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重庆"后薄熙来时代"手记:律师不堪一击
请看博讯热点:王立军、薄熙来事件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4月02日 转载)
     来源:财经网 作者:徐潜川
    

原标题 [李亚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重庆“后薄王时代”手记之二]
    
      在6月11日李庄出狱那个上午,儿子李亚童接回父亲后,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那是压抑许久的泪水。
    
      重庆飞回北京的航班上,李亚童拥着父亲和母亲,面对着我的镜头微微笑着。这是2011年6月11日的一次久别重逢,为这一天他已等待许久。上一次儿子见到父亲李庄,还是在江北区法院的庭审中。他说,每次在法庭上短暂地相见,他都担忧地“努力搜寻着父亲身上受伤的痕迹”。
    
      此前一天,我随着李家母子二人,和李庄的一位前助手,一行四人飞抵重庆。李妻虔诚敬佛,随身携带一串开过光的手珠给丈夫。一路上,我们只谈笑,没有聊太多关于李庄的事情,但我知道她的手上和眉间,攥着攒着满满的紧张。亲自去重庆接李庄出狱,是母子俩的决定。重庆方面原本提议亲自将人送到北京,但母子二人担心飞机上不安全,婉拒。
    
      这是风雨如晦的时刻。薄熙来王立军如日中天,关于薄即将调往中央负责领导政法工作或者宣传工作的谣言闹得人心惶惶。身不由己卷入政治风暴眼的律师李庄,被置于各方角力的砧板之上,无论藏头诗“诈降”如何努力,始终进退不由己。他的家人,尽管得到中国政法界的鼎力相助,但面对政治局级别的权力,似乎螳臂当车,不堪一击。
    
      遽遭家难,年轻的李亚童协助母亲完成了大量的工作。父亲被抓时,他才刚满22岁,在中国政法大学读大四。原本打算读研的他,只好放弃计划,为父亲奔走。我见到此时的他,不慌张,不着急,总愿意听别人把话讲完,自己很少开话头。但凡有需要的,他都会在场。案件一审时他写道,“重庆的雾很大,让我看不清东西。”
    
      经过一场至今未被揭露出来的内部斗争过后,李庄案第二季撤诉,李庄在服满18个月的刑期可以回家了。6月初,监狱领导打电话给李艳芳,说自己将在六月中旬去北京开会,能不能“顺便”把李庄送到北京。李艳芳考虑到安全等风险不可控的问题,没有同意。之后,狱方又提出,他们会在机场迎接来接李庄出狱的家属,且只能是李庄的妻儿,即李艳芳和李亚童二人,不得有其他人,一切食宿都由监狱方面安排,这一切都是“为了李庄的安全考虑”。
    
      6月10上午10点多,李亚童和母亲刚一落地重庆机场,监狱便来车将两人接走,到机场附近的宾馆住下。我和朋友们则住进了重庆。李亚童曾提出,希望能去南川接人,但对方婉拒,理由仍是为了安全。 他一再询问回程航班时刻,但得到的答复都是:“机票都给你们买好了,但我们不知道具体航班。”直到7点多登机前,他以家人接机不便为由,才问出航班的起飞时间是7点40分。在这之前,警方与机场方面就李庄乘机回京问题进行了多次协商,主要内容就是如何保密,避免李庄家人尤其是李庄在登机前与媒体碰面。这一天凌晨,就有提前来的便衣赶到机场,布置周围警戒。
    
      接父亲出狱后不久,李亚童很快就去参加了一家司法考试培训机构,准备当年的司法考试。有一次我们通电话,他告诉我,这个实行军事化管理的培训机构,在北京一个荒凉不见人烟的地方。那时,复习到刑法306条款时,他心里面还是不由得一紧。
    
      那一年,我也报名了司法考试,但没过线。11月中旬,我在李庄的微博上看到:“儿子来电:司考通过,可喜可贺,他竟然还高出录取分数线几十分,尤其是刑法刑诉法诉分数尤高。看来,大难兴邦还能兴人”(我心想,哼哼,这小子)
    
      后来,亚童拜父亲的好友李肖霖为师,进入炜衡律师事务所实习,正式子承父业,开始做刑事辩护律师。现在,他手头上往往有十几个案子,一见面,他就会抓住我说自己的稿子。他在为包头一个警察辩护,那个警察因涉嫌猥亵妇女丢了工作,亚童代理上诉。他实地考察,让当事人还原当时情形并拍照;找到控诉的女孩调查取证,并说服其去法院说明情况。调查取证,一丝不苟,颇有乃父之风。
    
      我和他,都有些宗教情怀。他是家学渊源,母亲尤为虔诚,遍访名山,会尽高僧。他耳濡目染,也入室拜师,潜研佛经微言大义。他的母亲说,在那段最为不安的日子里,两人常常心诵心经,求得安慰。钻研佛经之余,他还跟师傅学习相面,对面部十二宫位条分缕析,头头是道。
    
      他读国学,在微博上常发“微文化品读国学”。但在不学无术的我看来,这些内容常常别有用心,比如这一段:“其所厚者薄,而其所薄者厚,未之有也!《大学》”
    
      我年来一直跟随着几个朋友读圣经,虽然喜悦基督教徒们的为人,但对于唯一全能神的存在,以血来为世人赎罪的救世主是否来过,统统都打着问号。信仰的缺失,终极问题没有答案,我常常深夜辗转。
    
      前几天,我们谈到这件事。我说,基督教教人不可拜偶像,而佛经也教人见性即佛。但无论基督还是如来,关于他们的各种偶像化崇拜,及伴随着的仪式感,始终是这些宗教的根基。对我而言,一切需要被膜拜的,被爱的,被参悟的,即便是一个概念,比如“如来”,比如“上帝的言语”,都是偶像。
    
      他引述金刚经回答我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意思是说,我这样抛弃一切形式乃至概念的,迹近如来了。可我始终心里有冲动,性子里有决伐之气,而他更加稳重些。参佛对于他的作用,是使他更加内敛、稳重,不易摇摆。与乃父相比,他更加沉着冷静,待人也没有压迫感。
    
      但再冷静,他毕竟年轻。在6月11日那个上午,我随着他们回到李家,大家都下来吃饭,只有他说留下来有点事,后来好半响才下来,面色无虞。很久后,他才告诉我,这半响自己一个人在房间里“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那是压抑许久的泪水。 (博讯 boxun.com)
02231916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后薄熙来时代重庆发生微妙变化 (图)
·“后薄熙来时代”江泽民据称再出马 江派依然活跃?
·北京高调分蛋糕呈“后薄熙来政治”景象/彭涛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卓别林就是希特勒
  • 「黑社會中也有愛國者」之考證
  • 博客最新文章: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谢选骏伪中文媒体的崛起
  • 胡志伟生為大明人死為大明鬼
  • 谢选骏独裁者们都不喜欢带口罩
  • 滕彪靜靜燃燒的地火(六)
  • 胡志伟反清義士視死如歸
  • 生命禅院【百草话雪峰】跟随雪峰导游人生更出彩(善义草)
  • 胡志伟南明史是廿八史之極品
  • 胡志伟錢海岳及其鴻篇巨制《南明史》
  • 谢选骏洗碗可以揩油
  • 吴倩你们的耶稣:不要使你们自己与我隔绝。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长征火箭成功发射两枚卫星
  • 中印边界双方罕水陆空屯兵对峙 军评提反击战?
  • 台北诚品敦南店午夜关门 地标成历史读者恋恋不舍
  • 中国口罩熔喷布价格传崩跌
  • 喀布尔发生炸弹袭击事件导致两人死亡
  • 印尼致函联合国驳中国南海主权立场
  • 港左派工联会何启明议员变身副局长 讲红不讲专
  • 中国5月经济统计有升有降
  • 病毒疫情烧不停 全球过600万确诊 过36万死
  • 新冠病毒疫情中国山东两例境外输入
  • 德国高管飞回中国
  • 希腊对中国游客重新张开双臂
  • 法国小公民与新冠大战疫——法华人抗疫心路
  • 印度新冠确诊超17万人 宣布大规模解封
  • 美警暴引发示威再延扩 又有2人遭枪击死亡
  • 中国突派临时航班6.4“载回留美学生”
  • 港人耗54亿延海洋公园寿命一年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