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貴州學生領袖季風:從商廿載遭打壓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6月04日 转载)

六四學生領袖季風﹕從商廿載遭打壓 逼做職業異見者
    
    
六四貴州學生領袖季風:從商廿載遭打壓

    六四貴州學生領袖季風1990年代欲投身商業大潮,卻因當年組織學運而屢遭打壓。24年後,季風仍堅持對民主的呼喚,執筆批判現實,生活陷入困境也在所不惜。(明報記者攝)
    
    
    1989年「六四」時的貴州學生領袖季風,至今仍難捨對民主的執著,24年來在商界摸爬打滾中,常遇到國保人員從中作梗,波折不斷。近年季風終於明白,只要不改變政治立場,經濟上難以自給自足,索性潛心寫作,過覑清貧的文人日子,「他們把我逼成一個職業的不同政見者」。
    
    1989年學運時季風是貴州頭號學生領袖、貴州高校自治聯合會主席,也是當時全省在校學生中唯一因組織學運而被捕勞教兩年的。兩年勞教後,季風投身1990年代商業大潮,但無法擺脫六四情節的他,仍不斷寫詩出書,批判現實。伴隨這份執著的,是在商界連續十幾年莫名其妙的碰壁。
    

貴州唯一被捕學生 潛心寫作
    
    1992年鄧小平南巡後,季風去深圳打工,存了點錢後開公司,但公司所在的大廈管理公司竟然兩年都開不出信用證,生意只能作罷。1998年,季風回到家鄉貴州遵義創業,養殖香豬(迷你豬),本已獲得國務院綜合農業開發辦公室的專項貸款下放、各級官員簽字放行,資金到了遵義桐梓縣政府卻沒發下來。事後他從政府內部的朋友處得知,主管農業的副縣長當年在會上揚言「不能把錢給這個高自聯的」。
    

表現好突被炒 「公司不能交你冒險」
    
    2005年,季風獲北京世紀捷進圖書公司聘為CEO,合約1年,年薪約40萬人民幣,並持有10%公司股份。簽約後,董事長把日常經營決策權交給他,季風隨即改革公司運營模式,董事長也表示肯定。但3個月後,董事長突然說,「公司不能交到你手上來冒險」,隨後將他辭退。季風無奈地說,其間他們「沒吵過一次架,也沒有一次衝突」,過後董事長對他也十分客氣,「不像想把關係搞僵那種」。
    

擬開咖啡廳 國保:別想了
    
    2007年季風與貴州國保談話時,對方承認過去確有打壓他,但未講具體案例。季風當面指摘,他們應對他的經濟困境等問題負責。去年季風想在貴陽開咖啡廳,國保對他說,「別想了,(咖啡廳)到時又成為聚會窩點。沒關係,你開吧。但如果有天衛生防疫部門說有隻蒼蠅,就可以關了。」
    
    回想在商界打滾的20多年,季風總結﹕「我具備掙錢、生存的能力,你不讓我做,然後還想餓死我,就因我為民族思考。」他說,自己曾希望投身商業大潮,到老時才專心寫「六四」回憶錄和反思,現在卻被迫成為「職業的不同政見者」,全部時間都用來研究中國民主化道路。
    
    2003年起曾與季風共事兩年的商人馮石表示,季風當時負責市場策劃,思路清晰,思維敏捷,工作時也感覺不到他曾是學生領袖的傲氣,他的從商能力與目前的經濟狀「不成比例」。作為朋友,馮石也很不理解季風的選擇,「如果換個思維,以他的能量,可以創造更多的價值,幫助更多的人……如果我想做俠士,我就會這樣」。
    

遭「特控」級監控 生活潦倒
    
    在已進入事業高峰期的六四一代人中,季風的生活無疑是潦倒的﹕房租和生活費六七成要靠親友資助,不時接一點策劃散工;早餐一杯豆漿、一個雞蛋、幾片麵包,中午吃點青菜白飯,晚上吃剩飯或乾脆不吃。除了經濟拮据,當局對他的監控仍屬「特控」級別﹕參加小型座談會,朋友會被警告;出國須北京公安部審批,申請5年仍無回音。
    
    無奈之下,年近半百的季風也逐漸釋懷﹕「六四以後,這是我應該做的,既然經歷了六四,就要有所擔當,接下來做的都是應該做、也是我樂意做的,至於結果好壞,不是我能掌控的。」
    

「如果世道餓死我們 是民主恥辱」
    
    與季風受到的打壓相比,他所受到的外界關注可謂少得可憐,其政見也算溫和﹕季風主張黨內外人士共同促進「漸進民主」。對於外界聊勝於無的支持和聲援,季風略帶怨氣地說﹕「如果世道餓死我們這樣的人,是民主的恥辱。」
    

較溫和 倡黨內外「漸進民主」
    
    在《零八憲章》的簽署者中,季風定義自己是「獨立行走邊緣人」。記者採訪時,季風告知,這是他24年後接受的第二次媒體採訪。而平時除了與在北京「六四」圈子內的朋友會面之外,偶爾有訪民會造訪他,但交談多半會因為政見不和,難有思想碰撞。就像有的訪民會把2008年在上海衝入公安局大樓斬死6名警員的楊佳視為英雄,季風對此卻相當反感﹕「我同情楊佳,但不贊成楊佳的做法」。他常說的是,「我們不能用共產黨對我們的方式對待共產黨」,這也令不少維權人士對他敬而遠之。
    
    六四期間,季風留在家鄉貴州組織學生運動,未去北京,而且當時他政見也不算激進,主張黨外溫和派和黨內開明派結合,文章也以公民社會等主題為主,名氣遠不如王丹、柴玲等天安門領袖。季風說,自己目前的處境並未獲得足夠關心,來自海內外的援助更是少之又少,「遺忘我們這一代人,等於還沒去世就被活埋了」。
    

名氣不大 未獲足夠關心
    
    24年後談起六四經歷,季風仍保留當年的輕狂,「我不坐牢,誰有資格去坐牢?」用他的話說,這是詩人的孤傲和學生領袖的剛愎自用。
    
    1989年學運期間,季風作為貴州「高自聯」主席,組織過貴陽全市大遊行和全省高校罷課,也因此成為貴州全省六四後唯一因組織學運而被捕的在校大學生。
    
    明報記者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32231616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北京原市委书记陈希同六四前病逝,秘不发丧 (图)
·江泽民“六四”前崩溃,连连自称神经病!
·北京:访民纪念六四演唱和点蜡烛/视频 (图)
·六四拷问新政 中共或延毛薄切割处理 (图)
·天安门戒备森严迎“六四” (图)
·访民的【六四】纪念晚会/视频 (图)
·六四临近,北大校园保安加紧巡逻/视频 (图)
·维权人士演唱:六四屠杀血染中华/视频
·迎接六四:北京地铁线木樨地站出口封闭
·“六四”学生含恨下九泉/李贵锁
·胡佳慷慨激言怀“六四”程玉兰,杨桂玲2人被抓 (图)
· “六四“24周年,在京维权人士和访民继续呼吁发起为赵紫阳平反[签名] (图)
·六四前夕,北京抓人:程玉兰、单亚娟、林明洁被抓
·北京六四市长陈希同传病危 (图)
·“穿黑衫 悼六四” 网络媒体异军突起
·中国网络及其他多媒体以擦边球形式纪念六四
·六四义士李旺阳逝世周年 遗物将在港展出胞妹新视频曝光
·范燕琼:六四-国殇 (图)
·艺术品:六四宪政 (图)
·六四,一声枪响/中国六四受难者
·泰国民运组织“六四”24周年坐谈会 (图)
·80后一位垃圾派诗人笔下的“六四”
·公祭“六四”英烈,推进中国民主
·澳门青年悼六四被捕6月3日在香港聆讯 (图)
·中国冤民大同盟纪念《六四》二十四周年 (图)
·民阵和全德学联举行六四24周年纪念会
·六四”前夕,在京访民连续打出“ 官员公布财产” (图)
·六四临近,北京南站大平台访民横幅抗议 (图)
·SOS:申请六四游行,广州3勇士被带走
·“六四黑衫行”系列活动之有奖征文启事
·中国大陆“六四”平反促进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的遭遇(三)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五)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四)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三)
·中国“六四”平反委员会代理主席张长虹诉讼通告(三) (图)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二)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一)
·六四逃亡者的流亡诗歌(之二十)
·“六四”运动救了邓小平/吉歌 (图)
·“六四”24周年感/伦敦客(2013年6月3日)
·艾鸽诗歌《拥抱你 自由》---纪念六四24周年
·六四和习近平的三条死路/曹长青
·谢选骏:1989年“六四”屠杀掉的书籍(之一)
·蒙冤警察在六四期间在北京中纪委维权 (图)
·野叟:六四廿四周年感赋
·“六四”:枪声一响变偷为抢/陈维健
·邓小平:六四那天,我为何下令开枪/何岸泉
·2次六四的思考/蔡贤彬
·纪念六四/清泉
·“如何解决六四问题”的我见/鲍彤 (图)
·魏京生:六四24周年纪念 (图)
·《六四放风筝在天安门》(11首)/小招
·年纪思:我们今天该如何纪念“六四”
·24周年纪念:六四之魂,公民责任/伊娃
·六四:是一种思想/武振荣
·纪念六四邮票部分稿样/艾鸽 (图)
·六四:是一种思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