就是我的工作……”
    旁边一高一矮两制服,一面色讪讪不语,一语义勉强地说:“回家了,慢慢说啊……”
    他拿起我的手啄一下走进去了,他并未回头……
    我们出来时,宝文妻已先走了。赵姐和我说了几句话,也走了。
    被抓之后终于见到面了,高兴中埋着深深的忧虑,隋律和我站在路边说话。得知其他三人直至24日尚无委托一位律师,隋律不免有些忧心:尤其拘留十五天的姚诚风险系数属实难测……
    我自己无法宽心且亦对此无言以对……
    因第二天隋律要赶北京办事,尹春博士遂在火车站找了家饭店代我做东。晚饭过后,隋律在火车站旁的宾馆开了房间大家叙话,一时又接到了自由亚洲的采访,连日疲劳,我只简略答了为什么要请两位律师,接下来便由隋律继续接受采访。他说的什么我无心记,只惦着30日刑拘的事情……
    诸君相谈投契,但因合肥事已劳碌多日,沈老师既要写稿,且身体又差,隋律更一早要赶火车。于是告辞,尹春又一一送沈老师、谢丹和我回各自住处……
    25日夜自由亚洲报道播出,方觉得隋律的能力并不仅止于网上看到的时时冲到派出所要人的勇气……
    
结束语:

    25日接到姚诚太太电话,因不在合肥居住,她只知周六(20日)可以探视,未知周三(24日)也可探望,言语中深懊恼,并询问24日探视详情,我如实相告。她亦告知,跟丈夫姚诚已通过电话,姚诚说她身体不好,就不要来回跑,只在5月2日去合肥接他出狱即可……
    我心稍宽,但依旧忐忑,囹圄之中的人多不愿给家人添事,好方向的判断多半只是愿望……
    及至27日丈夫和其他两君得以释放,出拘留所即短信谢律及隋律报平安。延至2日姚君也顺利得释。此合肥四君之事方落下尘埃。
    合肥清场后的谢律、隋律到场情景一一如是,已简略记之。但有关谢、隋二位律师的会见时,斗智斗勇并把国保撵赶出门的精彩场面,还是请网友详见《合肥双行纪》男版。
    合肥声援安妮清场后的谢燕益、隋牧青:律师会见孙林的始末
    合肥声援安妮清场后的谢燕益、隋牧青:律师会见孙林的始末
    合肥声援安妮清场后的谢燕益、隋牧青:律师会见孙林的始末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Modified on 2013/6/11) (博讯 boxun.com)
245182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声援张安妮:孙林、高晓君合肥十日双行纪(3) (图)
·声援张安妮:孙林、高晓君合肥十日双行纪(2) (图)
·声援张安妮被拘15日,姚诚记述:我这16天
·声援张安妮:孙林、高晓君合肥十日双行纪(1) (图)
·张林张安妮父女蒙难记(长篇纪实)
·孙林声援张安妮被拘留10天,无书面手续 (图)
·重压下张林无奈苦劝 小安妮委屈蚌埠复课 (图)
·吁关注:〝安妮上学〞数十维权人士被抓
·紧急关注:让安妮重返校园绝食现场遭清场
·民進黨中執委洪智坤:我联系到张林、安妮父女了 (图)
·合肥国保包围酒店、撬门搜查,声援张林、安妮被清场
·声援张林和女儿安妮的活动已经被清场
·紧急关注:合肥当局出动大批警察包围声援安妮的人士
·《零八宪章》论坛:安妮上学梦与习李中国梦
·中国最小“良心犯”张安妮:我要读书 (图)
·博讯台专访:安妮说:我想上学,可是他们不让
·博讯电台直播采访张林和小安妮,美国机构负责人参加
·支持安妮上学权 绝食现场讨论儿童权益 (图)
·视频:关注张安妮公民播报——北京野靖环
·张安妮:彭奶奶,我要读书
·孙立勇:国内异见人士推荐张安妮为我会奖学金候选人
·就张安妮入学权被非法剥夺事致习近平李克强的公开信/郭国汀
·西诺新唱:李承鹏拍案起,呼吁立刻解救《小安妮》/视频
·中国当局为什么不承认通货膨胀/安妮
·艾晓明:少女安妮告诉世界—翻译《给与》纪念安妮·弗兰克诞辰八十周年
·写给盛雪、北明、安妮三位女士的信/王万星
·安妮. 阿坡邦:阅读而不是革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