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成都:数百名公务员身份莫名消失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9日 转载)
    来源:南方周末 
    
    
      发自:成都一些公务员2012年底突然发现自己的公务员身份不翼而飞。而更多的人多年前是在领导要求下,被迫签署了由公务员转为“参公”身份的自愿申请书。这些人的公务员身份到哪去了?
    
    
    

有人把王倩的身份偷走了。
    
    
    
      2012年12月的一个早晨,她发现能够证明自己公务员身份的文件,无缘无故地在人事档案里消失了。
    
    
    
      这一天她发现,她的考核记录也已经连续三年为空白。王倩又气又急,找街道办的领导查问此事。领导答复说,你的公务员身份在2006年就没有了,你现在的身份是“待定”。
    
    
    
      1999年10月,王倩通过公务员考试,以成都市笔试第一名的成绩,考入成都市武侯区金花桥街道办事处;2001年12月,成都市人事局文件载明: “经竞争上岗并考核合格,成都市人事局同意录用王倩为国家公务员。”但在这里工作13年后,王倩得到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待定”身份。
    
    
    
      在国家行政单位工作,身份既不是国家公务员,也不是事业单位“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机关工作人员”(简称“参公”),那她到底是什么身份?她的公务员身份去哪了?
    
    
    
      王倩按程序逐级向武侯区人社局公务员管理科、人社局局长、区委办、区政府办寻求解释,得到的回复都只有一个:这是组织决定的。
    
    
    

  公务员身份“被征用”
    
    
    
    
成都:数百名公务员身份莫名消失

    
    
    
      2013年年初,在武侯区人事局公务员管理科,王倩在为自己莫名消失的公务员身份奔走之时,遇到了有同样遭遇的梁军。
    
    
    
      梁军曾在部队服役十六年,在1996年转业任职成都市武侯区审计局办公室主任,2000年调入武侯区人民政府晋阳街道办事处工作至今。1997年、 1998年、1999年梁军连续三年参加过武侯区人事局的人事工作培训,并拥有公务员资格培训合格证书。但这位在政府工作了17年的老共产党员,突然也发现自己的公务员身份没有了,变成了不明身份之人。
    
    
    
      梁军称自己向武侯区人事局领导寻求解释,对方这样回应:“根据成都市武侯区党委要求及成都市人事局文件规定,你俩的公务员身份被征用了。”
    
    
    
      公务员身份还能被征用,梁军当时就震惊了。梁军要求人事局负责人出示相关文件规定,对方只口头答复说:“你们两人早在2006年以前就由你们各自单位按人事局转发中组部、人事部《关于事业单位参照公务员法管理工作有关问题的意见》组通(2006)27号中央文件的精神,将你两人档案身份改成‘参公’ 了。这在2009年就叫你们填写”自愿改为参公“的申请书。原因是给你们交代清楚了的。”
    
    
    
      这份“自愿改为参公”申请书,武侯区13个街道办事处,有三百多名公务员“被自愿”填了。一位1996年通过国家公务员考试考进的公务员向南方周末记者称,在2009年9月,他们街道办书记拿着这份自愿书,挨个找他们谈话,以不填就“降职、今后不能晋升、甚至开除”等话,强迫他和街道办其他十几名公务员签字。有不少签了字的同事感觉非常屈辱,去上级部门上访了,当时武侯区其他街道办也有不少公务员上访的现象。
    
    
    
      但在晋阳街道办事处,一切都风平浪静。那段时间有朋友问梁军,别的街道办都上访去了,你们街道办怎么一点动静也没有?梁军才知道“被参公”一事,当时他还跟朋友打趣,自己是部队转业过来的,不占街道办公务员编制,街道办领导一定不会让他“被参公”。
    
    
    
      梁军没有想到,当时的晋阳街道办领导竟然直接帮他代签了“自愿改为参公”申请书。直到好多天后,当时的领导才把他和其他13名“被参公”的公务员叫过去开会,称2006年党工委按武侯区党委指示,根据成都市人社局文件要求,一些干部的身份根据文件要求,已经改为“参照公务员法管理的工作人员”(简称 “参公”),这些在2006年已经确定改为“参公”的人员,要追加补填个人自愿申请改为“参公”的申请书,并在人社局事先准备好的自愿改为“参公”的申请书上签字,梁军也在必须“自愿申请”的名单之列。
    
    
    
      梁军回忆,这个消息一公布,许多女同事当场就哭了。王倩也称,当时书记开会说这是组织上的决定,没有任何文件公示,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同事也号啕大哭,“谁愿意自愿放弃公务员资格?但无能为力”。
    
    
    
      梁军和王倩始终没有在自愿申请书上签字,“2006年已经偷偷把我们公务员身份改了,2009年才叫我们填自愿申请书,这是想方设法把2006年的违法违纪行为合法化。”梁军称。
    
    
    

  “参公”背后的玄机
    
    
    
      武侯区政府和街道办事处领导当时一再对这些人安抚称,转为参公后,他们待遇和未来发展没有任何影响,但实际上并非如此。
    
    
    
      2005年4月,第十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法》颁布实施后,开始对公务员编制进行严格规范,不少单位分配的公务员编制很少,但需要公务员做的工作却很多,于是诞生了中国特色的参公人员的事业编制。
    
    
    
      严格意义上讲,参公人员不是公务员,编制上也非行政编制而是事业编制,但在录用、晋升、考核、离退等方面按照公务员法进行管理。成都一位负责人事方面的政府人士称,参公最多只是在工资待遇上参照公务员,但是政治待遇完全不一样,不能够往行政单位上调动交流,提干晋升空间相对公务员也较小些。
    
    
    
      该人士同时称,除非国家机构改革,把公务员改为参公需要统一政策,制定公开透明的规则,分流要实行自愿原则,不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搞暗箱操作,像王倩本身是国家行政编制录用的,梁军作为复退军人,政策上符合“免公开考试、不受编制限制”,都不应该强行取消其行政编制资格。
    
    
    
      但从2006年下半年开始,成都市武侯区启动了针对公务员及参公人员的登记工作,不少像王倩、梁军这样的公务员都被悄悄地改为“参公”。在王倩所在的金花桥街道办事处,64个工作人员里,真正的公务员编制只有28人(基本都是领导),参公人员19人,工勤人员7个,其他9个为部队转业或者事业单位的编制,只有王倩的身份最特殊,“待定”。
    
    
    
      在金花桥街道办事处,王倩和其他18名同事一起,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被领导“参公”了,而在梁军所在的晋阳街道办事处,亦有14人被“参公”了。
    
    
    
      这一切都发生在成都市前市委书记李春城主政期间。一位四川地方法制局人士对南方周末记者称,李春城主政成都期间,破格快速提拔了不少领导干部,占用了大量公务员名额。
    
    
    
      据《新京报》一篇报道称,在随李春城来到成都之前,其妻曲松枝只是某医院勤杂人员,随后李春城升任成都市市委书记后,成都市卫生局专门设置一个科教处并以处长职位委任之,曲就此从工勤人员摇身变为国家行政编制的干部。
    
    
    
      四川一位负责人事的干部称,关系户想进政府部门做公务员,一般的途径就是先进政府行政部门做参公,再想办法挤占别人的行政编制转为公务员,而这在中国权力部门的神经末端街道办事处尤为盛行。
    
    
    
      成都市一位负责人事工作的内部人士透露,从2012年开始他们就不断接到关于公务员被参公的信访函,其中以武侯区的社区干部最为严重,还有干部因为暗箱操作此事而被处分,“这么搞肯定是不合理的”。
    
    
    

  不仅仅是成都
    
    
    
      在将梁军等人的公务员编制资格变更后,武侯区一些街道办在2007年年初就开始在内部悄悄分配这些公务员编制。
    
    
    
      梁军向南方周末记者出示了一份会议纪要的复印件,上面显示:在2007年2月1日,武侯区晋阳街道办事处主要领导召开会议,审议街道公务员登记有关事宜,将郑勇等29人登记为公务员,其余人员待国家政策明确后办理,会后由党政办按规定上报区人事局、区委组织部审批。
    
    
    
      直到2009年9月,梁军才弄明白当时的街道办对他们做了什么。他找到晋阳街道办负责人,负责人说,生米已经做成熟饭,改不了,签字吧。
    
    
    
      王倩称,当时的区委常委甚至还打电话给她威胁说:“你如果不签字就把你调走,取消你的奖金、津贴,甚至开除你!”
    
    
    
      2012年12月,在反复上访后,武侯区一位区委领导接待了梁军,该领导称,这些名单和决定都是2006年街道办领导一手操办的,“我现在恢复你的公务员资格,其他三百多人怎么办?”
    
    
    
      有一段时间梁军和王倩想借助法律手段来申诉。但是在征求律师意见后他们才发现,他们这属于内部事务,应交由人事部门仲裁,法院根本不受理。连打官司的希望都破灭了,他们不得不把自己的情况发到网络上去。令他们诧异的是,此后接到很多有类似经历的政府工作人员电话。
    
    
    
      五一期间,一位湖南人给王倩打电话,说他在网上看到了王倩的事情,发现他们也是在2006年被强制改为参公人员,略有不同的是,改为参公后他连待遇都降了。
    
    
    
      一名湖北科员则抱怨自己报考了公务员职位,录取后才发现编制变成了参公,当地人事局的解释是“工作失误,没办法再更改了”。
    
    
    
      5月8日,南方周末记者给成都市武侯区区委副书记余麟发了条短信询问此事。武侯区委宣传部外宣科的负责人随即打来电话称,他们会找相关部门了解情况。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122312165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厦门首批聘任制公务员月薪过万 不称职将被解聘
·江苏镇江千名公务员分批接受军事化训练
·武汉一年薪20万硕士考上公务员后月薪仅2000元 (图)
·部委公务员被曝仍可分房 北京三环边每平5千元 (图)
·部委公务员仍可以每平5000元买北京三环边房子
·养老金双轨制受诟病:公务员不缴费私企降基数
·湖南:1官员涉嫌招收公务员徇私舞弊被捕
·江苏一男子冒充公务员骗取51万被判13年
·公务员隐性福利调查:补助卫生巾 节假日发钱
·韩国公务员将突破百万人 民众视其为"游手好闲"
·公务员被指隐性福利多:连卫生巾都补助
·湖北十堰公务员福利房3000元/平米 转手可赚25万
·南昌3千公务员团购福利房:处级213㎡
·黑龙江千万富翁:有钱没地位,誓考公务员
·南昌三千公务员团购福利房:处级213平方米
·黑龙江富豪想当公务员引起网民议论
·新生中国铁路总公司如何履职 铁道部公务员将分流
·政协委员:公务员“过度医疗”是一种腐败
·委员谈审批独立:让法官检察官脱离公务员序列
·南通公务员不断暴力劫访致人伤残谁人撑腰? (图)
·武汉公务员纠集黑社会​持械非法入室打砸伤人 (图)
·丁华,洪玲玲和刘桂芳联合国上访维权记—中国公务员是世界上最无耻的公务员 (图)
·公务员吃香的背后是社会分配不公
·实名举报被河北高阳县公务员兄妹骗钱骗婚/天津基督徒王彪
·天津基督徒实名举报被河北省高阳县公务员兄妹骗钱骗婚
·中国公务员有面子 美国百姓有尊严
·本溪公务员马志学的编制被挤占,到北京上访 (图)
·天津汉沽公务员殡得一手好葬 (图)
·南京公务员上班时间去寺庙烧香!!你们对得起人民么!!
·为何被公判、示众的总是妓女之类的百姓而基本没有犯了法的公务员?
·企业退休涨1百锣鼓喧天 公务员涨1千无声
·公务员罗中华实名举报,湖北大贪官胡宏新贪腐败露(图)
·一位省直公务员的感慨:几乎全是“官二代”!
·山东大学生村官史进利冒死揭露江西省公务员考试中的骗局
·控告上海浦东新区拆迁管理所公务员刘刚(图)
·公务员招考不应该有党派歧视
·中国国家环保总局仅仅有公务员280名
·广西来宾市的公务员小区(图)
·日自民党副总裁:向钓岛派驻公务员无益
·广东官员:公务员是中国精英素质最高
·十年后公务员将大量下岗 信不信由你
·一个公务员死亡国家要花多少钱 一个惊人的数字
·“曾梁”特首令香港公务员士气低落
·“无偿献血”更应该与公务员评优挂钩
·卖淫非罪化加禁止公务员嫖娼是最佳政策选择 /李银河
·公务员该不该交社保?/周克成
·杨于泽:如何培训公务员的职业道德
·仅给公务员办理房贷是一种“歧视”
·刘逸明:香港17万公务员仅20余人配车让谁脸红?
·公务员不看“黄片”就比老百姓“有道德”了吗
·副市长许迈永倒台为啥女公务员成惊弓之鸟?
·最牛公务员事件需要彻底澄清
·公务员徘徊在“掼蛋和完蛋”之间
·公务员穿“冲锋衣”是向浪费冲锋陷阵吗?
·公务员津贴免征个税遭质疑
·近半女公务员喝酒隐喻性别潜规则
·不要让基层成为公务员考试的跳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