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胡德平:改革非因伟人心血来潮 顶层设计需制度创新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12日 转载)
    
    来源:搜狐财经
    
    胡德平:改革非因伟人心血来潮 顶层设计需制度创新
    
胡德平:改革非因伟人心血来潮 顶层设计需制度创新
  
    5月11日,由中央编译出版社与搜狐网主办、搜狐财经承办的《吴敬琏文集》首发式暨中国改革座谈会在北京搜狐媒体大厦举行。
      
    全国工商联原党组书记、中共中央统战部原副部长胡德平在发言中谈到,中国的改革绝不是因为几个伟人这么心血来潮出现的,而是和人民群众的要求和社会发展结合在一起才发展出来的。胡德平认为,顶层设计必须和由下而上的制度创新结合在一起。
      
    以下为发言实录:
      
    胡德平:吴老师、各位朋友,大家好!我认识吴敬琏老师恐怕比在座的很多人都晚,为什么?整个80年代我还在文博系统参加整改,对经济改革这些事我只对农村土地承包所有制很兴奋,但是对于整个城市经济体制改革,对全面的经济体制改革接触非常少。到90年代因为做民营企业工作,我的见识也很局限,只是前十几年因为民营企业的一些问题向吴老师请教,但是请教也都是一些具体的初级的很基本的问题,因为我不是学经济学,我也没去过企业,这方面提的问题都很简单。但是每次谈话对我都有启发,每次谈话都能给我一种力量,我们这30多年中国是在一个什么位置上来看待中华民族看待人类的钱这个问题。
      
    我想说第一点,吴敬琏老师对于市场经济的呼吁,这些论文这些建议,他不但是四大民国式,对高度集权的计划经济提出他的意见质疑,而且对世界上一些市场经济的国家,但是采取了一种政府主导型的经济,威权发展模式的市场经济他也提出质疑,也说明了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应该怎么搞。我觉得吴老师不但是市场经济最早的倡导者,也是理论和实际结合的实践者,也是真正保卫市场经济正当的捍卫者,任何歪曲任何篡改他都出来讲话,这一点他把市场经济看的那么细那么认真我觉得这个值得我学习。
      
    第二点,刚才江平老师开头说的,我们的改革是不是一个方面没有做好才来改革,确实和我们整个体制,我们的国家机器我觉得这都是有关的,有人说我们改革有一个整体改革学派,吴老师也业划到这里面作为一个重要人物一个代表人物,我觉得非常对。因为他不但在经济史上讲市场化,也讲法制化,也讲民主化,这个非常好。在当时很多人改革很热情很投入,但是出现一些问题,怎么看80年代的双轨制,还有生产要素形成的差价,政府管理经济政策的制订,一时的、局部的一些政策一些副作用,最早回答这个问题的就是吴老师,特别是寻租,以后又发展到权贵经济,我觉得这个都是整体改革,涉及到方方面面,不是就一个领域一个范围,他是全盘来考虑的。
      
    另外,在89年到91年,整个改革停滞倒退不知所云的时候,他仍在研究市场经济,把社会保障制度也进行了研究,我们的改革不但要攻也要守,不但要进也要知道什么时候该退,什么时候行什么时候止,什么时候立什么时候破,社会保障制度成为我们改革市场经济发展的一个软肋,在我们改革最低潮最箫条的时候能够提出社会保障,这个详细的我没看,但是这种思路还有类似建议研讨现在已经成为我们改革开放最敏感最复杂的问题。
      
    第三点,中央对“十二五”提出顶层设计这个问题,吴老对网络工程对自然科学他也了解,他就说顶层设计不光是上面这些人来定计划出主意,发挥上面的天才,在网络工程中子系统大系统是个什么关系,这个必须和由下而上的制度创新结合在一起,我觉得这个观点很重要。我们的改革绝不是几个伟人这么心血来潮天才的思想出现的,也是和人民群众的要求和社会发展结合在一起。
      
    另外,顶层设计中86年和90年我们的“七五”计划改革有十多年了,可以在90年的时候基本上建立社会主义新的经济制度基础,能不能搞好我不知道,说明一个时间表一个路线图的事,一个改革搞30多年,还要再搞多少年?
      
    应该有一个说法。我们手握政权才28年,我们改革难道比我们民主革命还要难,这话大家也吓坏了,也不知道还要多少年还要怎么改。在当时我知道有的领导人,我们到90年的时候,我们的改革要有一个历史性的阶段,以后稳固它完善它发展它,我们心中是有底的。一开始有摸着石头过河的意思,但是也有很多的领导人,我觉得我们的领导人在一段时期恐怕学历不高,恐怕没有留过学,但是多多少少——马克思主义对他们来说只有多少的概念,没有一个中央领导人说一点马克思主义不懂,这个还没有,只有多少的不足。
      
    所以说,在80年代初搞的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也要有一个解释,84年的时候我们的所有制和经营权和使用权是可以分开的,不说改了所有制,在当时我们的改革开放在“七五”计划说了三大点,国营企业的改革和改造,要成为一个自负盈亏的自主经营的生产者和经营者,一定要达到这个目的。第二,我们的商品、我们的资本、我们的劳务要市场化。第三,政府不要直接的管理经济,间接的调控,90年这几点一定要做到,和这三者违背的我们不出一条,违背这个建议政策不出,这样照顾不给有了这样的法律一定要这么办,但是是不是市场经济就完善了,这个另说。但是我觉得它的时间表是有的。我现在看吴老师的文章里面也有,现在还半统治半市场,很纠结很牵扯的情况,希望我们的政府部门还有领导人看看我们学术界思维的发展。
      
    我们的上层建筑、我们的意识形态,我们的每个领域改革和经济改革都有作为,都有推动的力量,想看我们改革想摸我们改革的脉搏要看看我们上层领域中的各类领域各个界别是怎么个反应。
      
    改革之初尽在文革之中,我们文化界影视界文艺界先打了头阵,拍了一个《牧马人》、《天云山传奇》,写的那些小说文学,这个改革开放文化解放,而且创作了那么好的歌曲,现在听起来让人热血沸腾。
      
    文化界引领了中国人民的思想,理论界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不能老感性,不能老文艺文化,要有理论思考,真理标准的讨论。还要实践,有些问题不是一成不变的。第三,经济界就是在座各位内行的经济界怎么看联产承包,怎么看我们的承包制,城市改革怎么改,工业怎么改,国有企业怎么看,民营企业怎么看,市场怎么看,这个都是经济学界在这儿做的极大的贡献。经济学界领风骚五六年之后法律界又起来了,产生了多少案件,怎么看法律,有没有原罪、现罪,判刑应该怎么判,经济界把人的本质反映得淋漓尽致,法律更深刻。
      
    这个问题从现在还没有完,法律界滞后,因为我是学历史的,我很高兴看到我们历史界也不是食古不化,也在研究当代史。不要说别人,就是我们退下来的中央领导我算了算,很多人都出了书,有的是把过去的讲话、报告汇集起来,有的也是写了一些很有新意的书。李岚清《突围》是他的作品,李瑞环《看法与说法》看法是观点,说法是表达,这个要结合起来,胡锦涛同志《和谐社会》也出版了,这些也是历史资料。每个人都想把经过文革经过改革自己的经历写出来。新闻界加上互联网传播,这个又引领了社会经济发展,又是一个新的介入。出版社把这一个一个环节连接起来,每个人都参与,每个人都在发言,每个人都在起到他的作用,我希望以后和吴老师接触的时候再向您请教问题,谢谢!
    
    本文来源:搜狐财经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31919702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德平谈改革:非少数人参与,是全民推动
·胡德平谈父亲胡耀邦:他活得值
·江平、胡德平、资中筠等:对历史、现状与改革的看法
·胡德平:一些利益集团严重威胁党和国家安全 (图)
·胡德平:中共需改革并在宪法内活动 (图)
·胡德平:税养休、拒腐反贪和广纳贤才
·胡耀邦子胡德平前往看望访民
· 香港《明报》采访胡德平:习近平要改革
·胡德平:给人民一个有安全感的环境
·习近平会胡德平 他们在传递重要信号 (图)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出席重庆市政协座谈会
·拿下薄熙来有助于开明派 胡德平出手挺胡温
·全国政协常委胡德平终止了访日计划
·胡德平:未冷笑温总理《再访兴义忆耀邦》一文 (图)
·胡德平:父亲开启了我的公民意识
·胡德平:顶层设计和人民群众是什么关系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分配不公致官民矛盾激化
·胡德平:小平难再现 顶层设计要与群众呼声结合起来
·胡德平:我们仍需要宪政启蒙
·对胡德平的《改革放言录》评论/孙维邦
·胡耀邦、胡德平与习近平的新政/彭涛
·为改革放言/胡德平 (图)
·胡德平: 甚至有人认为我们马上要超过日本了
·从胡德平“辟谣”看中共政治生态/师度
·政协常委胡德平:支持小产权房合法化(图)
·胡耀邦之子胡德平:父亲走了别人不敢走的路
·资本家“统战”了胡德平/冼岩
·胡德平在回避什么?—是“鸡毛换糖”还是“掌勺的私分大锅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