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朱镕基夫人照片曝光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15日 转载)
来源: 明镜网 
    
    
      朱镕基1991年4月调至北京任副总理,进入了他这一生中担子最沉重、工作最繁忙的阶段。
    
      官方媒体多次罗列朱镕基的种种政绩:1991年6月,朱镕基受命清理“三角债”,率员三下东北调查研究,找出“三角债”的五大原因,抓住固定资产投资为突破口。一年半以后,即1992年12月,朱镕基宣布,全国性的清理“三角债”工作宣告结束。
    
    
    
      1993年3月29日,朱镕基任国务院第一副总理,同年7月2日兼任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针对当时中国经济过热现象,朱镕基推出宏观调控政策,首抓整顿金融秩序和金融体制改革,令各地一哄而上的泡沫经济急剎车,以经济和行政手段使经济乱象和投资膨胀得到整治,同时实行“分税制”改革,扶植股份制和产权改革试点。到1996年,国务院宣布,中国经济成功地实现了“软着陆”,并打击了一些官商勾结的利益集团。在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中,中国得以规避了风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康罗苏、世界银行副行长施蒂格利茨、美国联邦储备局主席格林斯潘等人在1997年会见朱镕基时,纷纷表示由衷的赞赏,认为“最杰出的经济学家在中国”。
    
    
    
    
朱镕基夫人照片曝光 两人手牵手出游

    
    
    
     
    
    
    
      1998年就任总理后,继续大刀阔斧地进行经济体制改革和国务院体制改革,进行了建国以来最大幅度的机构精简,采取了积极的财政政策,通过政府举债促进经济的成长、增加公务员薪金等方法,使得中国经济能够在软着陆后再度步入高速发展的轨道。此外他还严厉打击腐败与日益猖獗的走私活动,在其指示之下侦破了历年来最大的一起走私案——“远华案”,逮捕多位福建省的高级官员。
    
    
    
      这十多年,劳安不得不以丈夫为轴心旋转,不仅是努力适应朱镕基的起居日程,而且还得适应朱镕基的喜怒哀乐。朱镕基曾以半开玩笑的口气说:“1988年到上海去的时候,头髮还是又黑又多。到了北京后,我的头髮就开始掉了,当了几年国务院副总理,现在头髮已变白了。我宁愿头髮掉光,也要把中国经济搞上去。”看在劳安眼里,当然是非常心疼,但她也无能为力。
    
    
    
      2003年3月,朱镕基正式退出中共决策圈,卸下一切公职。过去的严厉与严肃渐渐淡去,面相也慈祥了不少,笑容日趋增多。人们始料不及的是,当了七年副总理和五年总理的朱镕基,说退就全退,一下从公众视野中销声匿迹。昔日威风八面的铁腕人物,真的就能将轰轰烈烈的政治舞台置诸脑后?
    
    
    
      在朱镕基退休之后,社会上也开始对其担任总理期间的部分政策出现反思的声音。质疑主要在于几个方面:其国企改革导致大批国有企业工人下岗失业,高等教育産业化以及医疗産业化都加重了弱势群体的负担,对其一手栽培金融界官员的功过也是毁誉参半,更严重的指责,是他是否该对儿女辈的所作所为承担责任。
    
    
    
      朱镕基同辈的高官退休后,都没有闲着。李鹏退休后一个劲地在写回忆录,整理日记出版了一本又一本;李瑞环卸任政协主席后,看京剧打网球,亲自修订了四部戏:《西厢记》、《金·断·雷》、《刘兰芝》和《楚宫恨》,收入《中国京剧音像集萃》特辑,还写了学哲学的书;李岚清则专攻音乐,也出了专着……
    
    
    
      朱镕基任期届满前,海外媒体曾热衷揣测他的去向,有说他可能回清华教书,有说他可能回故乡归根,有说他可能以某种方式尽余热。这些揣测无一正确。
    
    
    
      正式退休前,朱镕基在最后一次听取香港特首董建华进京述职时,曾向在场询问其去向的记者透露:退休后,将闭门谢客,在家读书。
    
    
    
      离开中南海后,他深居简出,低调异常,不再在公众场合露面。现在的朱镕基,常以“一介草民”幽默自称,他的心态也完全回复到平民百姓,正过着一个退休老人含饴弄孙的幸福生活,平日里他看书、练书法、拉胡琴,每一天平和而充实。
    
    
    
      朱镕基在任时不苟言笑,表情严肃,但也有他感情丰富和充满幽默感的一面,甚至可以说,他的幽默感是当代其他领导人无法比拟的。他在十分严肃的政治场合或紧要关头,嘴里妙语连珠,令现场的气氛剎时变得活跃。最大的受益者,当然是老伴劳安。
    
    
    
      不过,在任时要顾及政治影响,要顾及人际关系,终究不太放得开。退休了便解除束缚。他去医院看眼、看牙时,人到哪里,笑声就跟到哪里。他谈笑风生的水平煞是了得,医务人员经常乐成了一团。医务人员反映,退休后的朱镕基很愿意聊天,喜欢像普通人那样东扯西拉,一旦聊起来,甚至有点剎不住……有时,他会自嘲地说,“现在不是怕我没时间聊,是我怕你们没时间聊。”
    
    
    
      有一次,他绘声绘色地回忆中共中央七常委一起去清华大学参加90週年校庆的情景,他说,其它领导人进入会场时,掌声一般;他进去的时候,掌声雷动。他低头垂目,有意不看大家,但是掌声由不得他控制。他对此心中忐忑不安,诙谐地感嘆:“这不是害我吗?”而每次朱镕基的幽默,劳安都是最会意的听众。
    
    
    
      朱镕基并不固定在北京居住,去过上海,去过湖南,也去了广东。很少公开露面,但2006年4月15日上午,他参观了位于福州市澳门路16号的林则徐纪念馆。该馆又名林文忠公祠,建于1982年,在福州众多的名胜古迹中,并不为自费游客所热衷,但建馆以来,备受多位党和国家领导人关注。林则徐被流放新疆时,曾写下名言“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这句话被多位国家领导人引用,朱镕基亦是其中一位。
    
    
    
      在林则徐铜像前,朱镕基驻足不语。他并没有游完所有景点,身穿暗红上衣的劳安紧随左右,偶尔会轻轻扶上老伴一把。
    
    
    
      他虽然喜欢同人聊天,但最大的原则是不跟任何人谈工作——朱镕基在任时,是个公认的“工作狂”,五十多年的工作,早已成为他的生活习惯和第二生命,不过,他说放下就放下,丝毫不留余地,也足见他的个性。他明确表示,不在其位,不谋其政。
    
    
    
      无论在北京,还是在外地,他都极力避免与地方官员接触时谈及工作。中国的惯例是,退下来的国家领导人来到某地休养或游览,当地领导人得礼节性拜访。每当这些人来访时,朱镕基总是开门见山先行表态:不谈工作。
    
    
    
      之所以如此强调“不谈工作”,深谙国情的朱镕基自有其考虑。他已经把工作彻底交给温家宝,如他再恋栈,指手画脚,不仅干扰国务院新班子,与自己的做人风格也不符。为求双重保险,他同时还要求身边的工作人员替他把关,婉言谢绝亲朋好友之外的拜访者。
 
    
    
    
    
    

_(网文转载) (Modified on 2013/4/15) (博讯 boxun.com)
321371501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朱镕基之女朱燕来升任中银香港副总裁
·就凭朱镕基儿子身份,接手中国唯一投资银行 (图)
·朱镕基重用王岐山,王岐山重用朱公子
·朱镕基想以“清官”青史留名 能否如愿?
·大陆天价房真相 朱镕基一语捅破惊人内幕
·朱镕基是法家,温家宝是儒家,李克强是杂家
·新任财长楼继伟 曾是朱镕基爱将
·平民总理温家宝 最后掌声远不如朱镕基
·神秘计委大院:江泽民朱镕基来自此院
·朱镕基女儿透露:父亲仍然老骥伏枥
·朱镕基曾谈改革阻力:部长都不主动放权
·1993年 朱镕基一个决定震惊中国
·中央领导看望江泽民李鹏万里乔石朱镕基等老同志
·铁路改革朱镕基任内遭反对搁置
·实拍:江泽民李鹏朱镕基卸任后的生活
·中央领导人后代现状:揭朱镕基之女奋斗之路 (图)
·十八大:江泽民拒搀扶、朱镕基没精打采、习近平精神不佳 (图)
·江泽民、朱镕基、李瑞环亮相,意在力挺新一代领导人推进改革
·朱镕基王岐山刘延东出席清华大学活动 (图)
·朱镕基——一个清官的童话
·江泽民朱镕基的政绩:每年一千多万=0
·曾恶斗江泽民 朱镕基拟拆分“独立王国”
·邓小平、朱镕基和温家宝的“一指禅” (图)
·用屁股也能想到所谓“香港媒体披露朱镕基私下谈话”是假冒/冼岩
·刘逸明:朱镕基通过港报“找骂”让谁蒙羞? (图)
·朱镕基--中国逼良为娼最多的人/艾小孩
·冼岩:朱镕基挺胡批温
·从朱镕基批评《中国农民调查》谈起/胡平
·从朱镕基批评《中国农民调查》谈起之一/胡平
·朱镕基贪盗案有引发战争的可能/古镜
·上梁不正下梁歪,深圳的小朱镕基---许宗衡/毛起轩
·刑法修正草案,像是为朱镕基量身定制的/古镜
·一个镇定的身影孤寂落寞:国庆招待会为何不见朱镕基?
·朱镕基还能思考吗/葛霄
·朱镕基:我们年轻时都为民主而斗争
·中共只有一个朱镕基/刘家山
·改革失败 我盼再来个“朱镕基时代”
·朱镕基的泪水/荣燕宁.
·朱镕基的政绩总结/王毅
·朱镕基伺候太子党 自己也肥了/林正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