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铁流:化解历史积怨,真正“依法治国” 读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21日 转载)
     来源:参与 作者:铁流
    

铁流:化解历史积怨,真正“依法治国” 读云南昭通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愤而走笔
    
    (参与2013年5月21日讯)习总书记上任伊始,有句名言:“实干兴邦,空谈误国”。我的理解,“实干”就是按照“依法治国”的原则,踏踏实实地为老百姓办几件好亊,如何化解历史与现实的矛盾,尽快凝聚全党全国人民的力量,形成一个新的共识。這个“共识”就是1978年邓小平同志重新回到权力中心、一举粉碎以毛泽东为首的“五人帮”后所主导制订、并经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表决通过的“82宪法”。
    
    
    
    遗憾的是,由于历史与政治的诸多原因,這部由中共主导制订的宪法也从未落实兑现与认真执行。自去年12月4日,习近平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面向全国和全世界人民发表了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三十周年的讲话后,冷却的民心再次燃起对新一届中共的希望之火。云南昭通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共政治局的公开信就是在這个条件下写出来的。
    
    
    
    他们中不少人是1947年地下党组建解放大西南的“边纵”队员,曾为打倒一党独裁的蒋介石政府流过血出过力。谁知在1957年落入暴君毛泽东的“阳谋”圈套,而沦为新中国的“政治贱民”。自此,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历经苦难。虽然22年获得“改正”重新回到工作单位,由于没有拿到应该补发而没有补发的工资,以及受到应该提级而没有提级的岐视待遇,所以至今还生活挣扎在贫困线上,为衣食住房发愁。近十年来他们不断写信上书,要求发还22年中共拖欠的工资。
    
    
    
    “反右斗争”是中共领导人毛泽东一手组织和发动的,对划为“右派分子”的处理,包括降职降级、“下放”监督劳动、开除公职送“劳改”、“劳教”,都是所在单位党委一手操办的,全无法律程序。后来“改正”也是这样,都是党说了算。毫不过份地说,“反右斗争”是中共作为执政党后犯下最大一次违宪罪行,也是国家实施的有预谋有组织的一次犯罪活动。不是“改正”,应是“彻底平反”,不是“发还22年拖欠工资”,应是“道歉赔偿”。而这些年来蒙难的“右派分子”,考虑到中共的执政脸面,只提出“发还拖欠工资”,无论上书、上访、控告,当局总是装聋做哑从不回应。俗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而“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扑杀了上百万中华民族知识精英,既不偿命,更不还钱,还一副恶霸之气。对上书上控的受害右派老人,不是监控打压,便是盯梢跟踪,三天五日还上门骚扰,真是他妈的天良不存,无所不用其极,继续违宪违法。这就是极权!这就是专横!!这就是空话!!!
    
    
    
    请问一党执政、执了63年的中共,按照官方公布的数据1957—58年共划右派552973人,1978年以后“改正”552877人。不予改正的有章伯钧、罗隆基、储安平、彭文应、陈仁炳和全国各地共96人,扩大化5759.1354倍,错划比率占99.99%。所谓“必要性”只占万分之1.736。”
    
    
    
    香港《争鸣》月刊载:据中共解密后的中央档案,全国划右派总共是3178470人,还有14375被划为“中右”(中右者也受到不同程度的处罚)。实际上戴帽的“右派分子”不是55万,而是55万的5.6倍。就按“扩大化”的政策说,我们是“改正”了的“右派”,当然就是不右派了,人人均是以“三恢复”(恢复职务、工龄、组织关係),比如本人回到单位仍是编辑、记者,持续工龄为30年(1950年至1980年),但我1958年至1980年这22年工资却未领取,不发还合乎国家的法律法规以至党的方针政策吗?
    
    
    
    一个执政党不能只说不做,更不能认错不改错,一味骗人哄人,不要脸耍流氓手段行吗?上对不起你们祖宗,下愧于儿女,于情、于理、于法,这22年的拖欠工资必须发还!!!
    
    
    
    记得“改正”之初,中共信誓旦旦说要补发右派工资,后又说国家百废待举经济上有困难,今后有了钱再补发。这一拖再拖就拖了23年,现在国富得流油,一个贪能贪上几十亿上百亿,一次支援其它贫穷国,出手便是几千亿,为什么不把这些钱用来发还我们“改正”右派的血汗工资,这还是人民的国家吗?
    
    
    
    执政专横的中共,不要太欺负我们这批残活的右派老人了。我们没枪没炮,也没有力气上街呐喊,但我等人人都是明理守法的知识人,手中有一支能抗百万雄兵的正义之笔,会把你们所做恶事錯事原汁原味地告诉全世界人民和留给子子孫孫,何况我们的儿女也不会忘记
    
    
    
    我们希望以习近平为首的18届党中央,能真正的“依法治国”、“依法行改”,改正前四届有过的执政罪行与错。化解历史积怨,处理好“反右斗争”各种遗留问题,脱毛去毛回归民主宪政之路,否则永远没有强国富民的“中国梦”!!
    
    2013年5月于北京润园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附:云南昭通市十七位历史老人给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
    
    
    
    “杀人偿命” “欠债还钱”
    
    
    
    ——反右55周年给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公开信
    
     “
    
    尊敬的十八届政治局常委 你们好!“
    
    
    
    回忆55年前那场史无前例的“反右派运动”,对于我们这些受害亲历者来说,难禁两眼流泪、心肝滴血、割肤之痛。它是永远也抹不去的伤痕,必须拿起笔来,记录在案,代代相传,向党和国家讨还公道,彻底平反,偿还被扣22年的应得工资和精神损失赔偿。
    
    1957年3月12日发表《毛泽东在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提出共产党要整风,希望党外人士“一切立志改革的志士仁人以‘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精神,向党提出批评意见,帮助党整风”,并继续强调“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方针。4月27日中央又发布整风运动的指示:在全国开展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的整风运动,欢迎党外人士向党提出批评意见,帮助党整风,还提出“……应该放手鼓舞批评,坚决实行‘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言者无罪、闻者足戒、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原则”,这是毛泽东向全国人民许下了“言者无罪”的庄严承诺。但是,仅一个多月的时间,6月8日毛泽东起草了“关于组织力量准备反击右派分子的进攻”,说变脸就变脸,一场轰轰烈烈的镇压知识分子的“反右派运动”就在全国展开了。
    
    几千年来形成了中国固有的灿烂文化——忠、孝、仁、义、礼、智、信。“信”就是要讲信义,不论达官贵人,平民百姓都应该守住“诚信”二字,这是作为人的基本道德。古代皇帝说话算数叫“金口玉牙”,现实生活中无论经商、交朋友,都要讲“说话算数”谓之“诚信”,而我们光荣伟大正确的中国共产党的领袖公然言而无信,说变就变,实在可悲!老百姓对不守信用的人叫“不要脸”、“耍赖皮”、“流氓手段”。毛泽东利用骗人上当的手法“诱敌深入,集而歼之”打出了55万右派(官方解密317万)还厚着脸皮说这是“阳谋”,把中国共产党的脸皮丢尽了。实际上毛泽东失信于民是一贯的,早在建国前对全国人民许下的诺言,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富强的新中国”,“建立一个由共产党领导的各民主党派及无党派人士参加的联合政府”。建国初期也确有如宋庆龄等几位民主人士作为国家领导人,过两年就变成清一色的共产党人了,他明目张胆撕毁了具有宪法功能的“共同纲领”。1954年他亲自参加制定的第一部宪法87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毛泽东还讲过“宪法就是一个总章程,是根本大法 。通过以后,全国人民都要实行,不实行就是违反宪法”, 这当然也应该括毛泽东本人。可是,才过三四年,宪法中的“言论自由”,整风中的“言者无罪”,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以言定罪”,镇压数十万知识分子,封住了人们的嘴巴。这个规模宏大的反右派大冤案打下了他推行乌托邦“大跃进”、“人民公社”的坚实基础,全国只有他一个脑筋、一张嘴巴在发号司令,像疯子一样口出狂言,要“超英赶美”, 跑步进入共产主义,中国从此变成了谎言大国。由于他的独断专行,导致了三年大饥荒,饿死3755.8万人的悲剧。本来,1959年6月底全国粮食储备还有3000万吨,但是,毛泽东却置人民的生死于不顾,决定出口419万吨粮食去换黄金和美元,搞一颗原子弹上天。1960年他又公然决定支援朝鲜23万吨粮食。他就是这样不惜用数千万骨肉同胞的生命去换取他幻想中的世界革命领袖的称号。如果不出口大批粮食,中国基本不会饿死人。为了掩盖他的罪恶,他把责任推给自然灾害,推给其他同志,并擅自发动文化大革命,借“阶级斗争”和“反修防修”之名,打倒一大批有功之臣,如刘少奇、彭德怀、贺龙等等。叶剑英老帅说“文革枉死2000万人,整了1亿人,浪费8000万人民币”。如果没有反右运动,就不可能有“大跃进”、“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 这段中国最黑暗的年代,使国民经济倒退了几十年。
    
    1976年9月9日毛泽东去世,胡耀邦任总书记,停止了阶级斗争,平反上千万件冤假错案,在邓小平的支持下,初步否定了文化大革命,开始了改革开放。小平同志功不可没,但他在对待“反右运动”这个重大问题上,出于一己之私,仍然坚持肯定态度,在1981年召开的六中全会上讨论《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时,竟然说“反右运动是正确的,必要的,但是严重扩大化了”这是一个错误的结论。改正在前,决议在后,就以改正的实践结果看,以中央公布的缩水数字55.2万多右派改正后仅留下96人作为未得改正的“真右派”,错划率为99.99%,其必要性只占万分之零点零壹柒 (即0.0001739%)。简单打个比方,把一个西瓜分为100片,99片都烂了,再把剩下的一片又分为100片,其中99片也烂了,还能说这个西瓜是好的吗?恐怕连3岁的小孩也不会认同的。何况这96人中几年后又有20多人或明或暗的也得了改正。至于一般右派,有的被枪毙没改正,有的不愿改正,如林希翎在国外,就没有给他改正,这些情况复杂,说不清。我们建议把所有剩下未改正的70人的原始材料公诸于世,让大家讨论是否“反党反社会主义”再另行处理。不管怎么说,反右运动违反了“言者无罪”的承诺,违反了宪法“言论自由”的规定,是非法的。六中全会的决议应该更正为“反右是完全错误的,是不必要的”。
    
    我们暂时把反右正确与否撇在一边,按照邓小平“严重扩大化了”的说法,被“扩大化了”的右派,就不是右派,是被冤枉了的数十万好人。不论是教师、干部职工,改正后都恢复了名誉和原工资级别,工龄连续计算,党员的党龄连续计算,为什么21年被扣的工资一文不偿还,这是什么道理?官方没有解释,而文革中被整的“走资派”又补发了被扣工资。同是中国公民,两种不同待遇,令人费解。对此,当时大家理解为国家尚未恢复元气,经济接近崩溃,那么,时隔55年的今天,国家的经济状况已经大为改观,GDP和外汇储备居世界第二,没钱赔偿是说不过去的。既然把我们整错了、“扩大化了”, 又不对我们21年被错扣的工资和精神损失进行赔偿,这就意味着如封建帝王“大赦天下” 一样还是认定我们有罪吗?如果不被“扩大化” ,我们的工资不是照样领吗?当今谁拖欠农民工工资政府都支持偿还,何况这是党和政府扣了我们应得工资岂能赖账。古话说:“杀人偿命,欠债还钱”这是天经地义的古规常理,何况是堂堂伟大光荣正确的中国共产党!连老百姓的简单道理都做不到,作为党的中央领导人难道不觉得羞愧和脸红吗?
    
    中国共产党人,号称彻底唯物主义者,就应该有科学的历史观,对历史人物的功过是非就应该有科学的客观的实事求是地评价,没有科学的历史观,哪儿来的科学发展观,我们希望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来检验“反右运动”是否“正确”和“必要”,给人民一个交代和回答,不能再用谎言来欺骗人民了。我们发现小学、初中的课本上对55年前毛泽东制造的反右大冤案仍然在说“反右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被严重扩大化了”,我们党还在继续用谎言毒害青少年,你们还想毒害和欺骗多少代人啊!瞒得住吗?良心何在?当年反右毛泽东是罪魁祸首,邓小平是中央整风领导组组长,为了维护“毛皇”和自己的威信,才作出反右是“正确的、必要的,只是扩大化了”的结论。在他们看来这也是为了“维护”党的威信,其实不能将毛泽东和党捆在一起,党的威信早被毛泽东丢光了,在那暗无天日的时代,毛泽东和其他政治局委员已经变成了封建君臣关系,谁对他不顺服,他就整死谁,刘少奇、彭德怀、贺龙就是下场,多数中央委员和其他高级干部是好的,为了保自己,确实无奈。
    
    毛泽东把我们这些热血青年加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种种罪名,打入敌人行列。他把好言当恶意,残酷斗争无情打击,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发配到最边远寒冷地区去充军,无休止的超负荷劳动,百般的羞辱、捆打、折磨,被打死、饿死、累死、斗死、枪毙,和被迫自杀者成千上万,整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那种活着如鬼、生不如死的日子,长达22年悲惨的炼狱生活,不是亲身经历者是很难想像的。右派改正已过去30多年了,幸存的五七老人恐已不足10万,绝大多数在80以上高龄,不少人至今还处于贫困潦倒、孤苦伶仃的境地,还有数千万家属子女,盼望着他们父辈或祖辈的冤魂能够得到安慰。人心都是肉长的,请你们作一次换位思考,将心比心一番,看看我们的要求是不是合理?须知,只有不失时机的解决好历史冤案,还清历史旧账,社会才能和谐稳定,国家才能轻装前进。
    
    十八大和全国两会都已经闭幕,我们祝贺习近平和其他新的党和国家领导人当选上岗!
    
    习近平总书记说得好“中国梦是中国人民的梦”! 作为中国人,我们这群不忘初衷的老战士的梦想就是:支持习总书记实施宪法,率领中国人民披荆斩棘、涉险滩、避暗礁,冲破重重险阻,医治好毛泽东暴政使国家肌体感染的癌症、医治好人民心灵深处的创伤,从而精神饱满的迎着灿烂地阳光阔步前进,逐步走上依法治国、民富国强的宪政之路!
    
    
    
    
    
     吴之伯 上
    
    云南省昭通市 签名人:
    
    
    
    85岁老党员 吴之伯 133 1268 3733 85岁老干部 铁朝清 132 0870 8686
    
    80岁老党员 余永庆 136 2870 8047 83岁老干部 范家彬 135 0870 0518
    
    82岁老党员 李少楷 159 8790 7800 82岁老干部 胡开云 136 3884 0340
    
    85岁老党员 赵正荣 183 8702 0909 78岁老干部 徐国璋 151 2531 5762
    
    82岁老党员 李德强 133 1257 0947 79岁老干部 龚学珍 138 8702 8671
    
    87岁老党员 傅朝顺 153 0870 6455 88岁老干部 朱瑞光 0870_2150653
    
    86岁老党员 彭海钧 136 3887 0496
    
    86岁老党员 刘成端 159 8705 8266
    
    90岁老党员 罗开堂 0870_2234555
    
    83岁老党员 陶绍康 0870_2220461
    
    80岁老党员 崔汝益 0870_2122886
    
    
    
    
     2013年3月30日
    
    参与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www.canyu.org) (博讯 boxun.com)
41559122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铁流:邓小平孙子邓卓棣出任副县长有什么错?
·铁流:“一党兩派”是中国宪政民主的最佳捷径
·铁流:中国从独裁统治走向宪政民主的捷径 是中共党内率先民主起来!
·铁流:悲愤无寄处,无泪问苍天--悼张元勋难友 (图)
·铁流:雷锋,是毛泽东“党国体制”打造出来的骗人“极品”
·铁流:两个时代“白日点灯案”的不同结局
·铁流:我向习总书记报告:国保仍在违法监控老人
·铁流:刘云山下令新浪封杀了我的“柔剑57”微博
·铁流:刘云山公然与习近平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面对沉重历史的深思--我记忆里的习仲勋老人
·铁流:庙堂少春意,人间有真情--蛇年破五与何家栋遗孀陈蓓女士一席谈
·铁流:辛子陵为什么还在“圈禁”中?
·铁流:“打铁还得自身硬”,也说公车耗费与改革
·铁流:过春节勿忘苦难,盼行宪寄语中南
·铁流:谁在支持《环球时报》与习总书记对着干?
·铁流读博友打油诗
·铁流:不屈为至贵,最富是清贫-悼许良英先生
·铁流:刘云山为什么要反对习进平的“宪政梦”?
·铁流致前中共总书记江泽民先生的信--从政惜清誉,做人重操行
·铁流:现代中国版的“冉阿让”—至今仍在贫困中挣扎的小右派严家伟老头
·铁流:知识的灾难,民族的厄运--读难友张元勋遗作《北大往事与林昭之死》 (图)
·铁流:中共十八大的热点、亮点、黯点
·李学惠给铁流老师的生日祝词 (图)
·铁流:刘云山常委请向全国人民公示你的财产 (图)
·铁流:两首诗与两种不同的人格追求与结果
·铁流:回归历史,重在传统文化
·铁流:一定叫我儿子、孙子当省长去!
·铁流推荐朋友五七汤雨四首诗:双开勃起来
·铁流:英雄、枭雄创造历史,地痞、流氓改写历史--“十年文革”就是毛泽东的罪恶!
·铁流:大快人心事,“双开”薄熙来
·铁流:只有稳定发展经济 才能实现民主自由——局外人说一点局外话
·铁流:“还权于民”的历史伟人蒋经国
·铁流:壬辰龙年初夏重登泰山得五言新体 (图)
·GERTZ的新文章及周薄联手倒习的证据(附铁流文章)
·铁流:薄熙来皇帝梦“黄粱再现”
·铁流:广东烏坎事件和平落幕是中国民主的进步
·铁流:吊武斗战场(五首)
·铁流:被斗归来(两首)
·铁流:血雨山河(三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