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长江鱼类资源锐减 生态系统面临崩溃危险
请看博讯热点:环境破坏与污染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08日 转载)
     护鱼十年 长江鱼竭
    
     长久以来,长江哺育和支撑着一代代的中华儿女。可是,在无休止的索取之下,作为长江“原住民”的鱼类却面临着逐渐消亡的困境。目前长江鱼类的天然捕捞量不足5万吨,资源量已不足以支撑长江流域14万多渔民的基本生活。

    
    日益严重的过度捕捞、水利工程建设、水域环境污染和挖沙的无序化,严重破坏了鱼类生存环境,由此,长江的水生生态系统面临崩溃的危险。
    
    事实上,无论是环保民间组织研究机构,甚至政府相关部门均提出了很多的解决方案。然而,绝大多数时候,这些方案只存在书面之上,并没有得到采纳,甚至还不得不为经济发展让路。
    
    以小南海水电站项目为例,一边是地方政府不遗余力地推动,一边是环保人士、专家执著地捍卫着。当珍稀鱼类生存的最后家园,与一个西部大开发战略中冉冉升起的经济明星城市狭路相逢后,其间又经历了怎样的摩擦与较量?
    
    长江护渔:危情下的救赎
    
    时代周报记者 严友良 发自常州
    
    “长江流域渔业资源出现了严重的衰退,长江流域的资源环境面临崩溃。”4月2日,农业部长江流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赵依民告诉时代周报。赵依民介绍,从全流域的捕捞量看,已经从最高的年四五十万吨减少到如今的年十万吨左右。
    
    据时代周报了解,这常州、江阴一带盛名的长江三鲜—刀鱼、鲥鱼和河豚,或已经几近灭绝,或数量正在急剧下降。
    
    正是如此,按照农业部的要求,自4月1日中午12点至6月30日12点,长江葛洲坝以下至入海口(另外包括汉江以及洞庭湖、鄱阳湖等通江湖泊),除部分河段刀鲚在此期间实行专项特许捕捞外,禁止其他一切捕捞行为。这是2002年以来,长江禁渔制度实施的第十一个年头。
    
    “从目前的情况看,每年三个多月的禁渔期,并没有阻止长江流域内各种鱼类从数量到质量全面下降的趋势。”长江水利委员会(下称“长江委”)水资源保护局原局长翁立达说。
    
    在翁立达撰写的一份报告里,曾经用“保护刻不容缓”等措辞来描述长江水生生物当前面临的危险。
    
    时代周报调查发现,过度捕捞,大型水坝,水体污染,非法挖沙,繁忙航运……种种因素穿插聚合,长江鱼类陷入空前生存危机。
    
    长江三鲜几近绝迹
    
    4月1日,长江江阴石庄镇桃花港江段,江面上货船、运沙船来往穿梭,已不见渔船的踪影。就在紧挨着外圩的大堤上,56岁的贺建新和老伴正在收拾渔具。
    
    “现在长江里越来越难弄到鱼了,一个月打到的鱼甚至比不上2000年之前一天。”贺建新说,“2003年以前,两人高的网下去,一潮水下去就能有几十斤鱼上来,现在十几米的渔网最多也就是几斤的产量。”
    
    相较于贺建新这些靠近家门口的打渔的渔民,常州新农水产村则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渔民村。
    
    “我们村一共有四个捕捞小组,原来的位置在今天的常州港那个地方,1958年成为常州市的第一个渔业大队,目前主要是在张家港、川沙、宝山一带捕捞刀鱼。”4月1日,新农水产村村党支部书记梁林坤告诉时代周报。
    
    新农水产村的渔民们是长江流域里各种鱼类数量下降的见证人。梁林坤说,他本人1977年就上船打过鱼,“当时仅仅是刀鱼,一潮水下来就能有一两百斤,而现在最多就是一两斤。”
    
    而该村的村民周太明告诉记者,刀鱼产量的急剧下降是在2003年前后,“特别是长江三峡大坝建成之后。最近几年中, 2011年和2012年产量下降尤其明显。”
    
    比起刀鱼来,长江三鲜的另外两种鲥鱼和河豚的境遇更为尴尬。事实上,如今新农水产村的渔民在长江里已捕不到这两种鱼。
    
    “我还清楚地记得,最后弄到的一条长江鲥鱼是在2000年,当时一个朋友听说之后还赶着过来要走了。”说到这里,梁林坤深叹了口气,“此后,十几年没见到过长江里的鲥鱼了”。据梁林坤介绍,现在市场上的鲥鱼大多数是海洋里的咸水鱼或者是养殖的。
    
    “长江里已经没有鲥鱼和河豚了。”周太明十分肯定地说,“上世纪70年代,鲥鱼8元一斤,而当时刀鱼一斤才1元多。”正是如此,鲥鱼素有“鱼中西施”之说。据周太明介绍,1985年是一个分界线,“之前鲥鱼还很多,1985年之后就很难看到了。”
    
    上世纪90年代起,河豚也很难捕到了。时代周报记者从扬中市渔政监督管理站了解到,1996年该市开始开展长江人工河豚人工繁殖研究,最初的几年每年都能弄到一些本江河豚。但是,自1999年起就很难弄得到,特别是2000年之后,“基本上弄不到本江河豚。”
    
    “我们小的时候,哪是这样的?当时,数千里的长江里到底有多少河豚,数也数不清。我们经常能在江面上看到大群的河豚出现。”梁林坤说。
    
    实际上,鲥鱼和河豚消亡后,刀鱼的捕获量急遽下行。“从上游往下游看,上世纪90年代初,湖南、湖北江段就基本上找不到洄游的刀鱼了。1996年左右,安徽江段也形不成渔汛了。1998年左右,南京没有了渔汛,后来,镇江、扬州江刀产量也锐减。”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一位专家告诉记者。
    
    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淡水渔业研究中心的一组数据说明了整个长江刀鱼的总体捕获情况:1973年长江沿岸江刀产量为3750吨,1983年为370吨左右,2002年的产量已不足百吨,2010年80吨,2011年12吨。“照这样的速度,最多5-10年,长江的刀鱼资源将会枯竭。”梁林坤悲观地摇了摇头。
    
    不仅是长江里的刀鱼、鲥鱼和河豚等重要经济鱼类,实际上无论是数量还是质量,长江流域的整体渔业资源都不容乐观。
    
    据《长江保护与发展报告2011》显示,上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末,长江中下游捕捞量占全国的60%-65%,年均捕捞量从20×104吨迅速增长到150×104吨;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产量平稳波动,说明上升势头减缓,资源可持续发展受到威胁。
    
    “上世纪60年代中期,长江中游四大家鱼渔获物比例为20%-30%,目前为5%左右,四大家鱼资源衰退严重,导致长江中游四大家鱼繁殖群体数量下降。”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长江水产研究所鱼类营养与饲料研究室主任文华告诉时代周报。
    
    不仅仅是产量,鱼种也在持续减少。历史上有记载的长江水生生物有1100多种,其中鱼类370多种。长江特有鱼类为142种,20多种鱼类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
    
    2006年的一次国际科考调查结果显示,在长江干流,江豚数量为1200多头,加上洞庭湖和鄱阳湖的600余头,总数约1800头。“如今,总数应该不超过1000头了。”翁立达说。
    
    3月28日,《2012长江淡水豚考察报告》在武汉发布。报告宣布,长江江豚种群数量约为 1000头,呈现加速下降趋势,其中长江干流种群年均下降速率为13.73%,超过2006年以前的两倍。另外,在上述的2006年国际科考中,众科学家还曾搜寻过白鳍豚,但一无所获。2007年,白鳍豚已正式宣告功能性灭绝。
    
    中科院水生所党委书记王丁告诉时代周报,在上世纪70年代前,长江白鲟的年产量曾达到5吨左右,“但2003年之后已无捕获记录”;而达氏鲟和胭脂鱼,目前的种群也极其微小。
    
    农业部长江流域渔业资源管理委员会提供的一份资料显示,长江鲥鱼、白鲟、中华鲟等珍稀鱼类,其种群数量都在逐年减少。
    
    长江物种四大“杀手”
    
    在业内专家们看来,渔业资源衰竭、长江生物种群和数量减少,主要受过度捕捞、水利工程建设、水域环境污染和挖沙等四大因素的影响。
    
    “渔类资源与家禽家畜最大的差异在于,渔类资源几乎依赖野外资源的供给。”中科院院士、著名鱼类生物学家曹文宣曾告诉时代周报。
    
    “鱼类的基因在人工饲养过程中是不断退化的。”曹文宣说,因此在鱼类的人工养殖过程中,必须不断补充野生的鱼卵资源进行繁殖饲养。基于鱼类基因的这种特性,如果野生鱼类资源受到破坏,影响将是一连串的,并且很难恢复。
    
    在曹文宣看来,正是人类的酷渔乱捕直接阻断了渔类野外资源的供给,鱼要有一个成长周期才能繁殖,但目前,长江捕捞的绝大部分家鱼都是仅生长半年左右的当年幼鱼,有些幼鱼不足两个月就被捕获。
    
    “毁灭性捕捞,导致长江渔业资源渐渐枯竭,江豚食物严重匮乏。而捕捞工具,亦会直接造成江豚受伤、死亡。”曹文宣说。
    
    水电工程建设、围湖造田、采砂作业、疏浚航道等人类活动,对水生生物资源的影响同样巨大。多年的研究显示,长江四大家鱼的繁殖需要一定的涨水过程,洪峰是四大家鱼繁殖的必要条件;三峡水库蓄水后,宜昌段的涨水时间、涨水次数较天然河道时有较大改变,而水温与水文变化,直接导致四大家鱼自然繁殖时间推迟与规模下降。
    
    对此,翁立达特别解释长江鲥鱼几乎灭绝就同江西赣江上的万安水电站的建设有关。翁称,长江里鲥鱼最重要的产卵场就是在赣江,“1986年万安水电站大坝开始截流,直接淹没了产卵场,鲥鱼还能有存活的可能?”
    
    在赵依民看来,不仅是大坝建设,更多的是一些湖泊和支流上的水利工程,“这些工程直接阻断了洄游性水生动物通道,改变了生物原有生存环境,特别是下泻水流、水温发生变化,已不能满足鱼类产卵要求。”
    
    水域污染亦是长江鱼殇的“祸首”之一。有数据显示,2009年,长江流域污水排放总量为 333.2亿吨,比2003年增加21.9%,排污主要集中在太湖水系,洞庭湖水系,长江湖口以下干流,宜昌至湖口、鄱阳湖水系,宜宾至宜昌和汉江地区,占2009年排放总量的80.1%。
    
    据统计,我国长江沿岸有40余万家化工企业,此外还分布着五大钢铁基地、七大炼油厂,以及上海、南京、仪征等石油化工基地。化工产业对于长江岸线的侵占,在下游尤其明显。近年来的调查表明,长江已形成600公里的岸边污染带,其中包括300余种有毒污染物。以镇江、常州、无锡和苏州江段为例,时代周报记者初步统计,不足200公里的江段分布的化工企业就高达100多家。
    
    “另外水土流失将农药、化肥、土壤中的营养元素及一些动植物腐殖质带入水体,加上在运输化学品船只翻沉事故中大量硫酸、甲苯酚等化学品倾覆入江,同样加剧了长江水质的恶化。”赵依民说,尽管这几年排污有所缓解,但是鱼类在这样的水质下活下去并不容易。
    
    除此之外,挖沙无序化,挖沙后也没有相应的生态恢复机制,严重破坏了鱼类生存环境。
    
    
    来源:时代周报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14122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长江口外海域:2艘外籍船相撞,油污泄露
·一辆卧铺客车在荆州长江大桥坠桥 14人死9人伤
·湖北:卧铺客车掉入长江,已致14死9伤
·湖北:一辆卧铺客车掉进长江,死伤不详
·长江江苏段及太湖流域暂未接到病死猪漂浮报告
·政协委员濮存昕身穿黑色唐装 提案关注长江江豚
·残酷:长江大桥10秒内2人跳江 被拍下
·跨越长江南北呼应沿海铁路大通道沪通铁路开建
·长江中游:罕见雾霾致河段禁航超14小时
·重庆:长江大桥北桥头突发大火,交通受阻
·长江岳阳段渡货船相撞翻沉失踪 5人
·武汉长江隧道被曝漏水 回应称系消防喷头滴水
·长江口1渔船遭寒潮侵袭遇险,19船员获救 (图)
·胡锦涛考察母校泰州中学:长江后浪推前浪
·胡锦涛视察泰州中学:长江后浪推前浪 (图)
·中国首条穿越长江地铁顺利通车
·上千工人堵住长江大桥追薪 (图)
·中国首座三跨吊索桥南京长江四桥今天通车
·我国首条穿越长江的地铁28日通车
·广东普宁职业技术学校校长江瑜彦违法乱纪简况
·刘杰:致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江必新的第二封信
·现场目击:长江叁峡移民安置调查报告(图)
·亏他们想得出来:武汉要将污染的湖水“出口”到长江
·长江日报:精神疾病诊治要回归医学轨道
·解龙将军:毛泽东用狗链子横渡长江
·长江大学教授中国式下跪的悲哀
·广州增城新塘,呼应辛亥革命百年 /孙长江
·解龙将军:三峡工程是长江命运的“六四大屠杀”
·王长江:中国政治体制改革正在与危机赛跑
·2013年济南市民有望喝上长江水(图)
·长江水灾:“怨天”更要“尤人”
·长江黄河源头 冰川萎缩令人震惊(组图)(图)
·涛涛长江黑打水,滚滚珠江农工潮(薄熙来评说之五)/李原风
·长江商报:老百姓不敢为善是中共专制制度所致
·长江商报:别有用心才能更好监督权力
·法官连道德都丧失了/王长江
·长江商报反击北京日报:言论权利岂能权力独有
·一些纸质报刊的“三头”现象/潘长江
·我的简历——余长江于泰国移民局监狱
·中央党校王长江没有政治常识/吴祚来
·长江日报:从学生告教授看批判精神缺乏
·长江日报:对待群体性事件首先要“脱敏”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