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朱令案使中国人首次认识了互联网的威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9日 转载)
    来源:万维读者网  
    万维读者网记者林孟编译报道:美国《新共和周刊》5月4日发表“新美国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帕克(Emily Parker)的文章说,5月4日,中国知名女演员姚晨在新浪微博对其4,500万名粉丝发帖说:“19年前,年轻的朱令中毒了。19年后,这个名字再次中毒了。”
     姚晨谈及的是一宗将近20年前发生的谋杀未遂案。上星期6,这宗陈年旧案再次成为中国社交媒体热议的话题。受害者朱令的名字在微博搜索结果上被删除。但已经太迟了,这宗案件现在已经引起成千上万中国人的关注。朱令案再次引人注目,是由于最近上海复旦大学发生了一起研究生中毒案,投毒的疑犯是受害者的同宿舍室友。

    很多人相信,朱令案最大的嫌疑人也是她的同宿舍室友孙维。而且将近20年来,网上对朱令案的关注从来没有完全销声匿迹。实际上从一开始,朱令案就已经显示出互联网改变中国人生活的那种力量。1995年,正是朱令的高中同班同学、当时21岁的北京大学学生贝志诚和一批同学,通过互联网向世界求助,才弄清朱令中的是铊毒,而“普鲁士蓝”是唯一的解毒剂。但知道讯息为时已晚,朱令后来中毒致残,无法挽救。
    当时互联网在中国罕有人知,贝志诚的室友蔡全清通过Bitnet(国际学术网)和Usenet(用户网)发出了求助讯息。贝志诚第一次认识到,互联网将改变一切。他后来创立了一家软件开发公司。他告诉笔者:“之前你不可能想像,世界各地有200名医生为朱令会诊,得出正确的诊断,提出了治疗建议。那就像一场梦那么不可思议。”
    朱令的室友孙维,据报道是当时朱令身边唯一能够接触到铊的人,但审理此案的中国法庭从未给出令人满意的裁决。网上舆论认为,显然有人不让孙维出庭作证。孙维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于2005年在天涯论坛发帖说,“我是无辜的,我也是朱令案的受害者”。她声称,自己已被警方讯问,随后消除了嫌疑。
     
    现在许多人认为,孙维已经离开中国,住在美国。白宫的网址上甚至出现一封成千上万人签署的请愿信,要求把孙维驱逐出境。目前事情更形恶化,网民怀疑微博在掩盖什么。在5月4日,如果在新浪微博搜寻“朱令”的名字,会获悉“根据中国法律,搜索结果不能显示”。甚至连“铊”也已经成为敏感词,因为它是与朱令案有关联的另一个词汇。
    微博审查只不过使人民更加愤怒和怀疑。一位网民写道:“有关朱令的许多资讯被删除。那么我们当然可以把孙维看作谋杀犯。”另一个网民说:“你能够删掉微博和‘朱令’两个字,你也能删掉真相吗?”有人鼓励微博写手,继续用和这宗罪案有关的评论淹没微博,让新浪不可能消除人们对公正的追寻。
    
    总之,从朱令的悲剧开始,互联网帮助普通的中国公民组成网络来解决问题。互联网协助拯救了朱令的生命,现在又确保她的案子不被遗忘。这并非网络激进主义在追寻抽象的公正概念,因为如果你不为朱令站出来,有一天谁又会为你站出来说话?这正是为何这么多人对朱令案怀有兴趣的原因。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432286711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最高法涉互联网诉讼立案“三不政策”曝光 (图)
·郭美美性爱视频:火了“地下互联网”
·长平:互联网中国维稳体系一部分
·首都互联网协会发出自然灾害中互联网公司开放共享数据平台的倡议
·英媒:中国互联网是巨大的专制笼子 (图)
·外媒:中国互联网是巨大的专制笼子
·20名维吾尔人被控利用互联网、手机等分裂被判刑
·无国界记者再指中国是互联网之敌
·中国解禁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
·马云向温家宝言:上升互联网到国家战略
·铁道部:互联网售票占总售票量的35.9%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报告:手机网民增幅明显
·中国:互联网微博用户突破三亿
·中国互联网微博用户突破三亿
·中国推行实名注册,加强互联网监管
·明年中国将强化互联网行业管理
·环球时报:不立法管理,互联网永远是江湖
·中国网络犯罪猖獗,专家称须互联网立法
·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 何处寻国人“法内权利”?
·孕事通网站侵犯互联网用户合法权益,(图)
·互联网时代的民众动员策略
·媒体:部分发达国家助长互联网上弱肉强食
·互联网正在颠覆中国共产党的统治
·互联网时代的阅读
·国家垄断下的互联网困境
·信息真实应成为互联网时代底线/周继坚
·新时代的互联网“弱肉强食”将行不通/马化腾
·互联网大佬年会上轮番熊抱苍井空 色心泛滥/波波 (图)
·人类处于互联网时代的黎明时分/马化腾
·普京该如何应对自由的互联网?/蔡慎坤
·韩国互联网实名制的教训 /金宰贤
·关于市场、政府和互联网,我们有哪些误解?/刘荻
·网店收税别损伤互联网经济活力
·中宣部胆敢关闭互联网,胡锦涛就死定了!/春秋戈
·互联网新一代并不是”非主流“
·告诉你一个不为人知的互联网建筑师田溯宁
·中共能通过互联网打赢信息战吗?/阿妞不牛
·张朝阳:本土互联网企业创新能力不输国外
·大清的闭关自守与今天的互联网政策/严永欣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