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德邦:蠡测中国百年民生、民权、民主三步演进历程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3月21日 转载)
    【 民主中国首发 】 时间: 3/18/2013
    
     作者: 王德邦

    民生是一个社会人们生活状况的外在表现,民权是一个社会平稳健康持续发展的内在决定性因素,民主是一个社会民生得以改善的制度保障。民生、民权与民主三者关系犹如盖一栋大楼,整个大楼美观与实用代表着民生,而盖成大楼的基础与结构就是民权,大楼的材料及其建设施工就是民主。可见,一个时代的民生高度决定于一个时代的民权基础,而一个时代的民主质量直接影响着一个社会的民生优劣。如果离开了民权的基础与民主的质量,民生这栋大楼就成了空中楼阁,镜花水月,再美好的描绘都只能是幻觉。
    
    
    
    “民主转型与制度变革”征文
    
    
    “改善民生”多年来成为中国的国策,甚至达到了民生至上的地步,似乎一切只要是围绕民生,那就具有天然的不容置疑的正当性,因此,在民生旗号下的强拆强征、高能耗、高污染肆虐大地。这个以物资生活条件改善为主要内核的民生发展,其本质上是与发展是硬道理,发展是第一要务,GDP政绩观,经济速度决定政治合法性等等观念一脉相承,或者就是这种唯经济发展论的别样表述。
    
    民生对一个社会的发展当然重要,改善民生作为社会发展目标也无可厚非。可以说只要有人类存在,民生改善就永远是个不可止息的课题。但是,民生是否就能囊括社会发展的一切?或者作为社会发展一切时期的重点?这显然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
    
    一、民生能绕开民权与民主吗?
    
    所谓民生就是人民生存发展的基本生活需要及其这种需要的满足程度与方式。民权是人民在国家政治层面上的权利,即公民在政治领域里享有的民主权利。民主就是人民作主,主权在民,指人民践行民权参与国事或对国事发表意见的行为和活动形式。由民生、民权、民主的简要概念可以看出,民生重在人的外在生活需要与满足状况上,民权重在人在社会中的政治地位,民主重在人在政权及其公共事务上的角色定位和参与活动。
    
    由民生、民权与民主三者的概念反映出它们既有相互联系又有相互区别。其一,民生反映出一个社会人民的生存状况,而求得这种状况的不断改善自然是社会发展的长久目标,但民生的改善是离不开人在社会中的定位,人所获得的自由发展空间及其人与人、人与权力的关系处理。而人与人及人与政权的关系问题,就是一个民权与民主的问题。也就是说,民生离不开民权与民主。民生只是一个社会状况的外在表现,其表现的好坏优劣由一个社会内在的价值与制度设置所决定;其二、民权体现着一个社会人的权利、价值与尊严,是社会结构的深层基础,是一个社会发展的内核,直接影响甚至主导着一个社会的发展模式与平稳、健康及可持续状况; 其三、民主既是一个国家的主权状况,同时也是一个社会的制度设置,它既是民权的制度体现,也是公民与权力的一种活动形式。一个社会民主程度直接反映着社会民权状况,也直接影响着一个社会的民生发展;其四、由民生、民权与民主的关系,可以看到民生是一个社会人们生活状况的外在表现,而民权是一个社会平稳健康持续发展的内在决定性因素,民主是一个社会民生得以改善的制度保障。民生、民权与民主三者关系犹如盖一栋大楼,整个大楼美观与实用代表着民生,而盖成大楼的基础与结构就是民权,大楼的材料及其建设施工就是民主。可见,一个时代的民生高度决定于一个时代的民权基础,而一个时代的民主质量直接影响着一个社会的民生优劣。如果离开了民权的基础与民主的质量,民生这栋大楼就成了空中楼阁,镜花水月,再美好的描绘都只能是幻觉。
    
    可见,在现代社会中,一个社会的民生状况是由该社会的民权与民主状况所决定的,没有坚实的民权作基础,没有好的民主制度作保障,民生就不可能得到持续、平稳、健康的发展。从人类历史来看,在极权社会也会出现某个时期的民生大发展,正如德国纳粹时期,一度也带来经济奇迹,创造了至今人类仍未能超越的经济速度,但是,最后整个德国被拖入战火,整个人类陷入了灾难,民生也就成为空谈。所以没有民权与民主的保障,纵有民生改善也只是暂时的,不可持续的。
    
    可见,一个社会的民生建设是绕不开民权与民主的,而没有民权与民主建设的民生是短暂而危险的。对此,中国前总理温家宝先生在2007年全国两会记者招待会答记者问时说的“解决民生问题还要让人民生活得快乐和幸福。这就要保障人民的民主权利,推进社会的公平与正义。”这其中就隐含着民生对民权与民主的依赖关系的表述。
    
    二、如何跳出中国民生发展困境?
    
    无庸置疑,中国自1976年结束文革后所开启的经济改革给中国带来了巨大变化,人们普遍走出了温饱困扰,社会经济得到长足发展,中国经济总量目前已跃居世界第二位。然而,在这种表面经济持续高增长的背后,却连带着严重的环境污染,资源破坏,贫富分化,社会割裂,进而导致民怨沸腾,社会矛盾激化,群体事件风起。
    
    据一些关注中国社会问题的机构初步估计,中国目前每年在各级政府部门上访喊冤者达数千万人次,而群体事件目前每年已经达二十余万起。如此庞大的冤民队伍与表现矛盾冲突的群体事件力证着中国社会已经陷入深度危机。另据目前国际通用的判断一个社会收入分配公平程度的基尼系数来看,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在京发布的报告显示,2010年中国家庭收入的基尼系数为0.61,城镇家庭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56,农村家庭内部的基尼系数为0.60。大大高于0.44的全球平均水平。这一系列的数据显示出中国无论是从全国、城镇还是农村来看,贫富差距都过大。报告结论称:“当前中国的家庭收入差距巨大,世所少见。”如此巨大的社会收入不公,必然导致社会普遍不满。不仅如此,由于权力严重失职,有关质检监察部门渎职犯罪,社会出现毒食品泛滥,各种毒牛奶、毒大米、毒酒、毒盐,甚至毒疫苗等等事件应接不暇。还有不顾环境的破坏性开发与开发性破坏,导致水质污染,土地污染,空气污染,出现举世关注的华北、华东严重的“尘霾”情况,及其近年来许多地方涌现的癌症村与遍布全国各地涉及上千万人的尘肺病,都在控诉着中国畸形经济发展的罪孽。
    
    在如此一个危机四伏、灾难遍野、怨声载道的社会,单纯经济发展所带来的所谓收入增加,远远不能抵偿社会为此付出的代价。面对这种状况,可以肯定地说近年来中国社会民生不仅没有改善,而是在极度恶化。对此,我们只要看看网络针对有关部门调查“你幸福吗”的嘲讽及其那些回答者的气愤,就可以清楚地感受到。
    
    由中国社会日益陷入环境恶化、资源枯竭、贫富分化、危机四伏、民怨沸腾、民变四起的情况,可以看到中国过往的民生改善之路已经步入绝境。中国如此重视倡导民生发展,为何今日却走入了穷途末路?如何才能跳出中国民生发展的困境?这显然已经成为中国时下不可回避的问题。
    
    然而,让人悲哀的是,从近年来不断出台的政策方针来看,那种沿袭过往经济发展模式,迷信“摸着石头比桥梁更容易过河”的歪理,高喊“发展是硬道理”却无视人权的邪说,仍然是官僚统治集团固守的立场。只要我们看看中国今天的问题,就再明显不过地知道过往民生发展之路已经活力耗尽,要想继续前行,必须重启新途,再蓄新能。
    
    对于中国今日陷入民生发展困境的原因,学界普遍认为是没有政治改革的畸形经济发展模式所致,也就是没有民权与民主之下的单一权力主导的掠夺分利式改革所致。既然中国今日民生发展困境源于民权与民主缺席所致,那么走出困境,重启征途,就应该赶紧补民权与民主之课。
    
    三、告别民生话语,开启民权时代
    
    中国至今的改革思路完全沿续着邓小平先生当年的改革规划。应该肯定,邓小平当年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民生改革来告别“阶级斗争为纲”的革命路线,的确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是由于时代的局限,邓氏只囿于直接关系人们生活需要的经济领域的脱困去贫,而没有顾及长久维持乃至巩固这种民生改善的社会制度建设。
    
    从人类历史来看,任何民生的改善如果没有沉淀成制度,上升成法律,那些改善就是暂时的,就是不可持续的。同样,人类现代的历史经验也一再证明,只有民权与民主才是支撑民生的长久发展的动力。对于这个问题,二战以后德国分为东德与西德,朝鲜半岛分为南韩与北朝 鲜,中国分为大陆与台湾,在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中,西德、南韩、台湾因为落实了民权与民主,这些国家与地区的民生得到了持续高速发展,而相对的东德、北朝鲜、中国大陆却不仅一度陷入民不聊生的困境,就是现在中国在经济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效而使民生一度极大改善情况下,由于没有民权与民主的改革跟进,近年不仅民生徘徊不前,甚至出现大的倒退,中国再度陷入民生困境绝非危言耸听。
    
    纵观中国半个多世纪来的历史,1976年前可说是革命压倒一切,整个社会还没有从夺权的意识中走出,社会基本处于癫狂式的运动状态,所以中国当代严格意义上的社会建设应该从1976年文革结束之后算起。
    
    1976年后中国在民众求生性探索下,以安徽凤阳农民自发承包土地为标志的农村联产承包责任制落实,扬起了中国经济改革的风帆,从此中国正式步入民生改革时期。经过三十年的努力,中国经济改革从农村到城市,由农业到工业,由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社会经济生活的确经历了深刻变化,民生取得极大改善。但这种改善经过三十年,到2006年左右,应该达到了力竭气衰的地步,之后的经济再发展完全依靠打强心针式的政府高投入来推进,至此昭示了中国以经济改为为核心的民生改善后劲已经严重不足,社会深层次的问题日益显现。
    
    如何巩固经济改革成果,继续推进中国民生改善,如果继续在过往的经济改革模式中寻找,显然已经穷途末路,而只有跳出过往经济改革模式,启动以落实民权为内核的政治改革,才能将改革成果巩固,才能夯实社会平稳持续健康发展的根基,才能进一步激发民众的热情,形成社会的共识,优化社会资源配置,再启社会发展航程。
    
    从民生改革三十年来看,民权改革也相应大约需要三十年。为什么是三十年?因为三十年是个人心理成熟年限,所谓三十而立;三十年也是社会发展事物变化成熟年限,如通常所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同时三十年还是以十年为一阶段的否定之否定辩证逻辑完成年限。从民权落实的艰难与复杂来看,三十年左右的努力是需要的。
    
    依照历史的发展周期现象,中国社会在2006年前后就应该进入民权时代。从中国民间维权运动来看,2006年风起云涌的维权运动,的确在昭示中国已经步入一个民权时代,但由于统治集团的顽固保守,采取强制“维稳”而拒绝变革,所以延缓了中国社会进入民权时代的脚步。到现在,随着中共十八大的召开,随着习近平先生对宪法实施的重视及宪法保护公民权利的强调,中国社会整体进入民权的时代已然开启。
    
    民权时代就是落实公民政治权利的时代,就是通过权利将权力关入笼子的时代,就是扼制官权肆虐的时代。这个时代通过公民社会的成长,公民不懈的抗争,在促进宪法实施的官民互动下,一步步将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信仰、出版、结社、游行、示威及其选举、监督、罢免、参政、议政等等权利落到实处。
    
    经过三十年左右的努力,大约到2036年左右,中国将进入一个实施民主的阶段,那时中国国家元首将会直选,多党竞争将成为社会常态。而经过三十年,也就是三轮选举轮替,中国民主将到2066前后进入民主成熟期,之后中国将在相当长的岁月中平稳、健康、祥和地运行在现代民主社会中。
    
    以上所谓三个三十年只是相对而言,期间由于各种阻力与推力的较量,由于各种不可预知因素的影响,加快或延缓这个时间都是有可能的。但不管如何,人类历史发展到今天,这种落实民权,实行民主的大势是不可逆转的!最后,让我们重温孙中山先生所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 (博讯 boxun.com)
36770600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德邦:从将“骂娘”当作“强奸”的荒谬来看刑法第105条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的新解
·王德邦:深切怀念民主导师许良英先生
·王德邦:民间求变与官府应变选项下的中国转型路径
·王德邦:恢复教育传承文明的本质
·王德邦:政改“成就论”就是“不改论”
·王德邦:中国“平权运动”初探
·王德邦:面对“六四”,我们必须交出满意的答卷!
·王德邦:也论“破除人民幸福是党和政府恩赐的错误认识”
·王德邦:回到毛泽东,还是超越邓小平?——从民生与民权关系来谈
·王德邦:平反“六四”是扼阻社会颓废实现民族自救重生之路
·王德邦:温家宝“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从小岗到乌坎,一条民生到民权的演进之路
·王德邦:寻求“敌对势力”解套的乌坎困局
·王德邦:用心灵的竖琴拨动善良人们的心弦
·王德邦:如何鉴别垄断权力与专制政权
·王德邦:冷血——半个多世纪来的必然景观
·王德邦:“普世价值”与“中国特色”的征战
·维权人士王德邦要求北京市局归还被非法扣留的私人财物(图)
·抗议中共强行带走维权人士王德邦先生外出“旅游”!
·王德邦:中国开明改革派能否避开再次成为顽固势力的刀祭
·王德邦:乌坎民主自治“困境”新解
·中国近期海域主权纷争及对政局走势的影响/王德邦
·政改不能是官方的自娱/王德邦
·重振民气、收拾民心/王德邦
·制造“敌人”的时代/王德邦
·王德邦:警惕权力的增容本性
·王德邦:从中国东部与西部地区民情比较看社会发展模式
·王德邦:人类处理矛盾方式的历史演进——胡子时代、刀子时代、桌子时代
·王德邦:“六四”二十一年后谈是非
·王德邦:厚德载物 泽被后世——朱老厚泽先生千古!
·王德邦:中国法治意欲何往?——就唐吉田、刘巍两律师面临吊销执业证的言说
·王德邦:绝地反击的通钢工人
·王德邦:上帝给了这遍土地以明示-又见台湾大选的感言
·王德邦:话说"讲道理"与"抄家伙"-就陈永苗先生发言的发言
·王德邦:地权归农的天然正当性
·王德邦:致力于从宪政建设上来“让上访者回家”
·王德邦:谎言对真相的恐惧--就胡佳先生被拘的言说
·王德邦:对"让上访者回家"活动的原则重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