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共理论被轰 自信靠说教难经政治风浪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8日 转载)
    来源:多维
    
       近期,中国左、右两个派系关于宪政的争论,再次将中共的意识形态和相应的政治理论问题推上舆论焦点。一直以来,中共都以理论型政党自居,但多年来理论无学术参与的单纯政治化,使得中共的政治理论处于内部无人敢质疑的温室环境中。以至于现如今中共的理论基础不足,相应的语言体系落后而强硬,没有说服力。长期的闭门发展,形成了“因为,所以,必须”的三段论,兜兜转转,绕不出马列斯毛的相互自我认证,理论发展越走越狭隘。

    
      有观点认为,在当今这个时代,中共想用灌输和说教来推广其僵化的理论体系,来圈住中国现今如此活跃的思想圈已经很难,一旦出现大的政治风浪就难以起到统一民众思想、抗击外来侵袭的作用,最后或许只能靠国家机器强力维稳。
    
      智库闭门造车脱离现实
    
      长期以来,中共一直号称自己是一个代表群体最全面、代表最先进生产力的理论型党派,但是证明方法生硬。且因为一直提防所谓的西方“和平演变”,中共左派对于西方的政治理论秉持全面否定的态度,而不能实行择优而取的拿来主义态度。就如近期关于宪政的争论,其宣扬的民主、法制和人权的理念都已被社会广泛接受,但左派却认为宪政属于资本主义而加以全盘否定。
    
      中共理论机关刊物《求是》旗下《红旗文稿》5月21日刊出题为《宪政与人民民主制度之比较研究》的文章,该文作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杨晓青在文章中大篇幅引用马克思、恩格斯等共产主义领导人的经典论着,指“宪政”不属于社会主义。
    
      北京宪政学者刘军宁认为, 这篇文章的内容“一点不新鲜……她(杨晓青)现在完全是重申中国宪法(内容)、重申中国的政治教科书”。
    
      纵观现今中国左派,他们全部理论的要旨可一言以蔽之:绕过或跨越万恶的资本主义,直达社会主义的美好彼岸。他们或者不甘承认列宁、毛泽东的失败部分,或者即使承认其失败却自信自己用其新左理论可以避免类似失败。他们用所谓“东方特色”、“民族利益”、“反世界霸权”为由,顽固地抗拒着那个给打上“西方”标签的政治要素。
    
      反对意见认为,既然某种政治体制,可以使彼国迅速崛起,雄踞世界,乃至排斥中国,那么,为何中国就不可以直接将其拿过来,加以适当地改造,从而让中国也迅速崛起,去与之争雄?
    
      2013年2月25日中共党校理论媒体《学习时报》刊发题为《俄罗斯智库的发展历程和现状》的文章,披露当时的苏联领导层成立诸多智库,可悲的是,这些智库专家学者却闭门造车,不曾反映社会现实,只顾挖空心思证明苏共各种决策的正确性,结果使苏共脱离群众,最终垮台。
    
      苏共的问题,在今天的中共也能找到。中共也成立了不少智库,包括中央编译局、中央党校、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央政策研究室等,但这些机构的作用实在有限。近年来,中共陷入理论枯竭、创新无力的困境。那些所谓”专家”、”学者”的研究报告,无视民情民意,只会揣度上意,以争取领导批示为首要任务,而不是以解决实务为出发点,导致理论基础缺乏,语言体系生硬,根本没有说服力可言。
    

  “理论自信”难掩理论狭隘化
    
      2012年11月,中共十八大报告中提出“三个自信”(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和制度自信)的要求。习近平上台后,更是反复强调 “三个自信”的表述和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决心,重申“中国既不能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能走改旗易帜的邪路”的提法,并告诫中共要汲取前苏共瓦解的教训,为中共未来的政治路线和走向定下了基调。
    
      习近平的这些提法,被外界解读为北京重拾“新左派”或倒向“毛派”的思想和思维模式。
    
      中共的“三个自信”,起源于李长春2012年的一篇讲话,这位中共政治局前常委,在2012年6月2日的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建设工程工作会议上提出了“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接着《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就出了一篇诠释文章,作者衣俊卿——原中共中央编译局局长。该文篇幅虽长,讲来讲去是两点:一,中共以人类解放为己任,作出了改变世界的历时性选择,因此就具有清醒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二,正是靠着这种高度的理论自觉和理论自信,中共就不断创造出举世瞩目的成就。
    
      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秘书鲍彤反驳称,依照衣俊卿的文章说法,甲要解放人类,要改变世界,因此,甲的自觉和自信,就是清醒的而不是煳涂的。然则,乙也要解放人类,也要改变世界,为什么乙的自觉和自信,就不是清醒的,而是煳涂的?再则,丙不认为自己有能力解放人类或改变世界,难道丙的自觉和自信,就一定不是清醒而是煳涂的?
    
      2011年庆祝中共成立90周年大会上,中共前总书记胡锦涛指出:“理论上的成熟是政治上坚定的基础,理论上的与时俱进是行动上锐意进取的前提。”
    
      评论人士也认为,所谓的理论创新,一定是对原有理论的继承、丰富、发展和突破,而不是简单地重复和赞扬。但纵观中共成立90多年来,长期宣传“一旦失去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中国必将陷入动乱”。今天谈起马列与中国的政治结合,仍然动辄“内涵与实质”,或是“逻辑与特点”,再就是“本质与规律”,多年来,兜兜转转,不过是用马列主义去论证毛主义,再用毛主义去证明马列主义。理论基础不足,导致相应的语言体系落后而强硬,没有说服力。有观点认为,在当今这个时代,用如此僵化的理论体系来圈住现今如此活跃的思想圈已经很难。
    

  有破无立 中共说教难经政治风浪
    
      早在习近平十八大上位之初,多维新闻就曾在社论《引领中国——习近平必须面对的十大挑战》中言明,习近平上任后面对的第一项挑战是如何发展中共的社会主义价值观。
    
      在中国,理论一直是个政治问题,没有学术界的参与,以至于中共的理论成了一个简单生硬三段论模式“因为,所以,必须”。熟话说,不破不立,中共的理论在长期质疑西方资本主义理论的过程中,不接受外部的质疑,内部不敢质疑,有“破”而无“立”,长期自我保护的温室环境,一旦出现大的政治风浪就难以起到统一民众思想,抗击外来侵袭的作用,最后可能只能靠国家机器强力维稳。
    
      中国社会科学院2012年12月18日发布2013年社会蓝皮书指出,中国近年来每年发生的群体性事件可达十余万起,而这仅是官方估计的一个保守数据,另有信息显示,2011年,中国的群体性事件已经高大 18.25万起。中国的公共安全经费逐年暴增,早已成为外界观察中国内部稳定的指标。2013年3月5日中国政府公布2013年的国防与公共安全即维稳预算数额,报告国防预算达人民币7,406亿元(人民币,1元人民币约等于0.15美元,下同)、公共安全预算7,690亿元,创下连续三年维稳支出高于军费的纪录。
    
      马克思说:“人们为之奋斗的一切,都同他们的利益有关。”他又说,“思想”一旦离开“利益”就一定会使自己出丑。就是说,提出政治主张并宣传解释时,一定要能和普通百姓的具体利益相结合,政治目标要与老百姓的利益相联系。联系得好就成功;联系得不好就失败。
    
      眼下中共需要思考的是,今天的中国需要什么样的社会共识。中国未来要向何处去?中国社会各阶层现在是各有各的主张,思想不统一,认识不统一,没有一套话语体系可以解释。民众思想混乱无法形成合力。
    
      曾发文认为,对目前的中共来说,仅是回应左派或右派的言论并不足够,中共需要放开言论,接受各方的挑战和质疑,在这个过程中去说清楚什么是社会主义,讲明白它如何适合现代的中国,对历史上犯的错误有所交代,得到人民的谅解,才能形成自己的一套有力的理论体系,让人们心悦诚服地继续接受它。诚如《人民日报》5月23日4版刊出的《没有争鸣哪来共鸣?》所言:争鸣如同燧石,让各种看法和观点公开论辩,反使真理变得更加夺目。用共鸣增合力,已成中共提升执政能力和执政智慧的基本要求。”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1920713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学者曝七不讲文件细节 宪政檄文实为背书
·无视党刊官媒主旋律 新一期炎黄春秋刊文力挺宪政
·喉舌论宪政姓资姓社 让邓小平情何以堪
·内部讲话曝光,批宪政是引蛇出洞
·宪政否定论狂风骤起 习李新政被阻门槛上
·批宪政居心不良 成中国意识形态控制主轴
·喉舌报刊歼灭宪政 剩炎黄春秋一家在呐喊
·官媒齐倒“宪政”—危险信号?
·中共党刊载文称宪政不属于社会主义 有批评者认为宪政理念适合各国 (图)
·中共党刊发文称宪政属于资本主义 (图)
·党刊刊文称宪政理念属于资本主义而非社会主义
·《往事微痕》编者:支持习近平,实现宪政强国梦
·铁流:“一党兩派”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佳捷径
·铁流:中国从独裁统治走向宪政民主的捷径 是中共党内率先民主起来!
·学者上书敦促中共宪政改革
·广东青年上街宣传林昭 要求自由宪政 (图)
·封从德的“宪政梦”
·京沪等地同城聚餐讨论“宪政梦” 北京公民促高官公开财产被拘
·何增科:宪政民主是打破反腐围城的突破口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宪政梦,何时圆? (图)
·中国被强拆迁访民联合会联合国上访维权---“法制梦”/“宪政梦”(麻雀行动) (图)
·罗亚蒙:五分钟读懂宪政
·应学俊:反对“宪政”是兜圈子阻挠依法治国
·否定宪政的中国梦注定是白日梦/郭于华
·羽戈:宪政、爱国与宪政爱国主义
·再论社会主义宪政/秦前红
·正处在风口浪尖的“宪政” /袁希同
·习共集团 :中国宪政最后最大敌人/盖戈
·查建国:环报公然否定宪政给我们上了一课(与环球时报争鸣之56)
·中南海分裂:两喉舌刊文反“宪政”
·宪政本质及路径:谁最需要宪政?/童大焕
·官媒齐倒“宪政” 中国的多事之秋来了
·反宪政属于流氓专制而非什么社会主义/南京龙
·“宪政”是中国发展之路 /张鹤慈
·"唯一正确的道路是通向宪政的暂时训政"
·重温美国宪政历史由来​很有现实意义/张小平
·没有民主宪政政体的假法治/郭永丰
·推行宪政必须废除劳教/费良勇
·十八届三中全会须明确宪政梦/李英之
·宪政国家必须要分权/ 羽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