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新中国的历史就是兩个30年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8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参与2013年5月28日讯)最近网上盛传习总书记的“内部讲话”,使人真假难辩。习总书記在这个“内部讲话”中说:“对于两个30年的问题。我们要有个清晰的标准,有个高屋建瓴,纲举目张的理论高度。要知道,我们一直声称我们是个马克思(主义)政党。我们今天就不能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政党,也不能说是邓小平改革党。否则,就有人会利用两个30年互相否定,攻击我们党的路线,抓住我们的历史错误不放。这些人居心险恶。已经影响到了我们党的执政地位,甚至是政治安危。”
    
    无论真假,我都不同意这个说法。我是年届八旬老人,新中国历史的见证人。50年初即以黄发垂髫之年追党参加革命,一直战斗工作在基层,历经“镇压反革命”、“土地改革”、“三反五反”、“统购统销”、“农业合作化”、“私营工商业改造”、“肃清胡风反革命集团”、“反右斗争”等。除“反右斗争是挨整的以外,其它运动我都是整人的凶手、打手。
    
    正如俗话说的,“整人者绝没有好下场”。我很快从一个“翻身”童工沦为“政治贱民”,打入十八层地狱。在23年的凄风苦雨中,目睹了“万马齐喑”活活饿死3700多万中国人的所谓“大跃进”,以及“一亿人挨斗,两千万人死于非命”的“十年浩劫”。那时的“新中国”冤狱林立,哀鸿遍野,饿殍盈道,十室九空,供应奇缺,民不聊生,我就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幸存者。
    
    1976年毛泽东殡天、“四人帮”倒台、邓小平总书記复出,中国再次发生了天翻地覄的变化。特别是“改革开放”的30年,中国不仅结朿缺衣少食绵绵不断的悲剧,还成为世界上经济大国。这是不真的事实,任何人改变不了的。
    
    近日,原《南通日报》总编丁弘在给中宣部前新闻局长钟沛璋老人的信中说:“如果這个论点成立,这就否定了历史的事实,否定了党历尽艰辛所经历的拨乱反正的过程。”党的十一届三中会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不再按照“最高指示”办事,全党工作从阶级斗争为纲转向经济建设为中心。现在否定这种与时俱进的过程,当然就远离了科学的历史观。没有想到这种低级错误居然成了主流媒体的观念。
    
    我比他们小十余岁,对这段历史熟知,支持他们的观奌。他们说的全是事实,是一代人的声音。希望健在的老人,为了保护历史的真相,都应该站出来说实话,绝不能让我们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为“謊言强国”。
    
    新中国的60年就是前后兩个30年,毛泽东主政的前30年斗争不断,人祸频频,老百姓没有人权的起码尊严,连生存温饱都不能保证。后30年不但能吃饱穿暖,不少家庭还有房有车,再没有因一言被杀头的亊情。我的60年就是铁证:前30是人变鬼,后30是鬼变人。为此,我建议大家读读丁弘老师这封信,直面言政,声震环宇,小人戚戚,壮士扬眉。
    
    附丁弘老师给钟沛璋老师的信:“历史观”出了三个问题
    
    沛璋老:
    
    你老高龄,身体欠佳,我帮不上忙,不能再给你添麻烦。谢韬老师生前谈到应把党史搞清楚,这是我们的任务。所以我把近些年写的有关文章,想集中起来出一本书,题为《闲话党史》,说说自己的观点而已。当然是应该说真话,没有想到,说真话很难,而且是越来越难了。本来预计“十八大”之后,情况总会好一些,现在看起来并非如此,起码出现了三个问题:
    
    
    一、“十八大”前夕就谈到:“党史姓党”,认为党史怎么写,应该服从党的利益。公开这样提出问题,形成史学工作的新阶段。过去虽然也说过一些谎话,掩盖一些事实。例如“大跃进”,全国报纸齐动员,宣传亩产几万斤,我们可以说形成了一个“谎言大国”。但是还没有说可以说谎话,应该说谎话。现在说应该“根据需要”写历史,这就为说谎提供了理论根据,这样可以说我们变成“谎言强国”了。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创造出《党史二卷》(写1949-1976的毛泽东时代),这本书可以说是“谎言大全”。撰稿团队20人,历时10多年,三次未能通过,撰稿人也很痛苦,成为史书中罕有的丑恶现象。
    
    
    二、“十八大”后说:“不能用前三十年否定后三十年,不能用后三十年否定前三十年。”这就否定了历史的事实,否定了党历尽艰辛所经历的拨乱反正的过程。当时说:“我们又回到正确路线上来了。”当时说:“文革后期,我国经济达到了崩溃的边缘。”当时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不再是最高指示,社会从阶级斗争为纲转向经济建设为中心。现在否定这种与时俱进的过程,当然就远离了科学的历史观。没有想到这种低级错误居然成了主流媒体的观念。
    
    
    三、说苏联“红旗落地”,国家覆灭时,居然是“没有一个是男儿。”这句话很生动,很豪壮,是批评俄罗斯这个民族没有人站出来捍卫苏联。这很奇怪,在俄罗斯形成之后,我们曾经说“尊重俄罗斯人民自己的选择。”在苏联人民通过全民公决,把列宁格勒改名为圣彼得堡,即否定列宁之后,我们也曾经说“尊重苏联人民自己的选择。”这当然是非常正确的。苏联人民自觉地否定了这个残暴的体制,这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二十多年后的今天,事实告诉我们,俄罗斯这个民族闯过了所谓“历史的三峡”,即建立了民主法治的体制,所谓“叫俄罗斯人穷困也很难”了。中国不知到哪一天才能达到这个政治水平和经济水平。现在我们说俄罗斯民族“没有一个是男儿”,不是伤害了俄罗斯人民的感情吗?显然这句话是关起门来说给中国人听的。
    
    
    大历史学家唐德刚认为:“2050年中国可能实行宪政民主。”昨天在网上又看到一篇文章:《2050联邦中国》,认为到那时中国可以出现新的社会格局。到今天为止,我们对历史问题的认识,不是进步了,而是倒退了,这是政治格局决定的,一点办法也没有。我们已经如此高龄,看来对这种事情也无需过分操心了,写一点史料留下来,供后人参考吧。明智的西方人1917年到达莫斯科后,对看到的真相有所记录,说:“50年后再发表吧。”这时罗曼罗兰觉得自己对历史无能为力了。列宁的老师普列汉诺夫写了三万字的《政治遗言》,也是说:“50年以后再发表。”也是认为情况已如此,发表也没有用。实践证明,果然是50年后发挥了很大的历史作用。这些想法,向你老报告,不知当否?
    
    南通 丁 弘
    
    2013年5月5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85599224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化解历史积怨,真正“依法治国” 读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
·铁流:邓小平孙子邓卓棣出任副县长有什么错?
·铁流:“一党兩派”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佳捷径
·铁流:中国从独裁统治走向宪政民主的捷径 是中共党内率先民主起来!
·铁流:悲愤无寄处,无泪问苍天--悼张元勋难友 (图)
·铁流:雷锋,是毛泽东“党国体制”打造出来的骗人“极品”
·铁流:两个时代“白日点灯案”的不同结局
·铁流:我向习总书记报告:国保仍在违法监控老人
·铁流:刘云山下令新浪封杀了我的“柔剑57”微博
·铁流:刘云山公然与习近平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面对沉重历史的深思--我记忆里的习仲勋老人
·铁流:庙堂少春意,人间有真情--蛇年破五与何家栋遗孀陈蓓女士一席谈
·铁流:辛子陵为什么还在“圈禁”中?
·铁流:“打铁还得自身硬”,也说公车耗费与改革
·铁流:过春节勿忘苦难,盼行宪寄语中南
·铁流:谁在支持《环球时报》与习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读博友打油诗
·铁流:不屈为至贵,最富是清贫-悼许良英先生
·铁流:刘云山为什么要反对习进平的“宪政梦”?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知识的灾难,民族的厄运--读难友张元勋遗作《北大往事与林昭之死》 (图)
·铁流:中共十八大的热点、亮点、黯点
·李学惠给铁流老师的生日祝词 (图)
·铁流:刘云山常委请向全国人民公示你的财产 (图)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