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温州爆出“史上最富科级干部”:自诩拥一个多亿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26日 转载)
    
    
    

    
    新华网浙江频道4月26日电(张和平 蓝莹)近日,网络疯传一爆料贴和图片:“史上最富的科级干部,(温州)龙湾区民政局某领导坐拥上亿资产”“池某将一位企业家告上当地法院,要求赔偿欠款1亿多元。”
    
    “围观”即起:“一个副科级干部竟然自报家门有一个多亿元,这钱到底是哪里来的?”“是贪污受贿,还是非法吸储?建议温州纪委的同志去关心关心她,给咱老百姓一个明白”……
    
    小小副科干部“自曝”资产达亿元
    
    温州市龙湾区组织部门称,池某(女),2003年11月-2010年12月任龙湾区民政局副局长,2012年7月退休。
    
    这位副科干部的“亿元”资产是因她提起一场民事诉讼而进入公众视野的。
    
    记者从瑞安市(隶属温州的一个县级市)人民法院了解到,2012年8月6日,该院受理了一起涉及超亿元的民间借贷案件,原告方是瑞安市人池某,被告方是瑞安市人陈某、何某夫妇。
    
    池某诉称:陈某夫妇因家庭经营需要,自2008年以来陆续多次向我借款,共拖欠借款本金8494万元及利息未归还。请求法院判令被告连带偿还借款本金8493万元及利息,共计10701.18万元。
    
    瑞安市法院相关人员说,池某根据上述诉讼请求,提供了相关的借条和银行汇款凭证。债务人也提供了已归还借款的相关银行凭证,法院已开庭3次,目前还在进一步审理中。
    
    法院介绍,池某借给陈某资金一部分是从池某的银行账户中汇出,更多的是通过亲朋好友账户汇出,时间在2008年12月-2011年4月。这些借条显示,借款大部分计利息,月息一般在3分之内。
    
    昔日“姊妹”反目为仇
    
    记者采访池某,她一开口就用“倾家荡产”来形容自己目前的处境。她说,我是公务员,没多少钱,但老公赵某上世纪80年代就开始办厂经商,先后做过羊毛衫、纺织品等实业,后来搞贸易公司。“老公的生意一直比较顺当,每年都赚钱,经过30来年的打拼,家庭积蓄了相当的资产。”
    
    池某称,她和陈某是2007年认识,两人关系很好,结拜为姐妹,陈某还让自己儿子认她作“干妈”。从2008年起,我与她发生大笔大笔的资金借贷关系。我借贷她近8500万元的资金中,有2000万元是老公几十年辛苦创业赚来的,其余6000多万元是介绍亲朋好友借她的。“我出借的自有资金收利息,一般在月息1.5-2分之间。我介绍亲朋好友出借的钱没从中‘吃’利差,但短期周转几天有收利息,利率是高一些。”到了2011年7月,池某发现陈某还款失信,累计欠债已达几千万元,从此,“姊妹”关系慢慢撕破脸。
    
    陈某对记者说,她是瑞安市的一个企业主,一直担任龙湾区电镀协会会长。自2007年与池某认识后,两人很投缘,以‘姐妹’相称。2008年至2010年6月间,她陆陆续续向池某借款。最早是支付4.5分月利息,后来降到3-4分,“用几天利息算几天”。有一次借款一千万,付了月息45万。“据我所知,池某大概有1亿元的资金在搞民间借贷,其中自有资金大概有2000万元。”陈某说。
    
    针对网民质疑资金来源的问题,池某说:“我是区民政局小小的副科级干部,单位是清水衙门,又是搞扶贫济困工作的,即使想受贿也没有人送你钱。如果我有问题,纪委早就找我了。”
    
    “为什么你“学雷锋”介绍亲朋好友6000多万的资金借给陈某而不拿好处(利息)?为什么你一而再、再而三借钱给她?“面对记者提出的这两个疑问,池某说:“我也恨死自己了,为什么会这么傻、这么笨,这么相信她,连我老公也与你提出同样的疑问。我是怕她倒下了,对自己不利。”
    
    民间借贷是否利用职权?
    
    “民不举官不究”。记者从瑞安市及龙湾区法院、公安部门了解到,目前该两大部门尚未收到池某其他欠债的民事起诉件和群众对她有关非法吸储的举报或投诉。
    
    龙湾区纪委称,网曝此事后,区纪委高度重视、关注,目前尚未收到有关对池某腐败问题的举报。他们将继续跟踪调查此事,调查的主要方面一是池某8000多万元的资金能不能说明来源?二是她搞民间借贷是否涉及利用职权?如果有问题,将依纪依法严肃处理。 (博讯 boxun.com)
492287617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温州一名普通干部被曝身家近亿 媒体追踪调查
·温州河道死猪漂浮3天,环保:不该我局管 (图)
·温州最富官员 居然靠的高利贷赚钱身价近亿
·浙江温州一男子开私人侦探社 非法经营获刑
·温州破获"邮包涉毒"诈骗案 涉案金额八百万元
·温州一名区委书记被捕 涉嫌买官卖官杀情人 (图)
·温州:特大pos机套现案犯获刑,涉案逾2亿
·温州:炒房团被深套,有人跑路有人跳楼
·温州24岁女干部任副镇长 称不要以年龄论英雄 (图)
·温州24岁女子成副镇长 4岁上小学18岁大学毕业 (图)
·温州24岁女副镇长遭质疑 官方称其15岁读大专 (图)
·温州官员北京嫖娼被抓 诸官员嫖娼盘点
·温州男子为一块车钱推倒车夫致死外逃11年
·国五条出台对市场判断不一 温州炒房团成历史! (图)
·温州一官员双规期间猝死 全身伤痕累累 (图)
·温州双规干部意外死:病例显示死于“溺水”
·温州一官员双规期间死亡 生前或卷入土地审批案
·发生意外 温州被双规官员凌晨死亡
·中国浙江温州双规官员“意外”死亡
· 两会 武汉高新及温州北京经租房主共打标语抗议非法拆迁 (图)
·温州市新年第一强拆,鹿城区副区长林世南真牛与中央对抗 (图)
·温州茶厂法人邹永周国企改制中饱私囊/陈开频
·温州:丈夫酒吧被活活打死,妻子却被警察从酒吧拖出来(图)
·海外华人上访维权:徐胜南温州私宅强拆案/巴黎动态
·雇凶杀人丢卒保帅 权力癌症化谁来管,法律高压线不通电 温州黑暗何时光明——陈秀平泣血呼救再致中央公开信
·浙江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村民冒死举报恶霸村支书
·温州瓯海区仙岩镇花台村压迫教徒厂主的控告与举报信(图)
·给浙江省高等法院院长的一封信:要求重新审理永嘉法院和温州中级人民法院的错误判决
·泣血控告温州黑恶势力老大虞世聪及其手下凶手戴瑞挺
·浙江温州灵昆人民在喊“救命”
·重庆民工患矽肺病数人死亡 熊德明前往温州维权 (图)
·王方:意大利汉学家谈《温州一家人》
·从《温州一家人》看中国商人的生存困境
·必须立刻叫停温州制造更大金融泡沫的金融改革行为
·温州金融改革缺什么?/叶檀
·周其仁:政府不应为温州跑路企业大开货币龙头
·温州危机实则为公、私制度源头对决/巩胜利
·救了温州,会赔上整个中国吗? /郎遥远
·温州已成一锅粥,温总理如何煮好温州这锅粥?/郭海臣 (图)
·从温州金融现状 看民企“宿命”破解
·香港关注温州铁路灾难/林保华
·《公民》月刊社论:温州动车灾难启示录
·九曲澄:俚词哭故乡温州7·23车难
·九曲澄:哭故乡温州7·23车难
·评温州高铁追尾事故:这是一个奇迹
·叶檀:温州民间金融泡沫接近崩盘
·温州警方“三点依据”留破绽/朱方清
·温州区委书记谢再兴与情人偷欢八年咋没被发现?/秦雄
·温州迪拜“炒房团”:迪拜房价不及北京、上海
·别拿“温州太太”吓唬国人/杨于泽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