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贺卫方:“中国梦”价值观何在?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26日 转载)
    来源:德国之声
    
    贺卫方:“中国梦”价值观何在?



“中国梦”是一个怎样的梦,知识分子如何与政府对话,薄熙来案如何收场,“六四”是否应该平反?贺卫方教授就这些问题接受德国之声专访。
    
    (德国之声中文网)3月21日,应伯尔基金会邀请,中国知名学者、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贺卫方出席了在柏林举办的"中国和谐社会梦想"研讨会。会后,贺教授接受了德国之声的专访。
    德国之声:请问贺教授,您怎样看待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
    贺卫方:这个梦太过偏重民族复兴,太过强调民族的崛起,而且主要依赖经济发展,经济指标被过多地强调。这个梦的价值观念在哪里?社会发展的目标到底是什么?这个梦说得不清楚。
    人们对于这个梦有太多的解说,很多解说会产生不好的效应。比如邻国看到民族复兴的解说,会感觉到一种威胁。有些解说甚至试图论证古代中国朝贡制度的合理性,这是不可能的,也是不应该的。
    一个现代国家最重要的是目标是,如何能够让每个公民都活得有尊严,让每个人的创造性都得到自由的发挥,让每个人的自由和权利都得到保障,让政府权力受到应有的限制,让司法更加独立公正,让民众生活在这样保障自己权利的国家而感到自豪……如果不去努力推动这些这些东西的话,这是怎样的一个梦,我不大能够理解。
    贺卫方:“中国梦”价值观何在?

在柏林举办的"中国和谐社会梦想"研讨会现场
    

建立平等的对话机制
    
    德国之声:从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知识分子十分活跃,联署《改革共识》,呼吁全国人大批准《人权公约》等等。这些努力不但没有得到高层直接的回应,而且还遭到广泛的打压,您对此有何评价?
    贺卫方:在过去很多年间,知识分子一直都在提出诉求。有的是有系统的论证如《零八宪章》,有的是一些有针对性的论证和呼吁。一方面,这是知识分子的使命所在,他们必须要以自己的知识和责任去推动社会的进步;另一方面,这些诉求也意味着知识分子政权抱有热情的期待,希望它能够自我更新,在制度上朝向合理化目标迈进。政府把这些诉求看作洪水猛兽进行打压,是特别不明智的是行为。没有一个行为比打压和平诉求显得更加愚蠢。
    此外,知识分子和政府之间,应该是有一个平等的对话机制。习近平执政以后,有一次搞法治讲座,主讲者是最高法院副院长、最高检察院副检察长和司法部的一位领导,把学者对话变成了下级官员向上级官员汇报工作。这样会阻绝学界与政府、民众与政府之间的对话通道,政府没有办法理解民情,只会走向封闭和隔绝。
    德国之声:您在演讲中谈到社会组织的重要性,民间社会力量对目前的中国起着怎样的作用?
    贺卫方:无论是社会中的各种问题,还是社会本身的凝聚力,很多都应该通过社会组织来解决。让政府的权力按照法治轨道来运行,多元化的利益诉求可以在立法殿堂中体现出来。现在很难做到最高领导人登高一呼,全体一致响应,这样也很危险。现代社会需要在国家和单个公民之间,成立各种社会组织--真正的非政府组织(NGO)而不是"刚果(GONGO)"。政府需要做的是为这些社会组织提供法律上的保障,让它们能够顺利运行,而不是控制和打压。
    贺卫方:“中国梦”价值观何在?

习近平提出的“中国梦”价值观何在?
    
    德国之声:知识分子所服务的高校现状如何?
    贺卫方:中国高校的主要问题是,大学所有制太过单一,全部由国家控制,使得大学丧失应有的独立性,变得高度官僚化和反学术化。无论是北大这样的知名学府,还是一般的高等教育机构,无一例外地都是党委书记治校。这使得高校关系混乱,协调成本巨大,矛盾重重。教育部的权力越来越大,不仅像过去那样通过人事权力控制,现在还控制课题设置、研究基地等资源分配。中国社会应该允许私立大学、教会大学等多元格局的存在。蔡元培时代的北大有那样的活力,就是因为要与其他所有制大学竞争。
    教育是关系到民族未来的巨大命题。钱学森提出了中国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的问题,但是他给出的那些答案都不合理,最关键的是高校所有制的改变。

"说出来以后更加安全"
    
    德国之声:在薄熙来"唱红打黑"的鼎盛时期,您发表了《致重庆法律界的公开信》,质疑重庆当局破坏法治,产生了重大影响。现在回头看,你对重庆事件有什么思考?
    贺卫方:现在回头看去,一方面,重庆之所以能够这样,说明中国三十多年的法治建设基础何等薄弱:一个政治局委员可以颠覆法治,民营企业家的财产可以被随意剥夺,公民未经公开公正的审判就被投入监狱……另一方面,重庆"打黑"最终穷途末路,王立军跑到美国总领馆避难,又说明这条路不可能行得通。
    说到那封信,全国法律界很多同仁都对重庆模式进行了批评,我当时就是想把心中积压已久的郁闷写出来,进行一个全面的表达。当然是有一些冒险,但是我同时感觉,说出来以后更加安全。据我所知,重庆当局也曾经研究过怎样对付我,但最终感到很无奈。这也说明,这些年的法治培育,不是一点作用都没有。
    德国之声:薄熙来案会怎样了结?
    贺卫方:我希望这个案件能够通过法律的方式而不是政治的方式了结。但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点都不可以乐观。
    贺卫方:“中国梦”价值观何在?

平反“六四”不会拖得太久?
    

中国未来绕不开"六四"
    
    德国之声:您多次来德国考察,有什么主要收获?
    贺卫方:最近两次都是应伯尔基金会邀请,重要是考察德国怎样处理自己的历史问题。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特殊的历史问题,中国也需要反思过去六十年来,共产主义在中国所带来的各种运动和灾难,但是直到今天我们还面临反思历史的巨大困难。作为法律学者,我也从德国的相关实践中,了解到如何通过反思历史,把自己国家相关制度设计得更合理。
    德国之声:说到反思历史,在习近平上台前,"平反'六四'"一度成为热门话题。
    贺卫方:"六四"是改变中国历史的重大事件,它对统治者的合法性产生很大的损害乃至摧毁,却至今还没有得到应有的评价。这是中国走向未来绕不开的问题。在当时历史时期,社会运动存在组织不足、诉求简单化等问题,使得运动者很难和政府进行真正的谈判。政府也根本没有建立合理的机制,让这样的对话得以实现,去纠正自己的决策错误。政府既不知道如何治理腐败,也不知道如何应对学生的抗议,结果酿成了二十世纪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悲剧之一。在我看来,"六四"一定要平反,时间不会拖得太长--不光是平反的问题,也要借机反思历史。
    采访:张平
    责编:洪沙 (博讯 boxun.com)
2622311202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贺卫方:中国通过人权公约前景并不乐观
·贺卫方:劳教不废法治即空言
·贺卫方:法治之路仍然道阻且长
·贺卫方:基于宪政原则,社会可以达成一些基本共识
·贺卫方赴美曾会陈光诚 倡言将中共改造成社民党
·贺卫方:公布亲薄熙来女性名字 免伤无辜
·贺卫方:法律面前怎么保证人人平等
·改革本身就是改变国情/贺卫方
·贺卫方:中国教育体制的改革
·贺卫方:温总真诚推政改
·贺卫方:薄熙来挑战中共路线
·“田园将芜兮胡不归” 贺卫方宣布退出微博 (图)
·著名法学家贺卫方宣布暂停新浪微博
·贺卫方、崔卫平因参加万圣书园店庆被阻拦
·“突然让我有一种惊醒……”——法学家贺卫方教授谈何杨纪录片《赫索格的日子》及福建三网民案 (图)
·既要谈问题,也要谈立场——与贺卫方先生商榷
·贺卫方谈独立候选人:自由参选是国民乐观的标志 (图)
·视频:著名法学家江平、张千帆、梁治平、贺卫方北大精彩演讲 (图)
·贺卫方人大论坛点评李庄案引发强烈反响
·王立军案件审判有感/贺卫方
·谷开来案未实现司法独立/贺卫方
·北大教授贺卫方关于官员犯罪的演讲
·从笑蜀贺卫方于建嵘被辱骂看中国“公知”困境/李悔之
·政改建言录/贺卫方
·贺卫方:温家宝真诚推动政改
·日本开国的西方反思/贺卫方
·贺卫方:这样的立法违背了政府的承诺
·特大事故能否激活“睡美人条款”?/贺卫方
·贺卫方,不称职的“法学”教授
·贺卫方:红歌之忆
·关于红歌/贺卫方
·文革爆发45周年/贺卫方
·律师与正义/贺卫方
·法治与所谓大国崛起/贺卫方
·法治、人治与运动治/贺卫方
·贺卫方:要以群众狂欢的方式处死一个人吗?
·为了法治,为了我们心中的那一份理想/贺卫方
·如何走出禁放烟花爆竹的困境/贺卫方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