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警察伪造口供办案 受害方曾拦温家宝车队喊冤
请看博讯热点:警察、官员恶行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5月03日 转载)
    来源: 新京报
    
    警察伪造口供办案 受害方曾拦温家宝车队喊冤


    2006年,党清广在浙江打工时一家人的合影。
    
    警察伪造口供办案 受害方曾拦温家宝车队喊冤


    河南南阳市唐河县十八里党村,党清广原来的家已破败不堪。
    
    发生在河南南阳的一起乡村邻里纠纷,在随后的处理中,出现了“人情”的较量,“批捕任务”考核体系下的警察造假,执行过程中公权力过度作为、不作为甚至懈怠等等现象。小纠纷最终走向了死亡事件,数个家庭的生活被彻底改变。
    
    事情后来被调查,隐藏的真相被一一挖掘,相关人员被处理。不过,当年造假的警察依然在做警察,让案件执行问题又被质疑。5月1日,唐河县纪委表示已在调查,很快会有结果。
    
    一切始于两棵歪脖树。
    
    “碗口粗”、“不值几个钱”,8年后,村里人回忆。
    
    河南南阳,唐河县,十八里党村。400多户人家,九成姓党,祖上一家,但也鸡毛蒜皮的事不断。
    
    2005年4月25日,早饭时间,74岁的党长锁叫骂到党清广家门口。
    
    这一年党清广30岁,此前,他砍倒了院墙外两棵歪脖榆树,说树杈扫着屋顶。
    
    党长锁说树是他栽的,要赔树钱。
    
    双方发生厮打。这场邻里纠纷随后的发展,远超出了邻里间。
    
    法医、警察、检察院等,逐一登场。事情的转折点,是一名派出所长的造假行为。他目前仍在做警察,“拿着财政发的工资”。
    
    邻里“故意伤害案”
    
    对于那个早晨的纠纷,党长锁说,党清广掴了他耳光。
    
    党清广否认,说党长锁讹人,倒地装死,曾起身上厕所后又躺回地上。
    
    那天上午,党长锁夫妇被送到唐河县人民医院,医生诊断软组织损伤。党清广听说没事,回家哄孩子去了。
    
    几天后,党清广给在南阳做城管的大姐党清莲打电话:“听说党志献领着3个人回唐河了。”
    
    党志献是党长锁的三儿,当时在部队服役。他回家后,将父亲转入唐河县中医院。根据后来的解释,转院是为方便做法医鉴定。
    
    2005年5月3日,唐河县公安局法医鉴定,党长锁左耳鼓膜外伤性穿孔,构成轻伤。
    
    这个鉴定,不久后成为案子的重要证据。虽然,三年后它会被专家组意见否定。
    
    “轻伤”的消息传回十八里党村。党清广起初不相信,还去问了法医。
    
    咨询律师,听说“轻伤要判三年刑”,党清广的母亲曹永爱吓得一夜没睡。
    
    党清广则跑去南阳找大姐。党清莲带着份律师说明回了唐河,她还去找了两名在县城做局长的远房亲戚。
    
    党清莲称,弟弟给桐寨铺乡派出所长孙永远打电话后放了心,因为孙说“现在法律很透明,没打人就没打人”。
    
    事情很快有了变化,不过党清广家不知情。
    
    据孙永远后来回忆,当年5月9日,党志献拿着其父“被殴打”的材料,上面有县公安局副局长刘恒的批示,要求调查处理。之前孙永远已接到过刘恒电话,“涉军案件,抓紧时间办”。
    
    根据南阳市公安局专案组3年后的调查,党志献此前先找了当时的武装部长。
    
    2005年5月10日,桐寨铺派出所立案侦查“党清广涉嫌故意伤害案”。
    
    党清莲说,对于他们家来说,一切风平浪静。2005年6月收完小麦后,党清广南下浙江上虞打工。
    
    孙永远称,后来民警多次上门,党清广一直不在家,案子也就搁了下来。
    
    派出所长造假口供
    
    到上虞后,党清广跟着大哥在一家化工厂做机修工。他要存钱买房,经常加班,偶尔会去大哥家看电视。
    
    半年后,打工的日子突然被中断了。
    
    2006年4月21日,上虞市公安局治安大队民警,将正在车间干活的党清广带走。
    
    党清广被告知,他是公安部门“网上追逃”的逃犯。
    
    2006年5月初,在唐河县看守所,党清莲见到了被押回的弟弟。脚踝磨破,一身破烂工装,面黄枯瘦。党清广说被抓时挨过打,被剃头、扇耳光。坐火车回南阳,他一路上都戴着脚镣、手铐。
    
    根据数年后的调查,2005年11月,唐河县公安局开展冬季“严打”,内部下达批捕任务,派出所间还要搞排名。这个背景下,桐寨铺派出所翻出了搁置的“党清广案”。当年11月23日,唐河县检察院批准逮捕。
    
    在公安部门提请批捕的材料里,有一份口供,党清广承认打了党长锁耳光。近3年之后,当时的派出所长孙永远供述,这份口供并不存在,是他伪造的,为完成案子批捕任务。
    
    在让检察院成功批捕后,孙永远原本要“销案”了事。2006年1月调走前,他编造理由将案件撤销。但根据后来的调查,销案通知书并未随案卷移交给他的继任(后来在派出所车库找到)。
    
    孙永远调走后,2006年4月,新任所长向县公安局提请了对党清广的网上追逃。
    
    这一切关于批捕和追逃的“内幕”,党家人要在5年之后才会知晓。
    
    党清光被带回唐河县后,2006年5月,在村委会见证下,党清莲与党长锁达成调解协议:赔偿2000元医药费、2棵榆树,双方永不翻案。
    
    当年6月7日,党清广在派出所办了撤案手续。
    
    进看守所在当地是很丢人的事,党清莲特意给弟弟买了顶帽子,盖住光头。
    
    一家人认为,事情总算了结了。直到4个月后。
    
    再次被抓“自杀身亡”
    
    认为老家的事已了,党清广带着母亲和儿子,返回浙江继续打工。
    
    因在工友面前被警察抓走,党清光觉得“没面子”,回去后,换了家化工厂。
    
    机修班班长万百党后来对唐河县检察院说,“党清广起初比较乐观,工作积极性高”。
    
    直到4个月后,警察又突然出现。
    
    2006年10月15日,正在上班的党清广,“众目睽睽之下”被警察带走。他被告知是“网上逃犯”。
    
    这让大姐党清莲吃惊不小。她查了相关程序,在逃人员押解回立案地48小时内,公安机关就应办理撤销手续。
    
    根据后来相关专案组在上虞的调查,认为党清广会二次被抓,是当地派出所缉控数据库,“技术原因出现数据延迟现象所致”。
    
    不过,党清莲一家搞清楚是怎么回事,要到两年后了。
    
    母亲曹永爱说,儿子跟警察解释后被送回,不过此后变了个人似的,经常哭,“口腔起泡”。
    
    机修班长万百党说,党清广后来工作没以前积极了,“叫他干什么才去做”。
    
    党清莲称,那段时间常接到弟弟电话,有时大半夜打来,说不了几句就哭,“走到哪抓到哪,日子没法过了。”
    
    三个月后,2007年1月19日,党清广被发现缢死在化工厂休息室。
    
    化工厂补偿了家属4万余元,双方签了协议,写有“自杀身亡”。
    
    曹永爱无法接受儿子的自杀。2007年春节后,她对女儿们说,“得给小广讨个说法”。
    
    调查认定“错误逮捕”
    
    党氏母女隔三岔五去唐河、南阳。
    
    二女儿党清云从郑州辞了工作回家,她自学法律,写了绝大多数的控告材料。
    
    事后的卷宗看,2008年初唐河县检察院已展开调查。不过党氏母女对进展不满意。
    
    几个月后,她们做了一个“大举动”。
    
    2008年5月11日,党清云和母亲听说有“大人物”在南阳,便等在路边。车队经过时,母女突然冲到马路中央,手举“状纸”高声喊冤。
    
    党清云称,她被带到派出所做笔录时,才知道拦下的是温家宝的车队。
    
    南阳市随后成立专案组。
    
    两天后,当年的桐寨铺派出所长孙永远,到唐河县检察院自首。
    
    2008年9月,案子异地审理,镇平县法院认定孙永远滥用职权,判处拘役六个月、缓期一年。
    
    两年后,2010年10月,南阳市公安局执法监督委员会出具结论,认定“党清广案”是执法过错案件,“伪造证据材料导致党清广被错误逮捕”。
    
    完全改变的生活
    
    当年的法医鉴定也被质疑。
    
    2008年5月22日,河南省检察院和南阳市检察院法医专家,共同出具意见书,认定老人党长锁当年鼓膜穿孔,与砍树争执当日“外伤”,并无因果关系。
    
    法院一审认定当年的法医杨拓玩忽职守罪,杨上诉后,检察院撤诉。原因是伤情鉴定分歧。
    
    今年5月1日,杨拓称,受案子牵连他被停职,目前仍未宣布恢复。不过他正常上下班和领工资。
    
    党清广所牵连家庭的生活则已完全改变。
    
    4月13日,党清广的岳父杨长江说,女婿的死让女儿精神崩溃,“一会儿哭,一会儿笑”,发病时甚至脱了裤子到处跑。老伴心疼,曾带着女儿跳白河。担心老两口死后女儿没人照顾,2010年,他们给女儿找了个“老实巴交”的农民嫁了。
    
    党清莲和妹妹、母亲的生活,只剩了一个重心,讨说法。作为“上访大户”,党清莲说,后来凡有大领导视察,她都会被单位看起来,待在城管执法车上或宾馆里。
    
    她一直在忙申请赔偿的事。此前唐河县检察院对错误羁押党清广15天赔偿了2135元,“救助”6万元。党家人不服。
    
    不过党清莲最介意的,还是当年的派出所长孙永远还在唐河县公安局做民警,“拿着财政发的工资”。而这违反《公务员法》和《人民警察法》。
    
    5月1日,唐河县公安局纪委书记崔保国称,孙永远仍做警察的事,目前县纪委在调查。唐河县纪委书记于滔称,很快会有结果。 (博讯 boxun.com)
01920409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警察伪造口供 受害方拦下温家宝车队喊冤 (图)
·“五一”争人权访民被打断肋骨 警察放走凶手撵伤者出院 (图)
·茅于轼辽宁演讲,毛派闹场,警察出动抓人 (图)
·四川泸州劳教所侵占劳教人员劳务费 5名警察获刑 (图)
·落马劳教警察的检讨 劳教所:劳动第一?/南方周末 (图)
·新疆警察:一起长大的同乡拿刀斩我 (图)
·新疆恐怖案疑犯持长刀斧头砍警察现场曝光
·访民到无锡拘留所迎接严雅言出狱,遭遇警察攻击/视频
·蒙冤警察群体与在京访民到民政部咨询安全捐款事宜 (图)
·同城“饭醉”,焦东海医生、蒙冤警察何祖华谈话 (图)
·全国蒙冤警察集体公开反对中国司法腐败 (图)
·团伙砍人后驾车逃跑 警察被拖行百余米 (图)
·全国60余名上访维权者野外“同城饭醉”被警察干扰 (图)
·上海访民与蒙冤警察等地访民在京同城“饭醉”支持焦东海反医疗腐败 (图)
·心理极限拓展训练 武汉警察置身“鬼屋”练胆
·天安门警察为争夺“战利品”殴打武警 (图)
·男子当警察面砸酒店 称砸1000万东西也有人埋单 (图)
·江苏:警察参与大规模非法强征,村民欲与官员同归于尽 (图)
·新疆巴楚暴徒袭杀15警察,网友:太恐怖 (图)
·上海访民在外滩举幅诉冤反腐,感动游客和警察 (图)
·上海访民在市中心举幅诉冤,说服了警察和民众 (图)
·蒙冤警察“公民维权日”汇聚到国家信访局 (图)
· 博讯镜头:24日访民信访局抗议23日警察殴打 (图)
·太原人民代表大会南宫现场,警察殴打维权人士!/李茂林
·上海严燕文以跳楼方式喝退警察/视频 (图)
·丁虹芬家半夜遭袭,警察拒调监控 /视频
·推打孕妇的如皋警察,如此嚣张的底气何来? (图)
·蒙冤警察中纪委门前抗议司法腐败/视频 (图)
·全国蒙冤警察9省代表20名 29日在信访局抗议/视频 (图)
·蒙冤警察田兰病中坚持维权 (图)
·上海访民周静芝在拘留所遭警察暴虐致昏倒(多图) (图)
·河北省永清县警察如此保护人民
·中国妇女工作者关于谴责合肥警察非法行政侵害女童权益的公开信
·为访民维权人彭中林遭北京警察铐手铐连续审问冻病月余
·从一个警察维权11年无果 看中国法制社会乱象/田兰 (图)
·中国的警察不维护公平正义
·致公安部部长孟建柱的申诉信/伤残警察、三等功臣郭少坤
·警官呼吁: 不要让警察流血再流泪 (图)
·廖祖笙:警察可鄙的匪治时期
·警察为何屡屡开枪杀人?/刘逸明
·王玲在被警察欺辱时大声呼喊——杨佳,快来救我!
·周克华长期逍遥的原因写在警察的肚皮上
·死去的“周克华”其实是便衣警察/陈子河 (图)
·北京百姓调侃评论中国的警察/史东
·特警强化“警察国家”/刘水
·扁担天下无敌?男子手持扁担追警察被击毙
·警察上门来阻止我去参加医患关系研讨会/徐永海
·刑诉法修改案的通过,将全面宣告进入警察治国的卐时/上海闸北杜阳明
·新年伊始:看江苏文明城市警察 的“执法”与执罚 (图)
·中国:新的“世界警察”?
·接访警察以调查了解上访案子为由将我骗出强奸
·孔庆东:昨天华北大雾,警察为我开路 (图)
·中国走向“警察国家”——透视北京“天价维稳”真相/牟传珩
·秦永敏被拘 武汉警察为何如此可恶?/独光达
·北京观察:警察查验身份证范围将扩大与警察国家 (图)
·警惕中国沦为“警察国家” /杨涛
·警察涉黑在提示我们这个社会什么?/陈杰人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