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越南非法劳工在东莞:翻山进中国办假身份证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30日 转载)
     来源: 广州日报
    
     “蒙、嗨、吧。”满桌的年轻人在高声起哄,其中一位皮肤黝黑者捧起桌上的海碗,脖子一仰将啤酒饮尽……晚上10时后,劳作了一天的年轻人三三两两从工厂里走出,他们熟练地围坐在路边的烧烤摊或小卖部。这群喝酒的年轻人看起来和中国人并无两样,但从口音可以辨出,他们来自越南。

    
    在夜晚的东莞厚街,这样的场景时常可以见到。
    
    日前,在东莞厚街务工4年的广西籍男子阿峰(化名)举报称,厚街镇大明塘、陈屋村、桥头村、白濠村、赤岭等地存在大量非法入境的越南籍劳工。阿峰来自和越南相邻的广西一城市,他能听懂部分越南话,其在厚街打工的过程中接触了大量越南人。他透露,目前有近千名越南籍非法劳工在厚街打工。
    
    南方日报记者通过与厚街的越南人接触后发现,该镇确实存在大量的越南籍劳工。他们来莞1至5年不等,绝大多数在工厂做普工。
    
    来莞
    
    越南与广西东兴、凭祥两个口岸地区水陆相连,山道水路都很多,越南人轻易便可偷越边境线,多由越南工头带领入境
    
    每年的9月、10月是东莞招工的旺季,很多越南人就是这个时候在越南籍工头的带领下,以每批次数十人的规模通过非法入境的方式来到东莞打工。
    
    来自越南北江市的黄笑天(他给自己起的中国名字)便是其中之一。2010年,他从越南芒街市偷越边境线进入中国,沿着东兴—南宁—东莞的路线来到厚街。
    
    黄笑天今年21岁,身高约1米6,长相和普通中国人并无二致,会说简单的普通话。5月14日,南方日报记者在大明塘市场附近一间小卖部外见到他时,他正和两名老乡坐着闲聊。他已有半个多月没有工作,当时身无分文,还染上了毒瘾。
    
    他用简单的普通话与记者交流。他说,他是越南北江市人,2010年来到东莞,当时辗转了寮步、常平、凤岗、厚街等多个地方,先后从事五金、灯管、制鞋等多份工作。后因老乡介绍,来到厚街镇大明塘片区居住。
    
    他说,这不是他第一次来到中国。“我2008年就来过,当时是在广西宁明砍甘蔗,砍完了就回去。后来路熟了,就自己跑来了东莞。”
    
    他身边的两名越南籍青年也都是20岁左右,都是他在北江市的老乡。
    
    黄笑天称,他先是从北江坐车至芒街,再走山路进入广西境内,然后再搭汽车至南宁转车至东莞。“过了越南关后直接走山路就能避开中国海关进入广西。”他说,之前来过中国的经历使得他这次也能顺利来到东莞,但他的老乡更多是由工头带来,“去了广东或者福建”。
    
    “非法劳工都是从广西东兴那边过来的。”阿峰说,“来东莞的越南人多数是由越南工头带领,一旦进入中国境内,事先准备好的包车就会将他们从东兴拉到东莞。”
    
    越南与广西东兴、凭祥两个口岸地区水陆相连,山道水路都很多,越南人轻易便可偷越边境线。“越南非法入境路线主要分山路和水路,都是经越南芒街,或走山路或乘船至广西东兴。我在老家时经常游泳过河对岸的越南去玩。”阿峰说。
    
    初到东莞的黄笑天,是想看看中国是什么样子,后来发现还能挣钱。“东莞每个地方都有很多我们的人,厚街、寮步、虎门都有,福建莆田也有。”让他得意的是,越南人打架很凶,“可以随便叫出百十来个越南人来打架。”
    
    阿峰称:“这些越南人没户口和身份证,犯罪之后很难找到,他们又团结,一般人都不敢惹。”
    
    打工
    
    老板喜欢用越南工是因为他们工作效率高,工资又普遍比中国普工低,尤其是工厂遭遇用工荒时,只要能找来工人就行
    
    黄笑天估计,在厚街大明塘片区打工的越南人约有400多人,分布在周边不同的工厂里。“他们绝大多数都住在工厂里,来自北江、崀山、海防、海瑞等地,其中多为男性,女性不足百人。”
    
    阿峰说,黄笑天等3人属于越南人中“混得不好”的人,因为他们太年轻、贪玩,挣了点钱就去玩,吸毒后更不愿意工作了,“打几天工就跑,哪个老板还敢要?”
    
    记者跟随黄笑天来到其位于大明塘片区、日租35元的小旅馆。3名年轻人窝住在一间不到10平方米的房间里,吸食白粉时使用的锡纸片被随手丢在地上。他承认,每玩一次毒品大概花费100元左右,“在大明塘一半的越南人喜欢玩这个。”
    
    阿峰说,在厚街的越南人除聚集在大明塘外,还集中在白濠村、桥头村、陈屋村等小加工厂遍布的地方。“很多越南人白天在工厂上班,晚上放工后才出来买东西和吃东西。他们长得和中国人没两样,听不懂越南话的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越南人。”
    
    5月14日,记者以应聘的名义进入位于陈屋村莞太路边的一家鞋厂。在2楼一间约500平方米的厂房里记者看到,10多名越南人混杂在中国普工当中,他们在流水线上熟练地作业,工厂的老板则在工人的四周来回走动。
    
    18岁的越南人阿黄(其中国名字)在这家工厂已经工作了2年。他告诉记者,2010年来到东莞陈屋村,除自己外还有妈妈、叔叔、表哥、表弟、表妹共6个人在这间厂里工作。该厂约有60多名工人,其中越南人有20多人。
    
    阿峰告诉记者,很多工厂老板喜欢用越南工,因为越南人好管理,而且工作效率高,工资又普遍比中国普工少500—800元。“特别是遇到用工荒的时候,只要能找来工人就行,老板根本不管是不是非法劳工。”
    
    据其称,越南人和中国人起冲突多数是因为越南人吹嘘自己能干,中国人看不惯,但很多时候老板都是开除掉中国人。
    
    阿黄的表哥阿六(其中国名字)称,在鞋厂7时30分上班,11时30分下班;13时上班,18时30分下班,休息半小时后再上到22时。“老板怕我们走,会扣我们的钱。去年扣我们的工资,年底才发完。今年还是扣了两个月的工资,有几个人两个月工资不要了,就走了。”
    
    阿黄表示,其估计在厚街陈屋村打工的越南人近百人,赤岭附近200多人,两村加起来数量不下300人。
    
    带人
    
    进工厂打工挣钱并非越籍劳工的最终目的,另一种挣钱方式无疑更具吸引力——从越南带人来东莞打工
    
    黄笑天和阿黄均称,在东莞打工月收入约为2000元,这个数目在越南也能挣到。但他们为何还要冒险来中国打工?无论是黄笑天还是阿黄、阿六都表示,来东莞打工挣钱并非他们的最终目的,另一种挣钱方式无疑更有吸引力——从越南带人来东莞打工。
    
    阿峰告诉记者,带人来东莞的越南人被称为工头。每个月老板会把工资发给工头,工头则把工资发给其带来的越南人,工头会从越南人的工资中人均克扣300—500元,因此带的工人越多,工头的收入就越高。
    
    阿黄的叔叔就是这样一个工头。阿黄告诉记者,他叔叔2012年带了十几个人来东莞,今年又带了30多个人来东莞,这些年来陆续带了约70名越南人来东莞。让黄笑天羡慕的是在大明塘的越南人阿定(音),阿峰和黄笑天均称阿定先后带了500多人来东莞。
    
    工头手下还会有一个越南籍领班,领班的任务是帮老板管理越南工人,通常会说中国话,而且了解工厂地形,如果警察来了要带领越南人躲起来。他的月工资一般为4000—5000元。
    
    “现在东莞普工的月收入在2800元左右,老板按每个越南人2100—2200元给工头,工头再发给越南人1600—1700元,工头在每个工人身上可赚到500元左右,这就是每个人都想从越南带人的原因。”阿峰说。
    
    由于和越南工人熟悉,阿峰也曾经做过越南人的工头,为工厂的老板寻找越南工。“最多的时候手下有十几个越南人,处于用工荒期的老板见到后像见到救命稻草一样,我收他们每天80元,再给越南人每天50元,这样每天的收入也很可观。”阿峰说。
    
    除个别独闯东莞的越南人,多数进入厚街的越南黑工是由专门的工头提供帮助。工头先在越南物色老乡,再提供帮助入境、联系工厂和包车接送等“服务”,成规模地往东莞运送越南劳工。而在中国待的时间长了的越南人,在熟悉带人过程之后,也开始尝试介绍越南的亲戚老乡前来打工。
    
    阿黄多次向记者表示,自己也可以从越南带人。“老板先把钱给我们,我就给在越南的老乡打电话,让他们带人坐车到芒街,走路过境到东兴,我再包车去东兴把人接过来。一次可以带6—8个人,一个月就能把人带过来”。
    
    东莞市人力资源局厚街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5月,该局共处理2起非法使用越南籍劳工事件,共涉及20多名越南人;去年处理1起非法使用越南籍劳工事件,涉及50至60名越南人。该局一负责人表示,“用工困难时某些企业会通过‘工头’雇用越南非法劳工。厚街镇人力资源部门日常会对企业非法用工情况进行监管,接到群众举报后也会前往查处。”
    
    厚街镇公安分局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厚街对境外黑工等“三非”现象,基本的处理办法为“发现一个、查处一个、遣送一个”,对私自雇用外国人的单位和个人,在终止其雇用行为的同时,可以处以罚款。
    
    “但由于遣返外籍劳工需要通过外交途径,程序繁琐,人力、物力也有限,越南人和中国人的长相又很接近,因此要有效制止非法劳工进入尚存困难。”
    
    “他们都不知道我们是越南人”
    
    ■对话
    
    5月14日,厚街赤岭工业区,南方日报记者见到了阿黄等4名越南籍劳工。他们分别出生于1992年、1993年、1994年、1995年。阿黄为其中年龄最小者,但其来东莞的时间最长,对中国的情况最为熟悉,普通话也最为流利。
    
    南方日报:阿黄是你自己取的中国名字吗?
    
    阿黄:不是,是老板这么叫的。一开始我们不知道什么意思,后来发现老板一般都把自己养的狗叫阿黄、小黑,我有另外一个老乡就叫小黑,呵呵。我越南的名字翻译过来是阮星。
    
    南方日报:你是什么时候来中国的,有家人一起吗?
    
    阿黄:我2010年从越南过来的,我家离河内大概400多公里。我1995年出生的,来中国的时候15岁,我妈妈、叔叔还有老表都在这边,他们比我早来。最早来中国的是我阿姨,来了5年了,中间有回去过年后又过来中国。现在我们家一共有6个人在中国打工。
    
    南方日报:你们一路是怎么过来的?
    
    阿黄:我们离开越南的时候没有人管,直接出境就可以了。如果有人来管,我们就给他们些钱,然后翻山进入中国。过了山,到广西,一般不会有人查。从广西到东莞,会有车接我们。我们从越南一路过来,主要就是给钱,为了省钱,有的地方我们就抄小路,但是有的地方就不行。
    
    南方日报:那你们有身份证吗?怎么进到厂里的?
    
    阿黄:没有身份证,但是现在什么都能搞到假的。我们到中国之后,先找到认识的人,给他们七八百块钱,他们会帮我们一起弄假的身份证。我那次来的时候,一共有3个老板,每个老板带20多个人,然后他们问我们想去哪里,就把我们带到那里进厂。
    
    南方日报:来中国两年,进了几个厂?
    
    阿黄:我之前还去过樟木头,在厚街的陈屋村和赤岭换了三四个厂。
    
    南方日报:你们在厂里每天工作多久?
    
    阿黄:我们每天早上7时30分上班,到11时30分下班,下午1时上班到5时30分下班,晚上6时30分上班到10时下班。有的老板说,他们管不住中国工人,只有越南过来的人才会做。而且我们学得特别快,我们来了两个月工作就很熟练了。我刚来中国,什么都听不懂,两个月后,就会说普通话了。
    
    南方日报:你们每天工作这么长时间,能拿到多少工资呢?
    
    阿黄:工资有的高一点是2300元/月,有的低一点是2000元/月。我叔叔是工头,会从越南带人过来,所以他的工资高一点,一个月有4000元,不过他也需要和我们一样工作的,我妈也会帮助他们带越南女工过来,但是工资还是只有2300元/月。有的时候老板会扣一些我们的工资给我叔叔,那些工头都是靠带人过来中国赚钱的。
    
    南方日报:这里的工资跟你老家那边比是高还是低?
    
    阿黄:跟家里的工资是一样的。
    
    南方日报:那你为什么不在家打工呢?
    
    阿黄:在家里打工有很多用钱的地方,在越南盖房子比中国还贵,一年到头存不了钱,虽然我来这里也存不了什么钱,但是我家里人在这边一年能存1万元左右吧。其实在广东也没有觉得条件比家里好,但是我来这边,家里人就不怎么管我,我自己赚钱自己花,比较自由。
    
    南方日报:你们平时下班了都做什么?
    
    阿黄:我们就喜欢喝点酒。我们从来不喝白酒,都是喝啤酒。有的老乡会吸白粉,但是我们不会。
    
    南方日报:你已经来中国两年多了,你能做工头吗?
    
    阿黄:可以啊,我们也可以带人,老板先把钱给我们,我就给在越南的老乡打电话,让他们在越南找好人,带到中国境内,到中国之后,老板派一辆车把他们接到厂里就行了,一次可以带6到8个人。 (博讯 boxun.com)
24192091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解救并移交10名越南被拐儿童 (图)
·中国向越方移交10名被拐越南籍儿童
·广西:男子开“发廊”容留9名越南妇女卖淫
·福建男子娶越南老婆 三父子均染上爱滋 (图)
·迷晕后拐到中国 越南女子被迫卖淫
·广东肉联厂走私6千头未经检疫越南乳猪 (图)
·南海争端越发炽热 中国越南难免一战
·广西面包车侧翻2死7伤,8人为越南人
·京小吃店:不欢迎日本越南菲律宾人及狗
·北京小吃店标语:不欢迎日本人、菲律宾人以及越南人和狗
·中国忧北韩或成为“第二个越南”
·河北逃亡越南的涉贪官员被押回中国
·河北保定国土局长受贿后携情妇潜逃在越南落网
·河北保定国土局长受贿被调查 携情妇潜逃越南
·3名中国公民非法过境越南被绑架
·习近平“开刀祭旗” 选日本不如选越南
·湖南风味熟食小鱼仔查出镉超标 原料来自越南
·中国警告越南停止单方面采油
·福建男买回越南媳妇一家三口查出艾滋病 (图)
·越南妇女揭露美军暴行,"人权卫士"死不认账
·高洪明:中国政府在中越南海分歧上丧权辱国!
·伍俊飞:越南对华软平衡政策的硬伤
·解龙将军:越南是中国罪犯流放南迁形成的
·谢选骏:朝鲜、越南、日本作为中国的一部分
·谢选骏:菲律宾越南为何积极反华?
·中國有太多的理由不想跟越南打仗
·越南不敢和中国再战,致命要害已被中国紧紧握死
·庭榕:明朝的安南之战和越南的反华传统
·张永晋:北京向越南美国同盟低头议和
·解龙将军:“越南无敌”的发音都来自汉语
·杨恒均: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
·我找到了对付越南的致命武器/杨恒均
·谢选骏:中国能不能收复越南?
·在国会第十七届越南人权会上发言/冤民大同盟葛丽芳
·解龙将军:越南人是一群汉化的占婆人
·从越南国会否决高铁计划说起/眭明泉
·社评:越南像大国那样追逐能源(图)
·拉拢小国对抗中国 越南打的什么算盘?
·越南姑娘不是“傻大姐” 中国光棍需冷静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